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學員來說,這是一種極大的考驗。

葉雄跟幽冥走到其中一張紅紙面前,看著上面的三十多種丹方。

簡單的丹方,需要購買靈藥的分數比較少;複雜的丹方,需要購買靈藥的分數比較多,但是相應,得到的分數也比較多。

排在第一位丹方,是一個種叫鞏元丹的丹藥,一共需要五十多種靈藥,兌換靈藥的分數是四百分,成功練制出丹藥,獲得的分數,從八百分到一千二百分之間。

「這個八百分到一千二百分之間,這是怎麼回事?」葉雄問。

「每一種丹藥,煉製出來品質是不一樣的。 妃本男妝:王爺請止步 八百分的丹藥,是及格線,這一千二百分,就是最精品的丹藥,我會按照丹藥的品階來給分。」胡夫解釋。

葉雄點點頭,算是明白了。

他繼續看下去,在排行第七的位置上,看到一個種熟悉的丹方:沖境丹。

沖境丹丹方,葉雄再熟悉不過,當初他就是利用火靈將沖境丹煉製出來,然後一舉突破到五階後期的。

接著往下看,很快就在十八的位置,看到第二種熟悉的丹藥,突破丹。

這兩種丹藥,葉雄都成功煉製過,有非常大的把握。

但是,葉雄對這兩種丹藥一點興趣都沒有,因為這兩種丹藥,賠率不高。

他喜歡挑戰更大的。

「幽冥,這鞏元丹,難煉製嗎?」

葉雄把目光定最難度排行榜第一的鞏元丹上面。

幽冥搖了搖頭:「這鞏元丹,你煉製不了?」

「難道這鞏元丹,比問仙丹還難煉製不成?」葉雄震驚地問。

「在鍊氣階段,幾乎沒有丹藥比問仙丹還難煉製,但是這鞏元丹需要的技巧太多,過程太複雜,五十多種靈藥,每一種煉化的過程之中,出錯一步,就功虧一簣。而且煉製這種丹藥需要時間太長了,要花好幾個小時,我不建議煉製這一種。」幽冥說道。

既然她都這麼說了,葉雄自然不會去冒這個險。

兩人身上加起來一共才不到六百分,他可不會用四十分去冒這個險。

必須找到有把握煉製的丹藥。

接下來,葉雄目光落到第二種丹藥上去。

第二種叫做消痛丹,是一種能短時間之內將神經痛感減少的丹藥,適合受傷或者煅體使用。

看到這裡,葉雄內心大喜,他現在最需要的,就是這種丹藥。

真猿九變,對肉身刺激實在是太大了,哪怕葉雄意志堅強,在第一變的時候,已經讓他差點受不了,他都沒有勇氣去修鍊第二變。有了這消痛丹,對於他煅體,作用非常大。

他看了一下,消痛丹所需要的靈藥,只有十幾種,似乎相對簡單得多。

「幽冥,我想煉製這消痛丹。」葉雄當機立斷。

「消痛丹雖然看起來需要的靈藥非常少,但是這些靈藥,全都是出名難煉化的,不過你有火靈幫忙,對於你來說,根本就不是難題,這丹方再適合你不過。」幽冥點了點頭。

消痛丹需要的分值是三百五十分,花費之後,葉雄身上,就只剩下兩百多分。

「你需要煉製什麼丹藥?」葉雄問。

幽冥搖了搖頭,說:「在雷光陣跟傀儡大陣之中,我太高調,已經引起不少人的注意,這樣不利於我隱藏自己。我準備煉製兩種最簡單的靈藥,而且以失敗告終。」

葉雄點了點頭,幽冥這樣也好,不然被盯上,她想排到千名之外,難了。

「好吧,我決定煉製這消痛丹跟沖境丹,沖境丹我成功煉製過,有把握,哪怕消痛丹煉製不成功,我也還有四百多分。」

這樣的選擇,最保險。

消痛丹:所需分數,三百五十分;成功獎勵:六百分到八百分之間。

沖境丹:所需分數,兩百分;成功獎勵,三百分到五百分之間。

這兩種丹藥,幾乎消耗葉雄身上所有的分數,剩下的二十分,由幽冥選擇最簡單的丹方,來掩蓋身份。

兩人去到胡夫面前。

葉雄將五百五十分分牌排在桌面上,說道:「我要消痛丹跟沖境丹所需要的靈藥,這裡是五百五十分,你們數一下。」

此言一出,胡夫,嚴宗明,洛可兒,集體傻眼。

(本章完) 五百五十分,那是多大的數分,在場三人,沒有一個不知道。

上一屆的學院篩選賽,排名第三的洛可兒,總分才四百八十分,而且洛可兒還是在第四名通過森林,拿到了一百七十分的情況下。

現在離比賽結束,遠遠沒到時候,這傢伙居然拿到了五百五十分,還是人嗎?

