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林震驚了。

卧槽,身為土豪安的他,竟然不夠錢用了!

六百萬聽起來好像很少,但是一個返虛境的大能,可能全部身家也沒有六百萬!

這六百萬靈石從哪裡填補?

看到安林吃癟的模樣,林珺珺再次笑了起來,也不說話,自顧自地欣賞起來。

過了許久。

女子才開口道:「要是錢不夠,你可以選擇先買一件嘛。」

安林聞言搖了搖頭,他知道那些寶物一般都是非賣品,拖太久,要是大帝們突然反悔,那就真的和這個機會擦肩而過了。

「那個,你們能不能以物換錢?」安林開口道。

林珺珺很是同情地望著安林:「要變賣家當了?要真是沒錢,那就緩緩,不必逞強。話說在前頭,為了籌集這五千萬,我也是欠了一屁股債,可沒錢借你啊!」

安林嘁了一聲:「我是寶物太多,還沒來得及轉賣罷了!」

林珺珺:「……,行,把值錢的都拿出來吧!我在財神爺身旁跟習過一段時間,幫你估價,轉賣都沒問題。」

安林點頭,從納戒中取出了一枚鑲嵌白色寶石的項鏈,遞給了林珺珺。

「這是……」林珺珺伸出白皙如玉的手接過項鏈,怔怔出神。

「原來你一直留在身邊啊。」她突然笑了起來,梨渦淺淺,清麗動人。

龍都兵王 這項鏈是她的護體高階靈器,天靈冰心。當初就是因為安林陣圖太多,她財產不夠,死要面子,才把這項鏈當錢財交了出去。

她沒有想到安林還會將這東西留在身邊,那東西是女式配飾,又這麼值錢,她以為安林早就把它賣了或者送人了。畢竟那時的安林還不是那麼有錢,收藏著是完全發揮不出價值的,還不如物盡其用。

「嗯……這個天靈冰心,值一百萬靈石。」林珺珺小心翼翼地收起了這件項鏈,柔聲說道。

「這麼貴?」安林瞪大了眼睛,隨後意識到自己太蠢了,立即住嘴。

尼瑪,賣東西,頭一回自己嫌買主開價貴的,真是當了一回地主家的傻兒子啊!

林珺珺抿嘴一笑,沒有抓住這茬嘲諷,而是認真道:「這項鏈漲價了。」

安林:「……」

該說,真不愧是送財少女嗎?

還有五百萬枚靈石的資金缺口。

安林想了想,又拿出了三張四品仙丹貼和一張三品仙丹貼,這是因為期末測驗那逆天表現才獲得的獎勵,沒想到這麼快又抵了出去。

林珺珺對此開價是兩百萬枚靈石,安林覺得價格合適,便同意了這份收購價。

之後,他又從九十三件靈器中,把四十三件低階靈器拿了出來,換成三百萬枚靈石,終於是將那六百萬枚靈石的資金缺口補上。

低階靈器已經配不上土豪安了,因此土豪安一點都不心痛!

就是那三千四百萬枚靈石被掏空了,非常的心痛……

他現在只希望神鏡世界什麼時候能夠誕生靈石礦脈什麼的,那樣就爽了。

林珺珺拿著安林的財物繼續朝天庭的帝宮奔去,沒過多久,她便再次返回,手裡拿著兩件散發著極為恐怖波動的寶物。

「喏,這是千機盒!」她將一個漆黑道深邃的方塊盒子遞給安林。

「這外形這麼簡約的嗎?」安林嘴角微微一抽。

聽名字還挺高深莫測的,結果外形簡單得跟混沌合金磚有得一拼!

