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星雲急忙將他知道的事情都給說出來了,自然就是元村要秘密轉移隱元蠱的事情了。

界山聞言一愣,他反問道:「你這次過來帶人來沒有?」

「沒有啊,怎麼了?」孟星雲狐疑的反問道。

躲在暗處的隼心中咯噔一下,難道他被發現了?

不過隼到底還是一個牛逼哄哄的人物,到了這個時候,他還是選擇硬著頭皮一動不動。

界山一揮手,一群蠱蟲飛舞而過。

隼咬著牙蹲在草叢之中,在他看到孟星雲的時候,他就是偷偷摸摸的將那些葯都給抹在了身上,不過因為暴雨的緣故,已經所剩無幾了。

所以隼也不知道,這東西到底還管不管用了,至於他在出發前塗得那些,早就已經被雨水給沖刷的無比乾淨了。

這場暴雨,可以說是隼的噩夢了。

一群蠱蟲分散開來,有幾隻恰好就沖著隼這邊過來了。

隼咬著牙,不動聲色的將手槍給拿了出來,一旦出現變故,他不介意為了保命而殺人。

就在這個時候,隼前方三十米所有的地方,有三個人突然竄出來了。

隼這邊的蠱蟲也是瘋了一樣的朝著那三個人沖了過去,這三個人被蠱蟲給追的上躥下跳,似乎十分痛苦的模樣。

隼鬆了一口氣,因為他注意到,在這三個人出現之前,他這邊的蠱蟲似乎就有繞開他的跡象了。

看來這藥效還在! 孟星雲見狀頓時瞳孔劇烈的收縮,因為他已經認出來了,這三個人正是別的村子的人。

「糟了,他們跟蹤我!」孟星雲急忙驚呼道,便是打算出手幹掉這幾個人了。

誰知,就在這個時候界山卻是滿不在乎的說道:「不必管他們,時間緊迫,我們談正經事。」

「可他們絕對不能活著離開這裡,不然我就死定了!」孟星雲一臉驚恐的咆哮道。

這個時候那三個人也都是憤怒的瞪著孟星雲,他們許多兄弟都是因為孟星雲才死去,要不是他的出賣,這些人根本就沒有可能那麼容易攻進來。

「你這個叛徒!」

「孟星雲,你要是現在悔改的話,那麼還有一線生機。」

「別和他廢話了,快走!」

孟星雲的臉色瞬間就陰沉下來了,憑心而論,他現如今很可能不是這三個人的對手,可他也絕對不能讓這三個傢伙離開。

一旦他是內鬼的消息傳回了元村那邊,那麼等候他的也就只有死路一條,甚至他家都有可能會被他給牽扯進去。

千鈞一髮之際,界山吹了一個口哨,一群野獸很是突兀的殺了出來,彷彿已經等候了多時一般。

「我說了,談正經事。」界山勾起嘴角很是兇殘的笑道。

孟星雲打了一個冷顫,不知道是因為暴雨的寒氣,還是因為界山的眼神。

豪門四嫁:男神,求放過 孟星雲剛想要說話,這個時候不遠處又是傳來了幾聲慘叫。

婚戰:復仇女神 幾十隻野獸不知道什麼圍住了更遠的一個地點,幾個人被野獸給逼了出來,很快就被撕成了碎片。

孟星雲也是一眼就認出來,這也是別的村子的邪苗。

界山不動聲色的看著這一幕,他沒有任何的驚訝,即便他知道這些被幹掉的人都是箇中高手,可在面對靈失劑的野獸的時候,就算是牛逼哄哄的蠱師,那也是一點反抗的餘地都沒有的了。

