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把大樂稱之為凡人的世界,那麼上水渡就是傳承者的世界,歷朝歷代來晉陞體兵的強者全都在那裡紮根繁衍,兆陽八大世家乃至海事府背後,都有上水渡的扶持。

參與廿三戰的雲渡書院更是享有特權,他們的學子想退戰便退,來一遭完全是為了歷練,取勝於他們如同兒戲,只有幾方勢力出現大動蕩,為了穩住局勢,雲渡書院才會出手。

但是,上水渡的存在,就是為魂河而存在,是作為一個來往魂河兩岸的歇腳之地。

過河之後的那方世界,就是傳承種的來源之地,是傳說中的仙神妖魔盤踞之地。

比起五方極界匱乏的資源,所有天才都能在那裡尋找真正合適自己的傳承種,獲得傳承后,只需就地修鍊十個日夜,便能完成在大樂數十年苦功,踏入傳承圓滿,甚至直接成就體兵!」

厲九川忽然問道:「那要是一輩都待在那裡呢?」

「不可能,那個世界遍布大兇險。即使身為體兵,也不過堪堪踏入修行門檻,渡魂河的天才們能待滿十個日夜的都是少數,直接成就體兵者更是寥寥無幾。所以才會有上水渡的存在,以便傳承者往返歇息。」

「好吧,所以說魂河本身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另一頭的傳承種?」

「差不多。」

「那現世又指什麼,為什麼說現世最高境界為體兵?」

「哦,這就是因為眾神之約以及破損五方極界的承受能力了。

我舉個例子,廿三戰就是眾仙神妖魔約定的一部分,又叫定山海之戰,不光在大樂舉行,還在上水渡也舉行。

而現世最高境界同樣也是約定的一部分,因為超越體兵的傳承者破壞現在的五方極界太容易了,稍有不慎,整個大樂都會覆滅。

所以現世最高只能存在體兵境界,超過就會遭到眾仙神妖魔的法則壓制以及各方勢力的絞殺。」 「為了不給你拖後腿,我還是乖乖下山好了,雪道作戰我可不擅長。反正以後總有機會,跟你並肩作戰!」

難得她這麼聽話,慕非池知道她滑雪技術爛,只能叮囑齊原多看着點。

「乖,等會就跟齊原滑雪下去,你們倆個下去目標不大,沒人會注意到你們,雪道下面會有人接應,你先回酒店去等我。」

雲曦點點頭,擔憂的看了他一眼,「那你小心點!」

「我知道。」慕非池帶着倆人走到雪道口,從起始點一起緩慢滑了下去,十米后的岔道上,慕非池直接從左側去了第四雪道。

雲曦看了看四周人多停下來的地方,猛地一個轉身剎住腳步,手裏的滑雪杖狠狠柱在雪地里。

平坦的地勢上,周遭停了不少人短暫休息,她和齊原的身影很快隱沒在相同滑雪服的人群中。

她擰眉看着慕非池的身影去了第四雪道,墨鏡下的眸子漸漸變得冷冽。

雲曦轉頭看了眼一旁的齊原,從這裏到雪道下邊起碼有三公里的路程,以她的滑雪技術要甩掉齊原並不難。

她剛剛仔細看了雪道圖,第三雪道玩的人最多,基本上都是初學者,所以從這個雪道到第二和第四雪道的岔道也很多。

慕非池讓她從第三雪道離開,應該是篤定了對方不會在人多的地方下手,所以這條雪道是安全的。

慕非池去了第四雪道,他剛一走,雲曦就看到後頭有幾個尾巴也跟了上去。

齊原暗暗沉下眼,「雲小姐,不用擔心少帥,我們都做好安排了。」

「齊原,你能確定只是跟了尾巴,而不是雪道上早就埋伏了人在等他栽進去嗎?你的人再多,可這四周的雪道四通八達,即便是人最多的第三雪道,也很有可能隱藏了狙擊手。你應該最清楚,雪地是最好隱藏的地方,他走過的所有的地方都可能有一道鬼門關在等着他,你們的計劃再萬無一失,總會有疏漏的時候!」

