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了,媽,醫生怎麼說啊?”

“沒怎麼說,就說我營養不良,貧血,要多調理調理也沒給開藥。”

其實醫生本想開點補血的藥,聽見外面的動靜結果嚇忘記了。 樂悠揚陪着張齊把母親送回租住的房子,就拉着張齊往外走。

“你拉我出來做什麼?該給媽做吃的了。”

樂悠揚白了他一眼,“家裏什麼都沒有,出去買東西啦。”

說的也是,剛安定下來,沒想到準備什麼,還是女孩子心細,“哦,媽,我們出去一下。”

母親探頭看見,和藹的笑:“早點回來。”

張齊一邊走一邊應:“知道了,我們出去買菜,一會回來。”

樂悠揚拖着張齊直奔最近的大型超市,然後衝到營養品區,見是補血的就往車裏放。張齊肉疼,“悠揚,我沒帶那麼多錢。”

“不用擔心,我刷卡。”

“一次不用買這麼多吧。”

“慢慢吃,你媽需要補,看她瘦成那個樣子一定是平時日子過的太辛苦。”

張齊承認這話對,母親勤儉的過頭,一年不吃一回肉,營養當然跟不上。又總是忙東忙西一身都是勞累留下的病。雖然都不是什麼大病,勞損留下的病痛卻最難治療的。

選的差不多了,兩人推着車子去收銀處,樂悠揚的眼角餘光瞄到一個熟悉的人影。

“咿,那人是汪小藝麼?”

這個名字張齊感興趣,急忙扭頭看,果然是汪小藝,正推着車子挑水果。

“她果然是躲起來了,不是失蹤。”

樂悠揚悄聲問:“怎麼辦?抓麼?”

張齊沉默片刻,詭祕的一笑:“不急,反正她也飛不到天上去。我們現在沒時間,我找個人跟她。”

誅天魔種 撥通一個人的電話,說了幾句。兩人結賬出來的時候,就看見李多貴如箭打的兔子一般竄了過來,跑的一頭是汗,見面就問:“人呢?”

張齊努努嘴:“還沒出來,你在這裏守着,一定能跟上她。我跟你說,別暴露了,一定要看到她藏身之地再計較。”

“賤女人,我恨不能現在就扁死她。”

張齊舉手在惱怒的李多貴面前晃晃:“在公衆場合打她,人家只會說你這個男人沒品。你要犯傻,我不攔着。”

李多貴想想也是,他要真的在這裏打了汪小藝,不僅出不了氣,說不定還要惹一身騷。

“哼,我聽你的先饒她,看她藏在什麼地方,連她的蛇窩一塊端。”

張齊滿意的笑,拍拍他的肩:“兄弟,自己的事,自己掂量着辦,哥只能幫你到這裏了。”

李多貴眼神閃爍了一下,嘿嘿笑:“謝啦。”然後貼近張齊的耳朵,低聲說,“你現在有美女在懷,可不能多吃多佔哦。”

張齊鄙夷的斜了他一眼:“不要用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不是你,一個不夠,兩個嫌少,三個不多,一窩正好。”

李多貴沮喪的耷拉下腦袋:“不要詆譭我,我對方悅的心自始至終沒變。要不是你之前橫插一槓子,我已經抱住美女了。”

張齊聽着有氣,他這話不是明擺着讓了悠揚誤會麼。

“李大少,說話不能沒根沒據,我什麼時候插你的槓子了。”

“難道你沒有,那天晚上,要不是你擋在我跟方悅之間,我肯定已經抱到她了。”

擦,不提那天晚上的事還好,提起那晚上的事張齊就有火。要不是李多貴這孫子跟方悅上演追求大戲,他怎麼可能被感染了那什麼超能體。

張齊恨,一腳踹在李多貴小腿上,“你丫的還說那件事,老子被你們兩個坑苦了。你還好意思說是我攪合了你們的好事。要不是你們,老子能被……”

算了,這件事是祕密,不能說出口。張齊氣惱的一甩手,“懶得跟你們計較。”拉了樂悠揚的手,離開納悶中的李多貴。

走出幾步遠後,樂悠揚才問:“你們之前發生了什麼事啊?”

步步驚婚:強娶億萬萌妻 “還能是什麼事。就那孫子半夜在操場上死皮賴臉的求愛,人家不答應。偏趕我倒黴路過,被拉去當擋箭牌。結果呢弄破了一個瓶子,把我扎傷了,害的我感染髮燒,還丟了份工作。”

樂悠揚咯咯笑:“原來是這回事。下次你少做點英雄救美的事就好了。你呀,讓我真不放心。”

“爲什麼?爲什麼不放心我?”

