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宗磊的攻擊到達狄驚天面前的時候,一道悠長的聲音席捲而來,使得宗磊身軀一震。

咻!

一道破風聲響徹開來,宗磊感受到背後強烈的殺機,瞳孔盟的一縮,他立馬震動羽翼,朝著一旁快速的躲閃開來。

就在宗磊躲開后,在他原來的地方,一道猩紅箭矢呼嘯而過,轟在了幽暗沼澤當中,濺起了大片沼澤泥水。

「蕭凌來了!」

看到這道猩紅箭矢,御穹目光一凝,朝著天際看去,立馬看到一個黑衣青年飛掠在天空當中,那冰冷的目光注視著他。

兩者的目光對視在一起,迸射出強烈的火花。

「御穹,好久不見。」

蕭凌目光注視著御穹,冷聲道:「上次在狂殺盟給你的教訓,看來是不夠深切啊。」

在說話的同時,他看到了狄驚天等人,大概感應了下惡人門弟子的人數,立馬發現少了一些人,這讓他目光一沉,涌動的殺機越加濃烈。

「蕭凌!上次是有武宗強者給你撐腰!你莫要真的把自己當一回事了!」

想起在狂殺盟當中狼狽逃走的場景,御穹臉龐一獰,那是他的恥辱,人生當中第二次的恥辱。

第一次是在炎黃帝國當中,被蕭凌搞的狼狽至極,最後還讓蕭凌逃走了,那同樣是他的恥辱。

現在舊傷重新揭開,御穹幾乎要發狂。

「現在,我會將當初的恥辱,全部在你身上加倍拿回來!」

御穹冷靜下來,目光涌動著殺機,譏諷道:「武宗強者不能進入聖蓮城秘境,想必那個武宗必定不在你身旁。我看你還能夠囂張到哪裡去!」

上次,他將一切的原因歸咎於劍絕。

若不是劍絕給蕭凌撐腰,他早就在那一次出手將蕭凌擒拿,何必等到現在。

「呵呵,要想找我,就光明正大的找我就是了,為何要像小人一樣用這種卑鄙手段。」

蕭凌嗤笑一聲,道:「我明白了,你是怕我了,才將惡人門的弟子當成人質,讓我投鼠忌器?」

聽著蕭凌說的話,御穹氣炸了,他目光越加陰冷充滿殺機,恨不得立馬就將蕭凌當場擊殺。

「惡人門的弟子,不過一群螻蟻而已。」

御穹冷聲道:「我要殺你,何須用他們讓你投鼠忌器!我只不過利用他們,逼你現身而已。」

蕭凌道:「現在我現身了,你可以放開惡人門弟子了吧?」

「讓我放了他們可以,將青月令交出來,一切都好說。」御穹說道。

他逼蕭凌現現身,不僅是為了他與蕭凌了結恩怨,更是為了蕭凌手中的青月令。

「若是我不給呢。」蕭凌問道。

「呵呵,那我可不介意將惡人門的弟子全部殺了。」

御穹目光一獰,他可不是善男信女,為了得到青月令討好徐天,他什麼事情都做的出來。

「看來我沒得選擇啊。」

蕭凌笑的很冷,他緩緩的落在幽暗沼澤上,心神一動,將青月令拿在手中,說道:「青月令在此,我可以將它給你。但是,你必須放了惡人門弟子。」

當看到蕭凌手中的青月令時,御穹眼中涌動著火熱之色,舔了舔乾燥的嘴唇。

這就是他夢寐以求的青月令,只要奪得青月令,將其獻給徐天的話,他獲得天雲領弟子名額的把握就越大。

御穹道:「放心,我以自己的人品擔保,只要你將青月令給我,我便放了惡人門弟子。」

咻!

