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妮苦澀地笑了一下,忽地昂起腦袋,忽閃著明亮清澈的大眼睛對哈登認真說:「哈登,你可能有所不知,如果陳天死了,我也不能活了!」

「公主啊,你可是尊貴無比的公主啊,未來的女皇!而這陳天,充其量也就是有點三腳貓功夫的華夏人而已,值得你這麼為他拚命么?」哈登氣得直跺腳。

「肯定值得。」安妮堅決地從嘴裡說出這麼一句,就像是說給全世界聽一樣。

哈登聽到安妮這句不由得遲疑了一下,可正當他再想說些什麼來說服安妮的時候,樓下忽然傳來「轟」的一陣巨大的炸裂聲響,旋即又傳來了好多些人鬼哭狼嚎的聲音。

哈登整個人登時戰慄了一下!

聽著聲音,實驗室元老會的這對最強踢館CP已經打開了進入三層小洋樓的大門,看來突破一樓、二樓的防禦陣地,攻到這三樓只是須臾之間的問題!

「公主……」哈登神情嚴峻地苦勸了一句,但一看到安妮公主那決斷的眼神,哈登就知道再說什麼都是多餘的了。

哈登忽地一咬牙,迅速地從懷裡掏出一個小指頭似的管子,湊到了陳天面前。安妮生怕哈登心生憤懣要對陳天不利,驚得馬上伸手攔住了哈登,橫眉怒斥道:「哈登,你好大膽子喲,居然敢違抗公主的旨意,企圖對陳天王爵動手?」

「什麼?陳天王爵……王爵?哎喲,我的天!」

哈登已經明白了安妮對陳天已經是死心塌地、無可救藥了,嘆了口氣又說道:「這是MI6特製無味無色的安眠藥所對應的解藥,讓陳天聞一聞,就可將他從昏睡狀態喚醒!不然陳天他這一覺估計還得持續下去,沒一兩天都起不來。」

「太好了,那快點吧!」安妮公主不由得喜道。

哈登立刻把那個小指頭似的管子,湊到了陳天鼻翼前,來來回回地移動了幾下。

在解藥的作用下,原本雙目緊閉的陳天馬上「啊欠」、「啊欠」地連打了幾個噴嚏,然後緩緩地睜開眼睛,一邊摸著自己的腦袋一邊慵懶地說道:「呃,我的頭好重喲……咦,我沒看錯吧!安妮,你怎麼在這裡呀,難道我還在做夢嗎?」

「陳天,你沒做夢,的確是我……」安妮高興地對陳天叫道,可嘴裡邊的話只說到了一半,他們所在的客房的房門便「轟」一聲被炸飛到了天花板上!

「發生了什麼事呀?」陳天不由得瞪大眼睛往門口的方向望去…… 看到這讓人極為不可思議的場景,陳天著實吃了一大驚,但此刻陳天還沒從震驚裡邊回過神來,忽地感到手裡一陣生疼,條件反射地一撒手!

當陳天詫異地低頭一瞄,這才赫然發現原本抓在手裡的那根電線,外邊的塑料膠皮已經在海明威的地獄火高溫之下被燒熔了,已經燙傷了陳天的手掌。

海明威望著表情驚愕的陳天,不由得「哈哈哈」地大笑起來:「陳天,欺負我的女人?告訴你,你還不夠格!」

「哈哈陳天你真是自不量力呀,」站在海明威身後的萬妮卡得意洋洋地諷刺道,「自己多多少斤兩難道心裡沒有個數嗎!」

聽到萬妮卡這麼一說,站在陳天身後的安妮一下子火了,不由得竄到陳天的身前,指著萬妮卡的鼻子就喝斥道:「你這個女的,怎麼這樣多嘴?不說話沒人當你是啞巴!」

萬妮卡也是炮仗心一點就著,馬上瞪著一雙圓鼓鼓的杏眼叉著腰對罵道:「嘿,你這個小婊砸說什麼呢?姑奶奶想說什麼你管得著?」

貴為公主的安妮哪裡受得了這種指責,立刻氣得直打哆嗦:「什麼?你說誰是小婊砸啊?信不信我這就把你那張醜臉抓花,死八婆?」

「死八婆?!公主……你怎麼能夠說出這樣子的話喲!」哈登聽到安妮居然開口說出這樣子粗俗的話,不由得哭笑不得地搖了搖頭,暗自嘆息道,眼瞅著生死對決的緊張局勢,居然被兩個爭風吃醋的女人硬生生地整成一個潑婦對罵的場景!

