婉月玉手撩動雲霧,雲霄在剎那間這時都變成血紅色,她當即沖著林冷的后心刺下。

「哼,雕蟲小技!」

林冷餘光一掃,肩胛骨處的肌膚裂開,一雙驚天魔翼震蕩而出,用力一顫,空間當即扭曲。

咻!

而這時,奇青趁此機會,凌空的躍到林冷盲區,手指成劍的用力一挑。

砰!

林冷的肩膀頓時被劃破。

「該死的!」那痛意令林冷眼神一寒,猛的憤怒的瞪向奇青。

「奇青,你找死!」林冷虛空一握,一隻萬丈的魔爪從雲層中伸出。

「吼——!」

那魔爪,似是有生命一般,十分兇殘的便沖奇青抓下。

「師父!」方青在下方驚喝。

那魔爪之強,超乎常人想象。

婉月這時也是貝齒咬唇,在想要出手相助顯然是力不從心。

這時候,全場都是屏息。

然而,在那魔爪之下,奇青卻突然沉默下來,那美眸中閃爍起幾分古怪。

「呼……!」

突然,她長嘆一聲,旋即玉手虛空探出,只見她左側玉臂的空間形成漩渦,隱隱有金光從中外射。

「天陰玉劍!」

奇青再次將那金色刺劍祭出。

見到那金劍,婉月在遠處黛眉輕蹙:「是那把劍?」

當年,天陰玉劍,在八域也是響徹天地過,甚至絲毫不比誅天劍的威名要小。

八域,皆是知道,天陰玉劍乃是奇青的本命之劍,是融合了奇青精血所打造的。

雖說只是上品靈器,並沒有誅天劍那麼高的品階,然而,在奇青手中,卻是如同神器。

祭出天陰玉劍,奇青凝神靜氣的望向林冷,道:「林冷,三千年了,你可知道,這三千年中,我沉淪黑暗,是什麼力量讓我堅持至今?」

「是什麼?」

「就是那三千年前的夙願!」

奇青玉眼閃動寒光,她將天陰玉劍立於胸膛,緩緩的高舉過頭頂。

而後,她望向林冷:「今日,就讓我們做個了斷吧!」

唰!

天陰玉劍,筆直的指向林冷。

見到這幕,全場都是屏住呼吸。

林冷也是微微意外,旋即他詭笑一聲:「呵呵,想一招定勝負嗎?好啊,那我就陪你玩玩!」

林冷麵容變的猙獰,甚至是已經露出魔面來了,雙臂化為千丈魔爪,用力一震,將全身之力,全部匯聚於那魔爪當中。

「魔劣凶爪!」

林冷猛的喝聲,那魔爪頓時爆射,如一座巨大的五指山一般,沖著奇青殘忍的撕碎。

而在魔爪引動的狂風下,奇青美眸中古井無波,似是為了這一天,早已做好準備。

她一字一句,輕道:「劍血,無痕!」

唰!

天陰玉劍,將她玉臂劃破,精血沿著劍尖之處裹上劍刃。

「嗡!」當即,天陰玉劍與她本身形成強烈共鳴。

感受到那共鳴,全場的劍宗弟子都是心生懼意。

「這,這股力量,是劍氣威壓?」

秦石在下方都是皺起眉頭,他能明顯的從水無痕上感受到,一股強烈的恐懼和服從。

似乎,此時的奇青,此時的天陰玉劍,便是這天下萬劍之王。

張渾老臉在這時都是扭曲,咬牙道:「該死的,這股力量,是劍氣威壓?她竟然達到這種境界了?」

婉月在這時也是停下追擊的嬌軀,負手而立,懸空望去。

她知道,這一擊,奇青並不希望她去打擾。

林冷魔眼血氣噴發:「哼,奇青,你不會是我的對手的!去死吧!」

奇青搖搖頭,而後她手腕一轉,天陰玉劍崛地而起,縱然的橫劈下去。

轟隆隆!

當即,那血色劍光,與那千丈魔爪強烈的碰撞一團。

重生八零:媳婦甜辣辣 砰!

當即,在交鋒之處,彷彿將乾坤都給分裂成兩半一樣。

天穹上,一道裂痕直逼天際。

轟!

大地,當即裂開道萬丈溝壑。

在瞬間,全場都被那分裂點給吸引住了,因為無論接下來那分裂點朝左或是朝右,便是這場混亂最終的結果。

方青在下方這時都是捏緊拳。

「諸位長老,速凝陣!」

風沙反應極快,沖著劍擎等弟子喝聲。

劍擎猛的咬牙,躍上高空。

他匱乏期還沒有度過,靈力十分紊亂。

然而,卻是沒有絲毫辦法,這種劇烈的波動若是不馬上結陣,怕是劍宗半壁的劍宗都必將毀於一旦。

劍宗弟子,也將死傷無數。

「我來幫你。」

梅天嬌這時躍起身,從她身旁祭出靈力。

霍稻、秋華、千眼等人這時相覷一眼,也是同時躍起身,輸出自身靈力。

結界凝成,這才免其波及。

現在,剩下的就只有靜候結果。

僵持,足足持續了半刻鐘,在這期間星朔晦暗,電光雷霆,似是在那分裂之地,如末日般混沌。

咔嚓!

