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浩軒感覺自己的五臟六腑都快被震碎,隨著視線的模糊,他的視野被一片漆黑所吞噬。他漸漸失去了意識,原地暈厥了過去。

密布的烏雲里出現一個空洞——光柱從中消散開來,最終化為密密麻麻的光點消失不見。而烏雲也隨之破碎,一抹蔚藍席捲蒼穹,替代了原本烏雲的位置。

天氣轉晴了。

安浩軒的意識慢慢開始復甦。他的腿部傳來一絲刺骨的清涼,他醒過來抬起頭向著腿部望去。

——一個沒有五官的球狀生物正在吮吸他的小腿,從外形上來看,那生物就像是一個有安浩軒頭那麼大的果凍。

安浩軒模糊的視線變得清晰,他看到眼前的異常生物嚇得不輕,伸出左臂,在空中留下一條肉色的弧線。

他一把抓住那綠色生物,扔到了旁邊。

安浩軒站起來,發現自己已經被數十個這種果凍般的生物包圍。站起來的他才發現,這些生物還沒有他的小腿那麼高。

「這……這到底是……」安浩軒背著背包,發覺自己來到了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這裡的一草一木,以及眼前的生物都是他從未見過的。

安浩軒仔細端詳著動作看起來並不友好的那群綠色生物,他靈光一閃:「這些傢伙,不是史萊姆嗎?」

這些史萊姆他在遊戲裡面見過。

他再次環視周圍,意識到自己正站在一個島上面,四面臨海。

安浩軒不知道是焦慮還是興奮,他的身體猛烈地顫抖著,他攤開手掌,望向史萊姆說:「我這是來到異世界了?」

安浩軒一心想著,如果自己真的來到了異世界,那麼肯定會遇到很多有趣的東西。

地上的綠色史萊姆朝著他不斷躍動,不斷襲來。

安浩軒嘗試性地踢了一腳身旁的綠色史萊姆,沒想到的是,一腳下去,綠色史萊姆便被踢成一灘爛泥,然後蒸發,只剩下了少許綠色粘液留在地上。

「就這?這麼弱的啊!」

安浩軒鼓大眼睛,興奮起來了。他接下來對著剩餘的史萊姆一個一腳,幾秒內就全部消滅了那群不速之客。

安浩軒看著地上的粘液若有所思,他取下背上的背包,翻找著什麼東西。

他的背包里有一個塑料袋子,緊緊包裹著十二瓶礦泉水。他的背包里還裝著例如水果刀、一百元紙幣、幾包薯片、一部智能手機這些東西。

安浩軒拿出一個已經沒有多少水的瓶子,喝完裡面的水之後,拿著空瓶子準備去收集地上的粘液。

他弓著腰,一邊收集一邊說:「根據我打遊戲的經驗,這些東西以後可能會有用。」

他正興緻勃勃地收集著,卻又愈發哀傷:「如果我眼前真的是異世界,那我豈不是再也見不到爸爸媽媽了?」

安浩軒很擔心自己不見了,父母會怎麼樣。因此他一心想著快速回到原來的世界,越快越好。

他正收集著粘液,突然感覺到前方不遠處的地面在以中等頻率抖動,他抬頭看去,一隻巨型史萊姆閃爍著彩光,體型足足有兩輛車疊起來一般。

安浩軒一眼看出來,那隻彩光史萊姆並不友好。

「體型這麼大,看來得依靠武器才行。」

安浩軒從背包中找出切水果用的刀子,手持刀柄緊握在手中。

他背包上面的拉鏈已經處於閉合的狀態,拉鏈被他拉上了。

安浩軒手持水果刀,欲圖主動出擊。他小跑過去,那彩光史萊姆卻突然停下。彩光史萊姆的頭頂出現一個光球,發著強光,刺眼得讓安浩軒睜不開眼睛。

周圍的陽光如同河流一般,源源不斷地湧進光球。隨後,光球開始猛烈地顫動,似乎有什麼東西即將爆發。

安浩軒還沒有意識到眼前有多麼危險,像個無頭蒼蠅一般朝著史萊姆沖了過去。

隨著一聲轟鳴,光球中發射出一束強光,直擊安浩軒的胸膛。霎時間,炙熱的火焰從他胸前爆開,迅速蔓延至全身。他的身上燃起了大火,大火隨風搖擺,在空中亂舞。