一道破風聲響徹開來,蕭凌直接將青月令朝著御穹拋了過去。

「爽快!」

御穹一把接住了青月令,臉上有著歡喜之色,不停的撫摸著青月令,最後他目光冷冽的盯著蕭凌,擺了擺手,道:「將惡人門弟子全部放了。」

隨著御穹揮手,宗磊等人只好退下,身形一動,來到蕭凌四面八方,將蕭凌包圍了起來。

「蕭兄!」

「蕭長老!」

當蕭凌出現在幽暗沼澤的時候,狄驚天等人感動的要死,他們萬萬沒想到,蕭凌真的來救他們,並且將貴重的青月令作為交換,讓御穹放了他們。

「快走。」

李煌來到狄驚天身旁,道:「我是蕭兄的朋友,他叫你們跟著我們離開這裡。至於蕭兄的安危,用不著我們擔心。」

對於蕭凌的實力,李煌非常的相信。

蕭凌連殺破天都能夠擊殺,更何況御穹等人。

「我們走。」

狄驚天也不是猶豫之輩,他知道自己留在這裡,只能拖蕭凌的後退。

片刻后,在李煌的帶領下,惡人門弟子全部撤退幽暗沼澤。

御穹等人看到這一幕,並沒有前往阻止,對於要逃走的螻蟻,實在激蕩不起他心中的興趣。

「青月令你已經給我了,惡人門的弟子我也放了。」

御穹目光注視著蕭凌,冷聲道:「接下來,我們就好好了結下我們之間的恩怨吧。」

「正有此意。」

蕭凌一笑,他目光注視著宗磊等人,最後在一個瘦小青年身上停下,道:「我所在的區域,已經被你布下了陣法,對吧?」

「你的目光很明銳。」

那瘦小青年眼中掠過一絲訝然,他布置的陣法很隱蔽,就算御穹站在他陣法當中,也不可能察覺到他布下的陣法。

然而,蕭凌卻一口道出這裡有陣法,並且還準確的說出了他是布置陣法的人,這如何不讓他吃驚。

啪!啪!啪!

瘦小青年猛然捏訣,咬了下舌尖,噴出一滴精血,融入沼澤當中,使得這片地域的沼澤亮徹起來。

既然蕭凌發現了陣法,瘦小青年只能立馬激活陣法,以免蕭凌逃脫。

嗡!

陣法直接被瘦小青年激活后,在蕭凌這片區域,有著大量的毒蟲毒蛇涌動而出,在沼澤當中活躍起來。

這些毒蟲毒蛇,就算武皇強者被咬上一口,輕則實力大損,重則直接死亡。

「此陣名為百蟲毒陣。」

瘦小青年陰冷道:「此陣一處,方圓百里內的毒蟲毒蛇全部匯聚在此。它們會瘋狂的攻擊你,直到你死掉為止。」

轟隆隆。

在這個時候,天空中,雷聲陣陣,閃電洶湧,大有下雨的趨勢。

「要下雨了。」

瘦小青年看著天空,臉色的喜色越加濃烈,喝道:「有大雨作伴,我這百蟲毒陣的威力必定大大增加。蕭凌,你死定了。」

御穹也是淡然的看著蕭凌,道:「蕭凌,你現在還不值得我出手。在這裡,我隨便拉出一個人,就能夠虐殺你。至始至終,你在我眼裡,不過一隻螻蟻而已!當然,我不會殺死你,這百蟲毒陣當中的毒蟲毒蛇會招待你,你就好好享受這場折磨吧。」

「話未免說的太早了吧。」

蕭凌忍不住笑了起來,不急不緩道:「當初,你口口聲聲要擒拿我,後來呢,還不是失敗了。現在,你不過派了一個嘍啰,就像折磨死我,未免太天真了吧。」

「就算你親自出手,我也不放在眼中。」

聞言,御穹神色一冷,想不到蕭凌被困在百蟲毒陣當中,還這麼猖狂!

「毒牙,出手吧。」

御穹冷聲道:「這小子很看不起你的百蟲毒陣,那你就讓他瞧瞧你的厲害!」

「御兄,你放心。」

宮鬥之替嫁孽妃 毒牙獰笑道:「我會讓這小子生不如死!」 “牛魔王?難道……是那個通緝犯牛魔王?”

其餘士兵也面面相覷,震驚唐傑強大的同時,也吃驚於唐傑的身份,孫鐵龍竟是找來了一個通緝犯當幫手?

如果是平時衆人肯定會排斥,可如今他們則是欣喜,這樣強大的武者與他們是一邊的,這就足夠讓他們覺得幸運!

“好!”

孫鐵龍握緊了拳頭,滿臉的興奮,絡腮鬍子力大無窮,就是他這位超一流武者上去對上他,想要取勝都不會簡單,但唐傑殺他就如殺死了一隻螞蟻!

“老七……死了?”

此時那些個血雲盜才反應了過來,這一個月來,他們經歷過不止一次的血戰,可今天是第一次有所傷亡。

“首領,他是牛魔王……一個很厲害的武者!”那尖嘴猴腮的血雲盜連忙對他們的首領道。

狂野男子眯起了眼睛,雖然他沒聽說過什麼牛魔王,但卻知道這不是個簡單的角色!

