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兒稍稍安心,點了點頭,說道,「請問美女的尊姓大名,你今天救了我,他日一定加倍報答。」

葉天星笑著搖了搖頭。

「什麼意思?」

「沒別的意思,路見不平拔刀相助而已,無用掛齒。」葉天星很豪氣說道。

寧兒用別樣的目光打量著葉天星,很敬佩,忍不住問其功夫在那裡學的,好厲害,很想學的樣子。

葉天星笑了笑,沒有多言。

寧兒不好意思在說話,沒過一會,菜上齊全了……

吃了大概十來分鐘,期間閑聊,葉天星發現寧兒竟然姓潘,潘家莊人,也就是千年老樹所在的村莊,太巧了。

「美女,聽你口音不是本地人,去潘家莊做什麼呢?」潘寧好奇問道。

「沒有特別重要的事,那裡有我的一個朋友,有段時間沒見面,想過去瞧瞧。」葉天星撒謊道。

千年老樹成了潘家莊的標誌,在當地人的心中肯定有著舉足輕重的作用,葉天星想挖老樹根,怎麼能告訴他們,到時候肯定不會同意,還會惹來大麻煩。

「潘寧,聽聞你們村有一顆千年老樹是吧?現在很出名,不知道是不是真?」葉天星隨口問道。

潘寧微微一笑,回道,「這肯定是真事,那棵老樹不僅活了幾千年,還特別有靈性,只要你許下心愿,就會達成,因此吸引了不少外地人慕名而來,我們那塊成旅遊區了。」

「喔?有這麼神奇?」

潘寧認真的點著頭,又說道,「你也想去看看?為了求姻緣,還是求事業啊?」

葉天星笑而不語,再次強調只是看朋友。

「你看了朋友,順道拜拜老樹也不錯,只要虔誠,什麼願望都能達成。」潘寧說的像那麼一回事。

葉天星不以為然,微微一笑,吃得差不多了,準備與潘寧分道揚鑣,回房間。

潘寧還是害怕李浩強找來,不敢出酒店了,可憐兮兮說道,「善良的美女,我今晚能夠留下來,住在你這裡啊?明天陪你一起回潘家莊,帶你找朋友如何?」

「你也要回去?」

潘寧點著頭,已經得罪李浩強這個傢伙,還有東哥,北川市待不下去,只有離開,不然等待她的結果只有一個,就是被抓,然後被賣到黑窯子里當雞一輩子,永遠見不了天日。

葉天星想了想,點了頭,有一個不算熟人的熟人陪著,總比一個人瞎找的好。

「太好了,多謝你了,美女,你好像比我大一些,叫你姐姐如何?」

葉天星沒有拒絕。

潘寧美美笑了,像一個不懂事的小丫頭,開心不已。

田園世子妃,娘子請回府 二人一起上了樓,進了房間,剛好有兩張床,正好合適。

與幾個人渣大大出手,葉天星身上出了汗,些許疲憊,進了浴室又洗了一個澡,在洗澡的過程中,她感覺很奇怪,好像在浴室的某個角落中,有一雙眼睛在盯著她看,從頭到腳,從前到后,恨不得看不夠。

浴室中,只有葉天星一個人,她覺得自己想太多。

大概夜裡一點了,葉天星上了床,潘寧被折騰得夠嗆,很累、很疲憊,倒在那裡就睡著了,一點睡姿都沒有,就像一個沒長大的小女孩。

看到潘寧這樣,葉天星忍不住想起柳兒、李一菲,這兩好姐妹以前的睡姿也是這樣,很淘氣、很調皮,又可愛。

眼前的是潘寧,不是柳兒、李一菲,但是想到與她們的過去,葉天星有些傷感,也不知道她們最近過得怎麼樣,好久沒有聯繫了。

「應該都很好吧。」葉天星祝福道。

忍不住暗自唏噓,曾經喜歡女人,現在卻被男人俘獲芳心,為了這個男人,葉天星連命也不要,愛得真是深沉。

時過境遷、物是人非。

葉天星忍不住靠近潘寧,替之蓋好被子,準備回自己的床上的時候。

潘寧抓住了葉天星的手,驚恐的囈語道,「不要殺我,不要,求你放過我,我是無辜的……」

葉天星微微皺眉,搖了一下頭,嘀咕道,「小妮子一定是被李浩強那個人渣嚇慘了,開始做噩夢,哎!」

葉天星拍了拍潘寧的小手,安慰道,「不用怕,有我在,你安心睡吧。」

潘寧好像能夠聽見,一下子變得安靜,不吵不鬧。

「真是個小女孩!」

葉天星回到床上,閉上了眼睛……

眼睛再次睜開的時候,已經第二天早晨,房間只有葉天星,不見了潘寧,去哪裡了?

