嬋兒立馬補道:「是今日有人對我們無禮大公子把她們攔住了。」

「那素媛你們沒事吧!」薛御問道。

南宮素媛搖了搖頭:「謝御哥哥掛心,素媛無事。那兩人也不是故意的,是大哥他太擔心了!」

聽她們這番說辭莫寧都差點要信了,可她這個當事人心知肚明的,這樣的人她還真不喜歡。

「是素媛妹妹心太善了!」薛御說道。

其實莫寧覺得薛御說這話其實是有應付的成分在裡面的,像他這樣性格的喜歡上南宮素媛那樣的有點難。

「對了這是我的好友青軒這位美人姑娘是青軒帶來的。」

「青軒哥哥好。」南宮素媛朝青軒行了一下禮。

「在下不喜歡別人叫我哥哥。」青軒語氣平淡的回道。

「青軒公子。」南宮素媛只好改口。

「嗯。」

莫寧心裡暗自高興了一下,這青軒果然太給力了,和南宮素媛說的第一句話就嗆了她一下。

「姑娘好!」

「尼好泥好。」莫寧笑道。

「喔,美人姑娘她說的話可能和我們不同。」薛御解釋道。

「嗯!」南宮素媛朝莫寧笑了笑。

「呵呵。」莫寧也回道。

「行了我們去放花燈吧!」薛御說道。

青軒拉著莫寧朝碼頭處走去,南宮素媛也跟了上來嬋兒自然是扶著她家小姐。倒是薛御不慌不忙的。

「薛御你這小子開了這麼大一個花燈會也不告訴我啊!你還有沒有把我當朋友!」

莫寧聽著聲音熟悉,往前方一看顧齊皓那小子拿著他那把封了聶青鬼的扇子扇著,金寶帶著長劍站在他身旁。

「三殿下居然也來了,你不是應該被禁足了么?也對三殿下都習慣遛出來了。」薛御這話明顯有諷刺之意。

顧齊皓也是臉皮厚的要命的人:「對啊要不怎麼能看到這麼美得花燈會啊!」

「既然來了三殿下就和我們一起去放花燈如何?」薛御邀請道。

顧齊皓點頭:「好啊。」

莫寧有點心虛害怕顧齊皓他認出來她,轉念一想就算認出來他也不會害她這樣一想莫寧就放心多了。

南宮素媛是認識顧齊皓的,所以等顧齊皓走近便朝他行了一個禮。

顧齊皓髮問:「素媛小姐居然也在這?」

南宮素媛回道:「我大哥也來了!」

「南宮毅也來了?」顧齊皓有些吃驚的說道。 顧齊皓聽到南宮毅也來了臉色頓時不好起來,莫寧估計是因為南宮毅經常打他的小報告。

「我大哥現在還沒到,估計有事來不了。」南宮素媛看了一眼顧齊皓說道。

「如此……真是遺憾了!南宮將軍看不到如此美得景色了。」顧齊皓說道。

莫寧看顧齊皓這小子心裡肯忒爽了,南宮毅沒有來他自然不用擔心有人把他抓回去。

「這兩位是?」顧齊皓指著莫寧和青軒問道。

「青軒我朋友,美人姑娘青軒的朋友。」

「喔,青公子啊!這位美人姑娘怎麼還戴著面具?」顧齊皓問道。

「你好,俺叫Boss,你闊以叫俺Aunt!」

「帛絲?」顧齊皓跟著莫寧念道。

「帛絲闊以。」

薛御也念道:「帛絲美人姑娘。」

「哈哈,這個闊以。」

青軒知道莫寧在下套所以他並沒有叫莫寧帛絲(Boss)。

莫寧只感覺一下子有這麼多小弟心裡真爽。

很快他們就走到了碼頭處,那裡放了許多還沒有放到河裡的荷花燈。

僕人們一個個的把蠟燭點上,很快他們就被這些亮光包圍了。

河水的中下游處百姓們已經放了許多河燈倒是他們這的江面看起來很單薄。

「我們不如到河中心去放河燈吧,這樣一定好看。」南宮素媛提議道。

「我看可以,這麼多河燈放在岸邊也流不遠。」顧齊皓這個愛湊熱鬧的也起鬨道。

「去嗎?」青軒問莫寧。

莫寧點頭:「好啊!」

「備船去河中央。」薛御下令道。

很快幾隻小船就劃了過來,他們也簡單的分了一下組。

莫寧和青軒自然分在了一組,顧齊皓和金寶一組,南宮素媛和薛御一組,嬋兒在岸邊幫他們把花燈放在專門運河燈的船上。

青軒划著船把他們兩個在的這個小船很快劃到了河中央。

「行了把那船河燈拉過來吧!」青軒定了桿對莫寧說道。

莫寧抓起繩子,把拖在後面裝有河燈的船慢慢拉了過來。

「小心點!」

「嗯。」莫寧伸手去拿小船上的河燈,拿了兩個便放到水中,就這樣來來回回整個船的快被她拿完了。

她看向其他兩組,他們也差不多放完了,這時候河面上泛起了一片燭光,十分好看。

「真好看。」莫寧感嘆道。

「嗯!」青軒點了一下頭。

莫寧輕聲哼唱:「不是不智,只是不知,不是不知,只是不道……」

「這是什麼?」

莫寧笑了一下:「不知道!」

「不說,算了。」

「大哥啊這首歌就叫《不知道》真的沒騙你。」

