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墨北霆背叛她的話……

她是真的……真的會很生氣的。

「我知道。」

墨北霆笑了笑,一臉認真,「我一直都知道。」

墨北霆的態度已經擺得十分明顯了。

那邊的白蘇蘇在看到墨北霆這個態度的時候,連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

這還能有什麼好說的?

墨北霆的話都說到這個程度了。

可是……

她就不明白了。

裴初九到底何德何能能有墨北霆這樣的男人寵著她?

想到了這裡,白蘇蘇的牙關就緊緊的咬了起來。

她臉上滿臉的不甘心。

「墨……墨總。」白蘇蘇勉強的笑了笑,「我……之前刪攝像機里的視頻我也只是受到了指使,是裴小姐自己得罪了人,真的跟我沒什麼關係啊,而且那個備份……我已經刪掉了。」

白蘇蘇咬著唇,說什麼也不打算把備份交出來。

要是把備份交出來,她不就白忙活了嗎?

想到了這裡,白蘇蘇瞬間摒棄了心底的想法,忙委屈兮兮道,「墨總,剛剛裴小姐怎麼對我的你也看到了,這個刪攝像機里視頻的根本不是我呀,我只是因為受到了威脅我才不得已承認的,我真的沒有做出這樣的事。」

白蘇蘇並不打算承認。

看著墨北霆這冷漠的表情,她也知道,如果承認的話,估計就沒什麼好事了。

「是嗎?」

墨北霆冷笑,「我在給你一次機會,我告訴你,我妞善良,可不代表我跟她一樣善良,你最好想清楚了在回答,你確定…你沒有這個錄像嗎?」

墨北霆的聲音里滿是冷沉,帶著殺氣。

那殺氣騰騰的聲音讓白蘇蘇都抖了抖,差點就撲通一聲跪下來。

「我……」

「真沒有?我這個人沒耐性,只有一次機會。」

墨北霆看了看手錶,「一分鐘之後,如果你還不說實話,不把東西交出來,你就等著去海里喂鯊魚吧。」

他說完之後,拿起了手機直接撥打電話。

電話響了兩聲之後就被接了起來。

電話那邊是盧星的聲音。

「BOSS。」

「嗯,過來處理個屍體。」

墨北霆面無表情道,「找兩個專業的分屍的人過來,把這邊的人丟進去海里喂鯊魚。」

處理……屍體……

屍體?

白蘇蘇懵了。

她在他眼底就變成屍體了?

這讓她不知為何就犯了哆嗦。

「BOSS,這?」盧星一臉問號,「您……您不是在跟裴小姐在一起嗎,是裴小姐出什麼事了嗎?」

難道裴初九又殺人了?

「我老婆能出什麼事?別墨跡,快點,還有帶幾把鈍點的刀過來。」墨北霆慢吞吞道,「不需要帶那麼快的刀,現在人還有一口氣,快刀子的話,太便宜他了。」

「是。」

盧星二話不說,直接去準備了。

白蘇蘇卻嚇得幾乎癱倒在了地上。

她哪裡受到過這樣的陣仗。

當即就嚇得都說不出話來了。

看著墨北霆的樣子也不像是開玩笑啊。

難道他真的…

白蘇蘇咬著唇,一臉不敢置信,「墨總,我……我真的沒有做。」

墨北霆是動真格的?

墨北霆把手機塞回兜里,「嗯,那又怎麼樣?」

他一臉的高貴冷艷,「反正我老婆看你不爽,我也就給我老婆殺個人玩玩,你有意見?」

他的話一頓,「你說你非得得罪我老婆,你得罪我也就算了,我也就大人有大量不跟你計較,可你得罪我老婆,那我怎麼可能放過你,你說呢???」 蘇姚自然沒有錯過太后的神色變化,有時候這些上位者的喜惡實在是讓人難以捉摸,他們想要厭惡一個人只要覺得不順眼就夠了,索性她也從來沒有想過要討好這位太後娘娘:

「承蒙太后愛重,凝華感激不盡,心中一直記掛著能夠來當面向您謝恩,沒想到初次來到您宮中,竟然是這番狼狽模樣,還請太後娘娘恕罪。」

說著,淚水已經在眼眶中不住的打轉,卻是為了不失禮而強忍著不讓其掉下來,這副故作堅強的模樣,比方才更加讓人心疼幾分。

「齊嬤嬤,快些將凝華扶起來,瞧瞧多好的一個孩子,穿的卻這樣單薄,拿件披風給她披上。」

「是。」

蘇姚連忙搖頭:「不敢勞煩齊嬤嬤,太後娘娘,臣女這次過來是想讓您救一救我的弟弟卿晨,他身邊的內侍吉福來到覽翠軒,說是……說是卿晨病重,如今已經下不來床了。臣女沒有辦法,只能求到您的面前。」

「你先起來,哀家讓人前去瞧瞧便是。」

「是,多謝太後娘娘。」蘇姚喜極而泣,雙眸亮晶晶的看向太后,一副終於可以放心的模樣,「有太後娘娘關照,卿晨必定會安然無憂的,等他好了,臣女再帶著他來向您磕頭謝恩。」

太后微笑著點點頭。

「太後娘娘,時辰不早了,臣女不敢繼續打擾您休息,就先退回覽翠軒等候消息了。」

「嗯,去吧。」

再次恭敬行禮之後,蘇姚微微垂著頭退了下去。

出了慈安宮,她隱隱的揚了揚唇角,而後帶著一副盈盈欲泣的模樣,快步向覽翠軒而去。

回到了房間,玉芙連忙拿過已經放在碳火上烤熱的披風,將凍得發抖的蘇姚給裹了起來:「小姐,您沒事吧?」

蘇姚收緊披風搖了搖頭:「我沒事,前來向我傳話的那個吉福呢?」

「看您沒有跟著他去看沐公子,已經回去了。」

蘇姚冷冷一笑:「明日一早,你拿上銀兩前去謝謝他今晚向我通稟消息。」

「小姐,那個吉福分明是不安好心,您怎麼還要去謝他呢?」玉芙不解。

「你知道什麼樣的下人最為惹人憎惡嗎?」蘇姚揚了揚唇角。

玉芙微微一頓,開口說道:「在這深宮之中,應該當屬背叛主子之人了。」

「不錯,我已經請求太后幫我去看望卿晨,想來有她老人家這尊大佛鎮著,卿晨應該可以安然無恙。算計我沒算計成,卿晨也安全了,然後你再拿著銀兩前去替我道謝,你覺得背後指使吉福的人會怎麼想?」

「……往輕了說是辦事不利,往重了說,恐怕就會猜忌是不是他故意為之,真的給小姐通風報信了。」

蘇姚笑了笑,讚賞的看了看玉芙,感覺身上暖了一些,鬆開披風將面上的妝容洗掉,而後略顯慵懶的伸了個懶腰:「該休息了,明日還不知道怎麼鬧騰呢,養足了精神才能應對。」

躺到床上,蘇姚微微的揚了揚唇角,宮中最瞞不住事情,她一路哭著去慈安宮求太后,明日一早該知道的人都會知道,所以她篤定了太后哪怕是為了臉面也一定會幫她。

再者說,太后可是想要將她豎起來當靶子的,既然是當靶子,在人前自然就要受寵一些。

所以她完全可以安心睡一覺了。

慈安宮中,蘇姚一退下去,太后就直接沉下了臉,砰地一聲將手邊的茶盞摔在地上!

「好個沐凝華,竟然連哀家都敢利用!」

若是蘇姚跟著她派遣的人一起去,那麼她還能讓人暗中動些手腳,讓她吃個暗虧說不出,不過她直接了當的撒手走了,將一切拜託到她手上,那麼她就暫時不能動手,反倒是被動起來。

而且,今日她插手沐卿晨的事情,也會給別人一個護著沐凝華姐弟的信號,讓那些想出手的人有所忌憚。

她不知道蘇姚是沒腦子全心信任她,還是已經察覺到她的捧殺,故意借著杆子向上爬,利用她的影響力達成目的,若是後者,這個蘇姚就真的留不得了!

