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與其說是看透面具,不如說是卸去僞裝。”藍海辰更具體的說,“比如殺手的面具、黑袍等等都算是僞裝。這也是爲什麼相機能穿過面具卻無法穿過牆壁的原因。

除了這兩個特點之外,驗人能力基本沒有其他特別之處。”

“按你這麼說的話,這張照片能把綾波拍成這樣,一定是用了其中一個特點?”江雨煙已經慢慢掌握了藍海辰的思維方向。

“是的,按現有的線索來看,我覺得只能是第二個特點。”藍海辰表示同意。

“也就是說,相機是卸掉了綾波的僞裝,拍出了她的真實面容?”江雨煙問。

“基本是的,只有這樣才能解釋這張照片裏的情況。也就是說綾波的真面目是個面目猙獰的‘人’!”藍海辰點頭說。

“但她究竟是誰,又爲什麼要來參加遊戲呢?”江雨煙覺得有好多謎團都想不通。

“這一點我也有推斷。”藍海辰說着指向照片裏綾波的眼睛,“你看這眼睛,覺不覺得很熟悉?”

“熟悉?確實,這有點像……法官的眼睛!”江雨煙仔細看了一會說。

“是啊,而且她的臉也很奇怪,就像是從上面扯下來過什麼東西一樣。你想想,如果把法官的面具從臉上扯下來,會不會是這個感覺?”藍海辰又問。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綾波是遊戲管理方的人?”江雨煙皺眉說道。

“很有可能,就比如剛纔她對付殺手的手段。先不說那種奇怪的霧氣,光是她面對殺手時那副冷靜的樣子就惹人懷疑。

但如果她是遊戲管理方的人,這一切就很好解釋了。只是不知道她這個管理方的人來參加遊戲幹什麼。”藍海辰說着搖了搖頭。

“你不是說這個綾波對你很關注嘛,如果是這樣的話她會不會是衝你來的?”江雨煙猜測說。

“不排除這個可能,只是她爲什麼要衝我來呢?難道是因爲我是特別的?”藍海辰想了想說,“不會是因爲我的夢吧?”

“無論如何,我們現在都必須重視這個綾波,留着她總覺得很不安。”江雨煙現在想起綾波就感覺背後發寒。

“是啊,必須想辦法讓她退出這個遊戲。殺手這條路是肯定不行了,根本對付不了她。現在唯一的希望就是投票,用投票的方法讓她出局!”藍海辰思索道。

“這能辦到嗎?”江雨煙有些擔心的說。

“能,只要讓玩家們相信綾波是殺手,這一之前點殺手們就做過。”藍海辰點頭說,“不過今天還不行,因爲今晚的票是留給別人的!”

藍海辰說着看向自己住處的方向,嘴角露出一絲冷笑。

……………………

幾乎與藍海辰驗綾波同一時間,躲在藍海辰住處旁的李陌陌發現了劉子言!

“啊你這個混蛋,終於過來了!”李陌陌興奮的低聲嘟囔道,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劉子言,生怕再將他丟了。

只見劉子言悄悄將頭探進院子,確認周圍沒有人後才走到屋子前。

“嘿嘿,你鬼鬼祟祟也是沒有用的,我躲在灌木裏你根本發現不了!”李陌陌看着劉子言嘿嘿冷笑,表情很逗。

劉子言來到屋前先是趴在窗戶邊聽了聽屋裏的情況,這才小心的打開門進去。

一進入屋內,劉子言就看到裏面一片狼藉,像是被洗劫過一般。桌椅板凳摔得到處都是,牀上的被褥也被扯爛,四散在牀周圍。

劉子言見狀心中一喜,看屋裏的情況,自己的計劃這是是成功了?

“這真是太好了,太好了!”劉子言激動的大喊,手舞足蹈的在屋子裏亂跳。

突然,他看見屋子邊上有一大灘血跡,血跡在窗戶邊上,沿着窗沿一直流到地面,看樣子出血量很大。

“這是要從窗戶逃跑,但被厲鬼給逮住了?所以說,現在藍海辰已經……

哈哈哈哈!藍海辰,你算計了這麼久,最終還是被我給算計了!小云,這下你就安全了,我已經將最大的威脅剷除了!”

