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范熙臣覺得自己不相信他,所以自己跑過來獨自救彭佳均,這麼有誤解的事情讓自己怎麼解釋?!

剛才救彭佳均的時候還沒有覺得什麼,但此時此刻,面對著范熙臣,她卻有種無處可逃的錯覺。

范熙臣剛一躲進來,猛然發現眼前有人,當聞到了熟悉的味道時,他神色一愣,半響都沒有反應過來,為什麼自己偷偷流出來,避開白溪丸的結果是眼下這樣的?

明明沒有聽管家爺爺聯繫自己,到底是怎麼回事?!

如果白溪丸知道範熙臣的想法,一定會超級不好意思的對范熙臣說,自己一不小心催眠了管家爺爺,讓他誤以為自己一直都在房間。

真的不是故意的,現在時光倒流還來得及嗎?!

感覺到范熙臣周邊的空氣越來越冷,有種朝著雪山的溫度所發展,白溪丸尷尬的笑了一下,語氣帶著討好的道:「我們先救佳均?」 他將衣褲都換好之後,走了出來,宋璞一看不由愣了一下。

原來的陸彥對自己的衣著並不太在意,只要穿著舒服就好,所以他覺得很不錯了,但是在宋璞的眼中這就是普通的衣物。

但是現在陸彥穿了自己給的衣物,頓時不一樣了,身上有一種無法言說的氣質,這讓宋璞的眼睛不由向著陸彥連連打量。

陸彥以為自己扣子弄錯了呢,向著自己的身上好好檢查了一遍,並沒有錯,不由詫異的道:「宋小姐,你這樣看著我幹什麼?」

宋璞這才反應過來,她其實是覺得陸彥穿著這身太帥了,因此看的有些著迷。

這也是因為她和陸彥耳鬢廝磨,自然而然的多添了幾分親近的感覺,要是剛剛見面的時候,她和陸彥根本就不熟悉,是怎麼也不會用這樣的眼光來看陸彥的。

被陸彥這樣一提醒,宋璞才發現自己失態了,她趕緊遮掩的說:「我是沒有想到你穿我爸爸的衣服還挺合身的。」

「你爸爸?」陸彥這才知道自己誤會了,不由汗顏:自己怎麼想的,人家雖然住在這裡,爸爸也一起住,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嗎?

「你在亂想什麼?」宋璞何等聰明,一下子就明白了陸彥的意思,不由俏臉一紅道:「我在你眼中就是這樣的人嗎?」

陸彥尷尬的道:「宋小姐,我沒有這個意思。」

「那你是什麼意思?」宋璞不依不饒的問道。

這讓陸彥說什麼?他不由苦笑道:「好吧,我承認我的確誤會了,我覺得這時代女孩子都開放了很多,因此也不足為奇。」

「可我宋璞還沒有開放到這樣的程度,」宋璞生氣的看了陸彥一眼:「算了,也沒有辦法對你生氣,走吧。」

陸彥不由一愣,這就要趕人?可自己忙活了這半天,不就是為了讓你去救韻韻嗎,您這就是尥蹶子攆人了?

「怎麼,還不走,我要換衣服了。」見到陸彥沒有動靜,宋璞哼了一聲,下了逐客令。

陸彥難道還能夠呆著嗎,只好無奈的走了出去,看來自己是白來了,可韻韻怎麼辦?

他正在考慮是不是和陳雪打電話,自己求宋璞已經沒有希望了,看來只能靠雪兒幫忙。

就在此時,他就看到一輛熟悉的瑪莎拉蒂豪車開了過來,心中不由一愣:這宋小姐剛剛酒醉之後,怎麼又出來了,難道她又要去見朋友?

宋璞從車窗中探出了腦袋,不滿的說:「我說陸彥,你是怎麼回事,怎麼不等我就走了?」

陸彥不由覺得頭都大了,這妮子到底是什麼意思?