齊嬤嬤連忙跪下,戰戰兢兢的請罪:「請太後娘娘息怒。」

太后皺眉微微的吸了口氣,面上的怒色轉眼間消散下去:「那個沐卿晨是怎麼回事,誰在背後插了手?」

「回稟太後娘娘,是……明珠郡主。」

「蓁蓁,他不是針對沐凝華嗎,怎麼又扯到那個沐卿晨身上去了?」

太後下意識的覺得不妥,她能夠在後宮安居高位多年,就是因為她深刻的知道有些事情不能做。

就像是她在後宮中肆意的折騰嬪妃,哪怕是過分了,皇上也不會多說一句,可如果她敢把手插入前朝,皇上第一個便會斬斷她的手腳。

「這……明珠公主的心思,太后您也是知道的,多半是為了顧家的公子,想要讓沐凝華深夜前去安福居,藉此壞一壞她的名聲。」

「蓁蓁還是年紀小,性子也單純,她真以為那個顧遠悠就是好的?哀家苦心幫她謀划,她卻一點不知道分寸。」

「太後娘娘息怒,年少慕艾,明珠郡主一時間被迷惑,過段時間長大一些,自然就體會到您的苦心了。」

太后嘆了口氣,揉了揉有些脹痛的額角:「年輕的時候,總是覺得情愛萬般好,等到年紀大一些,就知道能夠靠得住的,還是權勢!你讓蓁蓁身邊的嬤嬤多注意著她一些,沒事的時候就開導、開導她,不要讓她走了彎路。另外,讓人多注意一下沐凝華,試探、試探她的深淺。」

「是。」

翌日,蘇姚先是讓玉芙前去向送消息的吉福道謝,而後又大張旗鼓的將抄寫好的佛經一式兩份,一份送入太後宮中,一份委託人帶出宮送往榮王府。

因為昨天的事情,所有人的視線都集中了過來,蘇姚的動靜不小,很快被傳揚開來。

蘇姚送佛經的舉動算是直接將利益最大化,已經有不少人在讚揚她有孝心了。

太后冷冷的看了一眼佛經,心中的厭惡更甚:這個蘇姚竟然還敢利用她來刷名聲,真不愧是榮王府出來的,一舉一動都帶著算計! 墨北霆的態度表達得十分明顯了。

白蘇蘇整個人都不甘心的癱倒在地。

她的臉色如死灰,表情都十分難看。

不管白蘇蘇說什麼,墨北霆都沒有要搭理她的意思。

沒多久,盧星很快就趕過來了。

他氣喘吁吁的帶著一個人走了進來,忙道,「BOSS,我把人帶過來了,你放心吧,我帶來的這個人是專門處理屍體的。」

盧星扶了扶眼鏡,忙道,「BOSS,屍體在哪裡?」

屍體?

墨北霆一抬眼,眼睛撇了一眼那邊的白蘇蘇。

盧星順著墨北霆的眼神看了過去,在看到白蘇蘇的時候一下懵了。

別欺負他讀書少,這他嗎是屍體?

盧星舔了舔唇,「BOSS,這是……這是什麼呀?」

墨北霆瞅他一眼,「屍體啊,准屍體。」

「……」

這屍體還帶准屍體的?

盧星汗顏,他咳嗽了兩聲,小心翼翼道,「BOSS,這不是……不是白小姐嗎?」

墨北霆挑眉,「你認識?」

那一眼,帶著几絲試探和幾分冷然。

「不……不認識。」盧星抹汗,這絕對是送命題啊,看著這房間里的氣氛,盧星又怎麼敢承認自認識許喬?那不是自己找死嗎?

可是…

這白蘇蘇明明就是活人啊,怎麼就能成為墨總口中的屍體呢?

這讓他怎麼處理屍體?

盧星身為墨北霆的首席特助,卻在這裡一下就犯了難。

「墨總……那您看?等會我是把人帶出去先弄死,然後在分屍丟海里?」

「嗯。」

「那白小姐如果直接從別墅里消失的話,會不會……」盧星有些糾結,「畢竟白小姐也算是公眾人物,而且……也是沐之晴那邊派來的人,背後又有金主,這直接消失的話,萬一……」

如果是沒什麼背景的人倒是也算了,可是這個白蘇蘇可不一樣。

白蘇蘇的金主很多,也跟很多男人勾搭不一。

而這個齊天宇,就是其中的一個,也是對白素素最感興趣,被白蘇蘇荼毒得最深的。

而且白蘇蘇的行程是公開的,這公然在這樣公開的行程中動手十分麻煩。

後續也無法解釋白蘇蘇為什麼會中斷錄製。

「沒有萬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