葉天星警覺翻身,發現自己的錢包掉在了地上,身份證、銀行卡等一些證件掉落在地,少了一些錢。

「什麼意思?潘寧是個小偷?」

真是防不勝防啊。

葉天星趕緊檢查了一下,的確是少了一些錢,不過只是幾十塊,大票子還在,潘寧還盜亦有道?

咚咚咚!

不一會,門外傳來了輕盈的腳步聲,葉天星一溜煙躲了起來,準備出手,發現原來潘寧回來了,手中提著點心,還有奶茶。

「呀,姐姐,你醒了啊?怎麼站在這裡,把我嚇了一跳。」潘寧拍著心口自我安慰著。

「你去買早餐了?」葉天星皺眉問道。

潘寧點了一下頭,解釋道,昨天錢包被李浩強拿走了,身上一分錢沒有,所以在葉天星的錢包里拿了幾十塊去買了早餐。

「對不起,姐姐,我應該給你打招呼的,見你睡得很好,沒忍心打攪,加上我的肚子不爭氣,餓得呱呱直叫,所以……」越說,潘寧越沒有底氣,低下了頭。

「沒事,我還以為你是……算了,不說了。」 「以為什麼?覺得我是小偷?哎呀,這個誤會鬧大了。」潘寧翹起了小嘴,十分的可愛。

葉天星會心一笑,擺了擺手,示意沒事。

「趕快把東西吃了吧,趁熱,冷了就不好吃了。」

葉天星嗯了一聲。

吃了早餐之後,二人驅車直奔潘家莊。

潘家莊離北川市比較遠,開車需要三個小時,路途十分崎嶇,稍不注意,很有可能掉下懸崖。

而且岔路非常的多,只怕有導航也不一定找得到,幸好有潘寧指引,葉天星避免走彎路。

不過,一路上風景倒不錯,有山有水,還有小橋人家,縷縷青煙,景色十分怡人。

葉天星忍不住停下車觀望一會。

大概到了中午,葉天星、潘寧終於到了潘家莊。

「姐姐,你的朋友在哪裡啊?潘家莊我熟,帶你去。」潘寧很熱心。

葉天星搖著頭,示意不用了。

「好吧,再見,如果你需要什麼幫忙,儘管打我的電話,或者提我的名字,保證好使。」潘寧信誓旦旦道,在村上有一定的地位。

葉天星笑而允之。

潘寧下了車,走了。

葉天星皺眉打量著潘寧的背影,微微皺起了眉頭,總覺得有點奇怪,至於那裡奇怪,不得而知。

「罷了,還是找千年老樹重要,找到樹根就回去。」

葉天星發動汽車,朝千年老樹所在的地方出發。

聽潘寧說說,千年老樹在潘家莊的村尾,長得很高、很壯大,一眼就可以看見。

把車開到了村子的盡頭,葉天星也沒有看到所為的老樹。

「樹去哪裡了?不會不見了吧。」葉天星的臉色微變。

此時,一位老伯趕著一頭牛從公路旁走過,葉天星下了車,問道,「老伯,這裡是潘家莊吧?」

「對啊,姑娘,你有什麼事嗎?」老伯聲音很大,耳朵有點不好使。

「你們村不是有課千年老樹嗎?怎麼不見了?」

「千年老樹?」老伯的臉色頓變,斜著眼睛看了一眼葉天星,沒有再多說什麼,趕緊趕著牛給走了。

「嘿,老伯,你怎麼走了?」

葉天星追上去,老伯也不搭理,趕著牛比開著車還跑得快,一溜煙消失在了小路的盡頭。

「怎麼回事?談樹色變嗎?」

葉天星百思不得其解,又眺望了一會,還是沒看到高大的樹,期間遇到了兩個小孩,一個農婦,一提到千年老樹,他們的表情大變,隨之匆匆離開,就像見了鬼,害怕不已。

「到底怎麼了?不要告訴我,樹沒了,讓我白跑一趟?」葉天星有些氣憤、不解又迷惑。

「姐姐!」

半熟悉、半陌生的聲音傳來,定眼望去,一道青春靚麗的身影出現在小路的一頭,正是潘寧,她著急跑來,累得上氣不接下氣,說道,「就知道你在這裡。」