尷尬的氣氛之下,陳天開口冷冷對著海明威說道:「海明威,夠不夠格不是靠一招半式,而是靠真正實力的對決!來吧,我們繼續較量吧!」

海明威點了點頭,對著陳天招了招手說:「既然你想死,那我就不攔你了!來吧,嘗嘗我的地獄火的威力吧!」

說完,海明威將雙手平放在自己的胸前,嘴裡開始念動咒語,陳天、安妮和哈登立即詫異地看到,海明威的身子附近開始縈繞著九道熊熊燃燒著的黑色地獄火,發出「呼」、「呼」、「呼」的駭人聲音。

看到海明威身邊的這些黑色地獄火,陳天不由得眉頭一皺,驚愕地叫道:「這……這難道是傳說中的九昧鬼火嗎?」

海明威眉頭一挑,皮笑肉不笑地笑道:「陳天,沒想到你的見識還挺淵博的嘛,居然連我這詭秘莫測的九昧鬼火都知道?呵呵,還真的不能小看你了呀!」

這時候,安妮和哈登也湊到了陳天的身旁,緊張地望著陳天問道:「陳天,九昧鬼火是什麼東西喲?怎麼我們之前聽都沒聽過的?」

陳天咬咬牙,一邊緊張地盯著海明威一邊向安妮和哈登解釋道:「九昧鬼火是真真正正來自魔界煉獄的魔鬼火焰,形狀飄忽,顏色黝黑,溫度極高,破壞力極強極裂,可以燒掉這個世界上任何的物體!」

「哈哈哈,陳天你知道就好,那準備好迎接你的死期了沒有啊?」海明威陰測測地問了陳天一句便將自己的雙手一揚,那九昧鬼火在海明威的指揮之下,猶如有著生命的火鴉似的,帶著撕裂的風聲朝陳天飛了過來!

「啊!」安妮看到這個恐怖的場景驚得尖叫起來!

妙手天師在都市 陳天深知這九昧鬼火可不是鬧著玩的,稍有不慎便是引火自|焚,落得個死無全屍的悲慘下場,於是他第一時間用雙手從地上撿起兩條電線,在自己的身前揮舞得「咻咻咻」亂響。

那九道熊熊燃燒著的黑色地獄火飛到了陳天的面前,就被陳天奮力揚起的電線擋住,雖然九昧鬼火的溫度極高,立即將電線燒熔燒斷,但是陳天並沒有將電線和九昧鬼火多做接觸,而是稍微一碰就離開,不給九昧鬼火燃燒的時間。

於是,客房裡邊所有人都訝異地看到,雖然海明威召喚出來的九昧鬼火威力極大,但是在陳天運用兩條破電線進行點擊的作戰策略下,居然沒能造成實質性的傷害。

「哼!」萬妮卡看到這個場景不由得氣得直跺腳,嘟著嘴對海明威嚷嚷道:「海明威啊海明威,你倒是快點打敗陳天啊!讓他身後那個自以為是的女人知道,誰的男人才優秀!」

安妮正想回擊萬妮卡什麼,可她一抬頭就看到陳天的腦門和臉上都布滿了黃豆大的汗珠,不由得心裡邊「咚」的一陣脆響。

不用說安妮也已經知道,陳天為了抵禦海明威的九昧鬼火,保護自己,已經使出了他全身的解數,可謂早已竭盡全力!

不說別的,用電線擊打九昧鬼火,不但對九昧鬼火飛來的速度和位置要有極為準確的判斷,而且還要求對電線的運用必須精確到極致,如果稍有不慎或者遺漏,電線就會被燒熔燒斷,陳天所做的一切就會功虧一簣。

可以負責任地這麼說,陳天剛才所做的驚險動作不啻於懸崖上走鋼絲,過程如果稍有半點差錯,那就真的是「一失足成千古恨」了!

都不知道該說是陳天受上天眷顧運氣不錯,還是說陳天藝高人膽大好!

