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美雲點頭:「去吧!趕緊給顧南舒發過去!但願她能領情,早點接我們回老宅住著。就算回不了老宅,也得把景琛的信用卡要過來,不然這日子可怎麼過?」 「知道了知道了!就差點照片了!」陸雲暖扯了扯嘴角,「明天一大早,我親自跑一趟歌舞廳,找老闆要點照片。拿了照片,不怕我嫂子不信!」

……

隔天早上。

謝回火急火燎地進了辦公室,「總裁,老夫人那裡已經通好口風了,只是藍可可那邊……還有點難辦。藍可可不肯透露親生母親的住處,一天找不到人,一天就是個隱患……」

「再給她加兩千萬。」

陸景琛眼皮都沒抬一下,隨手就撕了張支票,填上了金額丟給謝回。

謝回愣住了。

「不夠?」陸景琛抬了下眉。

謝回趕緊點頭:「夠了夠了!藍小姐的性子,果然還是總裁最清楚。」

陸景琛懶得接話。

謝回又說:「對了,總裁。昨天這事,我琢磨著不大對勁。太太一整天都待在醫院,沒道理知道藍小姐的事,鐵定有人通風報信。所以,我找醫院查了監控……」

話說了一半,謝回沒了聲。

陸景琛目光灼灼地盯著他:「查到什麼了?!」

「昨天午飯點剛過,雲暖小姐去過太太的病房,我琢磨著……這件事大概率和雲暖小姐有關。」謝回可不是挑撥兄妹關係,能忍他就忍了,可陸雲暖不是省事兒的人,萬一把事情給捅大了,還是得他這個秘書擦屁股。

「陸雲暖?!」

陸景琛眉頭一擰,臉色陰沉得厲害。

謝回點頭:「監控裡面,雲暖小姐拎了果籃,出門的時候也是笑眯眯的。我猜,雲暖小姐怕是想巴結太太,才特意拿了藍可可的事,打小報告。」

重生明星音樂家 「陸雲暖現在住哪兒?在幹什麼?」

陸景琛的聲音冷厲嚴肅。

「住市中心,深南公寓。原先那所高中,她不喜歡,剛換了所學校,鬆散得很,也沒人敢管她。」謝回攤了攤手,「所以上學的點,她逃課出來找太太了。」

「這是閑出來的毛病!」

陸景琛一抬手,將面前的草案撕碎揉爛,有些煩躁地砸進了垃圾桶,「你替我跑一趟。今天就讓她轉進錦城一中!跟校長說,誰要是敢放她出來,當場開除!」

「是!」

謝回倒吸了一口涼氣。

錦城一中,呵呵!

全錦城最魔鬼的私立高中,全封閉式教學!

裡面的學生,吃飯、洗澡、上廁所,都是在學習的!

一中的圖書館是陸氏捐的,總裁的話,在校長那邊,自然很有分量!

這樣一所學校,尖子生進了就是天堂,陸雲暖進了,和煉獄沒什麼區別!

……

陸雲暖才出公寓大門,就讓陸景琛的車給攔了。

「哥……哥?」

陸雲暖莫名有些心虛。

陸景琛下了車,單手抄袋而立,視線冷冰冰地看著她:「去哪兒?」

「我……我……我這不是剛準備去上學嗎?」悄摸摸將相機藏到身後,陸雲暖雙腿有些發軟,悄悄往身後退。

「那太好了!上車吧!我送你!」

陸景琛的聲音里聽不出任何情緒。

「不不不!我自己去上學就行了!哥你是大忙人,又要陪我嫂子又要上班的,我哪敢耽誤你的時間……」陸雲暖連連擺手。

「不耽誤。」

陸景琛冷聲將她打斷,「正好要去見見一中的恩師,順路送你!」

「一……一中?」陸雲暖一臉懵逼,「不是?哥……哥你什麼意思?!我!我可不要讀一中啊!」

「我什麼意思?」

陸景琛冷哼了一聲,長臂一抬就拎起了她的肩膀,一把將她塞進了後車座,單手扼死了她的脖頸,冷聲威脅:「陸雲暖!這次只是禁足! 至道學宮 再有下次,我就割了你的舌頭!」 車門合上之前,陸景琛奪過陸雲暖的手機,翻出顧南舒的微信號,反手刪除。

「再讓我發現你聯繫你嫂子……」

手機被直線摔出去,狠狠砸在陸雲暖的腦門上!

