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數萬年份以上的奧義聖果,就是聖尊也要浴血廝殺,以命相搏,拚命也在所不惜地搶奪,足可見此物之珍貴。

其它像此種奇珍一樣,擁有助人領悟奧義的能力的,不能說完全沒有,但也都很罕見,並且遠沒有此物神奇。

「不過,半聖這麼期望著我突破,目的有些耐人尋味啊,看來能現谷6的密室,只怕有你們安排的手筆在其中。」

葉凡沉思,他感覺與思維都很敏銳,察覺到一些耐人尋味之處,但卻不是很在意。

因為半聖們目的很純粹,並無對自己不利的意思。

雖然那種被人操控引導的感覺讓葉凡有些不舒服,但也不是不可以忍耐。

他們怎麼操控,怎麼引導是他們的事,自己有自己的想法和決定,這個不是他們能決定的。

「此物要怎麼用?需要開爐煉藥嗎?」

谷心月瞪著一對瑩瑩美眸,絕美的臉龐上露出一絲渴望。

葉凡並不意外,因為任何生靈,對此奇珍都會有一種本能的渴望,連他都不例外,但這種情緒被他壓了下去。

「不需要。」

葉凡搖頭,神色也有些無奈,說道:「這種奇珍舉世罕有,能和它一起煉藥的,都不是什麼凡物,都很難找到。」

「雖然煉成丹藥會讓它的效力延長一些,收穫更大,但它的輔葯每一種都不簡單,沒有條件,根本無法煉製。」

「既然沒有條件,還不如不碰它,免得藥力反而流失,那就虧大了,直接服下是最好的選擇,不賺,但至少也不虧。」

隨後,葉凡和谷心月一起盤坐在床上,默默將狀態提升到頂點。

葉凡則先給殿外守著的婢女傳音,告知她們自己和心月在閉關,不管有什麼事,都不要打擾。

然後,葉凡又在殿宇內布下簡單的隔絕陣法,一道道紋絡遍布牆壁上,閃動燦燦金光,還有一個個符號在沉浮,如游魚在水中游弋著。

最後,葉凡和谷心月才各自服下皇道破障果。

此果真的像普通的野果子一樣,看上去是未完全成熟的模樣,連吞進口中也有一股清淡的酸澀味道。

同時,也十分清冽,一股清香瀰漫在口中,讓人食指大動。

「咔嚓。」

葉凡一口咬破,果汁迸濺出來,那股清香,甜甜酸酸的感覺愈濃郁了。

果子很脆,被葉凡嚼碎,帶著果核一同吞下,清香順著口腔滑落而下,彷彿要浸透整個身軀。

緊接著,一股莫名的力量溢散出來,遍布周身,讓葉凡感覺渾身氣血都在澎湃,元神在有力地律動著,仿若與冥冥中某種韻律相合。

剎那間,葉凡再也感覺不到身下的床榻,四周的殿宇,甚至這方天地,如同置身一片完全虛無的虛空當中,四周是混沌一片,朦朦朧朧,包裹著葉凡。

這種感覺太奇妙了,此時此刻,葉凡感覺不到時間的流淌,感受不到空間的存在,若端坐在萬古歲月的源頭,俯瞰無垠的混沌,星空無邊,無窮盡的霧靄在浩蕩,在翻湧,擠壓而來。

這種感覺很模糊,很不真實,卻讓葉凡心神悸動,元神如同真的來到了時間的源頭,身處虛無,凌駕星空與混沌外,淡看歲月流逝,星空變幻。

迷霧朦朧中,葉凡艱難轉過目光,掃視四面八方,在億萬載寂靜如朽滅的混沌中,看到了一座座山嶽聳立,浩大磅礴,氣勢凌絕萬古,靜靜沉浮。

「這是什麼?」

葉凡心頭震動,莫名有一股瀰漫了元神的悸動,還有一股難言的悲涼,這讓他立時警覺。

可當他瞪大了眼睛,窮盡目力,想要看清那些山嶽,看破混沌霧靄時,眼前卻愈迷濛了,宛若有一隻大手在他面前抹了一下。

這混沌,這山嶽,這星空,就像是一副廣袤蒼涼的沙畫,此前還算清晰,但在這一刻,突然迷濛模糊起來,巨大的沙畫被抹去,再不可見了。

驀然間,葉凡眼前景色一轉,再次墜入一片虛空中,周遭是成片成片,密密麻麻,如同繁星般的虹光、鏈條、匹練,這些匹練五光十色,燦爛動人,帶著濃郁的奧義氣息。

葉凡目光一亮,大手張開,抓向一條條匹練,而後進行感悟。

這種感悟十分清晰,而且感悟很深,讓葉凡身心大暢。

那種感覺,就好像在使用最好的燭龍寶珠,進行感悟奧義一般,甚至還要更強。