「即使有疏漏,少帥也能應付得過來,我還是先送你下山吧!」

雲曦知道說不動他,也沒打算浪費時間,撐著滑雪杖快速從雪道上滑下繼續往山下滑行。

她擔心慕非池並不是因為對他的能耐沒信心,而是雪山太大,隨便一個矮坡地勢高的地方都能成為最佳的狙擊陣地。

雪地比起森林更容易隱藏,漫天漫地的白雪,只需要一個白色的偽裝就能夠遮擋住視線盲區。

這種時候,她根本沒辦法至慕非池於不顧。

是她提議他一起來德國的,這裏不比軍國,很多東西他沒辦法施展,不像在軍國那樣勝算永遠都掌控在他的手裏。

深吸了口氣,她轉頭看了眼後頭一直跟着的齊原,再看看前頭的雪道坡度,在連續兩個比較高的陡坡上突然加速。

齊原很快反應過來,剛要加速追上去的時候,雲曦的身影已經跑遠了,再定睛一看,那麼多相似衣服的滑雪遊客里,哪裏還有她的身影!

他這才反應過來,這丫頭的滑雪技術哪裏能說是很爛,她的技術甚至比他還好!

這丫頭根本就是深藏不漏!

。 盛柏聿有些氣的牙痒痒,這小女人!等會兒一定要給她個教訓,不敢讓她隨便調侃他。

喬欣兒笑的依舊溫婉,嗓音甜膩膩的,「柏聿哥哥,待會兒可不可以和你……」

還沒等她說完,盛柏聿淡淡的掃了她一眼,冷淡如冰,「二小姐,我是你的長輩。」

喬欣兒臉色一會兒青,一會兒白,老半天才艱澀的吐出了幾個字,「小…..小叔。」

喬老太臉色也有些不好,卻只能僵硬的笑著,「你們之間也差不了多少歲,怎麼能叫小叔呢?」

盛柏聿淡淡道,「規矩不能亂。」

喬老太被氣的翻了白眼,但為了能和盛柏聿聯姻,和盛家拉上關係,只能忍著。

「柏聿啊,我上次見你的時候,還是十年前呢,沒想到一下子長得這麼大了…….」

盛柏聿餘光掃了喬瑜一眼,見那沒心肝的女人像是看戲般看著他們,心裡有些不懟。

「喬老太太,你還沒介紹這一位小姐。」

盛柏聿突然開口道。

喬老太一愣,卻沒有想多少,語氣淡淡的,「喬瑜,還不過來,見過盛家的大少爺。」

喬瑜扯了一個隨意的笑容,吐出了兩個字,「喬瑜。」

心裡卻默默的翻著白眼,哼哼,這男人真是裝模作樣!

盛柏聿目光在她漂亮的臉上掃了一下,眼底的那一絲疏離如同冰雪消融。

「盛柏聿。」

男人像是故意般也這樣回。

喬欣兒攥住了手,她想起來了,這是今天上午陪在喬瑜身邊的男人!

這兩人早就認識了!

心裡有些嫉妒,不甘心喬瑜能夠認識這麼好的男人!她不配!

喬欣兒的眸子神情變幻著,很快恢復了平靜,只是那緊緊的握著的手暴露出了她的情緒。

喬欣兒勾唇笑了笑,臉上滿是溫柔,「柏聿哥哥…….」

男人冷漠的斜視了她一眼,讓喬欣兒感受到那一股的寒意侵入骨髓。

下意識的改了稱呼,「待會兒可不可以邀請您到喬家吃個飯,小,小叔。」

喬瑜一聽,噗嗤一笑。

太有意思了,只要喬欣兒吃癟她就開心。

喬欣兒臉色有些難看,想到盛柏聿還在這裡,換成了一副楚楚可憐的表情,「姐姐,我不怪你,畢竟是我不好,我之前就惹了你生氣,誤會了你,你想笑就笑吧。」

喬老太欣慰的誇著,「欣兒真的是越來越懂事了。」

喬瑜突然說了一句,「的確是越來越懂事了,不然就不會故意用那催情香故意勾引盛謹一起上床了。」

既然喬欣兒故意在她面前裝可憐,那就讓她可憐又凄慘好了。

盛謹臉色變得鐵青,很快神色帶著抱歉和濃濃的深情,完全忽視了喬欣兒,「瑜兒,我知道你還在怪我,對不起,我和喬欣兒沒有半分關係的。」

喬老太僵硬著身體,顫抖著手,「你…….你真是孽障,非要毀了你妹妹不成!」

宋婉清哭泣著,同時還不忘記給喬瑜潑髒水,暗示是喬瑜做的,「是啊,瑜兒你有什麼怨恨就沖我來,雖然你對欣兒不喜,但也不要這麼害你妹妹啊。」 「好!」初月晚馬上乖乖喝湯。