燃燒起來的安浩軒惶恐不安,大腦一片空白。但幸運的是,他在一座島上,四面臨海。出於求生的本能,安浩軒朝著最近的水域跑去,撲進水裡。

一種滋滋聲環繞在他的耳朵旁,這時他身上的火才得以熄滅。縷縷濃煙從他全身冒出來,他大喘著氣。

雖然火已經被撲滅,但是安浩軒還是受到了一些燙傷。

安浩軒沉在水裡抱怨著:「這發彩光的史萊姆怎麼比綠色史萊姆強了那麼多!」

彩光史萊姆又開始了行動,往安浩軒所在的地方跳動,緩緩向前。它頭頂的光球又開始聚光,安浩軒看到以後,計劃著馬上潛入水裡。

他可不想再被彩光史萊姆攻擊,哪怕一次。畢竟那種全身的燙傷給他帶來了刻骨銘心的疼痛,他可能很長一段時間都忘不了那種感覺。

光球開始發出刺耳的聲音,安浩軒聽著覺得格外抓心,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那光球抖動得越來越厲害,很明顯可以看出來對方想要再次點燃安浩軒。

安浩軒決定按自己的計劃行動,準備潛入水底。突然一發利箭穿破雲層、撕裂空氣,從不遠處筆直地襲來,精準無誤地射中了彩光史萊姆。

利箭即刻發生震耳欲聾的爆炸,彩光史萊姆被炸得四分五裂。隨後一股濃濃的黑煙從爆炸處升起,籠罩著史萊姆碎塊。

安浩軒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但可以肯定的一點就是,彩光史萊姆的確被打敗了。

濃煙中出現一個比較矮小的人影,直到其走出濃煙,安浩軒才看清全貌。 「麒麟,你乃我們麒麟一族,又怎麼可以當做其他普通生靈的座駕呢?」墨麒麟肅然莊重,對著麒麟一番呵斥問道,從其瞳孔之間掠過一道憤怒之意。

就像是在他眼中看來,麒麟一族高傲不屈的一類神獸種族,其身份是何等的尊貴,為何要給其他生靈當座駕?

就算是給強大之人當座駕,也不能是麒麟,因為她可是擁有著麒麟鼻祖始麒麟的血脈,其身份算是我們種族一脈的之根本,其資質在中算是人中龍鳳!

麒麟的成長,是為了以後統帥他們這百萬頭麒麟,擁軍數百萬,豈能當其他生靈的座駕?

可今日一聽,他真的成為了其他生靈的座駕!

聽到這裡,這幾位長老哪能坐視不理,早已怒髮衝冠。

看到長老們臉上掛滿了極其憤怒的模樣,麒麟急急忙忙揮手做出解釋道,「不是的!不是你們想象的這樣,我這位主人心性溫順,不會像其他人一樣對待我,而且還對我可好了,我也很榮幸能夠成為他的座駕,求之不得!」

「哼!」

聽到這裡,火麒麟卻是不以為然,睜著偌大的瞳孔直勾勾地叮嚀著蕭峰,從其瞳孔之間還掠過一道極其磅礴的秩序力量。

而後從其身上散發而出恐怖威壓,像是一頭遠古亘古的兇猛野獸開始發怒。

「這位小兒,我無論你們之間有什麼關係,今日你必須給這頭麒麟解除你們之間的印記,不然我們麒麟種族是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老三言之有理,雖然你看似有模有樣,實力也算是人中龍鳳,修為已達到了准聖中層境界,但是這遠遠不夠,這也不是你能夠成為麒麟主人的原因,為了讓你感到些公平,我可以將我們麒麟一族之中挑選一頭實力強悍麒麟給你當座駕,如何?」聽到這裡,青麒麟也冷聲附和道。

「但……但如果你還感到不滿意,你也可以挑選我們這5個老麒麟,但就是不能將這位麒麟丫頭當做你的座駕!」墨麒麟更是莊重嚴肅答道。

「咻!」

墨麒麟話音剛落,只見身後那數百萬頭麒麟都將目光集中在這裡。

讓這5位老麒麟之中挑選一位作為他的座駕?

這怎麼行呢,他們可都已達到了准聖境界的強者,難道為了不讓麒麟當座駕,他們願意犧牲自己?