劉子言開心的站在屋子裏大笑,笑到淚水都流了出來。李陌陌蹲在另一扇窗邊看着屋子裏的劉子言,都不知該說什麼好。

“該說這個劉子言是癡情好呢還是愚蠢好呢?居然爲了那個女的做到這一步。”李陌陌心想,總之她理解不了這種感情。

“嗯,也有可能是電視劇看多了,被洗腦……”李陌陌最後又補了一句。

劉子言笑了好久才漸漸平息下來,他看着四周興奮的自言自語道:

“這下我就安全了,至少在今晚殺手那邊已經無法殺我。我要聯繫小云,看看她現在怎麼樣了……”

劉子言現在就像一個完成了任務期待獎勵的孩子一樣,一定要見蘇小云一面。

“啊這個白癡,蘇小云現在恨不得殺了你啊。”李陌陌在外面無奈的說。

劉子言想聯繫蘇小云,但卻苦無手機。正在他發愁之時,突然不遠處的一個揹包吸引了他。

那揹包躺在地上,旁邊是張廢掉的桌子。劉子言藉着月光依稀看到,那揹包裏似乎有個手機。它躺在揹包裏,從開口處露出半邊機身。

劉子言知道藍海辰有多準備手機的習慣,這個揹包會不會就是藍海辰放手機的地方?

劉子言激動的跑上前去仔細看,發現那果然是個手機。他高興的撿起來按下開機鍵,手機很快便開機完成,而且最上方的通知欄裏信號是滿的。

“居然還有卡,太好了,這下就能聯繫小云了。藍海辰啊藍海辰,想不到你死後還多幫了我一把。”劉子言笑着撥通了蘇小云的電話。

……………………

而另一邊,殺手隊長換了藏身之處,沒多久蘇小云便尋將過來。

“隊長不好意思,我沒有能殺死對方。”蘇小云搖搖晃晃的來到殺手隊長身邊,頭上的血雖然已經止住,但殘留的血漬依然讓她看起來有些恐怖。

“怎麼搞成這副樣子?難道今天我們真的犯衝,又血光之災?”殺手隊長看着蘇小云驚道,一向冷靜的他也不由得信起邪來。

“不是,對方很狡猾,把我引到林子裏襲擊了我。”蘇小云搖頭說。

“算了,快去把頭上的血洗一洗,否則投票的時候會被發現。”殺手隊長聽後襬擺手說,現在殺手隊長還很虛弱,實在沒力氣責備蘇小云。

蘇小云點點頭剛要走,手機卻突然響了起來。

“誰會在這時候打我電話,隊長我要接嗎?”蘇小云拿出手機發現是個陌生號碼,就拿給殺手隊長看。

殺手隊長一看之下就猜到這是劉子言的電話,殺手隊長看了一眼蘇小云,想了想對蘇小云說:

“這電話很古怪,說不定是警察在搞什麼鬼。還是由我來接吧,你先去洗洗。”

“哦……好的。”蘇小云雖然覺得奇怪,但還是點點頭走開了。

見到蘇小云走開,殺手隊長才冷笑一聲接起了電話。

“喂,劉子言。”

“怎麼是你,小云她人呢?”劉子言一聽是殺手隊長的聲音就奇怪的問。

“她剛纔受了點傷,正在處理呢。”殺手隊長說。

“她沒事吧,傷在哪裏了?”劉子言聽後忙問。

“放心不嚴重,她現在狀態好的很呢!”殺手隊長看向蘇小云的方向,嘴裏回答說。 “那就好,我給你們的信息怎麼樣,想想真是興奮啊,這樣你們就能掌握優勢,小云也就能活下來了!”劉子言沒有聽出殺手隊長話裏的深意,繼續高興的說。

“是啊,想想真是興奮,沒想到你居然能把那種信息給我們!”

此刻殺手隊長真想破口大罵,什麼狗屁信息,害得他們一個個被捅的半死。但殺手隊長髮覺,劉子言似乎還以爲計劃成功了。

“看來這個笨蛋又被騙了,對方已經識破了他的計劃!”殺手隊長心裏想到。

沒想到劉子言最後的幫助居然也被識破,此刻殺手隊長心裏對劉子言已經徹底失望。

事到如今,劉子言對殺手隊長來說已經沒有用處。不僅如此,劉子言還是個威脅,因爲他的存在,警察那邊還可以跳警殺人!