「還不快上車,你不是要讓我去看看你朋友嗎?」宋璞詫異的問道。

陸彥一聽不由大喜:「宋小姐,你可真是菩薩心腸,我就知道你不會放任不管的。」

「哼,恐怕剛才你心中肯定在罵了我半天忘恩負義吧,誰叫你救了我兩次,我只能報恩嘍。」宋璞將車門給打開,讓陸彥坐在了自己的身邊。

陸彥反而愣住了:「宋小姐,你怎麼知道我救了你兩次,難道——–」

陸彥一聽就明白了,如果宋璞說的是真,說明這位宋小姐在劉禿子他們圍攻自己之前就已經醒來了,是醒了之後沒有再睡,還是醒了之後繼續睡,那自己就不知道了。

宋璞也沒有想到自己失言了,她尷尬的道:「那時候我醒了你能夠將我怎麼樣?」

對這位霸道的宋大小姐,陸彥也無語了,我說你這位大小姐明明都已經醒了也不說一聲,結果弄的自己倒是很尷尬。

「你好像還不高興?我都不說讓你佔便宜,也就自認倒霉了,你居然還覺得是我的錯?」宋璞其實心中也覺得害羞,但是看到這小子似乎一副不樂意的樣子,她頓時不爽起來。

「沒有沒有,宋小姐,我只是覺得如果知道你醒來的話,那我就沒有必要——–」想到自己在宋璞的身上摸鑰匙,會不會讓這妞當自己在故意佔她的便宜?

宋璞的臉也不由得紅了:「算了算了,我就問你一件事,你之所以救我是不是為了想讓我幫你救你的女朋友?如果知道我不願意幫忙的話,你還會幫我的忙嗎?」

陸彥搖頭說:「這個沒有假設,因為我本來就希望我做的事情能夠感動你,讓你回心轉意。」

對陸彥這個回答,宋璞覺得並不滿意,她盯著陸彥說:「假如是這樣呢?」

陸彥想了想說:「我想會的吧。第一次,我見到這些大男人將你一個女孩子要扔到水裡,我看到你受到驚嚇的面容就覺得這些人做的太過分了,那時候我也來不及想別的,就救了。」

「嗯,後來那些人堵截住我們的時候,你想到要求我幫忙了嗎?」宋璞接著問道。

「那時候實際上是來不及的,可能我這有些自吹自擂,我想我就算是和你不認識,我也不會有這樣卑鄙惡劣的事情發生。」陸彥試探的看了身邊的佳人一眼。

宋璞一聲嬌笑:「你覺得我會相信你的話,你肯定還是想要讓我幫忙救人。」

「可能潛意識中有這樣的念頭,」陸彥小心翼翼的說:「宋小姐,我現在就將錢打給你。」

明明自己是給錢,居然還要這樣小心翼翼的,這是怎麼弄的?

夜色蜜寵:奪命小嬌妻 宋璞將美目一瞪:「瞎說什麼?我宋璞雖然愛財如命,可怎麼說你也是小雪的未婚夫,要麼我就不救,要麼我就免費救。你要是再說錢的事情,那我就翻臉了!」

陸彥一聽這什麼脾氣,不過不要錢最好,正好將錢還給丫丫,否則自己總是覺得跑不了小白臉的嫌疑。

他趕緊將錢重新給於倩倩轉了過去,這讓於倩倩不由莫名其妙。

「為什麼不要了,是不是覺得向我借錢損害了大男子的形象?陸彥,我沒有想到你是一個這樣的人!」雖然於倩倩沒有在自己的眼前,但是陸彥就好像看到於倩倩紅著眼睛對自己抱怨。

