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殤漫不經心的收回了權杖,他的態度平靜,道:「我們斯古洛已經找到想要的東西了,該你們了!」

果然,寒殤是信守承諾的。

答應了血彤的事情,就肯定會做到。

堆積如山的金山、銀山,他毫無波瀾,也不動心,這絕對不是常人能夠做到的。

顧彤抿了抿唇,她瞥了眼夏熙,道:「你去找吧!」

對於,古墓的記憶,顧彤並不深刻,不同於夏熙,她是自己回想起來的。

夏熙沒有拒絕,而是憑藉著記憶開始到處搜查起來,她的目標準確,能夠在第一時間發現所尋的物品。

金山、銀山中間的位置,有一處凹凸出來的木台。

其上的香爐冒著白煙,向內看去,率先入眼的就是中央的佛像。

那一尊佛像身為潔白,面容宛如一百個秋天的滿月聚在一起,極為圓滿且遠離垢染,她的身體,猶如成千上萬的群星匯聚,放出燦然的光芒。

無非就是看上一眼……

卻猶如消解了一切煩惱一樣。

「這是……」顧彤大步流星走了過去,她瞥了眼佛像,又看了眼夏熙,道:「奪尊……」

沒錯了,就是『奪尊』任務!

當初顧擎曾經說過,『奪尊』任務的真實核心,就是尋找清朝時,藏高原進貢的神像,那些神像共有二十一尊,堪稱國寶,甚是珍貴。

顧彤曾經對於這些神像做過調查,若是無錯,眼前的這尊佛像,就是其中的一尊了。

夏熙心中一喜,道:「真的是『奪尊』……」

顧彤點了點頭,道:「我曾經研究過『奪尊』的資料,不會錯的,應該就是這一尊佛像了……」

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說的便是眼前情景了吧。 夏熙驚異了片刻,道:「這算是誤打誤撞了吧……」

原本,夏熙也不知道古墓中有什麼的,她只是預感其中有寶物而已,卻不承想,居然是顧彤他們的任務『奪尊』。

是了!

可不就是誤打誤撞嘛。

顧彤抿了抿唇,小心翼翼中摻雜著恭敬,她合十一下雙手,然後將神像輕輕的拿了下來,她的動作緩慢,唯恐傷到佛身半分。

要知道,這可是國寶級別的寶物呀,她們肯定要更為小心謹慎。

夏熙打開書包,拿出了一個方方正正的盒子,這是她原本準備裝寶物的錦盒。

如今看來,這個盒子的大小同佛像差不多,倒也是很好的器皿了。

顧彤將其放在盒子里,她的內心中有了些許的踏實,道:「行了,準備……」

『咯噔–』

顧彤的話還沒說完。

佛像離開的位置,開始有了動靜。

黑色的木板撤離,縫隙之中凸出了一塊。

古色古香的紫檀木盒,浮現在她們的眼底。

夏熙不由吐槽一聲,道:「靠,真是機關重重呀……」

顧彤瞥了一眼木盒,平聲道:「先將其收起來吧,回頭再研究。」

他們的時間不多,沒有更多的功夫耽擱了。

「行!」夏熙二話不說,戴上了白色的手套,隨即將其木盒裝在了背包中。

物品全部收好了!

此次的任務完成了!

然而……

他們並無多少功夫慶幸。

因為,與此同時……

古墓開始有輕微的晃動了。

……

寒殤挑了挑眉毛,他紫色的瞳子中有些殺意,道:「這是怎麼回事?」

古拉斯趕忙上前一步,道:「回稟小BOOS,這應該同他們所取出的寶物有關係,古墓很有可能自毀!」

自毀……

這兩個字一出,所有人都心中一凜。

要知道,他們現在所處於的地點,可是古墓的深處,若是古墓自毀,他們這回肯定是必死無疑了。

「全員撤離!」寒殤不由分說,直接下達了命令,這個時候,他的命令絕對是準確的,更是一位傑出的王者,應該做出的決斷。

斯古洛黑手黨全員領命,道:「是!」

所有人皆都沒有猶豫,他們在第一時間開始行動了,他們亂中有序,沒有分散奔逃,而是緊緊護送著寒殤開始撤離。

……

寒殤對著顧彤喊了一聲,表明了態度,道:「你們跟緊我們!」

顧彤『嗯』了一聲,並未反對。

她也明白,現在古墓中的情況危險,絕對不是鬧脾氣的時候。

全體都有了一樣的信念,他們與此同時,都向外奔走著。

『咔噠–』

古墓不光是開始晃動,甚至還有落石墜落下來。

這樣的情況,更加肯定了他們的猜測,這個古墓要自毀了。

如若無錯,最後一關,應當是計時模式的。

當他們開啟了陰陽陣法之後,時間就開始計算了。

最後一關的寶藏,有珍寶、有黃金、有白銀,同樣還有各種各樣的寶物。

若是他們留戀於其餘的錢財,就會失去權杖和珍貴的佛像。

可若是選擇後者,就必須放棄錢財!

老爺子後期改造的古墓就是不同,其中還有他對於人心的掌控。 貪婪,人之性也!

