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咪,我們去哪兒?”

葉淺思抓着自家媽咪的手,看着周圍的一切都很新鮮。

葉清凌看着周圍有了變化的地方,想了想,也想不到什麼好玩的,便說道:“隨便走走吧。”

葉淺思有些失望,暗暗嘀咕,還不如跟着左叔叔玩兒呢。

葉清凌自然沒有發現她的小心思。

葉淺思看着看着,就覺得有些厭煩了,這些地方,其實跟她們之前的城市也沒差多少嘛。

“媽咪,你之前住在哪裏啊?”她仰起臉,看向自己的媽咪。

葉清凌一頓,那個家,自己真的好久沒有回去了,那時的自己倉皇離開,而那個地方,也沒有想過。

說不定,說不定已經拆了也不一定。

“媽咪,你帶我去看看唄。”葉淺思見自家媽咪走神,立刻拽着她的衣角,使勁顯示自己的存在。

葉清凌不知道爲何,突然就點了頭,也許,心裏還是有着對那個地方的思念吧。

叫了一個車,說了曾經的地址,卻見到那司機笑了笑,“姑娘是好久沒有回來了吧。那個地方早就改名字了!”

葉清凌一頓,“那個地方,是不是拆了?”

在說出這樣的猜想之時,心裏涌出一種名爲落寞的情緒!

司機立刻搖搖頭,“沒有沒有,不過那個地方的房子都挺老的了,沒有拆,不過也少了很多人了。”

葉清凌點點頭,“那請你帶我們過去。”

此刻已經不知道是什麼樣的心情了。

司機一邊說着趣事,一邊詢問着一些問題。

葉清凌時不時回答一句,興致卻不高。

倒是葉淺思偶爾語出驚人,惹來司機不住的誇獎。

“姑娘,到了。”司機將車子停在了一個鋪前,再進去,就進不了了。

葉清凌拿出錢,遞了過去,帶着葉淺思下了車。

走在熟悉又陌生的街道上,心裏越加地傷感了。

“媽咪,哇,這些地方好棒!”不同於那些高樓大廈,但卻給人一種古樸的感覺,葉淺思踩在似是石板的地方,有些興奮的喊着。

葉清凌低下頭,“你真覺得不錯?”

葉淺思點頭,“是啊是啊,媽咪,你快點帶我去看你住的地方吧。”

葉清凌看着她的模樣,突然就想起了當初的自己,跟着自己母親來到這個地方,也是高興了很久。

“那我們就住在這裏了?”葉清凌漫不經心的開口,本來以爲葉淺思會反對,卻得來她一聲歡呼。

“真的啊,那媽咪,你說了可不準反悔!”葉淺思說着,就歡歡喜喜地朝前跑了起來。

葉清凌拿她沒法,快速地跟了上去,就怕她出什麼事!

“你,你不是葉家丫頭?”忽然,一個熟悉的聲音響起。

葉清凌回過頭去,立刻驚訝地看着那人。

他赫然就是當初的鄰居。

“林伯伯!”葉清凌喚了聲。

老人點點頭,“我還以爲你不回來了呢!”

葉清凌有些激動,“當然沒有,您呢,現在怎樣?”

老人露出了一抹笑容,“還不錯,兒子去了別的城市,老伴去年過世了,一個人倒也過得不錯!”

葉清凌忍不住感慨,“阿姨竟然離開了……”

“唉,人老了,總有那步,倒是你,丫頭,你什麼時候結婚的?都沒有請老頭去!”

葉清凌立刻搖頭,“沒有結婚!

“孩子都有了,還騙老頭我?”

“那是……”葉清凌發現自己竟然想不出解釋的話了。

億萬繼承者的獨家妻:愛住不放 “媽咪,這位爺爺是誰啊?”正巧跑到身前的葉淺思擡頭,詢問道。

葉清凌簡略地介紹了一番。一邊卻想着,看來自己不管怎樣,都解釋不清了吧。

“爺爺好!”葉淺思乖巧地打招呼。

老人大聲地笑了笑,“這小丫頭倒也跟你很像。仔細一看,倒還真跟她爸爸有些相像呢,看這眼睛,可不是一個模子麼!”

葉清凌一陣,“林伯伯,不是你想的那樣!”

“怎麼不是?當初顧家少爺,不是都已經訂婚了嗎?我還就說,前兩年,顧少爺爲什麼會那麼大筆錢買下這個地段,原來還是因爲你啊!”老人自顧自地說了起來。

葉清凌一愣,“什麼地段?”