偏偏這一切都被嗅覺敏銳的海明威看在眼裡,於是海明威「嘿嘿」地乾笑了兩聲,幽幽地對陳天贊道:「陳天啊陳天,你真的很優秀,想不到你竟然可以憑藉手上的兩根破電線,抵擋住我召喚來的來自魔界煉獄的九昧鬼火!」

面對海明威的恭維,陳天沒怎麼搭理,只是從鼻孔裡邊發出一聲輕哼。

海明威看出陳天的不滿,又冷笑著對陳天說道:「既然九昧鬼火都奈何不了你,試試我這招炎殺合擊如何?接招吧,陳天!」

說完海明威就猛地將自己的雙手一舉,隨著耳畔出現了「呼」、「呼」、「呼」的駭人聲音,海明威的身子附近開始縈繞著九道熊熊燃燒著的黑色地獄火。

但是與上一次不同的是,這九昧鬼火不是單純地分散在海明威的身體四周,而是慢慢由分散匯聚到一塊,漸漸形成了一條不斷扭|動的黑色火蟒!

看到眼前這條猙獰無比的黑色火蟒,陳天、安妮和哈登都情不自禁地驚叫了一聲!

邪帝狂妻:神醫王妃要逆天 海明威望著陳天、安妮和哈登臉上那驚愕的表情,狂笑道:「這回看你怎麼招教得了!」

說完,海明威用手朝陳天一揮,那條盤旋在半空之中,由九昧鬼火組成的黑色火蟒,竟然從嘴巴裡邊發出一聲尖銳的呼嘯,然後張牙舞爪地朝陳天嘶啞而來!

「不好!」情急之下陳天條件反射地就準備躲避開這兇猛異常的黑色火蟒,但是轉念間他就意識到他絕對不能這麼做,因為他身後站著的面對黑色火蟒幾乎毫無招架之力的安妮和哈登,如果他這麼一閃了之,安妮和哈登肯定燒得魂飛魄散,屍骨無存。

想到這,陳天唯有硬著頭皮,強撐著用自己的血肉之軀,奮力抵擋這條惡狠狠地朝自己撲來的黑色火蟒!

「死就死吧,至少像個純爺們!」陳天把自己的牙關咬得「嘎嘎嘎」一陣亂響,張開雙臂抱住了當胸撞來的黑色火蟒。

在看到了黑色火蟒撞中了陳天,海明威不由得喜出望外地大叫道:「哈哈,陳天死定了!」

因為在海明威心中,黑色火蟒是何等兇悍的靈物喲,完全集九昧鬼火之大成,無論威力,溫度和煞氣,都不是一枚九昧鬼火可以比擬的。

所以隨著黑色火蟒「轟」一聲擊中了陳天,海明威滿心以為陳天必定被黑色火蟒吞噬,在地獄黑火裡邊痛苦地燃燒,身體的每一寸皮膚、毛髮、血液和骨頭都將被燒成焦灰,甚至靈魂都會被燃盡!

「哈哈哈,海明威,幹得真漂亮!」看到這一幕的萬妮卡興奮地跳了起來,就差摟著海明威的脖子,「吧嗒」、「吧嗒」地親上幾個香吻了。

反觀安妮,此刻站在神情痛苦、身體顫慄的陳天身後,慌張得不知道該做些什麼好,兩漢清淚已經從她猶如湖水一般碧綠的雙眼裡邊「嘩啦」、「嘩啦」地滑溜下來。

「陳天,頂住啊,你不能死!」安妮聲嘶力竭地朝陳天大吼一句后,整個人再也撐不住了,雙腳不由自主地一軟,「噗通」地昏倒在地。

「公主!」哈登慌張地叫了一句后,便焦急地扶起了地上的安妮。

「陳天,陳天……」當哈登搖晃著試圖叫醒安妮的時候,神志不清的安妮嘴巴里居然蠕蠕地重複著她最愛的男人的名字,或許她執著的不是她自己的安危,而是陳天能否活著。

這份執著的情感,不由的讓人動容。

無怨無悔,難有相同的感情給誰?

對與不對,由時間體會……

此時此刻,承受著九昧鬼火吞身襲魂的痛苦煎熬的陳天在恍恍惚惚之中,居然聽到了安妮那夢囈一般的話語,消沉無比、心如死灰的意志又重新被點燃,一雙黯淡無神的眼睛裡邊忽然折現出了金黃色的璀璨精芒!

這些璀璨金色精芒甚至透射穿了不斷撕咬陳天的黑色火蟒,照向四面八法,把整個房間都填滿了黃金的色彩! 「這這這,怎麼可能喲!」看到這不可思議的一幕,原本已經自以為穩操勝券的海明威不由得大驚失色!

要知道,海明威那狂野彪悍的黑色火蟒乃是集九昧鬼火於一身的大成之作,是海明威最為引以為豪、平時秘不示人的絕技,要麼不出手,一出手可謂「神擋殺神,佛擋殺佛」怎麼可能殺不死陳天這樣一個凡人呢?