陸雲暖眼淚都來不及掉,趕緊搖頭求饒:「哥!哥!不會了!再也不會了!我就是一時鬼迷心竅……以後你想要多少女人就玩多少女人,我一個字都不會跟嫂子透露!」

「閉嘴!」

彷彿聽到了什麼骯髒不堪的詞語,陸景琛猛力摔上了車門。

陸雲暖揉著腦門兒,暗自嘀咕:做都做了,還不讓人說了……

……

一晃眼就到了周末。

顧南舒靠窗坐著,握著手機,心事重重。

陸景琛處理完郵件,從書房出來,問:「陸太太又在發什麼呆?」

「想事情。」顧南舒嘟著嘴。

「想什麼事情?」陸景琛追問。

「在想藍可可的事。」

陸景琛的眉頭微不可查地皺了一下,瞳仁里波光涌動:「不是已經跟你說清楚了么,還想她做什麼?」

顧南舒側目看他,薄唇微張了好幾次,最後還是狠了狠心,問出聲來:「阿琛,我還有件事沒想明白。當初藍可可肚子里懷的……到底是誰的孩子?她為什麼非要賴著你不放呢?!」

「娛樂圈很亂。」

陸景琛聲音一沉,「她懷了誰的孩子,我又怎麼會知道?」

頓了頓,他在顧南舒身側坐下,淡笑著挑起她的下巴,「至於她為什麼賴著我不放?試問陸太太,整個錦城,多少女人不想賴著我不放?」

「臭美!」

顧南舒瞪了他一眼,「我是認真的!不是在開玩笑!」

「我也是認真的,沒跟你開玩笑。」陸景琛似笑非笑。

「算了,從你嘴裡也挖不出答案。藍可可的心思,估摸著你也不懂。」顧南舒說,「阿琛,你能幫我約一約藍可可嗎?」

陸景琛背脊一僵,臉上的笑意瞬間淡去:「你約她幹什麼?」

顧南舒咬了咬唇:「你不是說藍可可的媽媽是奶奶的學生嗎?奶奶找了藍可可這麼多年,現在又把藍可可接回老宅當親孫女養著,我猜想藍可可和奶奶的關係應該很好了吧?」

她有些喪氣地低下頭:「我就是想找她打聽打聽奶奶的喜好。」

「不合適。」陸景琛沉下臉,直接否決,「你和藍可可本來也不是朋友,甚至曾經還發生過口角。」

「但我和藍可可之間也並沒有什麼實質性的矛盾。」

顧南舒趕緊反駁,「我想過了,我想借著這次機會,和她把話說開,該化解的矛盾化解掉,免得她在奶奶面前胡言亂語,到時候我和奶奶和好就更加遙遙無期了,想要見臻臻就真的只能等奶奶她……」去世之後了。

「借著什麼機會?」陸景琛栗色的瞳仁里藏著抗拒與掙扎,臉色卻依然平靜如常,「我想不通堂堂陸太太要借著什麼樣的機會跟一個十八線模特兒見面——」

「我聽說她的孩子已經出生了。同為母親,我知道她的不容易,就簡單慰問一下她和她的孩子,不可以嗎?」

顧南舒堅持。 「不行!」

陸景琛一口否決!

「為什麼啊?!」

剛才還心平如鏡的顧南舒,莫名就煩躁了起來。她總覺得陸景琛這樣抵觸,是因為有什麼東西被他藏著掖著了!儘管她知道,他不會做對不起她的事情,可這種被人肆意擺布的感覺,實在是糟糕透了頂!