「沒有,要是我這樣想的話我就讓天雷轟頂!如果我有這樣想法的話,上午我就不向你借錢了。」陸彥趕緊解釋。

「那為什麼現在後悔了呢?」於倩倩不滿意的說:「我的錢就是你的錢,你這是和我見外!」

「這不是遇到了一個好醫生,她覺得韻韻可憐,因此不要錢。」陸彥說著偷看了宋璞一眼。

就看到宋璞雖然看起來像是專心致志的開車,實際上兩隻耳朵聽的都豎了起來,女人啊,這好奇心可真是了不得。

於倩倩這才相信了:「這還差不多,那這次我是幫你的忙了是吧?」

陸彥不解的道:「是啊,丫丫有什麼要我幫忙的嗎?」

「我要你晚上到我的明星見面會上去,你願意答應嗎?」說到這裡,於倩倩就覺得呼吸急促了起來,成敗可在此一舉,要是陸彥拒絕的話,那就黃花菜都涼了。

「我一定來,不過我這裡沒有你的票。」陸彥當即就答應下來,好朋友嘛,而且關係好的就差一步了,這點要求自己還能夠拒絕嗎?

「嘻嘻,一言為定哦,有人會將你領進來的,肯定是最好的位置。」於倩倩不由心花怒放的說:「到時候你可要給我表現好一些,要是你不聽話的話,小心我天天纏著你!」

陸彥笑道:「那我可是求之不得。」

「白白,親愛的。」於倩倩也有重要的工作要做,放下了這件心事,她就覺得什麼都順眼,什麼都好看。

趙大媽在一邊一看於倩倩接電話的樣子就知道肯定是陸彥,再一聽他真的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這丫頭的臉皮越來越厚了,當然只是對陸彥。

之前還是「我的彥」,雖然已經很親熱,但不管怎麼樣也要比現在這稱呼好一些。

看來倩倩這玉女掌門人的位置已經是七上八下了,這陸彥可真是一個危險分子,最好是讓他從倩倩的身邊消失。

可是如果真的消失了,這對於倩倩肯定是重大的打擊,看來此次來到京南市的確是一個不明智的選擇啊。

陸彥和於倩倩接好電話才發現宋璞的身體向著自己這一邊傾斜,好像在展示她曼妙的體態一般,充滿了誘惑力。

「看什麼看?」宋璞其實是為了偷聽陸彥和於倩倩的通話,見到陸彥的目光在打量自己,她才發現露餡了,不由俏臉通紅。

陸彥笑了笑,這丫頭脾氣不怎麼樣,不過嘛長的的確不錯。

他覺得宋璞對自己沒有好感,因此只是從純粹欣賞的角度來看,別無意思。

「之前你向我要八十萬美金,我一個做保安的哪裡有這麼多的錢,因此只能和別人借。丫丫是我的老同學,只有她能有這麼多錢。」陸彥目不斜視的解釋道:「而現在你既然對韻韻免費了,那我自然就要將錢退給她了。」

宋璞好奇的問道:「你是當保安的?」

「我是天南大學的保安。」陸彥笑了笑說:「當然這兩天剛剛陞官了。」

宋璞不由瞪大了眼睛:「當了大學校長助理?」

「不是,當了校風辦的主任。」陸彥笑道:「我就打架的本事強點,校長助理哪裡是我這樣的粗人能夠乾的活。」

「就一個校風辦主任啊,這算什麼芝麻綠豆官?」宋璞失望的道:「我覺得你是懷才不遇,這樣吧,我給你介紹一個,年薪最少五十萬,我看你挺合適的。」

陸彥心中不由好笑:「還是算了吧。」

「你不是身手好嗎,去我朋友那裡當保安部長,收入多高,你竟然不想去?」宋璞驚異的道。

「那裡有雪兒嗎?」陸彥笑笑說。

「那倒是沒有。」 愛是人間地獄 宋璞重新看了陸彥一眼道:「看不出你對雪兒挺上心的,可你怎麼什麼都好,就是太花心了呢。」

她倒是沒有注意到,自己對陸彥的看法已經出現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陸彥給她的印象的確變了,只是對他有這麼多的女朋友自然不會滿意了。

