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果然不愧是通天派的冰藍聖女,受如此重的傷,居然還能再斬殺我一名手下。不過這一次,我看你還怎麼逃。上,抓住她。”

之前看到鳶冰威風大殺的模樣,霍世厲心中還真的擔心不已。就算是他也沒有把握像鳶冰那樣輕描淡寫就斬殺一名星侯級的強者,鳶冰居然還有如此實力,這讓他的心跌到了深谷。

可如今看來,那隻不過是強撐的最後一擊罷了,這倒是讓他徹底放下心來。畢竟這個世界誰都有保命手段,此時無疑是鳶冰連最後手段都使出來了,那麼他也就沒有任何後顧之憂了。

聽到霍世厲的話,另外十一人。不,只有十人,卻是並沒有立馬出手,而是頗爲忌憚的觀望。之前的景象實在是太讓人震驚了,他們可不敢拿自己的小命開玩笑。原本愉快的霍世厲看着手下卻一個人沒有動,頓時頗爲惱怒。

“混賬,還不快上。”對着衆人一聲咆哮,受驚的衆人這纔不情願的朝着張天二人而去。看着衆人不斷逼近,張天對着面色死灰的鳶冰輕輕笑了笑,在其耳邊柔聲說道:“不用擔心,有我在,便不會有人能夠傷害你。抓緊我!”

原本已有死志的鳶冰這纔看了一眼張天,見他雙眼異常溫柔。情不自禁便是點了點頭,芊芊素手緊緊抓住了張天脖子。

“呵呵,不用怕,我們肯定能夠活着走出去的。”對着耳旁的麗人輕聲說道,張天雙眼卻是冰冷射向合圍而來的十個星侯級的強者。

“小子,不要多管閒事,將你背上的女人交出來,或許還能放你一條生路。如若不然,讓你受盡人間折磨,欲死不成。”

看着張天,斷臂的秦漠冷聲說道。秦漠是星侯級後期的修爲,是除了霍世厲最強的人了。就算是斷了一隻胳膊,但是他的話語權還是有的。他如此說道,衆人皆是看着張天。

“哦,真的只要交出她,便能放過我嗎?”

張天嘴角微微一翹,話語中似乎充滿了意動。似乎真想要求得活路一樣。聽到張天的話,秦漠頓時哈哈哈一笑,對着張天笑着說道:

“只要你將你背後的女人乖乖交出來,並且跪下來求我,說不定我心情好,自然會放了你。”

聽到他的話,其餘衆人皆是一轟而笑。張天同樣不置可否笑了笑,頗爲不確定的問道:

“真的嗎?只要我照做,就能放我一條活路?”

“哈哈,自然是真的,我還騙你不成?小子,快將你背後的女人放下來。”

覺得張天似乎真要按他說的做,秦漠不禁心中微微得意。不過半晌,他的臉色卻是醬紫。張天不僅沒有放下鳶冰的跡象,反而是從空間戒指裏拿出一條繩子將兩人綁的更緊。

“小子,你耍我?”看着張天臉上的譏誚與嘲諷,秦漠勃然大怒。

對於面色極其難看的秦漠,張天擡起俊朗的面容。燦爛的笑容掛在臉上,嘲諷道:

“耍你,又如何?” 風雲宗,遠處看去要比天河宗大上一倍不止,這個葉川也是可以理解的。

畢竟風雲宗的宗主實力已經達到了天武境六重,按照道理來說他們的發展以及各項資源的調配要遠遠的高於天河宗的。

越是大的宗門,他們的發展潛力往往也是越大的,這個世界的發展靠什麼?

終究只有兩樣,一樣是人,一樣是資源。

不過最為關鍵的還是看人了,只有有人才了,那麼資源才會源源不斷的補充進來。

風雲宗坐落在群山之巔,雲霧環繞,和其他的宗門沒有什麼不同的地方。

畢竟只有深山之處,那裡才有可能元力聚集的濃度比一般的地方要高。

宗門自然一般都會選擇在元力濃度相對較高的地方建成自己的宗門,畢竟這樣他們培養人才才有可能事半功倍。

葉川等人來到了風雲宗,相對而言,楊君烈和邱玉婷兩個人算得上是回到了自己熟悉的地方,唯一不熟悉的也只有葉川了。

葉川和邱玉婷跟在楊君烈的後面,他們開始往風雲宗的山上走去。

「楊長老!」一路上很多人都在跟楊君烈打著招呼,楊君烈此刻的心情也是不錯,一路上也是頻頻朝著跟他打招呼的人點頭。

進入了風雲宗,楊君烈道:「葉公子,你在這邊稍等片刻,我去稟報一下宗主大人。玉婷對於這邊還是比較熟悉的,要不讓她陪你走走?」

楊君烈也知道,要見宗主也要有好一會呢,這個時候也不能夠讓人閑著不是?