葉凡周身都是熾盛而燦爛的光雨,漫天飛灑、飄零,變成了一個光人,不斷感悟這些奧義。

此刻,葉凡宛如乾涸的海綿,落入這片奧義海洋中,開始了瘋狂的汲取,勢頭瘋狂無比。

葉凡深知,這種機會太難得了,時間有限,需要全力去感悟。任何的浪費,都是極其奢侈的。

自從上一次突破以來,葉凡一直不曾放鬆修鍊,幾乎每天都在感悟,而且他悟性很好,進展飛快。

到如今,哪怕他三系集於一身,也快要突破到武皇三層了。

小層次間的突破,畢竟不像大境界突破困難。

小層次的領悟,也不像第一境奧義蛻變到第二境奧義那樣艱難,這是在原有道路上的進步,而非從一個天地跨入另一個天地。

谷心月也是如此,她突破到武皇已經很久了,一直停留在武皇一層,奧義感悟不夠,底蘊火候不夠深。

但長久的積累下來,此刻又有皇道破障果相助,在來到紫凰宗之前,其實已經臨近突破了。

可想到奧義突破的艱難,谷心月就沒有急著突破,再積累了一段時間。

如今,她的境界已經進無可進,接下來,就只有突破一途了。

二人都是小層次上的突破,耗費的時間和精力都不大。

足足七天時間,葉凡和谷心月都沉浸在奧義的海洋中,在其中徜徉,感悟與消化,效率驚人。

在第七天夜裡的時候,葉凡從閉關感悟中醒轉過來,體表不可抑制地溢散出絲絲毫光,體內氣血滾滾奔騰,出雷鳴般的震響,隆隆而鳴。

葉凡神念籠罩自身,內視了一番,現自己又有了巨大的變化,肉身愈強大,血肉愈緊密。

而元神和魂晶,也變得更加的璀璨與強大,如二團燦爛的烈火,熊熊燃燒。

強大的奧義,溝通天地,不斷淬鍊著葉凡的身與魂,每一次突破,都是一次大進步。

這一次同樣如此,葉凡剛突破,身軀和元神就已經被推到了武皇三層巔峰,只差奧義的領悟了。

這樣的突破,著實有些驚人。

葉凡轉過頭看了看谷心月。

她還沒醒過來,始終沉浸在當中,竟然比葉凡還要久。

「你夫人的領悟看來也不簡單。」

這時,「殤」忽然出現,開口評價道。

葉凡如今實力一再精進,更有聖力在體內孕育,平日里它很少用葉凡的元氣,都是在汲取葉凡的絲絲聖力,在進行自我恢復。

如果按照正常情況,葉凡一身武皇實力,頂多能給它提供一些元氣,用以壓制一下傷勢,而且效果也是杯水車薪。

但這怎麼也比過去要好了,傷勢起碼不會加重那麼快。

而讓它意外的是,葉凡的三系魂晶,竟然能孕育出聖力這種神奇的東西。

有了聖力,它的傷勢居然能恢復一絲絲,自然不會和葉凡客氣什麼。

當然了,它這還是杯水車薪。

這上面可是有神靈造成的傷勢,也有聖尊造成的傷勢,而且是最強那一批強者。葉凡這一點聖力,效果很大,但量太小,還是起不到太大的作用。

儘管如此,它的狀態也好了很多很多,如今無需時時刻刻沉睡了。

只是由於在紫凰宗里,怕被半聖現,它才一直沒有出現,沒有事情可做,乾脆沉睡去了。

現在有隔絕窺探的陣法在,它倒不怎麼擔心。

這陣法是它傳給葉凡的,雖然只是殘陣一角,但效果逆天,半聖想要窺探也要幾息時間突破,那時候葉凡早就感應到,讓它沉睡,躲起來了。

「會有多強?」

葉凡問道。

「應該至少屬於第一梯隊的奧義,甚至直指本源。」

殤的聲音帶上了一絲鄭重。

「第一梯隊?對了,我還不知道,這些奧義的層次劃分呢。」

葉凡猛地想起來,詢問道。

「很簡單,第一境奧義很模糊,武王只能勉強調用,達到第二境奧義時,奧義才會清晰起來,能夠看出是什麼層次的奧義。」

「在星空萬族中,任何一個族群,都是看武皇層次的奧義層次,決定該後代值不值得培養。」

「人族在很多地方,都喜歡用『形、意、神』來區分技巧的層次,這奧義同樣如此。」

「奧義只停留在『形』,也就是表面特性上,這奧義就應該是第三層次的奧義,也是三品奧義。比如金系的鋒銳,比如火系的狂暴、水系的柔和等。」

