“好好,我會照顧好這些小傢伙的,你們,以後也要經常來看我!”

易靈也是鼻子一酸幾乎流下淚來,她心中其實是很羨慕眼前的兩個小傢伙的,能夠無憂無慮經常待在他的身邊,可是自己已經決定要做出一番事業來,就不能半途而廢,哎!

李二見時候不早,於是上前握住兩位少主肩頭,靈力運轉,眨眼之後,三人消失在原地。

… …

飛星城,城外不遠處。

李二擦了擦額頭的汗水,略顯疲憊的說道:“前面就是飛星城,二,二位少主隨我來。”

“李,李嬸嬸,你沒事吧?”蘇小小感覺到李二牽她的手一陣顫抖。

“沒事,一時脫力而已。”

這時程嵐摸着光滑的下巴,點點頭,煞有其事的恍然道:

“嗯嗯,沒錯了,這樣纔是空間靈者應有的樣子,像壞蛋師父那樣若無其事的……,呃嬸嬸我沒說你不好,不對,我是……”

“沒關係事實如此,空間靈者一般稀少靈力等條件要求過高,且帶不了很多人,所以一般城池國家對單個空間靈者位移闖入,是不甚在意的,就算有人強闖也……,嗯,趕路要緊,走吧二位少主!”

經過城門盤查,李二輕車熟路的帶着二位好奇寶寶來到了飛星城城西,一處守衛森嚴之地。

拿出臨行前主人給的身份玉牌,守衛沒有過多阻攔,先讓李二交上費用,再由專人領三人進入。

來到院中一開闊之地,地面是一整塊巨大平滑堅硬的黑色石板鋪就,可站數百人,那人讓三人在黑色石板中央站定,囑咐他們一些注意事項然後離開。

很快三人腳下震動,黑色石板緩緩浮現許多複雜難名的光紋,光紋越來越亮,片刻之後,三人身影消失。

… …

“歡迎三位尊客蒞臨忘憂城!”

程嵐移開手掌睜開眼睛,只見不遠處一個滿臉堆笑的男子對着他們作揖。


腳下仍是黑色石板,不過比剛纔的大多了,四周景色也不同,看來真的到忘憂城了。

李二拉着二位仍有些暈眩的少主走近那男子,點點頭,說道:“你應該知道我們的目的地,嗯這傳送費用給你。”

“且慢且慢,尊客請把銀票收回,我家尤大少爺已經打理好一切,這邊我們也熟,尊客請隨我來!”

路上,程嵐忍不住好奇,小聲問道:“嬸嬸,我們這是去哪?不是直接傳送回臨城嗎,怎麼到這忘憂城來了?”

“少主莫急,這煉器聯盟和新月朝份數兩國,可不是說能傳送就傳送過去的,尤其是傳送到一國都城。

其實我們人類城池和法器一樣也分天地玄黃四級,天級一般就是一國都城,剛纔的飛星城屬於玄級,我們現在要經由這地級忘憂城傳送到煉器聯盟邊關一處特定的城池,

再由那傳送到新月朝的邊關,接着從新月朝的邊關傳到附近的玄級城池,玄級城池再傳送到地級城池,最後才能由地級城池傳到新月朝的天級都城——臨城!”

“啊!這麼麻煩呀!真是浪費時間!”程嵐撅起了小嘴。

“呵呵,少主可別嫌麻煩,這也是保險之策,要不然戰時或者其它特殊情況,敵人強佔傳送陣法大量靈者長驅直入,直接傳送進一國都城,那可就不妙了。”

沒過多久,來到一處可容千人的白色石板之上,程嵐見那剛纔引路的男子也跟着站在一旁,好奇的問道:“這位大叔,你也要一起去嗎?”

“對,說與尊客知曉,過會兒國與國之間的傳送,手續比較複雜,還有我們和新月朝關係,呃呵呵,有點摩擦,所以要小的過去打點打點。”

閒言少敘,很快一行四人傳送到了一處無比巨大的校場之上,喊聲震天,到處都是身披盔甲的士兵,不少士兵正在遠處操練,一股肅殺的氣氛迎面而來。

程嵐粗略的數了數,光眼前殺氣騰騰的大高個就有近千人,被他們嚴厲審視的目光掃過,她後脊樑一涼,不由得縮着身子和蘇小小一樣躲在李二身後。

這時剛纔那位引路男子走上前,對一位明顯頭領的士兵笑呵呵的說道:“這位軍爺,小的是忘憂城尤家……”

“廢話真多!過去排隊登記!”可能是見程嵐蘇小小明顯有些害怕,這位頭領咳嗽一聲,聲音小了一點,“你們別怕,只要身份無可疑,不帶違禁品,交了傳送費用,不會爲難你等……,過去排隊,嗯,你們要去哪?”

“軍爺,是這三位,要去新月朝。”

“哦?是嘛!今天還沒有人去那……,孫伍長,帶他們過去!”