“那個什麼,我想見見小云,讓她和我見個面吧。”劉子言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開口道。他以爲殺手的殺人機會已經用掉,所以一點都不擔心。

“想見蘇小云?”殺手隊長一聽之下再次冷笑起來,他正愁沒法殺劉子言呢,結果這個傢伙就自己送上門來了!

“好啊,我跟她說,讓你們見面!”殺手隊長回答。

“那太好了,我在村子西邊的那棵大樹下面等她,讓她快點過來!”劉子言聽後高興的說。

“沒問題,我等會告訴她,讓她去那裏見你!”殺手隊長點點頭應道。

“那我掛了,你們快一點呀。”劉子言說着便掛斷了電話。

“啊,你確實快掛了……”殺手隊長看着手裏的電話慢慢說道。

過了一會兒,蘇小云將頭上的血漬洗掉,來到殺手隊長身邊。

“怎麼樣隊長,那電話是誰打來的?”蘇小云問。

“是劉子言!”殺手隊長厲聲回答說。

“劉子言,他怎麼會打來電話?”蘇小云聽後表情立刻變得陰沉起來,拳頭緊緊握到一起不住的發抖。

我的英雄學院之我的人生 “哼,當然是聽了那些警察的話,過來騙我們的!一直以來他都在欺騙我們,想利用這點將我們殺光。沒想到事到如今他還不死心,居然又來了!”殺手隊長裝出一副生氣的樣子說。

“他還想騙我們?他怎麼能這樣,明明說過要保護我的!”蘇小云聽後氣憤的大吼,她對劉子言已經徹底失望。

“就是這樣,我要的就是這個效果!”殺手隊長看後在心裏笑道。

若是讓蘇小云知道劉子言還在向着她,這個女人一定不會同意殺死劉子言。就算殺手們最終強行將劉子言殺死,受到刺激的蘇小云也不知道會幹出什麼來。

“所以最好的辦法就是讓蘇小云恨劉子言,進而親手將他殺掉!”這是殺手隊長一直在計劃的事。

“他都說了些什麼?”蘇小云平復了一下自己的心情,開口問殺手隊長。

“他要見你,估計他是想利用你們的關係進行什麼計劃。甚至有可能直接在投票的時候揭發你,讓你被投死!”殺手隊長一副很生氣的樣子,而且看起來很爲蘇小云的安慰擔憂。

“他居然能做到這一步!他要見我?好,那我就去見他,讓他再也不能騙我!”蘇小云狠狠地說,語氣中充滿怨恨。

綜末代帝王求生記 “事到如今我們也只有這樣,他既然要騙你就肯定不會對你怎麼樣,爲了取得你的信任,我估計他見你時不會帶着同伴。

所以你不要猶豫,見到他就立刻出手,千萬不要給他機會翻盤!”殺手隊長囑咐道。

“好,我都聽隊長你的!”蘇小云堅定的點點頭說。

“還有無論他說什麼你都不要信,這個人騙人技術之高超實在超乎我的想象。”殺手隊長又說。

“放心隊長,事到如今我已經不再信任他了,他的話對我來說都是謊言!”蘇小云毫不懷疑殺手隊長的話,執意要將劉子言殺死。

“那我就放心了,地點就在村子西邊的大樹下面,很大的那棵。一定要注意安全,我不想再看到你們有人死去。”殺手隊長點頭說。

“不會的,我殺完他立刻回來。”蘇小云憤怒的轉過打開屋門,向村子西邊走去。殺手隊長坐在原地看着蘇小云的背影,心裏感到一陣莫名的爽快。

“雖然今晚受了這麼重的傷,但能將劉子言殺死也不失爲一種成功!”殺手隊長低聲說。

……………………

另一邊,劉子言掛斷電話,興沖沖的向村子西邊走去。躲在一旁的李陌陌見狀忙打通藍海辰的電話。

“喂,隊長,我這邊有情況了!劉子言果然回到了這裏,他找到了一部手機,還給蘇小云打了電話,說是要去見她。”李陌陌對電話另一頭的藍海辰說。

藍海辰聽後點點頭,事情與他預料的基本一致。

“很好,我們這邊也完事了,現在就過去跟你匯合。”藍海辰說道。

“劉子言的目的地是村子西邊那棵大樹,你們到那裏就好。”李陌陌一邊跟在劉子言身後一邊說。

“好的,我們馬上過去,待會見。”

