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突然發生的變故,高昊天很吃驚感受着臉上傳來的劇烈疼痛,眼神冷的要殺人。

“給我殺了他!”

高昊天怒吼着對着身後的男人命令了起來,手中的尖刀猛的一揮,只是一個被酒色掏空的男人哪裏是孟迪的對手?

孟迪一擊得手之後就迅速的退了出去,看着衝向自己的健壯漢子,孟迪覺察到了危險,那是一種深入骨髓的寒意,就像是被餓狼頂上了似的。

幾乎是在同一時刻,秦偉也動了。

秦偉迅速的從地上抄起了軍刺,一個箭步跨到了數米之外,看着被困住的方沁潔,秦偉不作遲疑,黃級中期實力展露無疑。

感受着場面上迅速變冷的氣息,所有人爲之一振!

緊緊看守着方沁潔的漢子更是萬般小心,秦偉展現出來的實力現在估計沒有幾個能擋住?

只是他們真的能擋住秦偉嗎?


答案當然是否定的!

已經被成功惹怒的秦偉此刻有了殺人的衝動,沒有一個男人會在受騙之後還能保持着一顆平常心,那樣的男人應該不能算是男人吧、?

方沁潔第一時間覺察到了脖頸傳來的寒意,冰冷的軍刺冷到了心底。

孟迪沒有片刻停留就和蜂擁而上的尖刀們戰在了一起,只聽到一陣噼裏啪啦的聲音傳來,孟迪已經攻出了十招有餘。

只是秦偉給他造成的傷害豈是一般?

感覺到自己的力氣慢慢的消失,孟迪知道自己今晚註定要掛了。

站在高樓上的誠哥怎會料到自己手下的戰將竟然會敗,而且還是那麼悽慘的敗?

他知道自己已經沒有留下的必要了,對於孟迪,誠哥知道他已經失去了價值,既然如此,棄之何妨!

秦偉猛的一躍,眼前十幾米的距離不過分秒之間就落在了身後。

看着眼露懼色的漢子秦偉一陣冷笑,早知今日何必當初?既然選擇了與我爲敵,那你們就去死吧!

手中的軍刺灌滿真氣爆射而出,沒有一點懸念,那用軍刺頂着方沁潔脖子的漢子就被秦偉甩出的軍刺給射了個對穿。

半跪着的方沁潔目瞪口呆的看着凌空虛度而來的秦偉,眼中一片迷茫之色,秦偉總是帶給自己最震撼心靈的東西。

就像是自己好奇爲什麼他會那樣忽視自己,爲什麼會想着去關注一個陌生的男人,爲什麼會想着去知道他的心思、、、

突然身後出現了幾道清晰的破空之聲,秦偉以奇異的角度躲過了遠處高樓上***裏面射出的高速子彈。

此刻距離方沁潔只有半米之遙,秦偉再次提起一口真氣,加快了腳下的步伐,一步踏出方沁潔已經到了手指觸手可及之處。

只是背部傳來的劇痛一下子刺穿了秦偉的自信心,他知道自己中彈了,雖然沒有意識到是什麼時候的事情,但是肉體是不會騙自己的!

方沁潔眼睜睜的看着倒下的秦偉,心中一陣刺痛像是失去了自己喜愛的玩具似的。

曾幾何時秦偉已經在自己心中生根發芽,多少次自己從睡夢中醒來淚流滿面、、、

“啊!不、、、”

月亮不知何時被烏雲遮住了,淒厲的嘶吼在深夜傳出了老遠。

當丁山回到孤虎門總部已經是深夜十一點了,但是李虎和韓越依然靜靜的坐在會議室裏面。

“啊,不好了大哥,咱們被偷襲了!”

李虎手中的瓷茶杯驚的落在了地上摔的粉碎,顫巍巍的說道:“怎麼回事?什麼被偷襲了?”