“你這丫頭,這麼些年也不知道回來,當然不知道了。當初啊,這塊地可是被一個開發商看上了,愣是要給買下來,說是修什麼大商場。這可是我們老一輩住了這麼久的地方,怎麼能夠說拆就拆了?後來差點鬧起來,要不是靠着顧家少爺,恐怕你就看不到我們了!”老人繼續說道。

葉清凌心裏一陣難受,也許是想不通,顧辰希,爲什麼要把這個地方買下來。

但,這些,現在都跟她沒有半點關係了!

“這樣啊,那我們家還好吧?”葉清凌不想說這些,立刻轉移了話題。

老人說道:“當然還在啊,顧家少爺可是經常找人過來打掃,這有錢人家就是不一樣,明明不住,還花大價錢。唉,對了,你不是跟他結婚了麼?他還瞞着你啊?”

葉清凌立刻搖頭,“沒有。”

“媽咪,顧家少爺是誰?”葉淺思在一旁聽着一頭霧水。

“一個熟人。林伯伯,我要回去看看,就不說了。”她怕再說下去,就暴露了。

老人笑着,“好,好,幸虧你有心,還知道回來。有些人啊,就是一去不復返了……”

葉清凌也不再計較他在說什麼了,拉着葉淺思快步離開。

葉淺思卻埋着腦袋,一臉的若有所思。

數百步之後,就來到了一座老房子前。

葉淺思從包裏找出了鑰匙,心裏慶幸,當初沒有將它扔了。

鎖依然還是原來的鎖,所以,插入之後,門立刻就開了。

“哇,媽咪,這裏面好乾淨!”葉淺思跑進去之後,就立刻驚呼起來。

葉清凌頓了頓,點點頭,“是挺乾淨的。”

他到底是爲什麼,爲什麼還要來到這裏?

“媽咪,這是你的照片嗎?這個人是外婆對不對!”葉淺思拿着一個擺放的照片,指着上面的人,就開始詢問起來。

葉清凌點點頭,看着上面幾乎一樣的臉,有些奇怪的說道:“你怎麼知道這個是外婆呢?”

“很簡單啊,外婆的衣服要成熟好多,而且,最重要的是,外婆的眼是漆黑的。而媽咪的,卻像是深咖啡色!”葉淺思一臉得意的說道。

葉清凌點點頭,摸着她柔軟的頭髮,“思思就是聰明!”

“那是,媽咪,我再去看看別的地方!”葉淺思露出了笑容,邁開腿兒,就往別的地方跑了。

葉清凌看着她的背影,忍不住露出一抹苦笑來。

自己女兒都這麼輕易地分辨,爲什麼,那個人卻還會認錯?

笑了笑,她又忍不住嘲笑自己的傻,已經過去了,還介意做什麼?

葉淺思將這個房子跑了個遍,每每看到有趣的東西,都會拿出來,讓自家媽咪好好地解釋一番。

“思思,你不會累嗎?”葉清凌看着她不斷地跑過來跑過去,就覺得有些頭疼。

因爲每次她拿出一個東西,都會問個不停,一副得不到自己想要的消息,就不罷休的樣子。

“媽咪,這個人是誰啊?”忽然,葉淺思拿出了一張舊舊的照片,指着上面的人,問了起來。

葉清凌看着上面的人,心裏驀地一疼,明明不想要再想起這個人,爲什麼還要一次一次地被提起,即使不是無意,卻也讓她忍不住難受。

“媽咪,媽咪?”葉淺思得不到迴應,不放棄地繼續呼喊。

葉清凌努力擠出一抹笑容來,“這個人是媽咪以前的朋友。”

“哦,看上去好帥,媽咪以前喜歡他嗎?”葉淺思的手指不斷的在照片上點來點去,似乎是好奇極了。

“這麼小,就問這些!不過,思思覺得媽咪會喜歡嗎?”葉清凌努力剋制住心裏的疼痛,說道。

葉淺思想了想,“唔,要是別人,肯定會喜歡的吧。媽咪肯定不喜歡。不過,也不一定啦,反正我是很喜歡的!”