葉川拱拱手道:「楊長老有事請便,正好我也觀賞一下這與眾不同的分光。」

楊君烈走後,邱玉婷輕輕的挽著葉川的胳膊,然後道:「葉川,走,我帶你去看看我的住處,還有我的姐妹們。」

葉川笑了笑,反正現在也閑來無事,就跟著邱玉婷走了。

現在的邱玉婷算是徹底的放下心來,看著她無憂無慮的樣子,葉川也是打心底里感到高興。

能夠讓自己的女人快樂的生活,葉川覺得這個是非常好的,他看到這樣的情景心情也是舒暢了不少。

風雲宗的內門和天河宗的內門也沒有多大的區別,不過因為邱玉婷在內門也是頗為的引人關注,所以她一路上也沒有遇到什麼波折。

「玉婷,你竟然有未婚夫?你可騙的我們好苦啊!」

「就是就是,玉婷,這一次我聽說孫元亮回去不是說要找你成親么?」

「是啊,怎麼現在變出一個這麼帥的男人出來了?跟孫元亮那個噁心的人相比,還是這位比較的帥氣啊!」

「這位帥哥怎麼稱呼啊?你是怎麼把我們風雲宗的第一大美女給勾搭到手的啊?」

幾個女人一台戲,葉川算是領教了這些女人的能力到底有多麼的強大的了。

葉川無奈的看了看邱玉婷,邱玉婷也是笑了笑道:「葉川,她們一直都是這樣,我都習慣了。你也慢慢習慣就好……」

「玉婷,你的膽子也太大了啊,竟然把別的宗門的人帶到我們宗門,還如此的卿卿我我,難不成你不知道我們宗門的規矩了么?」這個時候一個看上去比邱玉婷大一些的女人高聲的提醒道。