突然,在久久之後,終於出現變動。

只見,那萬丈魔爪的爪心之地,突然裂開道令人細小的豁口。

那豁口一出,頓然如江河崩塌,堤壩摧毀一般,血氣劍光劍鋒插針,頓然將那魔爪在剎那間瓦解成齏粉。

全場瞬間都是凝神。

林冷更是魔眼一瞪。

轟!

而不給他任何時間的反應,那劍氣劍光將魔爪擊碎,直奔他胸膛刺下。

轟!

一聲巨響,林冷五官都扭曲,生生被擊飛出數萬米去。

「贏了?」

猛的,全場都是露出喜色。

「沒有!」突然,風沙凝重的沉吟聲:「林冷的氣息還在!」

這時,全場都是心弦繃緊。

這一擊,顯然耗盡了奇青全力,若是再不能將林冷擊殺,那無疑是劍宗最大的浩劫。

眾人目不轉睛的定格在那廢墟一片。

「咳,咳咳!」

女以嬌爲貴 連續幾聲乾咳,那煙塵終是散盡,只見,林冷滿身血漬,已是再無起身之力。

「婉月,不能給他喘息的時間!」奇青玉眼一沉,嬌喝聲。

婉月輕點螓首,咻!旋即,一聲破空,她落在林冷身前,一揮手,一道寒光,落在林冷脖頸上,她冷道:「林冷,你死期在即,告訴我我煉域聖物如今在什麼地方,我可以給你的痛快。」

未料,林冷這時突然詭笑。

他的笑聲,開始細小,後來越發的猖獗,和瘋狂。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奇青,婉月,沒想到,我最後會敗給你們!」

「不過,你們以為,這樣你們就贏了嗎?哈哈,哈哈哈,真是可笑,真是妄想啊。」

「別急,你們別急,要不了多久,你們就會看見真正的絕望了,等到那個時候,莫說你們,放眼八域,都將淪為廢墟!」

「婉月,你想知道你煉域聖物是嗎?行,呵呵,別著急,要不了多久,你就會看見了,不過等到那時候,我想也便是你煉域的死期!」

「是你們八域的死期!」

「哈哈,哈哈哈,奇青婉月,我們走著瞧吧,一切如今才剛剛開始!」

言罷,林冷竟突然躍起身,他脖頸猛的撞在婉月手心裡的寒芒上,一股黑血噴出。

全場瞬間都是陷入死寂。

全場,數十萬弟子,全部沉淪在林冷最後的狂笑中。

莫名的,令本該勝利的歡呼,被一股無形的恐懼變的壓抑。

砰!

而這時,一聲巨響,打破全場,全場的目光都是一轉,只見那張渾竟是猛的衝上前,一掌擊中方青的酥胸,跟著他趁此機會虛影一閃,竟翻身沖著劍宗之外狂奔而去。 「青兒!宗主!」

方青被張渾重傷,直接被擊飛出去。

風沙幾人上前扶住她,而她玉眼中則是閃過急色:「別,別管我,追上他,不能讓張渾跑了,他熟知我劍宗太多秘密了,若是讓他逃跑的話,我劍宗定會陷入險境!」

而幾人相覷一眼,卻是紛紛露出難色,以張渾如今的修為,界境之力,全場當中,除了方青、婉月、奇青以外,根本無人是他的對手啊。

「我去追他!」突然,秦石站出來,他黑眸死死定格向張渾逃遁之處。

「小子,別胡鬧!」風沙老眼猛的一瞪。

「秦石,你不是他的對手!」

魯山也勸道。

未料,秦石搖搖頭,他心意已決。

「我陪你!」相比於風沙兩人,紫玲莎則是沒有勸說,因為她太了解秦石了,一旦他做了決定,十匹馬也拉不回來。

而更多的是,她一直相信,秦石不是會胡來的人,他既然敢做出這種決定,那肯定是有所準備的。

而對紫玲莎的提議,秦石直接否決:「不行,你有傷在身,跟著我太危險了。」

「那總不能讓我看著你自己去冒險啊!」紫玲莎不服氣的提高分貝,蒼白的玉面上很是堅決:「你若不許我跟著,那你別想離開劍宗!」

言罷,紫玲莎玉手一揮,一股極為凄涼的氣息纏繞在她玉體左右,當即周遭都是化為無盡荒誕,似一片人間疾苦之地。

她竟是要開啟自身領域,將秦石困住。

秦石黑眸驟變,他剎那間化為殘影,閃掠到紫玲莎身前,看見他青雉的面龐,紫玲莎不由微微一怔。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