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在劉靖一的心裏,此子若非靈根發現得太晚,誤了大好的修煉時機,以其身具的根骨和心志,定能在天寅南修仙界有一番作爲!

好好鞏固一下境界,不要千辛萬苦才衝關成功,最後卻因爲沒有及時鞏固導致功敗垂成,那就得不償失了!

劉靖一面含笑意地提醒年辰。

可是,就在下一瞬間,劉靖一如見鬼魅般向後退了一步,眼睛死死盯住年辰面龐,雙眼瞪得滾圓!

又突然向前幾步,跨到年辰身前,那乾瘦的身軀微微抖動着,兩隻枯手死死抓住年辰肩膀,目光在年辰身上四處遊走,一副不敢相信的樣子!

“你、、、、

你竟然已經是練氣七層頂峯了!

天啊!

這怎麼可能?

劉靖一實在無法解釋眼前這一幕!

“是啊,怎麼了?”

年辰並沒有意識到哪裏出了問題。

“怎麼了?

看來老夫是看走了眼,你小子應該是修煉奇才,不,你小子就是個怪胎啊!”劉靖一感慨道:

“別人從一個境界的初期,想要修煉到這一境界頂峯的話,即使是那些根骨極佳的修士,也要經歷數年苦修,耗費無窮丹藥才能達到!

那還只是限於一些低階弟子,如果是高階修士的話,數百年,甚至成千上萬年,都不一定能突破一階呢!

可你小子倒好!剛衝關成功,就已是七層頂峯啦!硬是生生跨越了一階的境界啊!

告訴我,這是怎麼回事?

還有,你昨天怎麼會突然不見啦?去了哪裏,你是如何做到的?”

連珠炮般的問題,自老頭口中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

劉靖一顯得是那樣的迫不及待!

年辰心裏一凜,看來自己這幾天的經歷,被這老傢伙全看在眼裏了!

此事還真是棘手!想要隱瞞顯然是不可能了!

但是,自己確實是真的不知不覺去了另一個地方,直到現在,年辰自己都還沒有搞清楚是什麼情況。

如何回答劉靖一的問題!

眼珠一轉,年辰將心一橫,乾脆來個矢口否認!


“沒有啊,我一直在房間裏衝關啊,師叔,你嚇唬我的吧?”

“這…”

劉靖一也拿不準年辰的話到底是真是假。

他也是的確不相信,衝關中的年辰能突然間跑去別的地方。

可是,那個時候自己怎麼就看不到年辰的身影呢?

劉靖一思來想去,依然毫無頭緒,話鋒一轉

“那你忽然越階升至七層頂峯,又是怎麼回事?”

年辰雙手一攤,一副茫然的表情:

“我也不知道啊,當我衝關成功後,感覺體內原本枯竭的靈力竟源源不絕地再生,而且有無休無止之勢!這種情況持續到我一直衝到練氣七層頂峯,才告停止,具體怎麼回事,我也不是很清楚。”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否極泰來?

劉靖一不禁猜想,也只有這個可能,才正好可以解釋這幾天所發生的一切!

看來這小子運氣不錯啊,這千年難遇的奇事,也被他碰到了?

呵呵,你小子,真是走了逆天狗運,連這種千載難逢的機緣,也能被你小子給撞上!

送走劉靖一後,年辰關上房門,立即往蒲團上盤膝而坐,緩緩運起不知名法訣,腦中回想着那衝關時的特殊狀態,想要重溫一遍那無比神奇微妙的境界。

但此時,無論年辰怎麼調整狀態,都無法達到那似乎與天地合一的奇妙境界!

半個時辰過去了,年辰依然一無所獲,不禁有些泄氣!

算了,還是好好修煉吧!

如此大好機緣,自然不是那麼容易就能體悟!一切隨緣吧!

於是,年辰靜下心來,不再刻意去追尋那奇異的境界,體內法訣緩緩運轉,進入了修煉狀態。

隨着時間的緩緩流逝…

不知不覺中,一絲明悟涌上心頭…


下一刻,年辰發現自己又盤膝坐在了那不知名空間內!