樂悠揚故作哀怨的嘆口氣:“好多女生惦記你,你又那麼喜歡助人爲樂,我就擔心哪天你掉進別人的溫柔陷阱,我可怎麼辦?”

戀愛中的女生總是患得患失的,張齊瞭解,笑着安慰:“這世界上還有比你更能讓我動心的麼,好像沒有吧。如果你對自己都沒有信心,其他的女人豈不是更沒信心。她們沒有你強,有什麼資格跟我在一起呢。”

“各花入各眼誰知道呢。”

“你這朵花入很多人的眼,不過我是大老虎誰也別想從我手裏把你搶過去。誰敢跟我叫板,我就讓他後悔被媽生出來。”

樂悠揚微帶責怪的說:“你別說的這麼兇,你總是讓我提心吊膽的,每次聽到同學們議論你,我就擔心你又出什麼事了。張齊,做人低調點好,不然會招惹一身的麻煩。”

他沒有想過高調,一直都過的挺低調的。可是自從被瓶子扎傷以後,他就成了麻煩事的代名詞,一堆事都找上頭來。到底是他本身就是個倒黴蛋,還是因爲自身能力的增強,自己找來的麻煩。

細細回想了一番,發現如果沒有得到超乎常人的體魄,那些麻煩他依然會招惹上。最後張齊得出結論,他的麻煩跟被小瓶子弄傷沒有半點關係。而且他還要感謝那個小瓶子,如果沒有它,現在的他說不定已經被誰打成了殘廢。

張齊知道樂悠揚是在爲他的安危着想,只有在意纔會關心,所以張齊感到很開心。側目看樂悠揚美的無可挑剔的臉,爲自己能擁有這樣一位完美的女子而開心。

可是有時候他又有些擔心不能有個圓滿的結局。他覺得自己不能給樂悠揚帶來優越的生活,又是個死板不會浪漫的人,樂悠揚跟他在一起久了會不會感覺到乏味。

越想越覺得手裏抓住的東西不夠牢固,心情不免低落。

“我很低調的,你看我的臉應該很低調吧。”

“噗嗤”樂悠揚笑了,又立即繃起臉,認真的說,“別逗我笑,我是在說很嚴肅的問題。你呀,惹的事太多了,我好怕你惹上什麼大麻煩。”

“嘿嘿,你老公我打架一流,解決麻煩的能力也一流。”

張齊還是第一次用“老公”兩個字,樂悠揚是比較傳統的女孩,不喜歡瘋瘋癲癲的亂說。聽到老公兩個字樂悠揚的臉唰的紅頭,羞的深深低下頭,低聲埋怨:“胡說什麼呢你,你怎麼也跟別人一樣學壞了。”

張齊開心的笑:“我過過癮而已。我媽已經把你當兒媳婦了。”

“一定是你在阿姨耳邊說了什麼。”

“我哪有啊,真的是跟你有緣,她一看就喜歡你。我說真的,我媽說了,說你是好姑娘,要我好好對你。”

“是麼?”樂悠揚含羞帶怯,臉上掛着羞澀的笑,眼睛只敢偷遛張齊,不敢直接看。

這種時候一定要立馬給出肯定答案,稍微猶豫那麼一點點,人家姑娘都會懷疑你在胡謅,所以張齊毫不猶豫的答:“當然,我會說謊麼。”

樂悠揚微微擡起了一點頭,脣邊掛着幸福的笑:“等我從國外回來,你會娶我麼?”

“國外?你已經決定了?”儘管樂悠揚上次說過出國的事,可今天聽到類似肯定的消息,張齊還是有點不想接受。

樂悠揚輕輕點點頭:“我爸媽都同意了,而且表哥已經給我聯繫好了大學,可能下學期去。”

張齊的心“咯噔”一下有種不好的預感,這麼急就要出去,又是她表哥安排,這裏面多半就是爲了阻止他們在一起的意思。

惡魔前夫認栽吧 “悠揚,這主意是不是你表哥提出的?”

“嗯,是表哥主動找到我爸媽,說我應該接受更好的教育。像我學金融的只有在國外學習才能學到更多的知識。國內的金融專業根本不行,我爸爸覺得表哥說的對就點頭了。”

果然是楊越天的主意,只要他是真心對樂悠揚好,張齊就不計較。兩個人的感情若是因爲距離就便成了空,那隻能說明他們的緣分還不夠深。雖然如此安慰自己,可是心裏還是有一塊地方很不舒服。

甩甩頭,看向樂悠揚含笑的臉,紛雜的思緒又襲上心頭。自己有什麼本事能留住這樣的美女。也許這一切都是泡影,不久後就會被現實戳破。畢竟不是小孩子了,還會天真的認爲真愛可以天長地久,就算阻隔千山萬水也依然堅定無比。有多少愛可以一生不變啊。

忍不住想撓頭,卻發現滿手都是東西,撓不了,不由自主的嘆口氣。惹的樂悠揚擔心問:“怎麼了,你有煩心事麼?”

