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下一秒,琦老等人飛了過來,眾人看到楊嘯,都是激動不已。

飛虎看到琦老等人過來了,趕緊讓前面的人群讓開一片空地。

琦老等人一邊激動地喊道:

「老大,你可算是回來了。」

「想死我了。」

「老大,你再不回來,你就見不到我們這把老骨頭了。」

「嗚嗚」

琦老、黑木等人居然當著眾人的面,放聲痛哭起來。

琦老和黑木、索楠、馬魁等人都是皇級境界的超凡強者,也是楊嘯委任的領導核心,在和於海聯盟的戰鬥中,無論怎麼兇險艱難,無論受傷多重,流血多少,都沒有流過一滴淚水。

此刻看到楊嘯,當眾痛哭,這種情緒立即感染了周圍的人。

大家想起了這半年來被於海聯軍四處追殺圍堵,很多人失去了自己的兄弟,父母,兒女,還有大家曾經安逸快樂的生活,一個個都潸然淚下。

有些失去親人的人乾脆也是放聲痛哭。

片刻之間,希望之城變成了一片哭城。

有婦女老人痛哭喊道:

「楊城主,你要給我們報仇啊!」

「殺光那幫壞人,趕走他們,奪回我們的家園。」

於是,全城人齊聲高呼:

「報仇!」

「報仇!」

「報仇!」

楊嘯也是激動不已,跳到半空之中。

「各位兄弟姐妹,各位父老同胞,」

全場立刻安靜下來。

「我楊嘯今天當著大家的面發誓,無論是誰,凡是殺我辱我兄弟同胞,搶奪我城市,毀我家園者,我楊嘯必將誅殺之,給兄弟們報仇雪恨!」

飛虎站在楊嘯身邊,立即振臂高呼:

「老大萬歲!」

「希望之城萬歲!」

周圍數萬人立即跟著齊聲高呼:

「老大萬歲!」

「希望之城萬歲!」

片刻之後,呼喊聲在整個希望之城此起彼伏,震動雲霄。

楊嘯在琦老等人的引領下,來到了城主府。

進入城主府大廳,楊嘯看到了大門破碎,兩邊的牆壁也垮塌了數米,於是問道:

「怎麼,難道敵人已經打到城主府了?」

琦老等人哈哈大笑,說道:

「老大,我們剛在正在開會,聽說你回來了,全部一起沖了出去,結果就把這門給擠垮了,哈哈」

楊嘯也跟著哈哈大笑,想起大家對自己的期盼和熱情,內心很是感動。

楊嘯當即召集了琦老等數十位骨幹成員開會。

大家圍著會議桌坐下來,楊嘯坐在首位,邢哲坐在楊嘯身邊。

楊嘯指了一下邢哲,介紹道:

「這位是邢哲,我在無極學院認識的好朋友。」

眾人立即起身對邢哲抱拳示意。

邢哲連忙起身還禮。

楊嘯掃了眾人一眼,說道:

「大致的情況我已經從飛虎口中了解到了,我們還有多少帝級境界以上的戰士?」

琦老回答道:

「帝級境界的戰士還有不到五萬左右,前面的戰爭中損失了不少兄弟,尤其是帝級境界的戰士,傷亡慘重。」

「妖獸聯盟的首領霸王龍呢?」

「首領霸王龍一直帶領這妖獸潛伏在黑暗森林之中,幫助我們阻擊於海的聯軍。」

「妖獸的損失怎樣?」

「帝級境界的妖獸也損失過半,對方二十多座城市的聯軍,實力比我們強大太多,兄弟們拚死戰鬥,還是無法保住城市,請老大責罰!」

楊嘯一擺手,說道:

「這不怪你,你能夠保住希望之城已經很不錯了,

對了,暗網的人沒有出手幫我們?」

「霸天虎聽說你失蹤了,第一時間就想進攻我們,但是他還是擔心暗網的力量,便親自帶著五千侍衛去了暗網山谷總部見大先生,威脅大先生不要在管我們,

結果大先生和霸天虎決鬥,大先生施展凝凍九天的神功,斬殺了五千侍衛,霸天虎驚恐之下,這才沒有直接對我們出手,

否則,我們早就完了,

不過,霸天虎後來又聯合了過江龍和穿山甲,三大魔頭想要聯手剷除暗網,大先生被逼無奈,只得防守暗網總部山谷,無法在出手幫我們。」

暗網的五先生在離開之間,和琦老溝通了一下,轉達了大先生的無奈。

楊嘯聽了,點點頭,說道:

「看來大先生也算是有情有義了,琦老,你們打算下一步怎麼辦?」

琦老聽了,立即嘆息道:

「老大,我們已經山窮水盡,暗黑森林中數十萬畝糧食作物全部被於海聯軍給毀掉了,飛鷹商會和霸天虎等人聯合對我們禁運,我們無法從外面購買糧食,現在城內的餘糧只夠之城半個月左右了,您再不回來,我們都不知道該怎辦了。」

眾人期待地看著楊嘯,所有都把希望寄托在了楊嘯的身上。

楊嘯淡淡一笑,說道:

「飛鷹商會,哼,他們也想落井下石,報復上次的仇恨?好啊,這次老子乾脆一塊收拾算了,永絕後患,

琦老,傳令下去,明早集結五萬侍衛,跟著我去收復泰坦城,然後接著去收復水澤城,火鳥城,冷風谷,如果一切順利的話,到到下午的時候,就可以完全收復四座城市。」

琦老等人內心咯噔一下,一個個懵逼地看著楊嘯。

楊嘯居然要在一天之內收復四座城市?