葉清凌笑笑,沒有說話。 “媽咪,你跟我說說他的故事唄。長得這麼帥,肯定有好多女孩子追!”葉淺思來了興致,繼續問道。

葉清凌想了想,還是開口道,“他啊,是你外婆的學生,那時候外婆和媽咪剛來到這座城市的時候,就是教他的鋼琴。”

“哇,外婆好厲害。那後來呢?媽咪回來了,他怎麼沒有來看看媽咪呢?”葉淺思歪着頭問道。

“後來啊,他走了,媽咪就再也沒有見到他了!”葉清凌迅速地講完,不願意再多談了。

葉淺思點點頭,“他看上去也好厲害,要是能夠再看看他就好了。真的好帥。”她看着照片,越加地不捨起來。

葉清凌拿她沒辦法,“好了,我們該走了。”

看看時間,竟然已經到中午了。

霸愛小妻 葉淺思看看周圍,眨眨眼,“媽咪,我們可不可以再等等啊,我還沒有看完所有的東西呢。”

葉清凌嚴肅地搖頭,“不行,今天先回去,之後會有時間來看的。”

葉淺思只能夠乖乖地點頭,“好吧。”

葉清凌這才稍稍地舒了口氣,眼神撇向了那張照片,看着上面青澀的面孔。想着,也許,孽緣就是從那時候開始的吧。

顧辰希,那個讓自己陷入難受的男人,改變了自己的生活的男人,怎麼要回來呢?

要是他不回來,是不是就不會有那麼多的事情?

是不是,自己就不會那麼難受。

“媽咪,走了,我們快點回去吧。左叔叔也許來了也不一定呢。”葉淺思抓着那張照片,一個勁兒地催促起來。

葉清凌瞥了她一眼,“剛剛不是還不願意走嗎?現在改主意了?”

葉淺思露出了一個燦爛乖巧的笑容,“我突然想起來了嘛。媽咪,我們快走吧。”

葉清凌點點頭,拉着她就往外走。

蝕骨溺寵,嫡女狂妃 葉淺思吐吐舌頭,她纔不會說,是因爲剛剛看到自家媽咪,似乎很想要把照片拿回去,才改變主意的呢!

“喂?”葉清凌正和葉淺思吃着飯,就接到了電話。

“葉小姐,我是‘清辰’廣告部的負責人,請問您下午有安排沒有?”對方彬彬有禮的話語傳了過來。

葉清凌看着自己的手機,有些發愣,清辰?不是之前說過陣子再拍廣告嗎?怎麼又打電話過來了?

不過,誰會跟錢過不去呢?

“有啊,什麼事?”葉清凌問道。

“打擾您實在是抱歉,之前因爲廣告策劃出了一點問題,所以向請你今下午過來確認一下。”對方解釋道。

葉清凌皺起了眉頭,“這件事情難道不應該跟我的經紀人說?”低下頭,看向自家女兒那咕嚕嚕的眼睛,心裏有些不忍起來,這次好不容易輕鬆下來,難道又要被耽擱?

“啊,確實是這樣,但是之前我們有聯繫過左先生,他現在在國,暫時不能過來,所以,打擾你了。”對方說道。

葉清凌的眉頭皺得越來越緊,但是在一瞬之後,又放開了,左亦哲肯定是有非常重要的事情,纔沒有過來的。

“這樣啊,那你說個時間吧,我之後就過去。”葉清凌想着,還是不給別人麻煩了。

對方立刻答道:“那樣就更好了,下午兩點的時候,就請您過來一趟吧。”

從殺豬開始的逆襲 葉清凌點頭應了下來,掛了電話。

葉淺思嘟着嘴巴,鼓鼓的腮幫子在表達她此刻的心情–非常不開心!

“思思,媽咪今天又不能夠陪你了。”葉清凌看着她的樣子,心裏也有些不忍。

葉淺思偏過頭去,哼了哼,沒有說話。

葉清凌無奈,“思思,聽媽咪的話,下午應該會很快就要回來的。”她相信,不會耽擱太久的。

葉淺思繼續哼哼。

葉清凌想了想,“你說吧,要怎麼做,纔會讓媽咪離開?”

葉淺思鼓着腮幫子,努力地思考着。

“媽咪,你能夠讓我再看看那輛車麼?”葉淺思想了想,她現在最喜歡的事情便是這一件事了。

葉清凌看着她,瞪了瞪眼,在看到她開始癟着的嘴巴,立刻改口,“好好好,我去給你看看,怎麼才能夠看到那輛車。”

雖然會麻煩左亦哲,但應該很容易就調查到吧。

以左亦哲的關係。

葉淺思立刻多雲轉晴,“好的,媽咪,我一定會很乖很乖地跟在你身旁!”

“那就好……什麼?跟着我?”葉清凌一瞬間回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