關鍵是,以他現在的分數,已經穩穩進入前十,他居然還拿所有的分數來煉丹,這實在不是一個精明的選擇。

「江南王,以你現在的分數,已經穩進前十了,其實你沒必要再煉丹,風險太大。」洛可兒忍不住說道。

此言一出,胡夫跟嚴宗明又傻眼了,這個妞,得多喜歡這個傢伙,把內幕全都爆了。

葉雄看了眼洛可兒,見她眼神天真燦漫,不含一絲雜質。

我行我素,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樣子,乍一看去,性格跟安樂兒非常相像。

只不過,眼神沒安樂兒那麼污而已。

咳咳!

胡夫又乾咳兩聲,打斷洛可兒的花痴,這才說道:「江南王,你選擇的可是排名第二跟第七的丹藥,這兩種丹藥的煉製難度,想必你也知道,你確定要選擇這兩種丹藥嗎?」

「我確定。」葉雄毫不名猶豫地回道。

「江南王,你有火屬性靈獸嗎。」洛可兒插嘴問。

「沒有。」葉雄搖頭。

「什麼,沒有?」洛可兒刷地站了起來。

咳咳!

胡夫又提醒她。

洛可兒這才坐下來,耐心地說道:「我們這裡不提供火屬性靈獸,沒有靈獸,前十的丹藥,你根本就沒辦法煉製,明白嗎?」

「我有法術之火。」葉雄說。

重生之時尚達人 「鍊氣期的法術火焰根本沒辦法煉出前十的丹藥,明白嗎?」洛可兒耐著性子說。

「我已經決定了,把靈藥給我。」葉雄不想解釋那麼多。

「我說你這個人是不是腦子缺根筋啊,我說得這麼明白,你還這樣選擇,腦門是不是被夾了。」洛可兒屁股還沒坐熱,刷地又站了起來:「把所有分數輸光了,你就進不了皇城學院,到時候發配你到邊疆的學院,讓你混吃等死一輩子。」

胡夫聽不下去了。

譚宗明別過臉去,羞於再看。

幽冥看著這個天真的少女,再看看葉雄,嘆了口氣。

這個混蛋,怎麼就這麼招人喜歡,這妞這是一見鍾情的節奏啊!

「可兒,你別說話了。」胡夫開始崩起臉。

不用點威勢,還真是壓不住這無法無天的小丫頭。

洛可兒似乎這才發現自己太過激動,這才不情願地坐下來。

接下來,她一直都翹著嘴,眼神時不時地白著葉雄,一直都沒說話。

直到葉雄拿到兩種丹藥所需的靈藥,準備離開,她才在背後說了一句:「笨蛋。」

葉雄哭笑不得,自己這是招誰惹誰了,整個過程,都沒得罪她半句話,她怎麼就盯上自己了?

「這女孩似乎對你挺有意思,去皇城學院之後,你就不寂寞了?」幽冥說道。

「我怎麼聽這話,醋勁那麼大?」葉雄笑道。

幽冥沒有接話,不過看她的樣子,似乎有些不太高興。

「我答應你,去皇城學院之後,為你守身如玉,行了吧,別崩著臉啊。」葉雄笑道。

「你愛怎麼樣就怎麼樣,關我什麼事情。」幽冥裝成一副什麼也不在乎的樣子,說道:「別得瑟,抓緊時間煉丹,這消痛丹不容易煉製。」

「你放心好了,其它方面我不敢說,這煉丹,我還是把握挺大的。」

葉雄跟幽冥分開,朝另外一個丹爐走去。

比賽有規定,煉丹必須獨立完成,不能合作。

台上,洛可兒看著葉雄的背影,嘴巴依然翹著。

「師妹,你不會看上這小子了吧?」嚴宗明笑道。

「像這種腦子缺根筋的傢伙,鬼才會看上他。」洛可兒哼哼道。

「咱們學院那麼多男生追你,師兄我可是從來沒見過你對任何一個男生髮火啊,你不會是對他一見鍾情了吧?」嚴宗明繼續笑道。

「呸呸呸,你說哪去了,我只不過是恨鐵不成鋼。」洛可兒急道。

「好了,你們都別吵了!」胡夫打斷他們的話:「你們別把人家想得太簡單,也別認為別人是傻子,對於一個能破掉雷光陣跟傀儡大陣的人,我從來不覺得別人是傻子。沒有把握的事,人家會做嗎?」

