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話馮遠征:融會貫通 追求表演的更高境界

對話馮遠征:融會貫通 追求表演的更高境界
表演是一門技術,更是一門藝術。很多演員會止步於技術,甚至會通過不斷提取自己的“表情包”完成表演。當一位演員不僅有成熟的技術,而且能夠調動自己豐富的生活閱歷時,表演就進入更高境界——自帶光芒、觸動靈魂
  演員的表演水準隻有不斷提升,才能讓品位越來越高的觀眾接受。任何一種表演體系都不是一成不變的金科玉律,應隨時代變化不斷調整、發展,我們可以對其進行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
  對不同的表演體系,我們要努力做到融會貫通,珍視老祖宗留下的寶貴藝術財富,做出合理的現代轉化,同時註重向國外同行學習,打開表演的想象力
  表演既是技術又是藝術
  記者:近幾年,伴隨戲劇、影視行業的蓬勃發展,觀眾對表演越來越關註,社交平臺上、評分網站上、彈幕中,關於演技的討論熱火朝天。還有不少專門的“表演類”綜藝節目成為收視熱點。您如何定義表演,您認為什麼是好的表演?
  馮遠征:“表”是表現,“演”是演繹。用心感受,再通過身體把感受表達出來,就是表演。好的表演要完成對一個角色的塑造,哪怕這個角色隻有一場戲。相反,如果隻是一個表演片段,看不出角色的完整性,就無法充分判斷表演水平。
  我認為,符合絕大多數人對好的表演的理解和定義,就可以稱之為好的表演。無論是研究表演的專傢,還是普通觀眾,都可以對表演做出評判。觀眾對演技的關註,可以督促演員更加關註表演本身。
  記者:戲曲是“唱念做打”,相聲是“說學逗唱”,表演是“聲臺形表”,每一個舞臺藝術門類都有自己的門道和精髓。您表演和表演教學經驗豐富,對此有什麼心得?
  馮遠征:為什麼我們說“演技”,因為表演是一門技術。毫無表演經驗的人也可能憑本能演得很好,演一兩部戲可以,但要獲得長久的發展,必須經過專業訓練。專業演員必須經過聲音、臺詞、形體、表演等多方面的綜合訓練。
  我把表演分為三個階段。初級階段是用真情實感來表演,但這種真實不是人物的真實,而是演員本身情感的流露。當表演經驗越來越豐富,掌握瞭表演的技術,就進入第二個階段。在這一階段,無論是哭還是笑,演員都能表現得很好,演完立刻就“收”,技術非常好,但往往缺少情感和爆發力。80%的演員可能會止步於這一技術層面,有些演員甚至會通過不斷提取自己的“表情包”完成表演。表演不僅是一門技術,更是一門藝術。當一位演員不僅有成熟的技術,而且能夠調動起自己的生活閱歷、自己對人間酸甜苦辣的真實體驗時,表演就進入更高境界——自帶光芒、觸動靈魂。
  對於年輕演員來說,不能苛求演技多麼精湛。但年輕演員要懂得給自己加碼:訓練演技和體驗生活缺一不可。隻有學會表演這門技術,才能知道如何塑造人物;隻有懂得體驗生活,才能使表演愈加深刻。
  善用“融”和“化”的功夫
  記者:北京人民藝術劇院有許多經典保留劇目,如《茶館》《雷雨》等,老一輩表演藝術傢的表演為後輩樹立起標桿。如何在傳承經典的同時打造新的藝術風格?
  馮遠征:《茶館》第一代演員把這部劇演成瞭經典,在許多觀眾心目中無法超越。當我們這一代演員接棒時,內心是非常忐忑的——觀眾和老藝術傢們都在審視我們到底能不能成。我們首先要做的是把老藝術傢的藝術精髓傳承下來,這種傳承不是完全的模仿,而是揣摩老藝術傢為什麼這麼演,把他們的一招一式“拿”過來,“化”到自己身上。演出這麼多場次以後,人物還是那些人物,臺詞還是那些臺詞,但人物已經“脫胎換骨”,在我們身上“活”瞭:既有經典的影子,又有新的理解和表現。黃宗洛先生扮演的松二爺當然是經典,當觀眾也認可馮遠征扮演的松二爺時,我的表演就成功瞭。
  人民需要文藝,演員隻有不斷提升表演水準,才能讓品位越來越高的觀眾接受。傳統表演中不適合當代審美的地方,比如略顯誇張的處理方式要改進。同時,我們要在一次次打磨和積淀中探索新的表演風格,把每一次演出獲得的新體悟,合理地展現在人物身上。
  我一直認為北京人藝不應該隻有一版《茶館》,可以有三四個完全不一樣的版本。比如穿著現代人的西服襯衫去演《茶館》會是怎樣?我們可以做更多更具探索性的嘗試。
  記者:我國有豐富且獨特的演劇經驗積累,同時,近代以來的表演藝術又受到斯坦尼斯拉夫斯基、佈萊希特等國外表演體系影響。如何融合不同表演體系、方法的優長,建立適合當代中國的表演方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