陸彥搖搖頭說:「這是我的私事吧,宋小姐。」

「那當然,我們連朋友都不算,那自然用不著告訴我了,但是我會將這件事告訴小雪,讓她好好的收拾你!」宋璞一臉惱火的道。

陸彥笑道:「你忘記是她給了我你的電話號碼?這本來就是她安排的。」

「啊?」宋璞不由無言以對,她心中不由驚訝不已,這竟然是小雪知道的?那這丫頭為什麼要這樣做,事情了了之後我一定要好好的問問小雪是怎麼回事。 白溪丸收起了眼底的含笑,輕喃一句:「氣數已盡,可不能為了讓你活久些就浪費了蚊子肉。」

風輕笑眼睜睜的瞧著白溪丸將右手輕輕放在風輕笑的手腕處,還不等她有所反抗,就只見那裡白光一閃,從風輕笑的手腕中心一點點的蔓延出來,猶如美麗的蒲公英綻放出它最美的一面,將風輕笑柔弱無骨的手腕包裹,襯的她的手腕,越發的玉潔無暇。

這樣的美景不過是一閃而過,因為白溪丸正毫不猶豫的運用靈魂力量風輕笑身上的一團能量團團包圍,一點點的拉扯出來。

而風輕笑不甘心的看著白溪丸的動作,見她一臉享受的模樣,更是氣的雙眼通紅,恨意和不甘心讓她漂亮的臉蛋頓時變得扭曲,猶如惡鬼附身般的可怕。

如果沒有得到空間,不知道有空間這一回事,風輕笑情緒還沒有波動這麼大,但當擁有過了,體會過了有空間的好處,風輕笑只覺得白溪丸都在挖著自己心,讓她頓時失去了理智,朝著白溪丸低吼卻發不出絲毫的聲音!

見風輕笑瘋魔一般的樣子,白溪丸表情平靜的很,她站起身,神色嘲諷的掃了風輕笑一眼,對於眼下她的下場,沒有絲毫的同情。

而因為白溪丸抽取空間的動作,只見蒲公英手鏈的光芒正在一點點的消散,風輕笑頓時就感覺到和自己靈魂綁定的什麼東西被活生生的抽離,痛的她渾身不斷抽搐,臉色越發的青紫,眼裡的生氣也在不斷的流逝。

深入靈魂的痛楚,讓風輕笑提前見了閻王!

白溪丸嘴角微勾,看著手裡猶如夜明珠般大小的能量,毫不猶豫的吸收,至於系統0250看到的,只是一個尾隨著范熙臣的白溪丸而已。

如果被系統0250發現自己擅自吸收了風輕笑的空間能量,只怕它會毫不猶豫的將自己靈魂拉出這具身體,或許還真有可能讓自己魂飛煙滅。

只可惜,它的對手不止一個…….

而隨著能量的吸收,讓白溪丸的靈魂頓時又凝聚了幾分,將之前被系統0250雷擊方式打散了不少的靈魂力量勉強彌補了一些。

眼底的光芒一閃,白溪丸神識一掃,就感覺到彭佳均的胳膊早已被拿走,心裡這才勉強放心,這才朝著范熙臣的身後跑去。

不管因為什麼,目的已經達到,這齊家的安全區,得儘快撤離,能夠和男主勢均力敵的對手,可不容小覷。

腦海里剛閃過這樣的想法,只聽到身後原本關押著彭佳均的大樓突然響起一聲短而促的聲音,連空氣都因為這樣的聲音而震動了一下,白溪丸臉色有些凝重,匆匆往後掃了一眼,就發現那棟大樓里的能力者全員出動,而方向正是沖著范熙臣而去!

她有些想不懂,為什麼齊家的人能夠發現的那麼快,自己和范熙臣的動作那麼隱秘,而且帶的人手也少,個個都是精英。

就好似有什麼誰正站在齊家的背後推波助瀾,幫助他們!