「海明威,使點力氣,快點擊敗陳天,不要讓他有翻身的機會!」這時候原本優哉游哉地站在海明威身後看熱鬧的萬妮卡終於沉不住氣,大聲地對海明威叫道。

在萬妮卡的這一句提示下,表情有些驚訝的海明威這才回過神來,馬上高舉起雙手用力一壓,那黑色火蟒立刻發出一聲「嘶」的吼叫,由九昧鬼火組成的身軀變得更加巨大,神態也變得更加狂野彪悍!

「啊,大事不好!」哈登抱著懷中昏迷不醒的安妮錯愕地看到了這一幕,不由得瞠目結舌起來,在他眼中這條變得更加兇狠的黑色火蟒是陳天所無法抵擋的!

「受死吧,陳天!」海明威喘著粗氣大聲喝叱道,站在他對面的陳天很快就感到自己抱著的是一個不斷加溫的大火爐!

「嘶嘶嘶……」黑色火蟒死死地纏繞著陳天,上千度的高度炙烤著陳天,很快就把陳天全身上下的頭髮、皮膚和肌肉炙烤成黑色的焦炭,「嗖」、「嗖」、「嗖」地朝上冒著黑煙。

這就是黑色火蟒恐怖的「死亡纏繞」!

此時此刻,陳天只感到自己彷彿置身於火池地獄之中,周遭接受著地獄火的燒烤,巨大的痛苦已經讓他無法用語言來形容來,只能張大嘴巴,像上岸的魚兒一樣徒勞地呼吸著,原本眼睛裡邊閃爍著金黃色的璀璨精芒也慢慢變得黯淡下去。

「哈哈,太好了,燒死他,燒死他!」萬妮卡看到這悲情的一幕不由得拍著手掌歡呼道!

海明威在小情|人萬妮卡的鼓掌聲下,表情更加得意:「萬妮卡,你給我瞧好了!這就是欺負我女人的陳天的下場,在狂怒的黑色火蟒的攻擊下,保准體無完膚,焚身滅魂!」

一旁的哈登看著被鬼火焚身、痛不堪言的陳天,不由得沮喪地低下了腦袋,真的不願意目睹陳天就這樣悲慘地死去,他知道陳天是為了MI6而遭罪的,但是他卻無能為力,尤其是無法保護安妮公主更是讓他心如刀割。

此刻哈登的目光忽然觸及到地上生死未卜的MI6小魚山分部負責人莎拉絲主母,苦笑了一下,苦澀地暗道:「莎拉絲主母啊,或許我們根本就不該招實驗室元老會吧?」

可就在這個時候,哈登看到了原本躺在滿是碎渣的地板上一動不動的莎拉絲主母忽地將手指動了一下。

「莎拉絲主母,你……你醒了嗎?」 首席醫聖 哈登驚訝地喊道。

而就在下一秒,哈登就看到了莎拉絲主母張開了雙眼,然後一邊左顧右盼一邊罵罵咧咧地站起來,表情沒有了往常的那種端莊文雅,反而多了許多男人的霸道粗俗!

看到這一幕哈登更加詫異了:「莎拉絲主母,你這……這怎麼一回事呢?」

只見莎拉絲主母一臉嫌棄地罵道:「別叫老夫這個娘娘腔的……該死的,我真的附身於一個女人的身上呀?這尼瑪的,還是一個老女人喲?呃……算了算了,這周圍也就這具失去魂魄的死屍而已,將就著用。再挑三揀四的,陳天那臭小子真的要死了!」

那個唾沫亂飛、神情倨傲的模樣,哪裡像是端莊得體的y國貴婦人莎拉絲主母的形象喲,分明就是傲慢不遜、自以為是的「先知一族」最強大|法師羅摩的模樣!

原來,因為海明威用九昧鬼火凝成的黑色火蟒狂狷地攻擊陳天,讓陳天體無完膚、焚身滅魂,就連附身於陳天體內的羅摩殘元也被燒得焦頭爛額,痛苦不堪,不由得從陳天的元神裡邊逃逸出來。

羅摩殘元無法在這個世界存活太久,否則便會潰散、消失,於是慌不擇路的羅摩殘元正好一眼瞄到了地上已經死去、卻屍骨未寒的莎拉絲主母的屍身,趁莎拉絲的魂魄尚未抽離屍身的時候強行插入……哦不強行霸佔了莎拉絲的肉身,再次完美地實現了「鳩佔鵲巢」!