就在他逐漸進入了深層次的修煉中時,年辰漸漸地感受到了一絲衝關時的天人合一之境!

隨即,年辰就清晰地感受到,自己進入了那神祕空間!

刻意尋覓時,千呼萬喚亦不見!

卻於不知不覺中,水到渠成!

睜開眼睛,年辰看了一下四周的情況。

這裏景象依然,混混沌沌的四周,一望無際,四處充斥着無窮的粘稠物體。

一股近乎實質化的驚人靈氣,充斥在這空間的每一個角落!

年辰體內,無名法訣依然運轉不休。

一股濃郁的靈氣,隨着一呼一吸間,透體而入!修煉速度,明顯感覺到快了不少。

如此神奇之境,讓年辰舒服得發出了一陣**,忍不住緩緩閉上雙眼,進入了修煉之境,貪婪地吸收着四周無盡的天地靈氣。

將法訣一收,年辰睜開雙眼,環顧了一下週圍,確定自己真的身處在這未知的空間內。

這裏,到底是個什麼樣的所在?

爲什麼會有如此濃郁的天地靈氣?

一個個的疑問,讓年辰有一種處於夢境般的不真實感!

如此福地洞天,竟然讓自己誤打誤撞地進入!

是福,亦或是禍?

對了,上次是無意間,大腦中想起了小茅屋,自己就神奇地出了此地!那麼這一次,又如何走出此地呢?

這個地方雖然靈氣盎然,比那些大型靈脈都應有過之,乃是修煉的絕佳之地!但此地畢竟毫無一絲生機,混混沌沌毫無一絲景緻,無法一個人長久呆在此地!

年辰心頭一驚!

這一次,還能像上回那樣出去嗎?

緩緩閉上雙眼,腦海中浮現出了藥園中那間小茅屋的景象,年辰心頭忍不住有了一絲緊張!

異變突起…

呼的一下,年辰就出現在了茅屋中間的浦團上,整個姿勢沒有一絲變化,仍然是盤膝而坐的模樣。

哈哈哈!

成功了!

我可以自由出入這絕妙的修煉之地!

站起身來,年辰不覺發出了一陣得意的狂笑!

接下來的幾天,年辰白天照例跟着劉靖一看護藥園。

晚上回到茅屋,就急急進入到修理狀態!

當那一絲明悟涌上心頭時,年辰就會自動身處那不知名的神奇之地,繼續着自己的修煉之旅。

神奇的空間,濃密的靈氣,讓年辰體內法力一點點增進着…

這天,劉靖一在帶着年辰轉了一圈藥園後,吩咐道:

“老夫這幾日,需去坊市轉轉,採購一些煉丹之物。藥園成熟的靈藥基本上都已採收,這幾日你只需看好護園法陣,別讓外人進來搗亂即可,其餘時間你只管自行修練。”

“坊市?”

年辰好奇地問:

“怎麼修仙界也有坊市嗎?”

劉靖一呵呵笑了一下:

你可真是十足的菜鳥啊!

你想想,咱修真之人,每前進一步,都是千難萬險, 耗費日久,所以大部分人全部的時間,都用在了修練上。


但修練一途,所涉及的物料之廣,卻是十分驚人!


法器、丹藥、符祿、靈藥、儲物袋、靈獸袋…

簡直是千奇百怪!

如果沒有坊市,那麼這些東西從哪裏來?

假如這些都靠自己煉製的話,那所有修士就是窮一生之力,也完成不了萬一啊!

經劉靖一如此循循善誘,年辰細想一下,也深表贊同!

劉靖一白了年辰一眼,繼續爲這“白癡”講解道:

這修仙界的坊市,比起凡人界的城鎮,也不遑多讓,而且在專門的地方,還有交易市場,讓各類修士將手中的寶物或是材料等,自由換取自己所需的東西,很是方便。”

年辰不由好奇心大起,被這老傢伙煽動性的解說勾起了無窮興趣。

小甜戀(手游卡牌) 師叔,你帶我去看看吧!”

此時的少年,雙眼中閃着熱切的肯求!

劉靖一想了良久…

“好吧,讓你小子見識下也好,只不過老夫自身也是捉襟見肘,可沒有靈石與你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