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衍看到姬如雪在喝紅酒,說道:如雪你還小,少和點酒,等你長大了在喝酒,那麼多果汁和雪碧呢。

頓時衆人哈哈的大笑了,這是明顯關心這小蘿莉呢。

明月照亮了這大別苑,衆人也吃喝的很開心,因爲他們有多少年沒有這樣開心過了,有的人這輩子也沒這麼開心過,有的人開心的時候可能在小的時候。

夜深了,大家就在這歡聲笑語聲結束了宴會。

姜衍拿了一爐子的烤串,讓洛芙蓉給那些沒有回來的弟子,又拿了一箱的果汁和飲料。

洛芙蓉感覺到,公子對人真好,有什麼好東西都不忘記她們。給了她們希望,也有了她們自由。

而小蘿莉姬如雪不願回到洛芙蓉給安排的房間,非要和慕容婉兒一起睡。慕容婉兒也沒有反對,這讓姜衍無語了,算了,各回各家,各找各媽吧。 姜衍回來自己房間,用靈力直接將酒意化解掉,他現在需要的升級,抓緊時間趕緊回到地球。

姜衍直接進入空間休息室,將時間調節到最低,又將大量的靈材投入自動煉化爐中。

叮~恭喜宿主煉丹成功獲得靈氣丹14粒,獲得經驗2800點經驗。

叮~恭喜宿主煉丹成功獲得靈氣丹16粒,獲得經驗3200點經驗,無數的煉丹成功經驗值響動着。

叮~恭喜宿主煉丹成功獲得靈氣丹18粒,獲得姜衍3600點經驗。

叮~恭喜宿主煉丹成功煉丹技能成功升級爲聖階丹師

姜衍一看終於升級了。太不容易了,有時間也把煉器搞一搞吧。這樣以後就能直接做出聖器了。

此時,慕容婉兒正和姬如雪聊着天。

姬如雪問道:婉兒姐,你喜歡姜衍哥哥嗎?

慕容婉兒說道:還可以,不反感,只是感覺他很隨心,我看不懂他,爲了普通人卻殺了那麼多修士。在就是他那些稀奇古怪的東西。

姬如雪又問:那你愛姜衍哥哥嗎?

慕容婉兒微笑的說道:愛是什麼?不懂,我現在只想着去往祕境,找回自己丟失的記憶,然後前往中州。

姬如雪被慕容婉兒的話弄懵了,不懂愛?不能吧?

慕容婉兒從姬如雪的表情讀懂了一切,說道:我很小的時候父母就被殺害了,是陸姨將我帶到水淵閣的,每日都在修煉,經過這次水淵閣的事情,我知道了很多事情,師尊也是被利用,陸姨也是爲了她的家族被利用,而讓我轉世的父親,也是爲了利用我。所以我不懂什麼是愛,我想走的更遠,就必須要增強自己的實力。

姬如雪被慕容婉兒的經歷感到悲傷,也爲自己的父親利用自己而感到悲傷。還好遇到了姜衍,是他幫助自己走了過來。

姬如雪說道:那我讓夫君幫你吧,他很厲害的。


慕容婉兒笑着,搖了搖頭說道:他是很強,但只在這五行大陸很強,中州大能太多了,據說渡劫期的大能都有數百,大成期的大能也有很多,而聖君是一位引聖期巔峯的大能,他現在沒有能力去對抗這些大能的。所以我需要去祕境,去提升自己的真正的力量。

姬如雪聽到慕容婉兒的話感覺自己還是很幸福的,起碼她現在有姜衍寵着她,二皇兄更不用說了,那就是把她當做寶一樣慣着她。

姬如雪問道:那婉兒姐,你打算什麼時候去中州呢?我們是不是可以一起上路呢?因爲夫君說半年左右就會去中州的。

慕容婉兒微笑道:這次姜衍陪我一起去祕境看看,他應該去落佛國有其他的事情要辦。

姬如雪望着月色並沒有說什麼,只是呆呆的想着什麼。

此刻的姜衍還在休息室中煉着丹藥,他已經煉製處200多枚靈氣丹,而經驗變的少了起來一枚丹藥變成了50經驗,而聖級到仙級丹藥需要32萬的經驗。

姜衍收起丹藥,又將休息室裏的靈材換成了一批聖材,培育時間也增加了100倍。看來後面的路更加艱難了。

姜衍打開融合爐子,將6個殺戮者合成了兩個鎮殺者,又將三個鎮殺者合成了一個毀滅者之刃,姜衍看着毀滅者的屬性,真是一個BUG的存在啊,提高自身攻擊的200%,自身屬性提高30%,又從商場購買了6個殺戮者,他現在想的是,如果去中州之前沒有達到渡劫期,就用這些道具滅了徐家!