木無表情的孫伍長朝前帶路,程嵐和蘇小小好奇心下到處亂瞅。

只見偌大的校場被站崗的士兵整齊的分成好幾個區域,區域中間都是那種石板地面,有白色黑色甚至還有金黃色的,光芒四射,石板上各種各樣的人還有貨物眨眼間消失。

有的地方人還不少,都排起了長隊,程嵐數了一下,經過七個區域,她們才停了下來。

“到了!”孫伍長指了指面前被兩長排士兵圍住的區域,然後轉頭離開。

這時有兩名士兵出列,其中一人牽着一頭一米多高的巨大黑犬,走了過來。

“都別動,接受檢查!”士兵態度強硬。


程嵐蘇小小被那狂叫不已的惡犬嚇得發顫,李二低聲安慰,那尤家派來引路之人也是小聲安撫,說是正常手續無需驚慌。

那黑犬低吼着,圍着四人左聞右聞幾遍之後,叫了一聲,士兵才放四人進去。

“三位尊客先在這等等,我去去就來。”那引路男子讓李二等留步,自己則一溜兒小跑,跑到那白色玉石傳送陣旁邊一個涼棚下,和一位模樣高冷穿着常服的老者說着話。

開始那位老者表情好像挺嚴肅,等那引路人說了幾句又遞上什麼東西,老者纔有了笑容,朝李二這邊看了一眼點了點頭。

很快那引路男子手拿着什麼東西,快速跑了回來,笑道:“好了已經談妥,剩下的搜身檢查儲物戒指什麼的程序可以略過了,嗯這三枚戒指,各位先戴好。”

引路男子遞過來三個黑不溜秋的戒指。

李二大致猜到什麼。

程嵐比較單純直接戴上,感覺好醜,於是問道:“大叔,你給我們戒指做什麼呀?難道是空間戒指,呀,你也太大方了吧!”

“呵呵,尊客說笑了,小的可沒那麼豪氣,您手上戴着的和空間戒指也算沾點邊,嗯,它的作用是阻斷各位打開隨身的空間戒指,

先彆着急,這是爲了防止有些別有用心之人在使用空間傳送陣的時候,從空間戒指中拿出能破壞傳送陣的東西,畢竟這傳送陣造價不菲,

嗯還有,三位傳送走的時候,這戒指會留在原地,不用費心摘除,好了,三位可以上去了,小的就送到這了。”

… …

又是一陣光影變幻之後,三人傳送到了新月朝邊境的一處軍營,又是一通檢查。

半個小時後,三人終於回到了臨城。

站在臨城街道,雖然離開沒多久,但程嵐和蘇小小二人感觸頗多,都想要早點回家,早點見到親人。

“二位小主,是各自回家,還是?”

“先去師父那!”蘇小小還是知道輕重,師父急着把她們叫回來肯定有事,還是先看看師父再說。

“對對,先去壞蛋師父那,我要好好問問他,爲什麼不親自接我和小小,害得我們累的半死,我腦袋現在暈着呢!” 蘇小小開始準備走去李一然的府邸葉府,不過程嵐嫌累非要租個馬車,沒辦法只好隨她的意,不多久三人來到了葉府。

下了馬車,看見煥然一新的葉府,程嵐揉揉眼睛,驚呼道:

“哇,我們不會來錯了吧,這門什麼時候這麼大了,那塗的是金漆嗎?還有這石獅子……,呀不是石頭是玉做的,哼!壞蛋師父太敗家了!”

李二付了馬車錢把車伕打發走,看着在那玉獅上左摸右摸的程嵐,笑着解釋道:

“少主不必驚訝,如今主人把此處當做……,嗯,把附近幾家都買了下來,時間倉促只是門面剛做出個樣子,裏面還要費些功夫的,二位少主,裏面請!”

“好吧,小小走一起……,呃,怎麼沒有僕人迎接我,咳咳,本鎮長大人,壞蛋師父不會把錢都用在門面……”

程嵐話未說完,這時從府中竄出一道人影在程蘇二人面前站定:“小的何傑,恭迎二位美貌超凡氣度凌雲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停停!打住!”看着面前此自己哥哥大不了幾歲的俊俏青年,程嵐不知怎麼,總是覺得他笑的有點假,“看你賊眉呃咳咳,人長的還行,不過你眼珠亂晃什麼,一看就是愛撒謊的,你肯定不是下人,怎麼感覺和壞蛋師父一樣,呃嬸嬸你笑什麼?”

程嵐看向了後面發笑的李二。

“少主真是好眼力,這傢伙還,哈哈,不說了,快進去吧。”

裏面來來往往有好多人走動着,都是面容嚴肅對經過的程嵐等看也不看一眼,如今的葉府已經沒有以前的樣子,被拓寬了好幾十倍,牆壁被打通,通往各處,應該是把附近的幾個宅院都連通了。

一路兜兜轉轉,到處都是施工的場面,最終來到一水潭旁邊的大屋。

那何傑收起了玩笑的表情,擋在程蘇二人面前,恭敬的說道:“二位留步,裏面在商量要事,請……”

“請什麼請!”程嵐繞過何傑,大呼小叫道,“哼!壞蛋師父就喜歡胡鬧,我看裏面就他一……,呀,這麼多人!”