「你不是說過,鍊氣期想煉製高級丹藥,只能用靈獸之火嗎?」洛可兒奇怪地問。

「對啊,以法術之火,根本不可能煉製出前十的丹藥。」嚴宗明跟著說。

「天堡學院的雷光陣,天靈學院的傀儡陣,說不可能被人破掉,結果呢?所以說,世事無絕對,修真一道,有很多事情是無法解釋的,也許人家有特殊的技能也說不定,咱們就等著瞧好了。」胡夫繼續說。

聽導師這麼說,洛可兒恨不得跑過去,看看那個傢伙是怎麼煉丹的。

葉雄回到場下,看著地上一排排的煉丹爐,挑選著。

這些煉丹爐看起來全都差不多,葉雄選擇最角落中的一個煉丹爐。

不是因為這個煉丹爐好,而因為這個角落最隱蔽,不容易被人發現。

火靈的事情,他必須要隱藏好。

將靈藥排在地上,仔細研究一下丹方之後,葉雄就開始煉製了。

他沒有馬上煉製消痛丹,而是先煉製沖境丹。

沖境丹的煉製方法,他記得非常清楚,當下將所有的靈藥都拿出來。

人蔘,何首烏,靈芝,天山雪蓮,紫葉草,百年黃精,地火蓮,清靈果,三葉劍草跟鐵樹脂。

在地球的時候,這些靈藥對於葉雄來說,是花費了很多時間,歷盡危險才能採集到了,沒有想到在修真界,居然成了學員比賽靈藥,可見在修真界之中,高階的靈藥肯定很多。

將靈藥排好之後,葉雄開始施赤焰術,開始煉製起來。

等丹爐熱之後,一種種將靈藥放進去煉化。

一個小時之後,沖境丹已經煉製出來了。

葉雄打開丹爐,將裡面的沖境丹拿出來,看了一下,還算滿意。

休息片刻之後,他準備煉製第二種丹藥,消痛丹。

(本章完) 消痛丹的煉製方法,比起沖境丹難得多,最關鍵是幾種主葯非常難煉化,哪怕葉雄擁有火靈,幾乎都無法煉製,還好他有變身術,在身體快承受不住的時候,讓手臂變身,才堪堪抵擋住火靈的力量。

這次煉丹,足足花費了他三個多小時,原本已經沒多少人的煉丹場,人數漸漸多了起來。

丹爐之內,傳來一陣輕微的凝丹聲音,然後一陣紛芳丹香傳來。

葉雄收火,鬆了口氣,坐在地上大口地喘氣。

這番煉丹,消耗太大,體內的元氣,幾乎被抽空了。

足足十幾分鐘,他這才站起來,打開煉丹爐,將一顆乳白色的丹藥從裡面拿出來。

煉丹這麼長時間,葉雄從來沒見過乳白色的丹藥。丹藥體表看起來,流光奕彩,隱隱有不凡之意,一看就不是曾通的丹藥。

外表來看,消痛丹是成功了,至於能拿到多少分,那得看皇城學院的人怎麼給分。

將兩顆丹藥收好之後,葉雄回到場中,幽冥已經在那裡等侯。

看她那樣子,已經等很久了。

見葉雄過來,幽冥向他投去詢問的目光。

葉雄打了個OK的手勢,然後走過去排隊。

由於煉丹的人比較多,每人的丹煉需要品鑒,所以花廢的時間多一些。

好在胡夫是皇城學院煉丹系的導師,對於品丹一道,也非常熟悉,簡單的『望聞切』之後,一顆丹藥的品質就被他品鑒出來。

嚴宗明跟洛可兒在旁邊打下手,胡夫鑒定出來的丹藥,由他們付賠率。

「不及格,廢丹。」

「及格。」

「廢丹。」

「廢丹。」

「這顆丹藥不錯,中乘。」

轉眼之間,就輪到葉雄了。

葉雄將兩顆丹藥遞過去,胡夫一下子還沒反應過來。

前面,他品鑒的全都是低級丹藥,像現在這種排名前十的丹藥,他還沒品鑒過。

胡夫抬起頭,這才發現是葉雄,連忙將兩顆丹藥拿過來品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