走出休息室,來到試煉場,姜衍直接選擇初級練習室,剛踏入試煉場,警報依然響了起來。

姜衍看着一羣羣妖獸微微一笑,大喊着:來吧,讓暴風雪來的更猛烈一些吧。

妖獸們跟發了瘋一樣的衝向姜衍,鋪天蓋地的獸吼好像要衝破這些牢籠。

姜衍右手提這寒冰劍,左手結印,仙法,九行滅第一式火燒萬界—三位真火。三種火焱從姜衍身後飛了出來,越轉越大無數的火焱向着妖獸射去。妖獸們大片大片的死去。無數的哀吼聲與戰吼聲徹底讓後面的妖獸們更加興奮了。

一羣蝙蝠妖獸,身上浴着火焱也要擊殺姜衍,整個空間被血腥氣息瀰漫着,姜衍掏出一瓶靈氣丹直接服下,手中的寒冰劍立刻展示出御雷劍法,無數的天雷之力附着在劍影之上,嗖嗖嗖的穿過妖獸的身體,之前一級的御雷劍只能慣穿一隻妖獸,現在的御雷劍可以洞穿四到五隻妖獸,雖然寒冰劍是水屬性聖器,但是對付這些妖獸還是足夠了。

被天火烤焦妖獸們逐漸倒下,被雷電洞穿的妖獸也紛紛倒下,但是它們的屍體被沒有消失而是留在了空間當中,姜衍也感覺到了不可思議。什麼情況?不是每次殺完就消失了嗎?

這時地底翻動着無數的尖刀一樣的爪子刺向那羣死去的妖獸,而死去的妖獸們漸漸變成了白骨。

突然一隻腦袋比一個妖獸都龐大,大嘴一吸,無數的妖獸不管是活的還是死的,都被吸入大嘴當中。而那種龐大的大腦袋妖獸漸漸的露出整個身體,無數的尖刀一樣的爪子撐起那足有100米長的身體,而那個大腦袋漸漸的變成了蜈蚣的頭一樣,只是那張大嘴依然沒什麼變化,也不知道那是舌頭呢,還是嘴巴,不斷的吸食者妖獸的身體血肉。

姜衍也被這隻妖獸噁心到了,這到底是個什麼妖獸啊?龐大的不像話,而且那氣勢完全超過了渡劫期了。

這時那個妖獸看向姜衍,那綠油油的眼睛,讓姜衍都感覺到了恐懼,那妖獸瞬間長大了嘴巴,那大長舌頭朝着姜衍射去。姜衍感覺到,不好,肯定要死。

突然這個時候空間上空,出現了一個黃金色的牢籠,將在這隻妖獸直接給罩住,籠子這個時候變成了一個籠球,天空中又出現了一道符文,貼在來籠球之上。瞬間將那怪物拽了回去。姜衍也是被嚇出了冷汗,啥情況啊?

姜衍立刻問到:小全,什麼情況啊?那是什麼怪物啊?這試煉空間不是每個區域的怪物都有結界嗎?

系統回道:剛纔猶豫宿主和妖獸激戰太猛,上層大成期妖獸受到ci激,從地下轉破了結界,而那隻妖獸就是宿主去大成期練級的妖獸,這隻妖獸叫深淵蜈蚣。以後宿主會面臨各種妖獸和各種生物的攻擊,也請宿主做好準備。

姜衍頓時鬱悶的問到:我說小全,你這系統靠譜不?這麼強大的妖獸我咋擊殺啊?