「為什麼?」雙目中寒意流瀉出來,絲毫不加掩飾,陸景琛的聲音徒然就冷了一個度:「明天,明天一早,你就知道為什麼了。」

顧南舒怔住,想要再追問,但又明顯感覺到了男人的抗拒,只能作罷。

……

「什麼?」

謝回接到陸景琛電話的時候,整個人都驚呆了,「總裁為什麼要做出這樣突然的決定?!藍小姐那邊……怕是很難接受……」

「她收了支票,就該知道,這是遲早的事!」陸景琛的聲音冰冷入骨,「我既不會為了一個藍可可,讓阿舒傷心,更不會允許陸家的血脈流落在外,跟著她藍可可過顛沛流離的生活!」

「可是……明天一早就要曝光,這時間實在太趕了。」

謝回急得頭都禿了。

電話那頭沉默了許久,才低低傳過來一聲:「阿舒等不及。」

這個理由實在太窒息了,謝回無可反駁。

陸景琛又說:「你跟絡宸那邊也通個氣,到時候配合媒體採訪。如果覺得說服不了藍可可,就讓絡宸出面吧。」

「好。」謝回點頭。

「另外……」

陸景琛頓了頓補充道:「再給藍可可加兩千萬。」

「好。」謝回又應了一聲。

「等等……」

陸景琛又說:「還是讓她開價吧。多少錢都可以。」

「是。」

謝回心慌慌地掛了電話。

……

陸家老宅。

這兩周,藍可可住得愜意極了。

雖然小寶有些水土不服,可陸家的傭人天天都跟著小寶忙前忙后,根本不用她操心。

相比在絡宅,為了藝人隱私,絡宸連個專門打掃衛生的阿姨都沒請,偶爾大掃除,也是等兩個人出門的時間,請專業的家政公司清掃一下。

平時洗衣、掃地的事,幾乎都是藍可可在做!

用絡宸的話說,她藍可可寄人籬下,為奴為婢就是本分!

這些年,藍可可從陸景琛那裡套了不少錢,在絡宅偏就沒有用武之地!讓她不爽得很!

但這陸宅好是好吧,藍可可總覺得心裡空落落的,慌得很。

直到……

傍晚時候,絡宸突然來了電話。

藍可可懸著的一顆心,莫名就落了地。

盯著手機屏幕半分鐘時間,藍可可這才萬分克制地摁下了接聽鍵,聲線異常洒脫:「宸少大忙人,怎麼會想起來給我這種小角色打電話?」

藍可可琢磨著兩個人住在一起久了,生出點曖昧的情愫也是很正常的。

絡宸突然給她打電話,多半……多半也是想她了。

這樣想著,嘴角莫名露出了姨母笑。

「你什麼時候回來?」

電話那頭,男人的聲音冷冰冰的,不帶絲毫情緒。

藍可可扯了扯嘴角,心想:小樣兒!想我你就直說唄!還給我裝假正經!

「我……」

她張了張嘴,剛要開口約日子,電話那頭男人冰冷的聲音再次傳來:「出來吧!我的車就停在陸宅門口,跟我回去一趟,我有話對你說。」 藍可可盯著已經黑屏的手機,嘴角勾起,得意忘形。

看吧!

就是想她了!

等不及約,直接殺到陸宅來了!

藍可可叫了張媽進來:「我出門一趟,你看著點小寶。」

「藍小姐,這小寶萬一流鼻血了可怎麼辦?」張媽有點著急,「您要是不在,我怕我應付不過來……」

「我上網查了,小男孩兒就是愛上火,流鼻血不是什麼大事。你要是空了,就給他燉點湯,降降火什麼的。」藍可可朝著張媽眨巴了一下眼睛,也不得張媽再開口,就匆匆出了房門。

張媽盯著搖籃里的孩子,眉頭皺得厲害。這別人家的孩子,吃下去了都是蹭蹭地長,可是藍小姐家的這位……自打來老宅,就沒見長過肉,才兩周時間,上秤還瘦了不少。這哪像是四個月的孩子啊,這跟別人家剛滿月的孩子體重上也差不了多少了。這孫少爺那邊要是實在拖不住,再過一兩周時間,也就可以帶孫少奶奶回來了。

「哇……哇哇……」

張媽正犯著愁,搖籃里的孩子又醒了,「哇哇」大哭起來。

「喲!這怎麼又流鼻血了呢?!」

張媽一陣手忙腳亂,趕緊給孩子抱起來止鼻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