婉媃與蓮心見此狀齊齊收了動作,一併向容悅奔去。

「姐姐,你無事吧。」婉媃攙著容悅斜靠在窗沿,正欲掖好被角時,卻忽然被雲蟬重重將手撩開:「起開,我們主兒不用你這般虛情假意。」

容悅喘著粗氣,心砰砰地跳著,顯然因蓮心此舉氣的不輕。

她身子微微顫抖,連帶聲音都變得不似以往柔順平滑:「你出去,在門外候著。」

雲蟬掛著淚,目光惡狠狠瞪了婉媃一眼,才道:「娘娘,奴婢不肯,奴婢得守在您邊兒上。」

「你如今是要氣死本宮才算安穩嗎?」容悅這話落聲極淡,卻猶如一根根鋒芒畢露的針戳在蓮心心尖兒上。

蓮心的氣血拚命湧上頭來,再忍不住心中委屈,哭著跑出了寢殿。

可人雖撩簾而出,但總歸心裡記掛著容悅安危不敢走遠,只定定杵在簾帳后小聲啜泣。

殿中這才隨她離去靜謐許多,容悅沉沉喘息,偏頭看向雙目灼紅的婉媃,極力柔聲道:「你來了,出了這樣的事兒,你可還好?」

聽得容悅這一句,婉媃再抑制不住內心的愧疚,輕捂著鼻尖任淚水在臉上肆意滑落。

。石橋透露著古老的氣息,連接着前面的草地與後面高聳的城市。

提米擺擺手向飛走的鴿子們再見,然後滿臉好奇的看着路過石橋的車隊。

而在石橋的盡頭,屬於蒙德城的大門之下,一眾騎士們正在等待着迎接歸來的使團。

看着緩緩走近的車隊,琴不由得露出了笑意,開口說道:「我就說讓優菈去

《某不知名的提瓦特劍神》第五十章:狂熱的粉絲團 來到這兒上班,一來是可以掛着個閑職,算是個正經工作,可以給父母一個交代,二來也是想着隨便玩玩,全職作者的標準社交還是要有的。

前世是公務員,事務那麼繁忙,也有時間抽出來碼字。

磨刀不誤砍柴工,況且,他也和尹航老師明說了,來到這兒,就是混日子的。

尹航老師依舊是不住的點頭,「來吧來吧,隨便混。」

「這裏是資料室,你先把手續先辦一下,待會兒來隔壁的辦公室來找我就行了。」尹航交代道。

姜然微微點頭,走進了資料室,提交資料。

尹航的手依舊在微微顫抖,曲藝界,很少有天賦這麼出眾的年輕人了,這要是放出去,肯定是各大劇院搶著要。

在這一行,雖然有些年輕人是正經科班出身,算是當今的學院派,是正統的戲曲學校之中走出來的,但是,好像還差了一些什麼。

差了一些自己的東西,所有的都是從老師那裏學來的,沒有超越不說,還越練越回去了。

這不是個例,很少有能夠讓他感到驚艷的青年人了,儘管只是看了姜然演繹了一場,但是其中的多少東西,內行自然能夠看出門道來。

更遑論他本身就是一個資深的從業者。

在姜然辦完了入職手續之後,算是正式入職了。

姜然也拿到了自己的工作牌,看得出,這是前幾日尹航老師就讓人做的。

「來了啊,坐吧。」

尹航所在的辦公室,叫做副院長室。

敲了門,尹航正坐在那裏等候多時了,沙發上,還坐着一個與姜然年齡相仿的女子,女子也是望了過來,微笑着點頭。

「那個,這位叫做林曼,接下來,就是你的搭檔了。」尹航笑着說道。

姜然看了一眼這位叫做林曼的女子,一身的淡粉色練功服,水袖捻在手中,氣質倒是很溫婉乾淨,倒是有種鄰家姐姐的感覺。

說好的老奶奶呢?

「最近有什麼新戲要排的話,你可以找他了。」尹航看着林曼,笑着說道。「只要你把譜子給他,讓他熟悉一下,就能給你搭戲。」

姜然看了尹航老者一眼,老師正笑眯眯的投過來。

「你好。」姜然只得打着招呼,「我叫姜然,以後,多多指教。」

「我叫林曼,聽尹航老師說你的水平很高,很開心認識你。」

「不敢不敢。」姜然連連擺了擺手。

「那行了,你們先去排,至於說要演什麼戲,我到時候這邊直接給你們排出時間和配戲的演員來,場地就在這裏先試試水。」老師大手一揮,直接說道。

好傢夥,姜然事先也打聽過,一個劇院,想要排一齣戲是很難的。

說是兩人搭戲,事實上,主動權還是在姜然這裏,姜然想要排什麼戲,尹航老師這邊,立馬配角,場地,都會給你空出來。

讓你心無旁騖的去施行。

姜然這邊倒是感慨了一下,卻也覺得有些好笑。

真的就不怕他演砸了?