「外形又不重要,好用就行!」林珺珺給了安林一個白眼。

安林滴血煉製千機盒,讓其成功認主了,隨後催動體內的力量,為它充能。

「這個格子是能量餘額顯示,現在是百分之三十。」

「喲,挺與時俱進的嘛!」

安林看著一個好像手機電量的格子,開口誇讚道。

「然後,這個圓形的小口,是千機盒釋放術法的地方,可別拿反,炸到自己了。」林珺珺繼續介紹道。

安林望著那個黑不溜秋的小口,感嘆自己終於知道哪個是正面,哪個是反面了。

他嘗試著對盒子充能,元氣涌動間,極為恐怖的吸力籠罩了身子,彷彿全身的力量都陷入了漩渦,被瘋狂抽取。

「卧槽!」安林大喊了一聲,被這異變嚇尿。

幾秒后,他渾身的力量被掏空,渾身酥軟,冷汗直流地望著手中其貌不揚的盒子。

盒子上的能量餘額,由百分之三十跳動到了百分之三十五。

「我全身的力量,只充了百分之五的能量?」安林震驚了。

要知道,他體內的能量可能比新晉返虛境的大能都要高,即使如此,也僅僅是充了百分之五的能量,這盒子所能容納的能量真的嚇了他一跳。

「當然啦,這可是合道真神都能用的法寶,能量容積自然不會小!」林珺珺頗為得意地說道。

是的,這恰好從側面說明了千機盒的牛逼之處。

「哈哈哈……以後你就是我的最強法寶啦!」

安林喜滋滋地將千機盒收入納戒,老懷寬慰。

林珺珺素手一揚,一個籠罩在無數光幻下的圓形陣盤開始出現。

安林看到那個陣盤,便感受到了一股無比浩瀚的威能,彷彿天空坍陷,日月翻轉,大地崩滅,讓人不由自主地心悸起來。

「這是長生大帝的九十九重天極陣盤。」林珺珺素手一翻,「這是陣圖,附帶送的,都收著!」

安林小心翼翼地將陣盤收入納戒,這可是價值五千萬枚靈石的超級高檔貨,可寶貝了!

至於陣圖,他看都懶得看,因為不會啊!

(破七百章大關了,撒花!各位親可以撒月票,推薦票慶祝一下!) 安林收好九十九重天極陣盤和千機盒后,十分感激地和林珺珺道謝。

這次交換寶物,要不是林珺珺出面,他也沒那個機會成功交易。

「聽說你要創立一個宗門?」林珺珺突然開口道。

安林臉色微變:「這事你怎麼知道的?」

他並沒有對外宣揚這件事,目前知道這件事的,只有當晚參與聚會的人,難道是有誰走漏風聲了?

「學生辦的人說的啊,他們要記錄學生的去向,沒想啊,天庭的兩個天才學生,柳千幻和欣竹都被你挖走了。」林珺珺望著安林,臉上還掛著淺淺的笑意。

安林被這目光盯得有些發咻,彷彿做虧心事被發現的孩子。

「還好你做事還算有底線,沒有在校園裡宣布宗門成立的事情,不然,哼哼……」林珺珺握了握白皙秀氣的拳頭,揚起下巴道,「你懂的,就算我揍不疼你,自然也有其他人會收拾你。」

安林咽了一口唾沫,擠出一絲笑容道:「我就建著玩,你們別見怪,另外,這事一定要跟你爹說清楚啊!」

這事情說輕也輕,說嚴重也很嚴重。

畢竟是在天庭的學校挖人,而且還是挖天才中的天才學生,說打了天帝的臉也不為過,所以得好好做一做他閨女的思想工作才行。

林珺珺將那張傾城絕色的小臉湊到安林面前,吐氣如蘭,笑道:「原來你還知道怕呀?」

安林正欲說話,林珺珺卻再次開口道:「你們還招人不?我也想去玩玩,當然,是挂名那種,我依舊是天庭的人。」

「這,這不太好吧。」安林有些艱難地開口道。

開玩笑,要是把天帝的女子都拐到那裡了,萬一被天帝追究起來,他怎麼辦?就算是挂名的,也是一種對天庭赤裸裸的挑釁啊!

另外,他還顧慮一點,萬一林珺珺是天庭的探子,想玩無間道,那特么也很讓人擔心啊!

「噢……這樣啊。」林珺珺後退幾步,將目光瞥向別處,喃喃道,「你建立宗門的事情瞞不了多久的,即使這一屆畢業的不知情,但之後那幾屆呢?」

「你在仙聯的影響力那麼大,後面幾屆畢業生,說不定會有許多跑去四九仙宗吧?流失如此多的精英人才,你覺得我們天庭是會當作什麼都沒發生,還是會開心鼓鼓掌啊?」

林珺珺雙眼微微眯起,少了幾分柔美的神色,多了些許幹練。

安林聽出了她的話外之音,不由得問道:「你們想要我怎麼做?」

林珺珺微笑道:「天庭捨不得你,嗯,只要你答應加入天庭的勢力,四九仙宗什麼的,隨便你怎麼搞都行,你可以兼任天庭的官職和四九宗的宗主。」

「當然,天庭不會以任何理由命令四九宗做任何事,一切都是自由的。並且天庭也會毫無保留培養你,禁地,秘境,秘法,以及各種福利,你都會有。」

安林沒有說話,說實在的,四九仙宗的宗主都加入天庭了,真的能讓宗門撇開和天庭的一切關係嗎?很明顯不能。

不過,不撇開也是一件好事啊!

宗門多了一個隱形的靠山,行事都方便許多。

安林也捨不得天庭這個好地方,現在只是摸到了它的體表,還沒好好深入了解,感受一波天庭的深淺呢,怎麼能輕易就離開?