等到丁山將事情一點不漏的全部說出來之後,韓越從李虎的眼睛裏面看到了震驚。

“你說那些人拿的是軍刺?能確定嗎?”

“我絕對沒看錯的!”

“怎麼會這樣?”

、、、

三人糾結了許久之後,看着腕上的手錶已經十一點半。

他們知道是真的出事了!

整個孤虎門一時間全部運轉了起來,數千小弟全部撒了出去,大街小巷的打探消息。

夜晚在不知不覺中過去了,很多人都不知道泉城已經變天了。

當凌晨的曙光照亮大地的時候,方沁潔正緊緊地抱着秦偉。

看着已經幹了的血跡,方沁潔的淚水無聲的墜落在地,千言萬語都不能表達此刻的心情。

雪兒忽的睜開眼睛突然發現自己獨自一人躺在病牀上,秦偉已經不知道去了哪裏!

“秦大哥!秦大哥、、、”

清脆的回聲在病房裏面迴盪着,無情的撕扯着雪兒脆弱的心靈。

她怕秦偉會離她而去,尤其是自己現在還在住院的時候。她比誰都知道自己的情況,當日慈厄上人的勸告還歷歷在目。

“五年?已經夠了,同是天涯淪落人,就讓我陪你走過最後的時光吧!”

這是雪兒當日心中所想,但是隨着兩人感情的加深,她是多麼希望自己能夠一直陪在秦偉的身邊,不爲情愛也爲了他能夠救回自己的家人。

上午九時,泉城市**裏面十三個市委領導齊聚一堂,市委書記齊天明主持會議。

看着一個個臉色很差的常委,齊天明清了清嗓子說道:“市委常委會議現在開始。”

稀稀拉拉的掌聲過後,市長張宏義站了起來,一臉悲憤的說道:“三天前青年購物廣場發生地陷事故,截止昨日十二時許,經統計遇難的同胞已達十人!”

“十人?”

會議室裏面頓時炸開了鍋,10人?這在華夏國政治上已經算是大案了,要知道依照中央的政策死亡三人已經構成了大案,需經中央監察廳全權督查案件。



宋湘寧對於這個數據早已有所耳聞,但是真的從張宏義口中說出,她還是覺得有些不妥。

自己當時也在現場,從現場來看10人怎麼可能?

PS:更新送到,花花在哪裏啊?老酒求支持啊,冬天碼字真的很辛苦,大大們給點溫暖支持一下吧! 上午9時許,寧靜公寓119。

張鵬掛掉了電話傻傻的看着大海和老畢兩個,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說好?

可是他知道自己要是不說出來的話,那三弟可就真的沒希望了!

還是大海敏感第一時間發現了張鵬的異常,關心的問道:“大鵬,出啥事兒了?”

看着自己最親近的兩個兄弟,張鵬知道自己不能隱瞞下去了,他順了順氣說道:“剛纔雪兒打電話說是三弟不知道去哪裏了!”

大海和老畢一愣,異口同聲的問道:“怎麼回事啊?三弟不會出什麼事兒吧?”

“我也不知道。”

兄弟三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是一籌莫展,對於秦偉。他們三人雖然是最親近的,但是既然雪兒都不知道,他們又怎麼可能知道呢?

或許是遺傳的因素,張鵬第一時間就想到了報警,他不知道自己做的是對是錯,但是做點什麼總比什麼都不做的要好吧?

“大偉不會真出什麼事兒吧?” 電影世界大奪寶

“應該沒事的吧?大偉已經和咱們認識的不一樣了,他這時能有什麼事兒啊?”大海說着寬慰的話,雖然幾人知道是假的,但是對於秦偉的安危還是不能釋懷的。

接到報警電話之後,小王第一時間報告給了自己的直屬上司厲勝男。

厲勝男,22歲,燕京警校畢業。

看着這個比自己要小不少的警司,小王恭敬的說道:“王SIR,剛纔接到一個報警電話,說是一個叫秦偉的22歲男子失蹤了!”