“待會見。”

藍海辰說罷掛掉電話,又看向江雨煙。

“咱們走吧,加時賽的重頭戲馬上就要來了。”藍海辰說,臉上的表情不知爲何竟有些凝重。

“你是不是已經猜出了蘇小云要幹什麼?”江雨煙聽後問。

“基本上猜出來了,不過究竟要怎麼做,還是要看蘇小云的。他們倆的最終結局,還是掌握在他們自己手裏。”藍海辰點點頭說。

“是啊,走吧,讓我們去看看這場重頭戲。”江雨煙站起身來說。

沒過多久,藍海辰和江雨煙就來到目的地,他們躲在暗處只等了一小會,就看到劉子言一臉興奮的向這邊走來。

“他還挺高興,等會就知道難受了。”藍海辰說着撥通了李陌陌的電話,告訴她他們已經到達。

而後李陌陌從劉子言身後悄悄現身,讓藍海辰他們看到後又隱藏起來。

劉子言來到那棵樹下,這是一顆巨大的梧桐,長得比其餘樹都要高,剛來時不少人都被嚇了一跳。

而此時,這棵樹下即將發生更加精彩的事情! 劉子言站在樹下緊張的左右張望,不知是因爲即將見到蘇小云而緊張,還是害怕被別人發現。

時間一點點過去,蘇小云還是沒有出現,藍海辰看了看錶,時間已經接近5點,距離天亮已經不遠。

李陌陌悄悄來到藍海辰和江雨煙身邊,低聲對藍海辰說:

“我說隊長,我怎麼總覺得劉子言這次要完呢,蘇小云如果真來了八成是要殺人的吧?”

李陌陌也看出了蘇小云的怨恨,其實這一點十分明顯,只要在投票時仔細留意一下蘇小云的表情就好。

只是當時絕大多數人的注意力都在劉子言身上,沒有人去看蘇小云而已。但警察們就不一樣了,他們的注意力更多在殺手身上。

“連你都看出來了,可是劉子言還沉浸在自己的幻想裏無法自拔。接下來就看他們自己的了,咱們瞧着就好。”藍海辰聽後搖頭說,這就是所謂的當局者迷?

“那綾波那邊呢,隊長你們有沒有發現?”李陌陌又問。

“發現還真不少,不過恐怕你是不願意見到這種發展。”於是藍海辰將江雨煙的經歷和綾波的情況大體說明了一下。

“居然是這樣,那個綾波居然古怪到這種程度!”李陌陌覺得背脊發寒,事情的發展確實不是她想看到的。

“先別說了,蘇小云來了!”這時江雨煙突然開口說。

藍海辰和李陌陌都向梧桐樹下看去,果然發現一個身穿黑袍的身影悄悄在劉子言背後出現,正是蘇小云!

“終於來了,看看他們都會說些什麼。”藍海辰看着劉子言和蘇小云說。

劉子言沒有發現蘇小云的到來,還伸着脖子向前左右張望着。後面的蘇小云冷冷的看着劉子言,一個黑影從遠處緩緩出現,似乎是蘇小云的厲鬼!

但蘇小云沒有馬上出手,而是慢慢向前一步,彷彿要看清楚劉子言死前的樣子。

蘇小云的腳踩到地面的樹枝上發出“咔”地一聲脆響,在寂靜的夜晚中格外清晰。劉子言心中一驚猛地回頭,發現是蘇小云後才長舒一口氣,露出欣喜的模樣。

“小云你終於來了,我聽說你受傷了,傷口在哪裏快讓我看看。”劉子言上前兩步抓住蘇小云的胳膊問,眼中滿是關心。

蘇小云見狀一愣,但緊接着便掙扎着推開劉子言,後退一步狠狠地盯着對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