系統回覆到:宿主,如果你進入渡劫區域後,那麼化神期的妖獸依然存在,如果您進入引聖區域後,所有仙人之下的所有妖獸都會釋放,那個時候妖獸吞噬妖獸很正常,有可能會出現仙人境界的妖獸來攻擊你。

姜衍被這解釋徹底雷倒了,那以後看來還真的拼命的修煉了。爲了回去,拼了!

這時候的化神期區域的妖獸已經恢復到之前的狀態,也沒有在乎那強大的妖獸出現。拼命的向姜衍殺去。

姜衍拿出一瓶靈氣丹就吞服下去,姜衍凝聚靈氣,催動水之寒,仙法,九行滅第二式水牢封印。

大片的水從空氣中剝離,還是妖獸們留下的血水,直接將衝來的妖獸們全部格擋在了外面。這血水凝結的牆壁看似很一般,但是這可是封印之牆,沒有引聖期修爲的大能可是無法破開目前的水牆的。如果有湖泊或者大海,這封印術強的可不是一般了,也知道仙人以上才能破除一個小洞而已。

姜衍看着被捆住的妖獸們,自己也鬆了一口氣,連忙又拿出一瓶靈氣丹服下,他現在的靈氣,氣海就像一片大海一樣的大,而每次施法仙法的消耗就想抽取他5分之一的靈氣。而每次服下一瓶靈氣丹才恢復他10分之一的靈氣。真是杯水車薪啊。姜衍體內不斷的煉化着靈氣丹,而妖獸是越聚越多,姜衍看着已經差不多了。

姜衍大喊着:都給我去死吧!仙法火燒萬界,道法滅神指。只看水牢的封印立刻消失,無數的天火蜂擁的朝着妖獸大軍而且,這一片化神期的區域上空,一指有半個區域大小的手指快速的落下。

轟的一聲,這一小片區域的妖獸全部被清理了趕緊,姜衍正想休息會的時候,後面又開始出現大批的妖獸,而這些妖獸竟然啃食着同伴的身體,還有的妖獸開始衝向姜衍,這時的姜衍徹底明白了。以後的妖獸屍體不會消失了,而卻變成其他妖獸的養料了。

姜衍拿着寒冰劍,打開最後一瓶靈氣丹,直接吞了下去,之前大量的靈氣丹本身還沒徹底煉化,在加上更多的靈氣丹,膨脹兇猛的靈氣魚貫而入,姜衍好像着了魔一樣的衝向那羣妖獸中。

殺戮四起,妖獸們也紅了眼睛,拼命的衝向妖獸。

姜衍左手不斷的釋放着焚火燎原,右手寒冰劍拼命的釋放着御雷劍法。

而姜衍體內的靈氣越來越多,這些膨脹的靈氣姜衍還使用不了。姜衍心生一計,那就來個大毀滅吧。

姜衍將體內能用的靈氣全部釋放出來,九行滅,天火燒萬界。他打算將用天火圍住妖獸。

而看着妖獸已經和自己的想法一直時,姜衍立刻飛進妖獸羣中,大喊着:同歸於盡吧!

只聽轟的一聲,被圍住的妖獸全部被這元靈之氣全部炸成了飛灰。

叮~恭喜宿主完成第一區域經驗獎勵,獲得78萬經驗值。

叮~恭喜宿主升級爲輪迴化神中期,當前經驗317600/1440000

姜衍癱坐在修煉空間,傻笑着。終於化神中期了,根據他現在對戰鬥的理解又進了一小步。

姜衍直接打開自己屬性列表和道體決看了起來:

火屬性84 水屬性 65 木屬性2 金屬性9 土屬性1 雷屬性95 未知……

道法 《道體決》 仙王鎮御體

看着自己終於馬上就要到空冥體了,看來每次的拼殺,體質都會有所精進啊。 姜衍正在想着怎麼更快的修煉時,一場不可查的陰謀正在靠近着自己。

第二天清晨,大家都在爲昨天晚上的宴會而留有餘溫之時,幾名在外巡視的女弟子趕了回來。

而這件事情也恰恰的證明了,慕容婉兒要提前動身了。

洛芙蓉也講弟子巡視發現的事情告訴了姜衍,姜衍總感覺哪出現了問題,可就是沒有根據。

慕容婉兒說道:“陸晚霜,臨走時不是說,只有我的精血才能開啓祕境嗎?怎麼大部分的修士都前往落佛國紅雲山附近了?”

