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伊一悶悶地沒有出聲,到底沒有用力,只是咬出一排牙印,鬆了一口。

他抬手,整理她汗水濕透的劉海,輕聲問,「想不想再給我生個孩子?」

宋伊一,「不想!」

懷孕生孩子,實在太磨人了。

傅瑾眸色漆黑地盯著她。

要命!

這張臉,這樣看著,勾人的要命,生怕自己被迷惑了,一不慎就著了道答應了他,連忙移開了視線。

他將她放在傅小宋旁邊,自己睡到了另一側,低頭看了一眼傅小宋,親了親他可愛的大耳朵和大腦袋。

宋伊一看著他,「你和舅舅去,有沒有發現什麼?」

傅瑾低聲道,「舅舅說兇手的確是洛家的人,葬禮過後,他去查。」

宋伊一「嗯」了一聲,想到舅舅,「明明看著是陽春白雪一樣的謙謙君子,真的藏的那麼深嗎?」

傅瑾,「也可能。」

宋伊一,「好吧。」

她看向他,輕聲問,「那你呢?有一天,我會不會發現也不認識你了?」

傅瑾低聲道,「有可能。」

宋伊一,「……」

她盯著傅瑾。

傅瑾低聲道,「睡了。」

宋伊一閉上了眼睛。

這一夜,她做了一個夢,夢到她天天尾隨他,跟著他一直到學校門口。

他回頭,她就藏起來。

他繼續走,她就繼續跟著,妥妥地像個女流氓纏上了小鮮肉。

帝君的小萌后又來偷心了 一周后,上學路上,他繞進了巷子,跟著跟著,他不見了,一回頭,就看到他站在身後。

平時淡泊清冷的眸子,那一刻,閃著幽暗的光芒,從小奶狗變身了小狼狗一樣。

他往前走,她往後推。

一直到身子撞在巷子里的牆上,他修長好看的手,捏住她的臉龐,抬起來,「一直跟著我想幹什麼?」

宋伊一,「我喜歡你。」

傅瑾,「多大了?」

宋伊一,「十三歲。」

「有點小。」

「我不小了,已經初一了。」

那一刻,他看著她,突然笑了一聲,波光瀲灧的睡鳳眸子,幾乎晃瞎了她的眼。

「看上我什麼?」

「好看,帥,對著你這張臉,看一輩子應該都不會審美疲勞。」

「嗯,好好學習,早點長大。」

「好呀,我會努力。」

然後,他的手伸到她後腦勺,她以為他要口勿他,頭髮突然散開。

然後,看到她扎頭髮的黑色皮筋到了他的手中。

他很自然地戴在手腕上,看了一眼腕錶,「時間不早了,快遲到了。」

宋伊一「哦」了一聲,看了一眼他,眉飛色舞地跑開了。

戴上了她的黑色頭繩,就是她的人了嗎?

這個男人,她佔了。小說吧

在自己腳步聲和心跳聲里,夢一點點地散開了。

第二天醒來,記得特別清晰。

是夢,還是曾經的記憶?

晨曦里,看向他那張禁慾迷人的臉,側臉的弧線,就像藝術品一樣,鼻樑的線條,五官的線條,都想大師的名作。

記憶里,美好的心跳,情竇初開的感覺……

最好的年紀,最好的心動,最好的他。

傅瑾睜開眸子,「大清早這麼看著我,想幹什麼?」

宋伊一,「老公好看不行嗎?」

傅瑾,「可以。」

他剛要出聲,懷裡的小東西蹭了蹭,像貓一樣蠕動,「爹地,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傅瑾低頭,「很早,回來的時候你已經睡著了。」

傅小宋伸了伸懶腰,「早安。」

傅瑾,「早安。」

傅小宋扭頭看向宋伊一,「媽咪,抱抱。」

宋伊一抱了抱他,還有早安吻。

傅小宋幸福地享受著有爹地有媽咪的美好清晨,坐起來,自己穿衣服,「今天我也要去參加宋仁義和劉芸的葬禮嗎?」

傅瑾,「嗯,一起。」

傅小宋,「好吧,便宜他們了。」

爹地、媽咪,還有他,都要給他們披麻戴孝。

想想秦嫣然,他們那麼偏心,到時候不還是要媽咪戴孝送終?