程嵐一把推開了房門,只見裏面有二十幾人兩排站立,老老少少俱都望了過來。

偌大的大廳頓時落針可聞,坐在主座的李一然,面前有些憔悴,看到尷尬搓手的程嵐,臉上露出了笑容,招手道:“丫頭,別站那了,進來坐……,嗯你們先都散了吧,過會兒再召你們。”

二十餘人轟然應“是”,拱手告辭,退到房門口,對程嵐和蘇小小也是拱手行禮,程嵐反應挺快板着小臉,拿出鎮長的威嚴點頭回應,蘇小小則有些害羞,不敢和他們對視,只是蚊子般應了幾聲。

何傑早已悄然離開,李二朝李一然遙身行禮,待程蘇二人進屋,再上前把房門關上,自己則在外面站立,防止外人打擾。

此時外面天色尚明,不過房間裏已經點亮了燭火,燭火明亮窗戶緊閉室內有些悶熱。

還是蘇小小最先發現李一然面色不對,上前問道:“師父,你怎麼了,怎麼臉色?”

“嗯,沒事,昨晚沒休息好,你們兩個回來的時候,沒遇到什麼麻煩吧?”

“還說呢!壞蛋師父,你怎麼不來接我們,害得我和小小繞了,這麼這麼這麼,一大圈!哼!是不是又和我哥哥胡鬧去了,對了,我哥呢,還有那個壞金大叔?”


“呃,你這丫頭,總是問題一大堆……,好了別撇嘴,你哥已經回家了,至於做什麼我不清楚,老金呢,我有事派他出去了,至於去哪……,嗯?你這什麼表情?我是派他有正事,你這丫頭,成天小腦袋想些什麼!”

“哼!你管我!好啦,我和小小都回來了,有什麼大事你說吧。”

“……,大事?沒有啊。”李一然喝了口茶,潤下有些嘶啞的喉嚨。

“還想騙我們,你這麼急讓我們回來肯定有事,還有外面那麼多人都是壞蛋師父你的手下嗎,感覺都比我厲害一點的樣子……,哎呦,小小你扯我胳膊做什麼?” “小嵐,你老說廢話,我們實力這麼低,一般人肯定都比我們厲害呀,哎哎,別還手呀!”

看着打鬧起來的兩個徒弟,李一然沉悶的心情有了絲放鬆,咳嗽幾聲,說道:“好了,別玩笑了……,事是有,不過和你們關係不大。赤焰,嗯就是那隻傻鳥,和我分道揚鑣了。”

“啊,怎麼回事,師父?” “對呀,怎麼回事,壞蛋師父你是不是做了什麼事惹到赤焰師叔呢,他對我挺好的,肯定是壞蛋師父你說錯話呢!”

“……,你,你這丫頭我算是服了,總之現在是特殊時期,你們兩個就乖乖待在臨城好好學習吧。”

蘇小小想到了什麼,害怕的說道:“師父,你是說,說赤焰師叔,會對我們不利?”

“啊,小小,你說什麼呢!”程嵐打心眼不相信赤焰會傷害她們。

看着面前不通世事的兩個小徒弟,李一然嘆了口氣,覺得還是讓她們知道事情的嚴重性爲好:

“沒錯,如今我和他已經是敵人,別問我原因,我現在不能告訴你們,所以你們兩個以後不準隨意離開臨城範圍,尤其是你嵐丫頭,不準犟嘴……,我知道你們一時接受不了,不過事情就是如此,我和他遲早會兵戎相見,任何的手段都會用的……,將來,你們要是落在他手裏,哎,算了不說了。”

這時蘇小小眼眶發紅,鄭重的說道:“我知道師父,我不會!我絕對不會出賣你的!”

“什麼跟什麼呀,小小你和壞蛋師父說的我怎麼都聽不懂?”


看着蘇小小倔強的眼神,李一然心中一顫,太像了,哎,可惜造化弄人,算了何必讓她們兩個小孩擔驚受怕,調整一下心情,他忽然大笑道:

“哈哈,嚇你們的,事情沒有那麼糟……,哎哎,嵐丫頭你打我做什麼?”

“哼哼!就知道,壞蛋師父你就喜歡騙人……,小小,過來一起打他,別跑!”

三人打鬧了一陣,這時門外傳來李二的聲音,稱飯菜已經準備好。

“好了,不鬧了,吃飯,嵐丫頭把椅子放下,那可是我花大價錢買的……,好了,別生氣,都下午了,吃飯去!”

來到隔壁房間,桌上已經擺滿美食,熱氣騰騰香味撲鼻,程嵐用僕人遞上來的熱水隨意洗了下手,再用毛巾擦手,直接坐上桌,拿起筷子,夾了塊五香牛肉吃了起來:

“嗯真好吃……,小小,快來坐,坐我旁邊,不用理壞蛋師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