“沒有。”

“你騙我,我明明看見你的眉頭微皺。”樂悠揚不高興的說。

張齊嘿嘿笑:“國外的風景會更好吧。”

樂悠揚是心思細膩的人,一聽就猜出了張齊在想什麼,抿脣一笑:“你要相信我,除了你,我誰都不要。”

“我有那麼大魅力麼,我又沒錢,家裏條件也不好。”

“這個問題我們以前談過,要是我在意這些就不會跟你開始。”

張齊笑笑點頭:“我相信你。”

這個問題可以到此爲止,再追究下去就顯得他太小氣。 張齊很快就放下了煩惱,因爲明知那煩惱是自己解決不了的,所以他學會了暫時忘記。他告訴自己把握現在就好,明天會怎樣到明天再說。

當兩人有說有笑的推開房門的時候,客廳坐着母親和商麗欣,兩個人不知道在談什麼,感覺挺融洽的。張齊覺得奇怪,像商麗欣那樣的富家千金是怎麼和母親找到共同語言的。

商麗欣本來是滿面笑容,當看見親親熱熱走進來的兩個人時,臉色變了變,有一絲不悅從眼底劃過,只是一瞬間很快就被她藏進了心底。

母親連忙說:“商小姐來有一會兒了,帶了很多東西來。總是讓人家破費,真是不好意思,我又推不掉。張齊,你勸勸商小姐,叫她把東西拿回去吧。太貴重了,我們不能接受。”

張齊苦笑,商麗欣拿來的東西可以扔掉,卻絕不可能讓她再拿回去。就像所有任性慣了的孩子一樣,商麗欣想做的事必須成功,她絕不允許被人拒絕。送出去的東西她是絕對不可能收回去的,這一點張齊非常清楚。

“媽,人家都拿來了,怎麼能讓人家再拿回去。這是商小姐的一片好意,媽,您就不要管了,我知道怎麼做的。”

母親難爲情的看着商麗欣:“商小姐,您真是太客氣了,弄的我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您對我們母子的好,我會一輩子記得的。”

“媽,您餓了吧,想吃什麼,我去做。”急忙打斷母親的話,真怕母親說出什麼“感謝您大恩大德”的話,那會讓大家都覺得尷尬的。

母親頓了一下:“那個,商小姐帶了個保姆來,正在廚房忙呢。”

張齊心裏叫苦不迭,商麗欣到底想幹什麼,連保姆都給他弄來了,看來商麗欣有意讓他這輩子都還不清了。

“商小姐,您太客氣。”誰都聽的出客氣兩個字是從後槽牙裏迸出來的。

商麗欣微微一笑:“阿姨身體不好,我僱個人來照顧她是應該的。”

“還是小姐考慮的周到,多謝了。”

“你跟我還客氣什麼。”商麗欣笑着,輕輕拍拍張齊的肩,有意無意的說,“咱兩誰跟誰,何必客氣。”

這話不要太曖昧啊,搞的他們好像有什麼親密關係一樣。

張齊尷尬的咳嗽一聲:“小姐,承蒙您關愛,對我媽照顧的如此周到,謝是肯定要的。今後但凡用到我的地方,小姐只管吩咐。”

張齊是故意這麼說,就是想把兩個人的關係定位爲老闆和員工的關係。

商麗欣微微一笑,靠近一步頗有深意的說:“好啊,我真用到你的時候,可不準推三阻四。”

聽起來很普通的一句話,卻讓張齊覺得後背有些發冷,總感覺自己正在朝深淵一步步靠近。急忙轉移話題,把不舒服的感覺甩到腦後。

“嘿嘿嘿,那是肯定的。”隨即對母親說,“媽,您看,這都是悠揚給您買的補養品。悠揚知道您身體虛弱,所以買了很多補血補氣的東西。您看,要記得吃啊,放時間長了會過期,所以別不捨得吃。”

“啊!”母親驚訝的盯着張齊放在桌子上的大包小包,“這些,這些都是吃的?”