所以說,林珺珺的這番條件,正合安林的胃口。

「行,我答應你了,不過天庭我只能擔任閑職!」安林點頭道。

林珺珺看到安林答應得如此爽快,也是展顏一笑:「知道啦!宗主大人!」

「對啦,我還有一個小小的要求哦。」

「說。」

「我也想加入四九仙宗。」

「嗯,給你個外門長老噹噹。」

「謝謝啦,嘻嘻,不管事那種外門長老哦。」

「好的,讓你當一名不僅不用管事,而且還能沒有薪酬的外門長老!」

「……,嘁,小氣!」

送走了林珺珺這尊大佛,安林繼續開始了休養。

他才被千機盒掏空身體,現在得好好補充氣血才行。

就這樣,抱著雪斬天又迷迷糊糊過去了一天。

急促的敲門聲突然響起,啪啪啪啪……

完全不帶重複的,放飛自我的敲門聲。

「來了,來了……」

安林睜開了雙眼,朝門口走去。

這種噪音式的敲門聲,一看就不是林珺珺這種敲門自帶韻律的雅女子所為。

門打開一看,一個俏女子站在門外,臉上有著明媚動人的笑容。

「安林,走起!」

「好,我叫上大白,緹娜和蕭澤!」

嗯,來者是柳千幻,現在是他們去找宗門落址的時候了。

安林御狗而起,和柳千幻飛向校園的傳送陣。

「九州界這麼大,我們先去哪一個州呢?」柳千幻將目光轉向安林。

「在石龍州,風原州,紫星州,寶州,雷州,靈劍州,古虛州,天河州,白華州這九個州當中,四大宗所在州勢力太強,先略過。」安林說道。

柳千幻點頭:「那麼神獸宗所在的石龍州,萬靈仙宗所在的風原州,天劍宗所在的古虛州,朱雀宗所在的白華州,這四個就先不要了。我們求的是穩定發展,因此戰事較多的州也不去了吧。」

「嗯。」安林點頭道,「和黑澤大地相鄰的寶州,和蟻族領地交界的天河州也不去了。這樣一來,只有紫星州,雷州,靈劍州,這三個州了。」

「紫星州在九州的東北方向,還有蘇蘇的青木皇族也在那邊,我們行事會不會方便一點?」柳千幻開口道。

安林聞言雙眼一亮,點頭道:「那好,我們先去紫星州看看!」

就這樣,兩人選了一個前往紫星州的傳送陣,正式開始了開宗立派之旅。

於此同時,在紫星州的最東方。

一片寸草不生的焦土大地上,黑色的大地宛如活物一般正在蠕動。

若有若無的歌聲宛如微風拂過數千里,卻找不到聲音的源頭,彷彿那聲音本來長久存在於天地之間,永遠都沒有止境。

一個白衣翩翩的女子在焦土之上漫步,清冷的臉上有著緬懷的神色。

「紫星,我又回來了。」 紫星州,九州界中科技造物最為發達的一個州。

掠情奪愛:寶貝別想逃 安林騎在大白身上,第二次來到了這個州,當他看到高樓林立的城市,來往穿梭的科技修真相融合的交通工具,還是忍不住嘖嘖稱奇。

「哇哦,安林巨人,這個地方的人類文明,跟我們神鏡世界的人類文明好相似啊!」緹娜綠色的眸子有著明亮的色彩,望著下方一個蒸汽火車呼嘯而過,開口驚嘆道。

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 「其實從修真和科技融合這方面,紫星州還是甩了神鏡世界人族許多條街的。」安林倒是十分客觀地評價著。

他想了想,還是決定先撥通一個傳音符。

「喂,安林同學,怎麼想起和我傳音了呀?」一個軟糯糯的聲音響起。

「哈哈,蘇淺雲,我現在就在紫星州啊,為了宗門選址的事情而來,你有什麼好介紹的嗎?」安林笑著問道。

「哇,原來是我們宗門的選址嗎?能過幾天嗎?我親自帶你去找找好地方!」蘇淺雲欣喜又有些糾結的聲音傳來,「主要是這樣的,我正和皇宮護域一隊的成員,前往紫星州某個異變之地,那裡已經聚集了許多勢力,恐怕短時間內不能解決爭鬥。」

「異變之地?」安林來勁了,「難道是有什麼神物誕生?」

「不是啦,有可能是好事,也可能是壞事,在傳音符上有些說不清楚呢。」蘇淺雲依舊是不緊不慢的聲音,但是隱隱已經聽到了術法的轟鳴聲。

「你把坐標方位,用氣機通過傳音符發給我,我也過來瞧瞧!」安林八卦之心頓起,畢竟這麼大一個州,去哪裡不是去,乾脆先湊個熱鬧了。

「誒……你也要來嗎?好的!」蘇淺雲驚奇了幾秒,還是將方位用氣機的方式,通過傳音符發到了安林身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