姜衍也撓起了頭,沉聲說道:“從陸晚霜說的話,也不是假話,這中間肯定出現了什麼問題,難道是中州那個聖級等不急了?也不對啊,你本來只有半年的時間了,如果你不回去就是死。回去還有時間活下來了,看來不像他做的。別管那麼多了,我們先去看看吧。”

慕容婉兒點了點頭說道:“嗯,我們等會就出發吧。”


姜衍也和姬如雪,姬發做了簡單的告別,姬如雪剛看到姜衍,姜衍就再次離開了她,姬如雪哭的有點小傷心,因爲女兒家的不捨,也讓姜衍挺難受的。因爲這樣癡情的女孩確實難得。


姬發說道:“如雪,你放心吧。我這兄弟,只是出去遊歷,半年內就回來了。而且現在滄月和冰川都是我們的土地了,聯絡到姜衍也方便了。

姬如雪聽到姬發的話,也戀戀不捨的鬆開了姜衍。

姜衍輕輕的親了一下姬如雪的額頭,微笑的說到:“放心吧。我會很快的回來的。”

而姜衍不知道,他這次一次去往祕境,差一點九死一生。

姬如雪小臉羞紅的低下了頭,那小心臟小鹿亂撞似的。

凡人飛仙記 :“走吧,時間差不多了。”

姜衍點了點頭說道:“嗯,我們這就出發。”

姜衍拉着小泥鰍就跑到慕容婉兒身邊,轉過身子,和大家做了一個拜拜的手勢。

姜衍左手拉着小泥鰍,右手拉着慕容婉兒的手,嗖的一聲,就消失在了水淵閣當中。

洛芙蓉走到姬如雪身邊說道:小姐放心吧,公子一定會回來的。

姬如雪微笑的看着洛芙蓉說道:嗯,夫君一定會平安回來的。

姜衍只用了半刻鐘的時間就來到了冰川國邊境,慕容婉兒有點不可思議的看着姜衍。

慕容婉兒問道:“你這是什麼身法?怎麼這麼快的速度就來到這裏了。”

姜衍微微一笑說道:“我這是我家傳的身法,叫太遊步。是不是很厲害啊!”

慕容婉兒點了點頭說道:“傳言200年前有一男人身法詭異,可以一天遊歷整個五行大陸,後來得知那門身法叫太遊步,本來以爲只是傳言,今天看來,你比那傳說中的男人身法還厲害。”

姜衍想都不用想,肯定是他那便宜的爺爺。說是失蹤了,估計啊,肯定是去找哪個老相好的去了。

姜衍笑着說道:“我只用半天的時間就可以遊遍整個大陸。”

小泥鰍在旁邊說道:“必須的,我們家衍哥都不怕滅道之雷,老天都怕我們家衍哥。”

慕容婉兒卻別這兩個沒臉沒皮的傢伙逗樂了,姜衍還是第一次看到慕容婉兒的微笑。真是迷死人不償命啊。

小泥鰍說道:“衍哥,前面有一座大城,我們去那裏打聽一下消息吧,順便購買點食材唄,我怕到了祕境後沒的吃。”

姜衍直接敲了小泥鰍一個腦殼,說道:“烏鴉嘴,什麼叫沒的吃。大爺我,縱橫仙玄大陸,沒有啥地方,是我不敢去的。”

兩個人說着說着就來到了邊境的一座大城,此城名爲開雲城。也是一個不小的城。姜衍幾人走到城門處發現幾名守衛並

不是在收取過門費,而是在記錄這個人的信息。

姜衍走過去問到:“幾位守衛大哥,你們在這做什麼呢?爲什麼不收取過門費了呢?”

wWW◆tt kan◆℃o

那名守衛笑呵呵的說道:“一看你就不知道了吧,我們現在歸滄月國了,而城主大人知道滄月國幾個大城市的都不收取過門費,而是記錄着每天來往人的信息,以便日後犯案找不到人之類的,有了這些不怕賊人跑了。”

姜衍又問到:“如果告訴您是假的信息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