孟星雲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幕,此時此刻他都覺得自己很是聰明了。

幸好他選擇了站在界山他們這邊,不然等以後九個村子這邊失敗的時候,那麼他們一定會付出慘痛的代價。

孟星雲見識到了這一切之後,心中更是堅定了一個念頭。

那就是他要跟著界山他們這邊干,一來可以保全村子,二來也可以幹掉柳豐源他們了。

他的本命蠱蟲都被柳豐源給弄死了,修為更是倒退很多,甚至在很多人的眼中,那就是顏面盡失的節奏。

這口惡氣,孟星雲是無論如何也咽不下去的。

「這件事情,天樞村可以配合嗎?」界山突然開口詢問道。

天空之中,一道驚雷驟然掠過長空,似乎要將整個天幕都撕開一塊一般。

驚雷之下,孟星雲卻是只能苦笑道:「我只能夠代表我自己。」

界山笑了笑,卻是提醒道:「那到時候天樞村將其餘村子的勢力給拖住也可以,我這邊親自幹掉王陽等人,這個你們可以辦到吧?」

孟星雲思索了片刻,最終還是答應下來了。

這個時候他還是有一定把握的,即便孟建家那邊不同意,可孟星雲也可以做一些手腳,拖住幾個村子的行動,或者暗中下絆子那還是毫無壓力的。

「我只需要拖住他們,你就確定能夠幹掉王陽他們?要知道他們可是很厲害的啊。」孟星雲很是忌憚的說道。

孟星雲此言倒是發自肺腑的。

即便他怨恨王陽等人,可他也不得不承認,柳豐源和王陽現在都是很難對付的傢伙,何況還有雲貢山和顧天全的存在。

而且元村這邊的人對於他們,那可是十分看重的。

界山聞言冷笑道:「只要你能夠拖住其餘的傢伙,給我足夠的時間和空間,那麼王陽和柳豐源以後就不會出現在你的視線之中了。」

孟星雲一愣,他怎麼聽著界山這話的意思,好像並不是一定要殺了這兩個人呢。

界山似乎注意到了孟星雲疑惑的眼神,隨即很是得意的說道:「實話告訴你吧,我選擇和你合作,那並不是因為你有多麼厲害,而是因為我上面的人看中了他們,想要將他們給弄過去。」

「看上了他們?」孟星雲一時之間沒有反應過來,不過轉瞬間他卻是明白了界山的意思。

之前界山他們到村子裡面,恐怕根本就不是為了隱元蠱,而是為了抓走那些邪苗。

「你們需要人?」孟星雲心中一陣惡寒,忍不住問道。

界山點點頭,冷笑道:「你狠聰明,但是一般太聰明的人命都不長。我希望你記得我們之前的約定,我們幫你幹掉王陽他們那些人,而你也要配合我們的行動,至於其餘的事情還是不要多問的好。」