「奧義的第二層次,是『意』,即能凸顯出它的本質的,就是二品奧義,比如冰系的冰凍,火系灼熱,水系滋養,金系堅固不朽。」

「奧義的第三層次,是『神』,即脫了原本的本質,達到另一番天地,擁有這樣的奧義,成就也許也未必多高,但無論任何成就,其戰力都絕對不會弱,是奧義中的王者。」

「當然,實際不止這三個層次,還有一個越了一品奧義的本源奧義,就是直指本源的奧義,到達深處,脫離其原本奧義,達到另一個本源層次。」

殤解釋了一番。

「金系鋒銳奧義那麼強,個個金系武者、獸族等,都希望自己擁有鋒銳奧義,所向無敵,破開一切,怎麼會是三品奧義。」

葉凡皺眉,有些不解。

「銳利是很厲害,和一般的三品奧義都不同,但想靠它達到高層次,是極難的一條路,領悟難度不低於一品奧義,它就是一個異類。」

「所以,它被定在三品奧義,和絕大部分三品奧義都不同,難度又堪比一品奧義。」

殤搖頭不已地說道。

(本章完)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筆趣閣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m. 「我怎麼感覺有些難以理解。」

葉凡不無懷疑道。

「本來就是,這個『形』也有虛有其表,迷惑人的意思,鋒銳奧義顯然做到了極致。」

殤笑道:「你以為鋒銳是金本就應有的奧義?你去挖礦看看,有哪些金屬是刀劍形態的?天然的金,都是鈍重之物。所謂鋒銳,是被後天打造而成的,所以這個奧義是異類。」

「尋常金屬的鋒銳與否,取決於它是不是好的金屬,磨的鋒不鋒利,這是第一層。」

「而想讓它繼續鋒銳下去,對聖尊的聖器產生威脅。豈能以凡物的標準去衡量?」

葉凡聽到這裡,也是明白了過來,輕嘆點頭道:「需要同樣的聖器才行。」

「沒錯,想破開聖器,需要聖器以及鋒銳,這思路是沒錯。」

「但奧義都是獨.立出來的,沒有聖器,光憑金系鋒銳奧義,如何破開聖器防禦?這才是問題所在。」

「絕大部分金系種族雖然喜歡鋒銳奧義,但少有能突破到更高境界的。」

「當然,一旦突破,這鋒銳奧義就恐怖了,比空間系空間大裂斬都可怕,在星空中都是讓各族聞風喪膽的強橫奧義。」

殤說道。

「那麼,一品奧義呢?什麼樣的奧義才是一品奧義?如何脫法?」

葉凡好奇地問道。

「脫,是要在它原本的本質上脫,脫出來之後達到的,就是一品奧義了。所謂『神』,也有宛若神靈的意思,也就是說,每一個擁有一品奧義的生靈,不成神,手段卻幾乎跟神一樣。」

「你的『深度入侵』就是一品奧義,也是本質脫的代表,它仍是冰系的特性,卻達顯露出了一個苗頭,一個達到前所未有深度的苗頭。」

「『深度入侵』只是侵入物質進行冰封,但第三境的聖階奧義,卻能從深度上涉及到生命本質,殺傷力巨大,因此,它是一品奧義,也是本質脫的代表。」

殤不無讚歎道。

按道理說,它乃是上古神靈,能力堪稱逆天,想要培養起來一個聖尊,乃至是神靈,都是能夠做到的,它理應有足夠的信心。

可是,從一開始,它的信心就不怎麼強。

因為它很清楚,它能幫到葉凡外在一切,卻無法幫到葉凡去領悟奧義。而奧義,才是聖階及以後道路的重中之重。

但是它也沒想到,葉凡的成就如此巨大。

「還有?」

葉凡見殤停了下來,不由地問道。

「你的空間系瞬移奧義不就是么?」

殤笑吟吟道。

這就是它沒想到的地方,三系本來就不易,而葉凡呢,冰系和風系,分別代表了二種脫的一品奧義。

這種成就,堪稱驚人。

因為,無論三系還是雙系,或是多系,連武皇以前的修鍊,都可能完全偏向某一系,最終其它淪為可有可無的一系。

即便此前能保持平衡,在奧義領悟上,也不可能每個的成就都那麼高,這幾乎是不可能的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