一家三口收拾好,到餐廳的時候,洛初寒和洛以淵已經在一樓了。

傅瑾,「舅舅起的好早。」

洛初寒,「習慣了。」

傅小宋瞅了一眼洛以淵,湊過去,輕聲問,「你幾點起床的?」

洛以淵,「六點。」

傅小宋聽了,輕呼了一口氣,「小孩子要睡眠好才能長身體!」

洛以淵看了一眼傅小宋,「小九的確長得好高,那一會我多睡一陣。」

傅小宋,「這就對了。」

要不顯得他小懶蟲一樣。

宋伊一看著他那心眼多的模樣,搖了搖頭,這個小睫毛精。

洛初寒看了一眼。

傅瑾把兒子養的真好。

一樣都是孩子,淵兒卻一直那麼辛苦。

傅瑾,「舅舅,葬禮那邊我已經安排妥當了,吃過早餐,我們出發。」

洛初寒,「好。」

到了餐廳,張阿姨已經準備了營養健康美味的早餐。

洛以淵很喜歡喝張阿姨燉的湯,喝了兩碗。

洛初寒看向傅小宋,「小九,明天舅爺爺回山城,讓小舅舅留在你家,和你一塊玩好不好?」

傅小宋古怪精靈地看了一眼洛初寒,「好呀,有什麼不好的?」

他看向洛以淵,「小舅舅,你爹地走了,你會不會哭鼻子?」

洛以淵輕聲道,「不會的。」

傅小宋,「那就好,過幾天,我帶你去南港市所有好玩的地方轉一圈,再帶你去遊樂場玩。」

洛以淵,「嗯。」

傅小宋,「……」

這個小舅舅是真的乖寶寶,太乖了,不像他是裝出來的。

唉,乖的讓人沒法討厭!

吃過早餐,五個人一起去了葬禮的現場。

很簡單,除了他們,其他都是葬禮公司那邊的人。

宋伊一特意穿了一條黑裙子,傅小宋是黑色的小西服,傅瑾也是黑色的西服。 工作人員幫他們戴上了黑色絲綢手工刺繡的孝套。

傅小宋看了一眼孝套上的「孝」字,真的十分不情願。

雖然是死者為大,可是宋仁義和劉芸實在對媽咪太不好了,都沒有疼愛過她一天。

扭頭,看向洛初寒和洛以淵的方向。

洛以淵穿著白色襯衣,袖子上黑色的孝套,顯得很乾凈乖巧。

唉,要是這個小舅舅不是洛家人就好了。

洛初寒已經整理好了孝套,看向傅瑾、宋伊一和傅小宋這邊。

葬禮開始之前,傅家這邊來了傅家老爺子和老太太,三爺和三夫人也來了,傅桑跟著,都是素衣。

宋伊一意外,「爺爺、奶奶,爸、媽,你們怎麼過來了?」

傅家老太太輕輕地拍了拍宋伊一的肩膀,「我們大戶人家,該有的禮儀不能少,畢竟是你的親生父母。」

傅桑湊過來,「四嫂。」

話音剛落,傅璽、傅帛和傅裬也來了。

宋伊一突然有些感動。

在傅家,不管是因為什麼,爺爺、奶奶、三爺、三夫人,還有二哥、三哥、傅裬他們,都很尊重她。

而這些尊重,大概都是因為他,因為她老公對她這個妻子的尊重。

洛初寒上前,和傅家老爺子、老夫人行禮,「叔叔,阿姨,洛家洛初寒。」

傅家老爺子一身中山裝,看向洛家這位年輕的家主,「好了,今天就不拘禮節了。」

洛初寒看向傅家三爺和三夫人,和他們打招呼。

三爺和三夫人,看向幾個孩子們。

傅璽、傅帛、傅裬和傅桑,都上來和洛初寒打招呼,尊稱了一聲「舅舅」。

洛初寒叫洛以淵過來。

洛以淵先和老爺子老太太行禮,「爺爺奶奶好。」

傅家老太太看著洛家小少爺,雖然不喜洛家,素來有隔閡,但是今天是給伊一長面子,「好孩子。」

洛以淵看著傅家老太太,心裡羨慕極了小九。

曾祖母就這麼和藹,小九的曾祖母真好,看著好慈祥。

再看向傅家三爺和三夫人,「叔叔好,阿姨好。」

三爺應了一聲。

三夫人看向老太太,「和我們伊一還真長得很像。」

老太太,「是呀,一看就是個好孩子。」

洛以淵停了,心情很好,「謝謝奶奶、謝謝阿姨,謝謝你們對我姐姐好。」

老太太和三夫人看著,安慰了很多。

還怕洛家不好說話,這個小少爺,看著人很不錯,就是看著身體底子差了一點,真的先天不足的樣子。

洛以淵看向傅璽、傅帛、傅裬和傅桑,「哥哥們好,姐姐好。」

傅璽,「小弟弟,你也好。」

然後小聲問,「我們家小九有沒有欺負你?」

洛以淵,「沒有,小九對我特別好。」

傅璽,「……」

真的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