「……」

就在莫寧和青軒聊天時莫寧無意中看見一道黑影不斷在水面遊動,它的速度極快她看不清是什麼。

只知道一股股黑氣不斷環繞著它,並且它正往南宮素媛和薛御所在的地方游去……

「青軒你有沒有看見什麼東西在游?」

「那道黑影?」

此時河面上的河燈被打翻了大半,莫寧能看見的視野越來越小。

「這黑影很不正常,快點叫他們上岸。」

「薛御上岸,水裡有東西!」青軒喊道。

可惜距離太遠他們根本沒有聽到。

「來不及了,青軒我們快劃過去……」

這時候河面上的黑氣變得更多了,莫寧沒有辦法只好咬破了她自己的手指在她自己的手帕上畫了一個簡單的驅魔符。

「以我之血祭!」

莫寧把手帕用蠟燭點燃朝空中一拋那些黑氣散了些許,只是薛御那邊已經來不及了…… 「來不及了,有刀子嗎?」莫寧問道

「有。」

「給我。」

青軒從腰間拿出一把匕首來,莫寧立馬拿到手上往手心劃了一道口子。

「你這樣做……」

「沒事的,我不放點血的話根本沒辦法救人。」

莫寧把血滴在江面上,一道紅光從她的手中流出。

薛御那邊的船已經翻了,他和南宮素媛兩人不停在水裡撲騰和求救。

岸邊上的人早已經驚嚇的不行,許多人一股腦兒的就跳到了水裡救人。

好在那黑影沒有去襲擊其他人而是朝莫寧和青軒這邊游來。

看見這些青軒皺眉:「這是什麼東西?」

「怨氣,看來你的這雙眼睛還真是與眾不同啊!連這樣無無實物的東西都能看見。」

「有什麼辦法殺了它?」

莫寧搖頭:「沒辦法,除非斬斷來源。」

「來源?」

青軒雖然有種常人沒有的鎮定但他看見了如此稀奇的東西后還是會忍不住問莫寧問題。

「來不及說了,相信我嗎我們跳下去。」莫寧看著青軒問道。

青軒點了一下頭,之後他一隻手攬著莫寧的腰與她一同扎入了水中。

就在他們進入水中的瞬間他們坐的那隻船便被推翻了。

青軒用力拖著莫寧不讓她沉下去,一面幫她把臉上的面具摘掉。

莫寧臉上的妝已經被河水沖涮掉了。

「那面具看起來挺值錢的你幹嘛扔了?」

「你要我們上岸了給你買。」

其實莫寧要面具幹什麼?她又不是見不得人,她這樣說只是想緩解一下心情。

「小心那些河燈別燒到頭髮。」

「我們往岸邊游過去。」莫寧說道。

這時候她看了一眼旁邊的青軒發現他的臉好像與之前不太一樣,可現在光線不好她不是太確定。

「青軒,帛絲!」

顧齊皓和金寶划著他們的船過來找莫寧和青軒,莫寧看見他們的周圍被一道綠光包圍著看來是那把扇子的功勞。

「青軒,現在水裡的人越來越多,等下那東西發起怒來我們會被淹死的。」

「你告訴我怎麼把那東西引走?」他問道。

莫寧此刻冷的不行,又泡在水裡頭暈腦脹的:「我去引開它,你快上岸去,到時候找人來撈我。」

「不行。」他說完把手心放在莫寧手上拿著的匕首快速劃了一刀,「是用血引嗎?」

「大哥……你的血沒用啊!而且我的血裡面下有巫術那東西喝的越多就死的越快。」

其實莫寧是覺得大巫師不會丟下她不管的,她快要死的時候沒準他就出來了,所以她才會說什麼要當誘餌的混賬話。

「帛絲姑娘,青公子。」

顧齊皓和金寶還是沒放棄找莫寧和青軒只是他們根本看不到眼前的實景,明明和兩人只有幾尺遠的地方距離,他們卻把船朝離兩人相反的地方劃去。

「顧齊皓!三殿下。」青軒喊道。

莫寧連忙搖頭:「不行他們看不見我們,他們被鬼遮眼了,就算我們再怎麼叫他們就當我們是怪物。」

莫寧被動的嗆了一口水:「咳咳,那東西快出來了,我們朝人少的……地方游去。」

「好。」青軒回道。

青軒的體力要比莫寧好的多,在水裡撲騰這麼久還有力氣帶她游。

莫寧感慨,好在這裡的水不是太深,要不然他們不被怪物殺死也會被水淹死。

縱使他們游得再快在水裡也不會是那團黑影的對手,所以莫寧就用匕首又給她手上劃了一道大口子。

咕嚕咕嚕!

莫寧的左手邊有氣泡冒出,她全神貫注的盯著,裡面的黑氣冒出了尖她立馬用匕首插了下去…… 「啊,去死去死!」莫寧瘋狂的插了那黑影好幾刀。

這方法還真特別……

「莫寧……我們快到了!」青軒說道。

「嗯,快點上岸。」

雖然那黑影跑的極快但它還是被莫寧用匕首傷到了,一時半會還不會跟過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