這可能嗎?

眾人之中,只有飛虎面帶微笑,他親眼看到了楊嘯的新實力。

黑木猶豫了一下,輕咳一聲,說道:

「老大,你剛回來,不急著一時,先熟悉一下情況,考察一下,再決定不遲啊。」

索楠、馬魁等人也都一起附和。

「是啊,老大,你剛回來,休息一下吧,不急。」

琦老則直接說道:

「老大,於海的聯軍有十五萬人左右,實力強大,我們如何能夠在一天之內收復四座城市?」

楊嘯掃了眾人一眼,笑道:

「你們不相信我?」

「老大,不是我們不相信你,我們都相信您,不過,於海聯軍的實力真的很強大,要不我明天陪你去實地調查一下,您在決定可好?」

琦老很是擔心楊嘯輕敵,一不小心造成重大損失。

希望之城已經脆弱得經受不起任何大的損失了,否則,整個城市就完了。

黑木等人也關切地看著楊嘯,他們既希望楊嘯能夠創造奇迹,同時又非常擔心,萬一失敗了怎麼辦?

楊嘯嘻嘻一笑,說道:

「於海的二十多座聯盟城市的地圖,你有沒有?」

琦老立即說道:

「有。」

立即從空間戒指中拿出了一個地圖,打開三維立體地圖,將整個中洲大陸展現在眾人面前。

琦老在上面標出了聯盟的二十多個城市。

楊嘯看了一眼,冷冷地說道:

「你們準備一下,我打算直接將這二十多座城市全部接管下來,未來的工作會比較累,你們要保重好身體健康。」

「」

眾人聽了,目瞪口呆地看著楊嘯,彷彿看到了怪物一般。

至尊魔妃:草包大小姐 老大進入無極學院一年時間,好像變得有些狂妄啊!

不,是很狂妄! 「小子,你說什麼?」

「我說,這的確是好酒,您可要品仔細些,免得浪費!」

賀翎嘴角掀起一抹微笑,緩緩站起身來,拍了拍王越的肩膀:

「你品,仔細的品!」

說完這句話,便朝著營帳走去

「你….你要去哪?」

王越下意識的點頭,卻是感覺嘴皮子有些不利落了,舌根子有些軟,看著賀翎要離開,連忙就要攔下他,這麼一想動,又發現自己的雙腿竟然也不聽使喚了

不對勁,這酒勁怎麼上頭這麼快?

全身一陣一陣的酸麻,難道中毒了!?

王越連忙提氣,想要把毒逼出體外,卻是找不到那股不對勁的根源,連手都抬不起了,兩腿一軟,直接癱坐在地,雙手就像是失去了關節,想要支持一下,卻是全身無力一骨碌就躺了下去

「賀,賀翎,你!」

王越氣憤不已,卻又無能為力,自己一代宗師卻是被這小子用毒給放倒了?

奇怪,自己第一口喝的時候沒感覺不對勁啊,這小子也是沾過酒的,為啥他就沒事

越想越不對勁,這毒也沒有什麼不舒服,或者毒害自己身體的癥狀,就是渾身癱軟無力,腦袋思維倒是蠻清楚的~

「一代宗師,也不過如此,華佗這麻沸散還是挺好用的~」

賀翎手中的一包藥粉不留痕迹的扔進了空間戒指中,這是華佗研究出來的玩意,跟歷史上的功效一樣,用來做外科手術的麻醉,非常管用,在天征中華佗再怎麼說,也是個紅品類人才,這麻沸散的效果就更加的厲害了,這不,王越這喝下摻了藥粉的酒,不到三息之間,就渾身發軟,站都站不起來了

這個王越,再怎麼說也是一代用劍的好手,媲美橙品大將巔峰的存在,單殺橙品都不在話下,為何就要糾纏自己,一路跟蹤著自己,也不下手刺殺~

看在他一直沒有下手的份上,自己也就放他一馬

這一路要不是有他,怕是刺殺的人,早就該出現了,這個憨憨無形之中給自己當了一次保鏢

「賀翎!」

遠遠地,王越的聲音從後面傳來,賀翎沒有理會,這個麻沸散的效果應該能持續一夜

這一夜過去,自己也就把他拖開了

……

新唐遺玉 王越這一夜過得是驚心動魄,一隻只豺狼虎豹從自己身邊經過,平日里舉手投足之間便能將之滅殺的自己,不得不時時刻刻提防周圍畜生們的襲擊,依靠著強大的毅力,激發自己的氣勢,不斷的嚇退那些畜生,一直等到氣力慢慢恢復,這才鬆了口氣

自從自己幼時習武以來,還真沒這麼憋屈過,全身上下沒一個地方能夠用得上力氣,哪裡都是軟弱無力

「天亮了?」

王越提起長劍,袖袍一甩,無數道劍芒瞬間破體而出,將周圍那些窺伺的虎狼都給嚇得連滾帶爬的離開了

卻發現夜晚已經過去了,漫漫長夜,自己竟然出了一身冷汗

當下連忙看向賀翎營帳所在的地方,此刻居然空無一人! 楊嘯掃了眾人一眼,用無可置疑的語氣說道:

「明天上午9點出發,只需要帶五萬侍衛,飛虎留下來鎮守希望之城。」

飛虎一聽,立即抗議道:

「老大,我不能留下來,我要跟你去打仗。」

楊嘯一笑,說道:

「打仗,有我在,還需要你出手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