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華沒有跟着過去,小白兔們正奔着c發展,藏不住了!所以她這次出門是女裝打扮,這可跟她當初的形象不符。

除了沈家,她不想出現在人前。

一會兒,蔡元君得到消息回來了,跟封華親熱了一會,就打開帶回來的一個大箱子。

“都是文物商店的賬本,你看看。”蔡元君說道:“至於驗貨,你要說沒人的話,我可以幫你找人。”

“不用。”封華拿着賬本邊翻邊說道。什麼真的價的,她稍微也能分別出來,而且這時候想找個假的不容易,就是假的都是古董假貨!沒準也很值錢。

所以她只需要對着單子看數量和品種對不對得上就好。而這個活,精神力一掃而光就完成,不需要請人,興師動衆的。

沈鶴庭那邊還一邊拉樹,一邊把各種作爲交易的文物就拉進了院子,整齊地碼號,等着封華的人拉走。

他這邊樹還沒有拉完,那邊封華已經清點完了數目。不錯,沒坑她。雖然質量上有些參差不齊,但是數目都對。

蔡亞君在家和封華聊了一會,突然發現封華身上的衣服有些厚重,想她是從北方來的,沒有南方的衣服,這倒提醒她了:“走,姐姐帶你去買衣服!”

封華正事忙完,也想着出去逛逛商場呢,上次來上海買的東西都用的差不多了,該補貨了。


兩人一拍即合,興致勃勃地去購物,等從商場出來,已經是大包小包。

“姐!”老遠,封華就聽見有人朝這邊喊來,而聲音她也認識,是蔡亞君的。沒想到他現在倒在這裏。

封華擡頭看去,一下子就瞪大了眼,因爲蔡亞君身邊的人,正是方遠!

封華瞪着眼睛看着方遠,方遠眯着眼睛看着她。

“姐。”蔡亞君已經走到了近前,伸手幫蔡元君拎包裹,同時也看向封華。

他有些沒認出來,距離他上次見封華,已經過去快一年半了,這一年半的時間對封華的改變絕對是翻天覆地的。

不過封華的五官變化並不大,特別是那雙迷人的眼睛,蔡亞君憑着專業經驗,過了幾秒就認出了她。

“方華!你也來了啊?”蔡亞君驚喜道。

一句話,讓方遠剛剛張開的嘴又閉上了。方華?

封華朝蔡亞君點點頭,叫了聲:“蔡二哥。”又看向方遠,驚喜道:“方大哥,你也在這啊?”

說完走過去,在蔡家姐弟倆見不到的地方對方遠眨眨眼。

方遠看着她,忍下心裏的激動和疑惑,學着封華,露出一個平淡意外又帶着幾分歡喜的表情:“你也在?”

“是啊是啊,我來給蔡奶奶買房子。”封華說道。這個時候方遠肯定是沒有收到她的信的,她得解釋一下。

“你們認識?”蔡亞君走過來看着方遠和封華道。

方遠看着她,沒說話。他怕說錯,小丫頭這是瞞着他又在外面“幹大事”了!

“是啊,這是故家屯的老鄉,跟蔡奶奶一個村子的。”封華說道。

“哦!我想起來了,我說方遠的老家怎麼聽着這麼耳熟,原來是我奶奶家!”蔡亞君道。

方遠又意外了,這次看的是蔡亞君。他奶奶家?

“他就是蔡奶奶三兒子的孩子,蔡亞君,這是她姐姐,蔡元君。”封華爲兩方人介紹。

原來如此。

“好了,既然都是自己人,我們快回家說吧。”蔡元君看着周圍望過來的眼神說道。 封華就不用說了,站在那裏就是耀眼的存在,而方遠的容貌也是出類拔萃的,再加上容貌不錯的他們姐弟,只兩句話的功夫,周圍的人都看過來了。

蔡亞君聽到姐姐讓他回家,有些爲難,他正在任務時間呢!雖然此時的任務就是出來給領導買個東西,但是賣完了是要接着回去的。

“那你們什麼時候有時間?”封華忍不住看着方遠道。千里迢迢、人海茫茫地,這樣都能遇見,他們真是有緣~但是如果緣分只有一眼,她有些不甘心。

“晚上吧,我試試看,能不能請下假來。”方遠說道。他也不甘心只看一眼…..而且他晚上還要“收拾”她呢!

這個小丫頭,當初答應地要多乖巧有多乖巧!要多聽話有多聽話!結果呢?

他要好好“收拾收拾”她!

還有隱瞞他們真是關係的問題,也要好好問問….

封華出門在外化名,他可以理解,但是跟蔡家姐弟隱瞞他們的關係,他有些不理解。蔡家姐弟並不算外人,或者,這兩人有什麼問題?

方遠把目光對準蔡元君和蔡亞君。反正他的小丫頭肯定是沒問題的,那有問題的就是他們了!

蔡亞君看了一眼方遠,又看看封華,這兩人關係不一般啊。

這是個敏銳的人,方遠不敢表現太多,忍着心裏的歡喜,冷淡地跟封華點點頭,進了商場。

哪怕小丫頭多麼不乖不聽話,又冒着危險跑出來,見到她的第一眼,他還是萬分歡喜的。

蔡亞君也跟姐姐和封華打了個招呼,進了商場。

“那小夥子叫什麼名?跟我奶奶一個村?”蔡元君看着方遠的背影,好奇地問道封華。

封華看着她一臉驚喜的表情有些無語,大姐,你是已婚婦女了好不好!

“叫方遠,跟蔡奶奶關係不錯。”封華說道。這個也不怕露餡,方遠都是蔡奶奶的幹孫子了,關係鐵的很~

“有對象了沒?”蔡元君立刻問道。

“元君姐姐,你有對象了啊!”封華實在忍不住說道。

蔡元君一下子反應過來,惱羞成怒地拍了封華一下:“說什麼呢!我當然有對象了!我是給我妹妹說呢!”