於是,哈登剛才看到了莎拉絲主母起死回生的那一幕,就這樣子華麗麗地上演了……

我戳,不得不對羅摩殘元豎起了大拇指:「這樣都能行?I真的服了U!」

但是,你問過莎拉絲主母的感受了沒有?

羅摩殘元或者說莎拉絲主母停止了吐槽,因為他知道當下最緊急的事情就是快點拯救危在旦夕的陳天,一秒鐘都不能耽擱!

莎拉絲主母瞄了一眼不遠處滿臉凌厲殺氣的海明威,不由得怒噴道:「這小子懂一點黑巫術的奧義,就敢拿出來在老夫的面前班門弄斧?哼哼!要知道,老夫可是『先知一族』最強大|法師羅摩啊!」

說完,莎拉絲主母雙手在自己胸前結了一個三角形的法陣,大吼了一聲「破」,無數道耀眼的綠光陡然從莎拉絲主母雙手之間的三角形法陣射出,以無比銳利的聲威直奔纏繞著炙烤著陳天的黑色火蟒!

「轟!」一聲巨響在房間裡邊驟然響起,整個客房立刻顫抖了起來,那陣勢絕對不啻於一顆手雷在客房裡邊爆炸!

在這次爆炸中,黑色火蟒發出一聲刺耳的悲鳴,原本成型的身軀馬上奔潰,散落成為漂浮在半空中的九枚黑色地獄火。七孔生煙的陳天總算掙脫了黑色火蟒「死亡纏繞」,「哐當」一下摔倒在地上,看上去十分頹唐。

「噗!」受到炎殺黑巫術反噬的海明威不由得噴出一口腥臭滾|燙的鮮血,腳步一踉蹌,情不自禁地往後倒退了好幾步,還好萬妮卡在後邊及時出手,「啪」地扶住了他。

「怎麼回事喲,」海明威一邊捂著胸口一邊驚叫道,「我的黑色火蟒怎麼被陳天破了?」

萬妮卡的眼睛狠狠地盯著滿臉傲嬌的莎拉絲主母,咬牙切齒地對一臉震怒的海明威說道:「瞧到了站在後邊的那個老女人沒有?之前她沒死,剛才好像醒過來了,然後就出手幫助了陳天。」

海明威聽到萬妮卡這話,更是詫異得合不攏嘴:「什麼?你說什麼?就是那個戰鬥力為渣渣的老女人?不可能啊,要是她真的有那麼厲害的話,早就把本事施展出來了!」

「海明威!你覺得我會騙你嗎?我也覺得不可思議,但是事實上就是那樣發生了,千真萬確!」萬妮卡用低沉的聲音對海明威解釋道。

海明威這才確信下來,扭頭上下打量著莎拉絲主母,任憑他絞盡了腦汁也想不透為什麼莎拉絲主母會在一瞬間變得這麼強的。

同樣在這個時候,莎拉絲主母兀自站在原地,自怨自艾道:「哎喲喂!不是吧?這副身體真是差勁喲!哎,要是老夫的身軀還在,或者使用陳天的身體,都可以將黑色火蟒的九昧鬼火打沒,可現在只是將九昧鬼火打散而已,真是失敗!」

「罷了罷了,先看看陳天怎麼樣吧!」莎拉絲主母搖著頭走到了陳天的身邊,低頭察看了一下陳天的傷情,然後嘆了口氣,彎腰將手掌攤開,放在了陳天的後背。

一道詭異的藍光驟然出現在莎拉絲主母的手掌心,然後傳遍了陳天的全身,在這道藍光的治療下,陳天的身子忽地一顫,然後悠悠地喊出了一句:「我死了嗎?」

莎拉絲主母聽到這一句,不由得好笑又好氣地踢了陳天一腳,對著陳天說道:「陳天,你真的差點就死了,還好老夫機靈,及時出手救了你!還不快謝謝老夫?」

「老夫?呃……你是羅摩老頭?你又附身了別人?你問過這個老女人的感受了沒有呀?」陳天是何等聰明的人物,就算剛剛蘇醒也在第一時間明白過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莎拉絲主母又狠狠地踢了陳天一腳,罵罵咧咧地說道:「陳天你這臭小子,老夫救了你一命耶!你不但不感恩,而且反過來質疑我的做法?好你個白眼狼,哼!」