是否因為貪婪,而放棄了真正的瑰寶,這才是考驗的難題。

……

斯古洛黑手黨率先沖在了前端,他們就好像是大部隊的一樣,開拓了道路。

貝克特手持西方長劍,砍掉即將砸過來的滾石,替小BOSS寒殤殺出一條平坦的道路。

「沖!」

不知不覺之間,他們已經殺入了生門。

此時的生門,早已不賦活力了,其中的新娘、新郎屍體,回歸了他們的喜床上,目睹著他們離開一般。

『咯噔,咯噔–』

古墓之中,顫抖的更加厲害了,好像整個世界都在晃動一樣。

貝克特一把扯開了生門的把手,道:「衝出去!沖!」

斯古洛的成員們護送著小BOSS寒殤出門,他們殺出重圍,保證著王者的安全。

「沖,沖!我們要衝出去!」斯古洛的成員中,發出了抗衡的聲音,他們同心協力,殺出了最後一層包圍圈。

……

最後一層包圍圈,如若無錯,就是火包的墳墓了!

推開墳墓的裂口,他們就是真正的逃出生天了!

『咔噠–』

貝克特率先推開了火包的鐵板,然而,幾乎就在下一秒,他的瞳孔一縮,身體向後一退。

『咚–』一個村民揮舞著鐵鍬,狠狠地奔准了貝克特的腦袋砸去,道:「打死你們這群盜墓賊,你們褻瀆神靈,貪圖不義之財,不得好死!不得好死!」

不用多言,此人就是陽溝村的村民了。

更是看守墳墓的人,他剛才聽見墳包這裡有動靜,就快馬加鞭的跑過來了。

卻沒想到,他們陽溝村看管多年的墳墓中,居然爬出了一個人……

這根本就是對於神靈的褻瀆!

陽溝村的百姓,怎麼能忍耐這樣的事情呢。

「放信號去!」村民拿著鐵鍬催促一句,吩咐同為看守的村民放信號煙花了。

他並不知道,墳墓中究竟有多少個人,也不清楚,憑藉他們兩個人的力量,能否制服盜墓賊,所以必須要號召更多的人手了。

「好!」另外一名村民不由分說,趕忙找了一個沒人的地方釋放信號了。

『轟隆——』煙花綻放在天際。

等同告知了陽溝村全部的村民。

……

「該死!」貝克特皺了皺眉,明顯沒有想到會遇到這種情況,他咬了咬牙,道:「我先衝出去!你們再帶著小BOSS出來!」

不愧是寒殤的親兵長,這種時候居然選擇率先衝鋒。

要知道,率先出來的那個人,肯定要面臨村民的鐵鍬攻擊的。

別小看鐵鍬襲擊了,那麼一下子甩下來,即便是多強也要硬扛著的,貝克特這是早就做好準備,且願意為寒殤受傷了!

「是!」這種情況之下,沒有人拒絕貝克特的命令。

貝克特是親兵長,他們的最高領導,更是他們必須要服從的存在了。

貝克特一句吩咐說出口,他也沒有遲緩,開始動作了,他單手撐著火包外的石板,借力打力向前一躍。

「打死你,打死你!」

陽溝村的村民好像是打地鼠一樣,揮舞著鐵鍬用力的砸向貝克特的頭。 靠!

居然跟打地鼠一樣。

這群村民也是夠彪悍的。

貝克特單手支撐著,強行抗下這一波攻擊,一個猛子鑽了出來。

其實,他並不懼怕光明正大的抗衡,而是厭惡圍堵其下,被動挨打的局勢。

那樣的情況對於他而言,絕對是非常不利的,能夠逃離出重圍,貝克特絕對不會懼怕這些村民了。

「MD!他們有十多個人!」村民明顯沒有想到這樣的情況,他瞪圓了雙目,有些不知該如何是好了。

然而,他殊不知,站在他對面之人,乃是赫赫有名的斯古洛黑手黨的成員。

斯古洛對抗村民,還是綽綽有餘的!

貝克特退後幾步,道:「小BOSS,你沒事吧?」

剛才他一路衝刺,也沒有多少功夫關心小BOSS寒殤的,好在他的手下之人,都是盡職盡責的,看到小SOSS安然無恙,貝克特的心才放下了。

寒殤的一張臉早已黑成了平底鍋了,道:「我無事!」

貝克特:「……」小BOSS,既然你無事,能不能笑一下,你這樣子很嚇人的……

寒殤神色冷漠,聲音冰冷道:「血彤跑了!」這句話明顯是闡述句。

不知何時,也不知何地。

原本跟他們一起逃離的顧彤和夏熙,居然悄聲無息的消失了。

即便是寒殤都沒有反應過來,等待他察覺的時候,她們早就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跑了……

貝克特的一顆心提起來了,道:「屬下馬上命人去追……」

貝克特知道血彤在小BOSS心中的位置,所以不敢有任何的怠慢,這個時候,必須要在第一時間內找尋到血彤。

「不用了!」寒殤的紫色眸子中閃爍過些許的寒芒,道:「她想跑,就跑吧,沒有必要追她!」

貝克特:「……」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雙重標準嘛,對待他們的時候,嚴苛至極,而對待血彤,小BOSS就前所未有的寬容……

寒殤的薄唇開啟,道:「而且這一次的血彤有些古怪,沒有弄清楚一切之前,還是別打擾她的生活了!」

貝克特面對這樣的小BOSS,不由都有些羨慕顧彤了……

然而,他並未多言,而是恭恭敬敬的道:「是!」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