“你還有妹妹?”封華問道。

“表妹啊!好多呢!好幾個都沒找着對象呢!”已婚無聊婦女,都愛做媒。

“可惜,據我所知,方遠結婚了。”封華得意道:“就年前。”

嘿嘿嘿~這就是蓋章的好處了!她以後也不用擔心來自四面八方的媒婆了,也不用想辦法棒打鴛鴦了。

心都踏實了很多。

“哎!”聽說方遠已經結婚了,蔡元君遺憾地嘆口氣,多麼好的小夥子,咋就晚認識幾個月呢?

“走了走了,回家做飯。”封華催促道。


方遠晚上很可能來蔡家吃飯,那她得親自做點好吃的。

結果封華的手藝讓蔡元君大吃一驚,連連誇讚,然後話鋒一轉,問道封華有沒有對象。

封華……

“我家人也給我定了親了。”封華說道。

“啊…..”蔡元君失望了。本來她還想着弟弟正好沒媳婦呢….結果也是沒緣分。

“對方什麼人啊?幹什麼的?多大年紀?你們見過了嗎?”遺憾過後,蔡元君追問道。

“姐姐,你就不用操心我了,我對這婚事很滿意。”封華道。一句話讓蔡元君死了心,她還想着如果對方實在歪瓜裂棗,她得想辦法去方家自薦一下呢。

不過想來也是,方華這樣的人才,哪個父母忍心給她配個歪瓜裂棗?

晚上,方遠和蔡亞君果然都回來了。他們這次是陪着各自的領導來開會的,不是什麼危險任務。而且同行的也不止他們兩個人,還有其他人在值班,他們請假也就方便。

蔡亞君和方遠,也是剛認識不久的。

“哇,姐,你廚藝大漲啊!”蔡亞君剛坐到飯桌上就誇道蔡元君,雖然還沒有吃,但是光聞味道就知道非常好。

“不是我做的,方華做的。”蔡元君道。

“哇,你還會做飯?”蔡亞君又把目光看向封華。越看越覺得,這真是個好姑娘…..

方遠斜睨了他一眼,再好跟你也沒有關係!

“是啊是啊,方華以後的對象可福了。”蔡亞君的眼神雖然不明顯,但是蔡元君爲了以防萬一,還是說道:“你家人給你訂了親,說什麼時候結婚了嗎?”

蔡亞君一下子瞪大眼,看着封華,定親了?

方遠笑了一下,還算小丫頭有良心,雖然沒說自己已經結婚了,但是說定親了,也行。

此時的定親雖然不跟古代一樣,訂了就是板上釘釘了,但是依然管用,100個裏面也沒有一個悔婚的。


封華瞄了一眼方遠,對蔡元君笑道:“我家說了,等我到18就領證。”

“也是。”蔡元君點點頭,不到18也領不了結婚證。

蔡亞君沒有再看封華,低頭吃飯。

沈鶴庭突然推門進來了。

“你不是說了不回來吃飯了嗎?”蔡元君放下碗筷,去迎沈鶴庭。

她飯前給沈鶴庭打過電話,沈鶴庭表示晚上要跟領導一起聚會。這麼大的任務,終於讓他圓滿完成了,單位決定先小小慶祝一下,之後的慶功大會,再好好籌劃。

20萬棵“北京蘋果”樹,能產出的美元,他們簡直不敢想!想想就激動!

但是開飯之前,沈鶴庭左思右想,還是決定回家跟搖錢樹的主人好好培養一下感情。

穩住了封華,別說20萬了,200萬都不是問題啊!穩不住封華,那這20萬就是一錘子買賣。孰輕孰重他自然知道,所以他匆匆趕了回來。

沈鶴庭進屋,看到飯桌上的蔡亞君和方遠意外了一下,雙方又是一番介紹寒暄。

沈鶴庭高興,飯桌上的男人也多,他就拿出了兩瓶白酒,要好好慶祝一下。

他平時不輕易喝酒,因爲他酒品有些一般,喝多了話就多。但是今天實在是太高興了,升官眼看在望,還是連升三級!

而且又是在家裏,沒有外人,他也就暢飲了。

喝了幾杯就高興懵了,方遠就坐在那裏,都被他忽略了。

沈鶴庭雙眼晶亮地看着封華,封華突然有種不妙的預感,趕緊端起酒杯,敬了他一杯酒。

沈鶴庭高興地一口乾了,方華大小姐第一次敬他酒呢!他沒醉,都記着呢。

放下酒杯,沈鶴庭立刻道:“我們領導說了,還要20萬!有沒有?” 封華擡頭,跟方遠的目光相撞….又若無其事地轉開,看着沈鶴庭,突然好想錘死他怎麼辦!

千防萬防還是防不住他的嘴!喝酒誤事,果然是真理!

20萬,20萬的啥都沒辦法跟方遠解釋了啊……

蔡亞君是知道封華跟“北京蘋果”的關係的,也知道姐夫這句話的嚴重性,所以他在桌子底下就給了沈鶴庭一腳。

把沈鶴庭的酒杯都踹撒了,但是並沒有把沈鶴庭的腦子踹回來。

“誰踢我?”沈鶴庭一臉疑惑地看着衆人。

“喝多了喝多了,他說胡話呢。”蔡元君也反應過來,生硬地解釋。

方遠畢竟只是個老鄉,不是自己人!讓他知道了封華一直想隱瞞的事,不太好。

雖然方華臉上面無表情,但是他們已經感覺到了低氣壓。

封華是真的很生氣,他不想騙方遠的,她只想隱瞞不說…..但是現在看來這也是奢望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