芙蕖看她狀態正常,懸了一晚上的心總算放下了,當著雲錦書的面什麼也沒有說,只是默默接過她喝完的湯碗,暫時從屋裡撤了出去。

「昨夜的事情,皇兄怎麼想?」初月晚喝完擦擦嘴角。

「皇上並不准備查下去。」雲錦書答道。

「咦?為什麼?」

她還挺意外的,畢竟以前若有什麼衝撞了自己的事情,就算是雞毛蒜皮的小事皇兄都不會放過,怎麼這次突然就不查了。

難不成皇兄對自己始亂終棄了!

雲錦書看她眼珠子滴溜溜地轉,笑著揉揉她的小腦瓜:「皇上覺得這次事件一來並不是針對晚晚的,二來不是針對皇上的,於是將矛頭指向了摩天塔,覺得追查刺客沒有太大的意義,倒不如查查摩天塔。」

初月晚一愣:「為何要查摩天塔?那位禮官是晚晚朝師父要來的,晚晚也認識她……」

「倒也不是說她哪裡不對。」雲錦書道,「只是皇上比起知道刺客是誰,對刺客為什麼要費盡心機入宮殺一個禮官更感興趣而已。」

初月晚隱隱有些擔憂。

她想了想,忽然看向雲錦書,明亮的雙眼裡十分通透。

「小舅舅。」初月晚說,「那天的刺客,是你派來的吧。」

雲錦書誘.人的桃花眼裡閃過一絲精光。

「晚晚為了追那個人翻下欄杆,小舅舅已經在樓下等著了。若小舅舅早就到了樓下,那就不會縱容刺客在樓上幾番周旋。若小舅舅剛到,那麼應該是走正殿進樓梯,而不是等在看台那一邊。」初月晚分析道,「所以,只能是小舅舅早就到了,藏在那裡以確保自己的刺客不被抓到。可是不巧的是,晚晚掉下來了。」

雲錦書撫膝而笑:「晚晚猜得真好。」

「而且皇兄都不追查,應該是小舅舅把這目標給轉移了。」初月晚說,「皇兄怎麼會懷疑到摩天塔呢?恐怕整個京城裡,有膽子針對摩天塔的也就只有小舅舅了。」

雲錦書神色依然溫柔:「要真是臣,公主殿下會揭發么?」

初月晚故意托著下巴,調皮道:「那我可要好好想想,要是犯人的賄賂開得好,就可以考慮一下包庇咯。」

「這個賄賂可夠嗎?」雲錦書說著,從懷中取出一個東西,擱在初月晚的手心裡。

初月晚的心頓時被提起來了。

他遞過來的,是一張地契。

「這……這這是什麼地方的地契?」初月晚驚訝。

「是雲府的地契。」雲錦書道,「給雲家的女主人,應該是正正合適。」

初月晚簡直驚得再也說不上話來,扭頭抱住雲錦書在他肩頭好一頓蹭。

「大雲府主宅還是父親的,另一邊的小雲府,現在由臣自己打理。」雲錦書扶住她的后腰,以免她太開心了撞到床頭上,「之前為了不牽連父親母親,不得不分家自立。不過待到穩定下來,可以用這塊地建個美食宮,把晚晚喜歡的廚子都招進來。」

「那得建好大一個吧?」初月晚貓一樣的趴在他懷裡。

「地不夠再買就是了。」雲錦書無所畏懼。

初月晚興奮地抱著地契直打滾兒。

他所謂的小雲府可一點都不小,眾所周知雲家人喜歡買房置地,雲錦書離了老太公的宅子之後,自己在城裡又買了好多處地,林林總總加起來比原來的老宅子也不少。

不過最開心的當然不是得了多大一個宅子,而是小雲府的女主人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