「接下來的一應事宜,就讓小曼告訴你吧,有不懂的,隨時來問我就行,或者微信留言,因為我大部分時間都不會在劇院裏。」尹航老師笑着拍了拍姜然的肩膀。「我還是很期待你最近能排出什麼戲來的。」

「到時候直接把本子和立項的資料傳給我就行。」尹航老師依舊是笑着說道。

姜然沒什麼意見,和林曼對視了一眼,相視點頭。

……

「待會兒拿着你的工作證件,去那邊的機器打卡,我們演員的流動性很大,所以每周只需要打卡兩次就可以了。」走出了辦公室,林曼帶着姜然去打卡。

姜然自然是跟隨着,打卡過了后,兩人向著練功房走去。

在路上,姜然從林曼這裏聽到了很多信息。

演員確實是在劇院裏的時間比較少的,有些需要外出演出,畢竟,省劇院就那麼一個劇場,劇團又那麼多,排戲的話,有些排不過來的,就只能是去下面的劇場里演出。

只不過,每周的兩次打卡,這是全勤,大部分演員還是要保住的,因為劇院的工資相對於其他行業,真的不高,若是全勤再丟了,那就真的要餓死了。

姜然和林曼所在的劇團叫崑劇團,省劇院中,劇團也有幾個。

比如說,京劇團,崑劇團,揚劇,還有一些地方戲的團體,一共有六個這樣。

京昆是最為主流的曲藝形式。

百年京昆,兩者互相借鑒,互相融合。

兩者幾乎是不分家的,會崑曲的,幾乎都會京劇,會京劇的,自然也都是會崑曲。

所以兩邊的演員有時候也會抽調一下。

「那也就是說,一周來兩天就行了?至於排戲,這個也不難,演出之前,過一遍本子,身段找指導老師塑造一下就行了?」姜然若有所悟的說道。

林曼,「……」

就算是劇院的老演員也不敢說,過一遍本子就行了吧。

但是既然姜然這麼說了,那她也不會反駁什麼,畢竟,姜然說的也對。

只是,這可不是什麼好的兆頭,演員不用功,就想着偷懶嗎?

演戲講究的是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

每日的不練習基本功的話,那麼就會生疏,戲曲行里有一句話,叫做「一日不練,自己知道,兩日不練,老師知道,三日不練,觀眾知道。」

本來想着,尹航老師那麼德藝雙馨的人,推薦來的生行年輕人,會很強。

不過現在看來,倒是和平常的那群來混日子的戲校畢業生沒什麼兩樣,虧得尹航老師還許下那麼多的好處,平時的戲校畢業生,哪會剛來就能給排戲。

還排戲,排隊吧!

雖然面上不露聲色,但是心裏,林曼卻已經是有了一些失望。

「對了,我們這次要排的戲是什麼?」姜然問道。

「不知道,老師說讓我們自己擬定命題,然後提交上去。」

「好,那就《白蛇傳》吧,如何?」

「白蛇?」林曼驚訝的看了姜然一眼。

白蛇是一個耳熟能詳的劇目,正是因為耳熟能詳,方才是最難演好的。

因為其他人都熟悉,所以一點小小的毛病都會被放大。

沉吟了一下,林曼也是點了點頭。「好吧,那就《白蛇》。」 「占鰲,你說的這個人他貴姓啊,就是一個鄉鎮嗎,有什麼大官啊,還不好惹,你說出來我聽聽,」教練在電話那端有點疑惑的問道。

羅占鰲,很謹慎的四周看了一下,聲音理帶着擔憂說道:「姐,說了不會惹來麻煩吧?」

「哼,哎吆,你說吧,今天怎麼變得婆婆媽媽的,說吧,我說沒事就沒事,難道你連我都不相信了,告訴我,是哪家的孩子,我能幫助你。」

「好吧,姐,是鎮長家的大少爺,他和羅靜是一個班上的,這傢伙,禍害了別人,只顧著自己舒服,現在要出孩子來了,那小子卻翻臉不管了,真他媽的不是人。」羅占鰲對着聽筒很氣憤的說道。