「當然知道規矩了啊,這一次是楊君烈長老帶他來見宗主的。要是我可沒有這個膽量。」邱玉婷拍拍自己的小胸脯說道。

風雲宗的規矩非常的另類,全宗的女弟子內部人員是可以追的,不過外面的人想要追風雲宗的女弟子那就難度太大了。

不過外宗的人想要追風雲宗的女弟子也不容易了,首先就要取得風雲宗的同意,否則你想追也沒門。

當然這個是對外的,對內那規矩就更嚴格了,外人想要追風雲宗的女人,那就要付出代價,這個代價要是讓風雲宗不滿意的話,想要娶走風雲宗的人那就難度太大了。

人家辛辛苦苦的培養出來,你說領走就領走?這天底下也沒有這麼好的事情啊。

「怪不得你這麼淡定呢,原來是楊長老領進來的啊,咦,你剛才說什麼?面見宗主?」幾個女人又圍了上來,這個面見宗主倒是讓她們非常的振奮。

「是啊是啊,玉婷,快給咱們說說,你男人這是要接你出宗門啊,你就這麼打算離開我們了?」

「玉婷,你可不要這麼殘忍啊,咱們可都是姐妹啊,要不你看看你男人有沒有合適的人啊?也把我們接走得了?」

「我看你男人要是有本事的話,把我們都接走得了,反正在宗門也沒有看得上的。」

「拉倒吧,有看得上的也看不上咱們,哎,宗門的規矩實在是太煩人了。我家族那邊有一個喜歡我的,至今都不敢過來呢……」

葉川聽的一個頭兩個大,邱玉婷拽了拽葉川,葉川堆滿了笑容道:「幾位美女你們好,呵呵……」

「喲,咱們可不是什麼美女,在玉婷的面前我們可就是醜人了。」

「哎呀,你少說兩句,人家好容易來一趟,別把人家嚇跑了。」

「呵呵,我們平時開玩笑開習慣了,你可別介意啊!」

葉川笑著道:「不介意,不介意,這一次我來的匆忙,也沒有帶什麼東西給諸位。這幾瓶丹藥就給諸位做個見面禮吧……」

葉川看著一共四個人,就拿出了八瓶地魄元丹。

相對於葉川而來,這幾瓶地魄元丹其實不算什麼,但是對於風雲宗的這些弟子來說的話,這些丹藥可就是值錢了。

要知道,兩瓶丹藥的價值可是值一百萬星元石,一百萬星元石那在這些小宗門的眼中可謂是一筆巨款了。

「玉婷,你這男人還真是不錯,還知道給我們帶東西,這是什麼丹藥啊?不會是聚元丹吧?」

「你別凈瞎說,就算是聚元丹那可是一片心意不是?」

「咦,這是什麼丹藥?我怎麼沒有見過呢?不會是拿什麼補藥過來糊弄我們的吧?」

「沒有見過的丹藥不是很正常的么?你別竟添亂。」

葉川鬱悶,一旁的邱玉婷看到這個就是之前送給楊長老的丹藥,她知道這應該就是地魄元丹了。

她們這些姐妹的確是沒有真正的看過地魄元丹,不過她們都是知道地魄元丹的價值的。

現在風雲宗,只有突破地武境四重以上的人,一年才給發一顆地魄元丹。

當然了,要是真傳弟子和長老護法什麼的可能就多一些了,不過即便是再多那也是可以一隻手數的過來的。

邱玉婷故意問道:「葉川,你到底給了姐妹們什麼丹藥啊?你倒是說啊,也讓她們消停一點。」

其實每一個女人都喜歡把自己的男人推出去,然後讓別人羨慕,尤其是這些人是自己的閨蜜或者什麼,只有聽到別人的誇讚,那個時候她們的心中才會有一種滿足感。


邱玉婷也是一個普通的女人,雖然說長的漂亮,不過女人該有的心思她也都是有的。

葉川道:「這些丹藥是地魄元丹,我相信各位應該是見過的吧?」

「地魄元丹?真的假的?」

「地魄元丹?不是吧?」

這些女人的反應雖然有些不一樣,不過基本上都是一片的質疑之聲。

邱玉婷鬱悶道:「好了好了,你們要是不要的話,給我吧。」

這些女人雖然懷疑,不過她們已經把這兩瓶丹藥拽的死死的,生怕沒了。


這種東西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啊,要是真的是地魄元丹的話,那她們可就算是小發了一筆了。

到時候即便是自己現在用不上,那可是可以換取別的資源的,反正她們是白得的又不吃虧。

「這個的確是地魄元丹,我曾經有幸在我師尊那邊看到過他服用過,就是這個樣子,也是這個香味。」

之前提醒邱玉婷帶葉川過來的那位年紀稍微大一些的女子驚聲道。

「真的是地魄元丹啊,哈哈,玉婷我愛死你了!」

「玉婷,你這個男人是幹什麼的啊?竟然如此有錢,要是每年能來個一兩回的話……」

邱玉婷的腦門子一片黑線,原本還想要聽到自己的姐妹誇獎誇獎自己的男人,卻沒有想到一個比一個財迷,簡直就是讓人髮指啊。

邱玉婷鬱悶道:「你們這幫人真是無藥可救了啊,好了,也跟你們見過面了。我帶著葉川到其他地方逛逛,以後我也可能不來這邊了……」

「玉婷,你真的要走了啊?」

「芳姐,我能騙你不成?嫁雞隨雞嫁狗隨狗,我肯定不可能在呆在風雲宗了,不過以後我還是會找你們玩的。」


邱玉婷說道這邊也是有些傷感,這裡畢竟有著她生活十幾年的姐妹,也有著她十幾年的依戀。

一時間走開了,她自己也不能夠接受,葉川倒是一臉無所謂的樣子。

葉川從一個世界到另外一個世界,那種感受才是常人難以理解的呢,相對於搬個家什麼的,這些根本就是不足掛齒的小事情了。

邱玉婷梨花帶雨和自己的姐妹們抱頭痛哭,這種姐妹的感情一般人還真的是很難理解的。

葉川只能夠靜靜的矗立在那邊,等待著邱玉婷,現在又不是很著急,他現在思考著等一下見到風雲宗宗主的各種可能性。

ps:存稿也發了吧,反正也存不住啊,阿門。 “小子,你找死!”

原本帶着微笑的秦漠,頓時惱羞成怒。想他秦漠就算是在七殺宗也是小有名氣,一身實力也是不俗。今天和言善語和張天這個毛頭小子如此說話,已經是對張天天大的恩惠了。沒想到張天居然絲毫不領情,還直接羞怒他,這實在讓他肺都快氣炸了。

隨着這聲暴喝,秦漠神色頓時變得陰沉,一張稍顯俊朗的臉已經扭曲。眼中一片陰鷙,右手一擡,便是朝着張天攻擊而去。

雖然只剩下了一隻右臂,但是秦漠的實力卻是並沒有受到太大的影響。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沒有。秦漠爲擡起的右手猛然間便是向張天拍去。這一掌,勁氣十足,呼嘯的勁風直接刺破了空氣,直接發出了一聲聲刺耳的聲音。

這一掌一出,頓時空氣變得緊湊,周遭的星力頃刻間便是聚集起來。原本只是巴掌大的手掌剎那間便是膨脹到丈許大小,帶着鎮壓一切的可怕威勢,周圍的空間都是不斷震盪。這一擊攻擊的正是張天的頭頂,這一若是張天挨個結結實,秦漠自信眼前這個不知名的小子定然葬身掌下。

看着刺破空間,呼嘯而特製的巨掌。張天並沒有流露出任何害怕之意,眼中有的只是凝重與沉穩。腳步微踏,但是人已經跨過數丈空間,全身的星元頓時調動起來,一股可怕的氣息從張天身上爆發出來。強悍的威勢, 抗戰之狼牙特戰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