白溪丸腳步一頓,將自己隱藏在黑暗的角落,一個後退,就感覺腳跟踢到了什麼,她低眸一看,就見一顆石子靜靜矗立在自己的腳邊。

片刻,白溪丸眼裡閃過一絲光亮,她將石子撿了起來,分裂成無數的小石頭,目光銳利的直視四周,頓時將一顆小石頭對準落後有些距離的男子。

與此同時,只見那顆石子有一根若有若無的白色細線纏繞其中,又快又狠的將男子擊殺,那根若有若無的細線更是悄無聲息的將男子纏繞住,將男子平穩的放在陰暗的角落處。

邪尊誓寵:凰妃請入帳 唯一粗壯的那根白線,正緊緊的將男子的下顎和嘴巴封住,讓他發不出絲毫的聲音。

現在最主要的還是要轉移這些人的注意力,讓范熙臣他們安然無恙的離開這裡。

畢竟范家的少爺出現在齊家,的確是會讓有些人有恃無恐。

思及此,白溪丸的動作越發的狠厲和速度,期間還不忘給予一些破綻給那些人,只是,白溪丸哪裡是這些人可以輕易抓住的?

這世界的男主被一群配角們給輕而易舉的發現了,這真是一個天大的笑話。

而此時,這個笑話就出現在白溪丸的眼前。

就在那些人分出一批人即將轉移目標時,好巧不巧,居然發現男主躲藏地,范熙臣眉峰微蹙,右手抬起,不屑的掃視一圈,似乎眼前的人,都是螻蟻。

但對於范熙臣而言,這些人的能力還不夠他塞牙縫的。

白溪丸沉默瞬間,腦海里不斷的思考,怎麼樣才能夠將這件事情的影響力化為最大。

而且又不會讓范熙臣受到什麼利益損失。

不管怎麼說,在這個世界里呆的時間,似乎有些長了。

這般想著,白溪丸的眼裡閃過一絲決然,她環顧四周,動作毫不拖泥帶水,身形夾雜著雷電閃過,不一會兒,就已經越過眾人的前面,毫不顧忌的朝著安全區門口而去。

與此同時,范熙臣的瞳孔微微一縮,心裡有種果然如此的感覺,但對於白溪丸這樣魯莽的舉動,他的心又猛然一跳,有種捉摸不透她的錯覺。

她到底想要做什麼?!

來不及思考,他也朝著白溪丸的方向奔去,心裡只有一個念頭,不管什麼樣的後果,他替她擔著就是。

亦不管有什麼危險,他都替她擋著就是。

就在范熙臣走後不久,只見黑暗的角落裡走出來一個人,她不再壓抑自己的氣息,嘴角勾抹出一絲冰冷至極的笑容,邪肆又血腥。

瞧著微微愣住就準備追著范熙臣而去的齊家人,她身體微微彎曲,冷冽的目光一閃,就朝著最近的齊家人衝去。

不過一個眨眼,那人發出一聲短促又凄厲的慘叫聲,就被她握住了嘴巴,無助又瞳孔的從半空中跌了下去,最終在地面上掙扎片刻,才死不瞑目的停止了掙扎。

剛準備追擊范熙臣的眾人皆被這一聲慘叫聲吸引了注意,他們神色震驚的往後一望,就瞧見了讓他們恐懼又絕望的一幕。 她知道陳雪對男友的要求很高,主要還是因為源自於對她父親的崇拜,因此就在幾天之前還沒有合適的男朋友。

而自己抱定了不結婚,因為在自己的眼中男人就沒有一個好人———當然,爸爸除外。

可能因為大家是同一類型的人,所以自己和小雪成了閨蜜。

可是這丫頭怎麼說有就有了,而且還是一個朝三暮四的傢伙?宋璞心中也覺得納悶。

醫院在三十多分鐘之後到了,陸彥在路上給韓冰冰沈韻韻打了一個電話,帶著宋璞就向著病房而來。

「你這個冰冰肯定也是一個漂亮姑娘吧,你身上都有什麼魅力,竟然能夠勾引這麼多的女孩?」宋璞不解的問道:「而且連小雪這樣的女孩都能夠容忍你的花心,到底你怎麼做到的?」

「八婆。」陸彥自言自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