嬌嬌聽了羅占鰲的,哈哈哈哈的笑起來,滿腹疑惑的問道:「傻樣,看把你急得,和你也沒有關係啊,你着什麼急啊,羅靜與你沒有別的關係吧,你怎麼對這時關心的讓人有點……。」

「姐,你不要想多了,羅靜和我從小一起長大,她遇到困難,我把你一把也是正常。」

「好吧,看在你的面子上,姐,給你想辦法解決,你按着我說的去做,這件事就解決了。」

羅占鰲聽着她出的主意,仔細的琢磨了一下,不由得嘿嘿的笑起來,還真的是這麼一回事。

嬌嬌給出的辦法,說這事是由鎮長家的熊兒子惹出來的事,不找他的老爹,那就去找他的老娘,他的老娘在希臘醫院裏當院長,她兒子造的孽,去找她這件事最合適,因為他們都是有職位的人,特別的注意自己在社會上的輿論,她們對這樣的事,只會盡最大的努力掩蓋,捂著,不會把事鬧大的。

只是流產的事,也花不了幾個錢,這時他就解決了,最後在和他早點補償,也就夠了,占鰲你去,把這事給她說明白,如果她不答應在我在出馬,好不好?

羅占鰲很高興,沒有想到,自己覺得頭疼的是,在別人眼中卻不是事,哎,都怪自己就是一知井底之蛙,見識太少了,這個時候才明白了一個真正的道理,作為一個男人,沒有本事,手裏沒有錢,活的很沒有尊嚴,不如螻蟻,他咽了咽口水,很不好意思的說道:

「姐,真的感謝你,已經是下午了四點了,我看也辦不了啥事了,我倆先住下,明天再說吧,姐,只是現在我們還沒有錢最旅館,你先幫着我把旅館的問題解決了吧。」

「嗯,你現在就去旅館,我給店老闆打電話,讓他給你倆安排兩個房間。」

「姐,兩個房間,太浪費了,還是節省著點吧!」羅占鰲心裏想要個羅靜住在一起,根本就不需要兩間房,但他不好意思說。

嬌嬌聽着羅占鰲的話,心裏有種酸溜溜的感覺,跟不舒坦,他更加的懷疑這傢伙與小丫頭的關係了,聲音酸溜溜的說道:

「占鰲,你和羅靜關係不一般吧,姐猜的對不對啊,你都想些和人家住在一起了,你個年輕漂亮的小丫頭在你的面前瞎晃悠,你這個帶顏色的小兔崽子,能夠忍得住,不幹壞事。」

「姐,嘿嘿,你想多了,我只是想着開兩個房間,太浪費了,想讓你少花點錢。」

「哼,小兔崽子,不是我多想,你家又不是兩口子,你說我不開兩間房,能行嗎,放心吧,姐不怕浪費,錢的事不用你操心,我會安排好的,就這樣,你先帶她去旅館,安頓好她,你一個人去醫院找院長,把一切都給他說清楚,如果她不管,,我在給她打電話,實在不行先讓她給羅靜做手術,花多少錢,我回去在給她,占鰲,你按着我說的去辦,一切都沒有問題。」

「嗯,姐,我就按着你說的去做,」羅占鰲心裏很高興這件事經嬌嬌姐處理,一切都完美結束。

這時候把想起身邊還有一個清純美少女,意識到了羅靜可能會不高興,聲音很溫柔的說道:「姐,那你就給旅館老闆打電話,我現在過去。」

嬌嬌聽着羅占鰲的話,在沒有說什麼,耳邊的聽筒里傳來嘟嘟嘟的聲音,他掛了電話。

羅占鰲剛轉過頭,就看到羅靜一臉疑惑的正在望着他,聲音裏帶着醋意問道:「鰲哥,你這是在給誰打電話,還有剛才說的你另外一個姐是誰,我聽着你們很熟悉……。」

羅占鰲知道這是根本就瞞不住,他以前實話實說了,「羅靜,你不要想多了,鰲哥的為人你還不清楚嗎,我前段時間不是被關起來了嗎,她倆姐妹把我照顧的無微不至,因為我年紀小,就喊她倆姐,另一個姐,就是支書的婆娘,羅靜這有問題嗎?」

羅占鰲在努力的給羅靜解釋,但是當他從小女娃的臉上看到了十足的醋勁很大,她現在吧面前的這個男人握在手裏,就像是她的私有財產,不想讓他與別的女人有任何的關係。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