「喔?你怎麼知道?」

「猜的。」潘寧深吸了一口氣,眺望四周,嘀咕道,「那棵樹真的不見了,哎,太邪乎了。」

「發生了什麼事嗎?」

潘寧神色惆悵說道,「我剛剛回家,聽我爸媽說,那顆千年老樹一夜之間莫名其妙消失了,怎麼消失的,又去了那裡,無人知曉,不僅如此,還……」

「還有什麼?」

「一些雞鴨鵝和不少家畜,意外死亡,死的樣子相當恐怖,全身的肉腐爛,流的是黑血,散發著陣陣惡臭,聞到忍不住作嘔。」潘寧臉上閃過一抹恐怖說道,其實並未親眼目睹,只是聽爸媽說的這樣。

葉天星皺起了柳眉,十分不解。

「至於為什麼大家都不知道,村上所有的人忌諱談起千年老樹,因為只要提到它,家裡不會安生,死一些家畜還是小事,有的人像中了邪一樣神志不清,或者一病不起,找醫生來看,身體一切正常,就是起不來。」潘寧纖細說道。

「怎麼會有這麼奇怪的事發生?」

潘寧搖著頭。

「你能帶我去看看死了的家畜,和中了邪的人嗎?」

「當然沒問題,只是姐姐你不怕嗎?」

葉天星當然不怕,聽起來雖然邪乎,自古邪不壓正,不管怎麼樣,必須找到千年老樹根,不能白來一趟。

「好吧,不過你的朋友呢?」

「沒事,我很好奇到底什麼情況。」

「跟著我來吧。」

潘寧走在前面,葉天星緊隨其後。

走著走著,葉天星停了下來,她感應到了一股霸道又隱藏之深的元力,這股元力蘊含著怒氣以及哀怨,像死了的某個冤魂,死不瞑目。

「姐姐,走啊,在看什麼?」

葉天星沒有回答,跟了上去。

走了一段路,來到一間普普通通的瓦房前,有一位農民打扮,頭髮略顯斑白的婦女站在門口,潘寧見到她,叫了一聲媽,上前挽住了其胳膊。

「女兒,這位就是你的朋友?」潘媽一臉笑意,女兒回來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

潘寧嗯了一聲,簡單的做了一個介紹,不停的誇讚葉天星的身手是如何了得,簡直是巾幗女英雄。

「潘寧,你說的太誇張了。」葉天星客氣了一句,問起了關於千年老樹的事。

潘媽臉色立變,不想提,好像真的見了不乾不淨的東西,心裡發毛,嘴裡忌諱。

「媽,不要那麼膽小嘛,什麼妖魔鬼怪那都是迷信,現在相信科學。」潘寧勸道。

潘媽搖著頭,還是不想說,邀請葉天星進屋喝茶。

「媽,不用了,我和葉姑娘還得去張嬸家,時間不早,你趕快做晚飯吧。」潘寧拉著葉天星就走。

「去張嬸家做什麼?」

「不幹嘛,去去就回。」

潘家莊不是很大,不過也有好幾十戶人家,從村頭到村尾,都要走十來分鐘,大都是一些瓦房,也有幾個有錢人家住的樓房,修在青山綠水間,與別墅一般,頗有一番境界。

張嬸家修的就是樓房,她的丈夫幾天前,莫名其妙的倒下了,躺在床上毫無知覺,找醫生看了,都搖頭說沒辦法,可能真的是中邪才會這樣。

張嬸看到潘寧這個活潑可愛的小姑娘回來了,還過來看她的丈夫,當然是歡迎…… 張嬸臉上沒有喜色,陰雲密布,頗為惆悵,一定是為了丈夫得了怪病的事憂心忡忡。

「寧兒,怎麼突然從大城市裡回來了呢?沒上班嗎?」張嬸關心道。

潘寧尷尬一笑,搖著頭,給張嬸、葉天星做了一個簡單的介紹。

看到葉天星,張嬸的眼睛為之一亮,沒見過這麼漂亮的女孩子,忍不住誇讚好生俊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