陳天齜牙笑了一下,然後對莎拉絲主母說道:「好了好了,我謝謝你了行不?要知道,我現在全身疼得厲害,差不多就要死啦,你快拉我一把!來,別愣著嘛……」

聽著陳天和莎拉絲這段狗血的對話,不要說站在陳天和莎拉絲對面的海明威和萬妮卡了,就連這些年來一直陪伴在莎拉絲身邊的大管家哈登,看到這樣子的場景也是一臉的懵逼。

要知道,在哈登心目中,莎拉絲主母可是MI6裡邊一個美麗的傳說,就算是現在莎拉絲主母已經年過六旬,風韻不在,但是那種發自內心的優雅端莊,和與生俱來的貴族氣質,都讓哈登痴迷不已,可以說莎拉絲主母是哈登一直甘心留在小魚山分部工作的真正原因。

但是此刻的莎拉絲主母,不禁動作魯莽,言談粗俗,一點都沒有往日那種貴婦人的氣質和風範,卻多了很多「摳腳大叔」或者說「畏縮伯伯」的模樣,與莎拉絲一貫的行為和舉止可謂大相徑庭。

「你變了么?莎拉絲小寶貝……」哈登嘴裡邊訥訥地說道,眼睛裡邊滿滿都是淚水……

真讓人哭笑不得啊! 當被羅摩殘元附體的莎拉絲罵罵咧咧地將陳天從地上扶起來的時候,被海明威的黑色火蟒撕咬得全身上下沒一塊好肉的陳天,居然「嘿嘿嘿」地笑了起來。

「臭小子!你笑什麼笑哦!難道剛才的一場地獄火,把你連腦子都給燒糊塗了嗎?」莎拉絲看到陳天那人模狗樣的架勢不由得開口罵道。

陳天咧開了嘴巴,正想揶揄一下莎拉絲,忽然傷處一陣劇痛襲來,不由得齜牙咧嘴地「哎喲」驚叫了一聲。

莎拉絲一瞧陳天這副熊樣,立刻拍著陳天的肩膀嘲笑起來:「哈哈,陳天啊陳天,我看你一向都是男人氣滿滿、陽剛氣十足的,怎麼疼了一下,便像一個女人似的哭爹喊娘呀?哈哈哈!」

陳天一聽不由得心裡邊「呼」、「呼」、「呼」地竄起了幾道無名火,反詰道:「羅摩殘元,你別牙尖嘴利的,我倒是要看你現在是站著撒尿還是蹲著撒尿呢?」

「陳天,你……」莎拉絲一聽這話幾乎要氣爆肺了。

陳天斜著眼睛望著莎拉絲那漲得通紅的神情,不由得笑出聲來:「哈哈……哎喲,疼!」

而站在陳天和莎拉絲對面的海明威和萬妮卡,此刻望著你一句我一句對罵著的兩位,一時間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你們說夠了沒有啊?」這時候,萬妮卡終於忍不住朝兀自還在那互相數落個不停的陳天和莎拉絲吼道。

沒想到陳天和莎拉絲居然異口同聲地沖萬妮卡大喊道:「關你屁事!」

兩個人那惡狠狠的神情和動作,幾乎一模一樣!

而看到這一幕後,哈登那顆愛慕莎拉絲主母的玻璃心已經「嘩啦」、「嘩啦」、「嘩啦」地破碎了一地。

海明威怒氣沖沖地用手指著莎拉絲吼道:「你是誰?快給我報上名來!」

莎拉絲主母一撩裙子,拍著胸脯就高聲喊道:「嘿,老夫可是『先知一族』的……」

但是莎拉絲主母只說了一半,站在她身旁的陳天見勢不妙立刻搶著叫道:「沒錯,她就是『先知先覺,聰明過人』的MI6小魚山分部負責人——莎拉絲主母!」

「原來這就是MI6小魚山分部負責人——莎拉絲主母?但是剛才在房間外邊動手的時候,好像實力稀疏平常而已耶!」

想到這,海明威不由得瞪著眼睛上下審視了莎拉絲主母一番,用恍然大悟的語氣對莎拉絲主母說道:「哦,原來你就是莎拉絲主母呀!呵呵,失敬失敬!」

「屁!老夫才不是什麼莎拉絲……」

莎拉絲氣得一跺腳就嚷嚷了起來,沒想到旁邊的陳天又搶著按住了她的嘴巴,忍痛高呼道:「沒錯,她就是先知先覺、聰明過人的MI6小魚山分部負責人——莎拉絲主母,你們知道怕了的話就快些滾吧……哎喲,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