“對啊,都是吃的,保質期都不長所以不能放。必須一個月內吃完,否則就浪費了。”

之所以這麼說是想讓母親主動吃,如果說保質期很長,以母親的個性一定會放到快要過期才捨得去吃。

母親搖頭略帶責備的說:“你看看,你這孩子怎麼能買這麼多。我哪能吃的掉這些。你在旁邊也不勸勸悠揚,弄這麼多,怎麼辦啊。要不少錢吧?”

進門就看見商麗欣的樂悠揚一直不吭聲,是因爲不知道說什麼好。儘管張齊說他跟商麗欣只是僱傭關係,可是作爲女人,她怎麼能感覺不出商麗欣看張齊時眼神的微妙變化。

所以跟商麗欣在一起樂悠揚就覺得尷尬,渾身不舒服,卻又不好表露出來,只能像乖乖兔一樣緊貼在張齊身後,低頭不說話。母親問話,樂悠揚才急忙回答:“沒有了,不要多少錢,就是一點心意,希望阿姨別嫌棄。”

母親很感動,“瞧你這孩子說的,你還是個學生,能有這個心,阿姨心裏別提有多高興了。走了累了吧,快點坐吧。張齊,給悠揚倒杯水來。”

樂悠揚急忙推辭:“不要了,我自己來,您別把我當外人。”

張齊接口道:“就是,您怎麼能把悠揚當外人呢,悠揚是自己家的。”

母親開心的笑,不管兒子選擇誰,她都開心,只要是好女孩誰都行。

商麗欣的臉色變了,突然說:“我也該走了,你們一家在一起其樂融融,我在裏面摻和多不好。阿姨,保重身體,需要什麼的話就給我打電話。我的電話給您留在桌子上了。”抓起包就要走。

母親急忙阻攔:“商小姐,您怎麼能現在就走呢。飯也該做好了,不能走啊,吃了再走吧。”

商麗欣露出一個勉強的笑容:“不了,改日,今天不方便。”

母親還要挽留,張齊說話了:“媽,您別難爲商小姐了,她事多忙的很,可不像您沒事做。下次等商小姐有空了,我再叫她過來吃不遲。”

母親吶吶的點點頭:“要是這樣,那就不留了。”

商麗欣用哀怨的眼神瞪張齊,“是啊,我還有事,改天再來陪阿姨說話。”帶着一肚子不快,大步朝外走。

母親忙吩咐:“兒子,快送送商小姐。”

“哦,知道了。”

轉身跟出來,走到門口,商麗欣站住,回頭看着張齊的眼睛,壓低聲音說:“臭小子,今晚繼續訓練,別整天想着泡妞。”

張齊一臉無辜,說他整天想着泡妞,太冤枉。他跟樂悠揚在一個學校卻很少見面,拍拖都不能****相見,這也能算是泡妞麼。

“小姐,你千萬別這麼說,我的時間都花在了正事上,沒空泡妞。”

商麗欣瞄了一眼樂悠揚:“被看見你的小美女就走不動路,想想你的欠債,我看你拿什麼養她。”

這纔是真正的打擊,他的欠債,滿打滿算十年才能還完,樂悠揚能等十年麼?

商麗欣滿意的看到張齊眼中的痛苦,得意的一笑:“好好想想,下面的路該怎麼走。”

留下這句話她就來門輕飄飄的走了出去,獨把沉重留給了門裏的張齊。而走出門外的商麗欣俏臉上全是冰霜,心情莫名的煩躁。怎麼會這樣,不是沒有把一個學生黨放在心上麼,自己有喜歡的人啊。

可是在看見他跟別的女孩親近的時候心情一下子就變糟糕了,甚至還生出了莫名的嫉妒。怎麼會生出這樣的感覺來,多半是錯覺。張齊還是個毛頭小子,什麼都不懂的傻瓜。她只需要他的力量和超強的戰鬥力,其他的都不用。

樂悠揚雖然沒聽見商麗欣說什麼,但看張齊的臉色心裏多少猜到了點什麼。聰明如她,就算有所疑惑,也不會立即問出口。

“商小姐對你很好啊。”

努力用平靜的語氣說出,不然別人感覺到她心裏很不是滋味。

“是啊,她對我越好,我欠的債越多。”張齊有氣無力的信口答。

樂悠揚驚疑的追問:“你說什麼?”

發現自己說漏嘴了,急忙掩飾:“我說欠她的人情越多。”

樂悠揚不疑有它,眼神黯了黯:“是啊,她對你真的太好了。”

母親插嘴:“這位商小姐,人漂亮,心腸也好。跟我從別人嘴裏聽說的富家女完全不一樣。兒子,能遇上這麼一個好老闆是走大運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