界山這話半是警告半是威脅,這讓孟星雲很是不爽。

不過孟星雲也清楚的很,現在他就是要靠著界山他們,那才能夠達到目的的。

只要能幹掉王陽和柳豐源他們這些傢伙,孟星雲覺得這個時候自己受點委屈也是很正常的。

界山意味深長的看著孟星雲,似乎在等待著什麼一般。

孟星雲遲疑了很久,最終咬著牙硬著頭皮說道:「我會盡量和我父親說明情況,希望以後可以合作。」

「呵呵,你果然是一個聰明人啊。」界山若有所指的笑道。

兩人又說了幾句話,隨後界山便是離開了。

按照王陽他們弄出來的虛假消息,轉移隱元蠱的事情,那是在一天之後的中午,這時間倒還是綽綽有餘的。

孟星雲也不敢過多的停留,而是急忙離開了這邊。

他離開的時候,掃了一眼不遠處的方向,冷冷啐了一口:「活該,你們算是什麼東西,竟然敢跟蹤老子,不自量力。」

至於那些眼線的屍體,早就已經進了野獸的肚子里,地上的血跡也很快就在暴雨之中消散了。

隼蹲在茂盛的草叢之中,等到確定所有人都離開了以後他才緩緩起身。

隼的心中很是震驚,剛才那幾個人可都是高手,竟然頃刻間就被幹掉了。

不過恐怕這個級別的靈失劑野獸數量也不會很多,要不然的話,界山他們也就不至於還不動手了。

不能給這些人足夠的時間,不然苗疆一定是天下大亂的局面,不管怎麼樣,那都要將這些傢伙給壓制住。

隼深吸一口氣,這一次他才深深的體會到,王陽面對書生那個時候,那濃烈的殺意。 孟星雲回來之前,特地走了一些路,還去了一下河邊,將他的氣息遮掩掉。

再加上有這場大暴雨的幫忙,孟星雲就更加有把握了。

跟蹤他的那些人都死光了,所以不會有人知道他剛才都做了一些什麼。

暴雨之中,幾十隻靈失劑弄出來的野獸,直接朝著元村殺了過來。

元村這邊到處都是崗哨,他們很快就發現了這個情況。

當這些野獸出現的時候,元村這邊的弓箭手早就已經準備就緒了。

野獸一旦靠近元村,那邊是一波波的箭雨席捲而出。

愛情是怎樣煉成的 這樣的冷兵器即便是在現代那也是很有殺傷力的,尤其是配合上鋒利的箭頭,箭雨過後,很多野獸都是被釘在了地上。

這些箭頭已經穿過了皮肉,甚至連骨頭都可以被打穿。

「繼續!」

「放箭!」

「第二輪箭雨準備!」

「第三輪箭雨,放!」

暴雨之中,傳來一個邪苗高手的咆哮聲,這邊的防禦工作是他來負責的。

這些野獸還沒能夠進入元村,便是被清理乾淨了。

不過即便是如此,整個村子的人都被驚動了。

可以說靈失劑的野獸一出現,那對於他們所有人來說就都是一種刺激了。

不少人都以為,這是書生等人準備進攻元村了,結果一個個神經緊繃,如臨大敵。

可到了最後,送死的也只有那些野獸罷了,連一個人影都沒有看到。

殊不知,就在眾人擊殺這些野獸的時候,孟星雲卻是想要趁亂回到了元村之中。

吊腳樓內,佛爺等人都在擔心隼的安全。

王陽也是有些懊惱,他們都沒有想到今晚會有暴雨,這場暴雨對於隼來說是很危險的,萬一那些葯全部失效的話,可想而知隼的情況有多麼慘烈了。

佛爺端著一盞茶,可是這茶杯裡面的茶水已經涼透了,這杯茶被他幾次端起又是幾次的放下了。

一杯茶,原封不動一口沒喝。

所有人都注意到了佛爺的異常,即便佛爺儘力的掩飾一些什麼,也並沒有提隼的事情。

可在場的每個人都能夠感覺到佛爺的忐忑不安。

再怎麼精妙的布局,那也是有一定風險性的,何況這一次佛爺完全就是一場豪賭。

這一場暴雨,那更是將大量的籌碼擺在了對方的那邊去,這讓佛爺更加的不安起來。

他不知道現如今隼是一個什麼情況,也不知道自己的計劃有沒有成功。

一切都只能等待了,等待最終的結果,是輸是贏,總歸要有一個說法的。

「佛爺,隼很有本事的,你不用擔心。」柳泉生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只能隨口寬慰道。

佛爺只是苦笑了一下,並沒有吭聲。

在沒有看到隼本人之前,佛爺必須做出最壞的打算,只有這樣他才能夠有足夠的力量,去應對接下來會發生的事情。

佛爺深吸一口氣,隨即開口說道:「兩種結果,一個是成功了,那麼計劃不變一切照舊。第二種結果就是隼失敗了,最壞的可能性就是他已經死了,而我們也得不到任何的消息。」

「你想說什麼?」王陽頓時反問道。

佛爺眯著眼睛,起身看著窗外的暴雨,冷冷說道:「如果隼失敗了,那麼我們必須將孟星雲給揪出來,不管用什麼辦法,都要讓孟星雲這個誘餌正式的浮出水面。逼迫天樞村出事情,想辦法讓孟星雲繼續聯繫對方,只有這樣我們才能得到第二次的機會。」

眾人面面相覷,卻都是被佛爺的心性給驚了一下。

誰都看得出來,這個時候佛爺也是慌亂的,他比在場的任何人都擔心隼的安危。

可即便是如此,佛爺還能如此冷靜迅速的做出分析,甚至連下一步怎麼應對都考慮好了,這不是一般人能夠擁有的才能啊。

王陽也想要安慰佛爺幾句,可他知道三言兩語的安慰對於佛爺這麼理智的人來說,那是根本就沒用的。

恐怕隼一刻沒用安全回來,那麼佛爺就不會停止各種可能性的分析和布局。

就在這個時候,外面傳來一陣吵鬧聲。

「什麼人?」

「攔住他!」

王陽和雲貢山噌的一下子站起來,兩個人同時往出跑,寒雪也是跟著跑了出來。

他們一開始都以為是隼回來了,擔心隼會被這邊的人為難。

等他們出來,才發覺並不是隼。

一些邪苗將孟星雲給團團圍住,孟星雲穿著蓑衣,幾束手電筒的光柱正好打在他的臉上。

「孟星雲?這麼晚了,你幹什麼去了?」一個邪苗高手很是不客氣的質問道。

孟星雲抬手擋住那些光柱,隨即有些惱怒的回答道:「你們幹什麼?我在後面散步怎麼了?」

「散步?暴雨天你出來散步?」這邪苗高手頓時冷笑道。

除非他的腦子裡面進水了,才會相信孟星雲的鬼話。

「帶走!」

這些人將孟星雲給押送過去,所有人看著孟星雲的衍射那都很不對勁了。

元村這邊可是剛剛被襲擊了,誰在這個時候離開了村子,那可是很有嫌疑的啊。

元村還有別的村子的掌權者,都是意味深長的盯著孟星雲。

基本上的情況那個邪苗高手已經解釋了一番,在這種暴雨天,孟星雲說他出去散步,那只有傻子才會相信了。

很顯然,不管是元村的人,還是背的村子的人,那都不相信孟星雲的解釋。

孟星雲此時也是鬱悶的很,他明明算計的很好,在夜幕和暴雨的掩蓋之下,他完全可以順利的回到吊腳樓之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