就算是後土,聽到這一番言語,心中感到一顫,臉上懷著不可思議的目光看向他們。

「不!」

怎料在這當場數百萬頭麒麟的目光之中,蕭峰卻坦然搖了下腦袋說道,「我不從你們這麒麟一族之中,挑選一頭當做我的坐騎,畢竟我此次前來是要征服你們麒麟一族!」

「呼呼…」

這一番言語剛從蕭峰口中說出,此刻氛圍變得寂靜無比,能夠感受到的只有那滾滾而動的殺怒氣息在不斷飄渺。

在場的全部麒麟都將目光集中在蕭峰身上,從其雙眸當中掠過一道極其可怕的憤怒之意,更有甚者按耐不住心中的怒火,釋放而出的強烈威壓,使天地都有些一震!

「嘩~」

片刻過後,只聽有一陣轟烈聲響逐漸傳來。

「在說什麼笑話呢?」

「果真來這裡鬧事呢,竟然在這裡口出狂言,即使跟麒麟那小丫頭感情甚好,我們也不能輕易放過他!」

「區區修為才准聖中層境界,就能在我這浩大的麒麟種族之間出言不遜,亦不能輕饒於他。」

「各位長老們,不要再跟他多說些廢話,儘管將他打出便是!」

「我等麒麟種族乃是什麼種族,說是神獸都不為過,還想征服我族,簡直就是痴心妄想,莫說是實力,就算是他這種普通小兒也不夠格!」

「驅趕他……將他趕出去!」

「……」

這一剎那間,從那虛空之上傳來一道道怒吼憤怒不已的聲響逐漸傳來!

在那數百萬頭麒麟當中,更有甚者早已怒髮衝冠,眼神直盯盯著望著蕭峰,從其身上釋放而出極其強大恐怖的威壓,像是要將眼前這狂妄小兒撕的粉碎。

不僅如此!

在場的五位至高無上的長老也都是感到心神一顫,臉色有些不容樂觀!

想讓我們這麒麟種族為他的麾下,他是如何能夠說出這樣的話出來,論實力論資質論背景,他有什麼資格?

要不是看他與麒麟那丫頭感情甚好,更別說即刻將他驅逐出去,就連能進這黑洞,都算是一個天大的難事。

口出狂言!

因此在這一剎那,長老們都已經忍受不得這一般放肆,從其身上釋放而開滾滾而動強烈威壓,准聖中層境界的實力,讓天地間都有些撕開裂縫,長老等人的滔天氣息迅速蔓延至這方圓億萬里之內。

「你叫蕭峰是吧?你可知道你剛剛說的這些話意味著什麼?」青麒麟則是睜著如銅鈴般大小,瞳孔直勾勾地望著蕭峰,眉宇間高高揚起,從其瞳孔間掠過一道憤怒之意,冷聲說道。

……

「征服你們麒麟一族!」

「咻!」

話音剛落,蕭峰更是為了不甘示弱,也為了征服在場所有麒麟,瞬息之間,將身上那極其強悍的肉體力量釋放開來。

「轟隆隆!」

一瞬間,只感到天地都在不斷晃抖,在這虛空之上颳起颶風,從天上降起數道紫電在雷雲之中不斷交織,這一番奇特異象堪稱是末日來臨,天地間變得恐怖顫抖起來!

就連周身那飄渺流動的殺怒氣息,在這一刻被瞬間凈化乾淨,迅速蔓延至這方圓億萬里內。

大地也為之感到恐懼,不停晃動就像是真的地崩山塌一般。

一股極其恐怖的亘古洪荒力量,從蕭峰身上釋放而出,就像是一頭困於牢中許久的鴻蒙野獸肆意而出,其氣息使這天地間虛空之上撕開無數道裂縫。

在場的全部麒麟,也包括長老們!

在這一剎那也感受到心神一暢,瞳孔之間掠過數道畏懼之意,心中的懼怕在不斷萌生。

「強悍,其實力簡直匪夷所思……」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修雷一手捂著左肩上的傷口,一手指著金蛇仙子,氣得牙痒痒,恨不得扒了她的皮、抽了她的筋,口中噼里啪啦的一直罵個不停,完全不給金蛇仙子開口的機會。

金蛇仙子聞得這一番話,更是鼻子都氣歪了,「臭小子,若再出言不遜,休怪本寨對你不客氣!」

「笑話,雷爺還怕你不成?」修雷說着便要上前再斗金蛇仙子。

「唉,我的小祖宗,你歇會兒吧。」容柳公子趕忙將他扯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