厲勝男正在翻看卷宗,開始還沒在意,可是猛然聽到了“秦偉”的名字,她突然想起來那不是第一次吼自己的男人嘛?

“報警的人怎麼說的?”

“報警的是他的室友,說是昨晚還在醫院裏面,今天一早就不見人影了,電話也打不通,所以就報警了。”

厲勝男的眉頭蹙的更緊了些,竟然是在夜裏失蹤的,看來案件比較棘手了啊!

本來按照警方的規定必須在失蹤24小時才能算做是失蹤的,但是由於涉及到了秦偉,厲勝男當然得謹慎處理。況且可是有人交代自己要看着秦偉的,現在秦偉出了事兒,至於是不是有生命危險,那就暫時不可知了。

“立案偵查吧!”


厲勝男迅速的下達了最新指令,直接將失蹤案給定爲了合法失蹤案。

小王雖然心裏略有疑惑,但是上司的命令在那裏,他只有執行命令的份兒,當即退了出去。

看到小王退出去之後,她迅速的掏出了手機,直接一個電話撥給了田戰。


“小厲,怎麼突然想起給田叔叔打電話了哇?”

“田叔叔是這樣的,今天警局接到了一個報警電話。你知道是關於誰的嗎?”厲勝男也知道事情的嚴重,但是她還不打算一下子就將所有的事情都說出來,那樣顯得自己太無能了點。

田戰也是一愣,心中一跳,暗想這丫頭還給自己玩起了遊戲來了,應道:“是誰啊?快點說嘛,要不然下次見到你了,叔叔可是要替你爸爸教訓你了哦!”

說道教訓自己,厲勝男頓時失去了玩心,告饒道:“哎呀,田叔叔,就會欺負人,一點都不配合人家嘛!”

“呵呵!”

“算我怕了你拉!是關於秦偉那個可惡的男人的!”

“秦偉?”田戰也是沒想到,怎麼會是秦偉呢?當即接着問道:“到底是怎麼回事?”

“失蹤了!”

“失蹤了?”田戰一愣,心想一個大活人怎麼會說失蹤就失蹤了的?“有多久了?”

厲勝男聽出了田戰話裏的震驚,也是不敢大意,小心翼翼的說道:“應該是昨晚的事情吧?”

電話那頭陷入了沉默之中,厲勝男也不敢掛掉電話,只能靜靜的等着田戰的吩咐,心裏對於秦偉的好奇又多了幾分。

當日自己收到線報去救果果的時候,他竟然敢吼自己,哼,自己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被人吼!

後來又聽說田叔叔要自己多注意一下他的事情,否則自己不找秦偉那小子的事兒就好了,現在還要爲他擔心。

所以呢,咱們的厲大警官心裏是一肚子的火氣!

病房裏面田戰將事情告訴了田果,果果頓時就暈了過去,上次的事情還沒有過去,現在又聽到了秦偉的噩耗,她一個17歲的小女孩哪裏能禁受得住?

田戰也不敢大意,一個電話打到了老爺子的手上,老爺子當即做出了批示,無論如何一定要儘快的找到秦偉,活要見人死要見屍。

天無敵當日被緊急召回京城,這不才呆了兩天泉城就接二連三的出事,而且又正值風雲突變時機,任何一個小的紕漏都可能前功盡棄,所以天無敵不敢去賭,他也不能去賭。

“小厲,我希望你們警方能迅速的找到秦偉,而且要不惜一切代價!”

厲勝男一驚,“啊?”她哪裏想到會是這樣,原來還以爲在田家眼裏秦偉只是果果的一個好友,但是現在來看自己怕是錯了,秦偉在田家人眼裏的地位應該不止這麼低的!

當即應道:“是!保證完成任務!”

聽到厲勝男如此信心十足的迴應,田戰緊繃的心也稍微放了下去,說道:“嗯,那就先這樣了,我等着你的好消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