“老十四,你上,你也是武者,並且脫胎換骨,哪怕是什麼一流、超一流武者也不會是你的對手!”

沉默了半晌,狂野男子開口道。

“好!”

血雲盜之中,走出了一個略顯駝背的三角眼的男子。

“小子,我會讓你去給老七陪葬的!”

三角眼男子盯着唐傑,一對顯得很兇惡的三角眼中迸射着血光。

唐傑只是平靜的看着他,在他眼中這三角眼男子已經是個死人了!

“殺!”

三角眼男子陡然低喝一聲,他從腰間拔出了兩把刀,這兩把刀都有三尺多長,此時他驟然衝出,手中的雙刀狂風驟雨般斬出!

嗤嗤嗤!

太快了!

漫天都是刀光,每一刀都切開空氣,發出碎裂之聲,看似毫無章法,但卻是封鎖了唐傑所有能夠躲閃的空間,並且每一刀的力量都大的驚人。

三角眼男子原本就是一位二流武者,在最近他脫胎換骨,具有了接近妖獸的速度、力量,實力暴漲了許多倍,他相信即使是所謂的一流武者都不會是自己的對手!

“嗤!”

破空聲響起,三角眼男子呆住了,他看到一道寒光像是一條細細的絲線一切而過,無聲無息的,三角眼男子揮刀的一雙手臂從手肘處斷裂,掉落在了地上。

緊接着從三角眼男子脖頸處一條傷口顯現,頭顱滾落,身體也軟軟的倒在了地上。

“動作太多了。”唐傑搖搖頭,這三角眼男子的速度和力量確實很出衆,可惜的是本身似乎並非什麼厲害的武者,他的刀法太過花裏花哨,破綻太多了,面對唐傑這種武者根本就像是將脖子露出來讓唐傑砍一樣。

“老十四!”

一羣血雲盜都目瞪口呆,三角眼男子在他們之中都是名列前茅的強大,可與先前的絡腮鬍子一樣,瞬間被殺了?

“強!太強了!”

王山和其他一衆武者興奮的臉色漲紅,唐傑連斬對面兩人,不費吹灰之力!

“我大概瞭解到你們的水平了,說實話……很失望。”

唐傑看着對面的一羣血雲盜,開口道。

這話如果其他人來說會顯得很狂妄,但由唐傑說出來卻顯得理所當然,不是這些血雲盜弱,而是唐傑太過強大!

這些血雲盜個個都有遠超正常人的速度、力量,就跟人形妖獸似的,尋常人十個綁一塊都打不過他們中的任何一個,但對唐傑來說,依然是一刀就能輕鬆斬殺,沒什麼區別!

狂野男子嘴角微微抽搐,牙齒咬的咯咯作響,他怒喝道:“一起上!將他給我撕成碎片!”

咻咻咻!

一衆血雲盜身影拖曳着一道道的殘影,從四面八方撲來,他們臉上帶着猙獰之色,雙眼泛着血光,速度快到常人的肉眼都很難捕捉。

他們不信唐傑出刀快,還能面對這種從四面八方的圍攻!

紅日訣!

周圍圍滿了七八個血雲盜,然而他們纔剛靠近唐傑三米的範圍,自唐傑的體內,赤紅的光芒噴薄而出,童子功紅日訣!

“啊啊!”

在這黑暗的樹林之中,唐傑噴薄出的罡氣簡直就跟一顆太陽一樣,這些血雲盜能在黑暗中視物,視力極爲出衆,可這驟然亮起的熾熱的紅光,則是照耀的他們發出慘叫,眼睛都要瞎了,出現了短暫的失明。

“嗤!”

而也在這一刻唐傑動了,他的刀刃之上罡氣凝聚,刀光噴吐,他腳下微微一動,順勢一刀斬出,這一刀形成了一個優美的圓弧!

“噗噗噗!”

一連串的血肉撕裂聲中,那七八個血雲盜好半晌才恢復了視覺,但他們看到的是自己倒在地上的無頭屍體。

咕嚕嚕!

七八顆腦袋滾落在地上,就跟一地皮球似的。

唐傑的修爲深厚,迸發出的刀罡能斬敵於三米內!

唐傑邁動腳步,向着剩下的十多個血雲盜走去。

“殺了他!殺了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