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現場所有人將心頭繃緊,瞪目仰望的剎那,原本除了濃雲之外,空無一物的天際,忽然發出一聲震顫,接著一道可怕的裂縫,順勢破裂了開來!

天空彷彿被撕裂似得,尤其是裂縫後面,一顆巨大的猩紅眼珠,驀然轉動,將下方所有人全部冷冷注視。

所謂的大象無形,摸過如此。與此同時,一股澎湃無比,彷彿能將一切輕鬆毀滅的浩瀚威壓,可是降臨在所有人的心頭。

現場整片街區,乃至整個神都,全都被這股威壓完整籠罩,沒有人能有半點僥倖躲避的可能。

「來,來了!」

主導戰鬥的雷修大魔王,渾身發緊,頓時掉了一大滴冷汗,內心暗罵事情這回搞砸了。

現在這些不知死活的外來者,把事情鬧的這麼大,如果那位陛下怪罪下來,很明顯就是他這個內城治安官,管理不利啊!

「恭,恭迎陛下真身降臨!」

現場那些撒旦議會的大長老們可不傻,他們一個個全跟人精似得。先前戰鬥時躲著不出來,這回全都飛速現行,一個個如同最卑微的奴僕,老老實實的跪伏在地。

「恭迎陛下降臨,陛下神威,永垂不朽!」

這一邊驚愣中的雷修,熾嘯,疾罡大魔王,以及三大世子與眾多士兵與手下,全都反應過來,連忙的匍匐在地,無一步惶恐恭敬。

另一邊更為誇張,所有圍攏在四周的圍觀者,連同整個神都的所有居民,不論是貴族,平民,還是卑微的奴僕,全都慌不迭的來到街頭,向烏雲翻騰的天際,匍匐跪拜,那副模樣簡直恭敬謙卑到了極點。

因為煉獄魔族唯一的至高神靈,煉獄魔神撒旦就要降臨了!

在這位整個煉獄魔域唯一的意志面前,下方眾生統統平等,全都只是魔神撒旦腳下,最卑微的奴僕。

「呲啦!」

隨著一隻赤色魔爪,再次撕裂空間裂縫,一位體型偉岸,極具壓迫力的恐怖魔物,瞬間穿越空間縫隙,降臨在所有人的頭頂。

澎湃的黑暗魔力與洶湧的地獄烈火,瞬息就將天際遮蔽。

就在這濃濃的硝煙與地獄烈火之中,體型雄偉,氣勢霸道的煉獄魔神撒旦,憑空而立,傲然俯視下方的芸芸眾生。

恐怖的神威,浩浩蕩蕩,一雙威風魔翼,在他背後高高揚起,遮天蔽日。赤色的皮膚下,猶如山川岩石般的肌肉,隆起出近乎完美的線條,尤其是他一眼掃過,那副睥睨天下,無可匹敵的磅礴威壓,瞬間就能讓人打心底發出本能的顫悚。

就好似一個渺小的螞蟻,在面對山河大川,浩瀚宇宙,那份卑微與敬畏,源自現場每一個人的內心與本能。哪怕就是在場那些強達半神的議會長老,都心驚膽寒的匍匐在地,心中甚至生不出半點反抗的念頭。

「陛下神威,永垂不朽!」

王焱這一邊,赤煉魔王帶領,三個兒子以及赤惑,赤虐等王焱的一眾手下,全都老老實實的跪拜在地,大氣都不敢多喘一下。

「娘,娘咧,這,這就是,傳說中的……魔神撒旦?」

跟隨赤煉魔王,假扮王焱奴隸,跪拜在地的張衛道等地球同伴,此時在浩瀚無比的威壓下,冷汗都掉下來了。

此時張衛道等人,渾身上下每一個細胞,都在忍不住瑟瑟發抖。儘管他們早已有了心理準備,明白老王誤打誤撞間,已經被魔神撒旦強行認做了兒子,可等他們真正面對一位真正的魔神之時,這種源自生命本質上的絕對差距,令他們忍不住生出發自肺腑的恐懼。

在如此情形下,他們不敢絲毫亂動,彼此之間連傳音都不敢進行,只好老老實實的學著周圍人,跪拜行禮。要知道在近乎無所不能的魔神面前,傳音這種小伎倆,根本無法遁藏。

不僅是他們,現場絕大部分圍觀者,可都是神都本地的普通居民,他們實力本身就弱,此時突然暴露在赫赫神威之下,幾乎每一個都在惶恐發抖,渾身癱軟,實力與意志力稍差一些的人,甚至已經在劇烈的壓力下,徹底昏死了過去。

在如此神威浩蕩之下,現場僅僅只有王焱一人,還傲然站立在原地。

這一副景象落在三大世子,以及雷修大魔王的眼中,令他們不由得在心中暗自冷笑,這個鄉下領主,面對魔神陛下居然還敢如此自傲,簡直就是找死!

剛剛降臨的魔神撒旦,確實非常憤怒,他目光掃過化成廢墟的街區,最後落在了下方的王焱與雷修等人身上,冷聲問道:「怎麼回事?」

雖然只是簡單一句,語調也不著重,但那輕緩的字與字之間,卻透著難以抑制的怒火與威勢。他煉獄魔域這麼久,哪怕就是在戰爭年代,另外兩位魔神親率大軍,都沒能打進他腳下的這座神都。

可現在,象徵著他絕對統治的神都,居然在內部受到了如此嚴重的破壞,這一切簡直讓他無法忍受。

「尊敬的魔神陛下,事情是這樣的!」

赤煉魔王這會兒不卑不亢,他跪在地上,高舉雙手,向高高在上的魔神撒旦恭敬稟報說,「您卑微的僕人,剛剛護送公子來到神都,可這些無法無天的議會世子,因為看中公子的極品奴隸,居然要強行硬搶!那個雷修老狗,與另外兩位當事長老,非但沒有秉公處置,反而妄圖殺人滅口,連解釋的機會都不給,屬下護主心切,只好帶人硬戰,這才引發了事端。」

「你,你放屁!」

雷修大魔王狠狠瞪了一眼赤煉魔王,隨後慌忙向魔神撒旦討好解釋說,「魔神陛下明鑒,赤煉魔王不知道從哪裡帶來了一群鄉下逆賊,他們在神都鬧事,屬下正在秉公捉拿!」

熾嘯大魔王也害怕魔神的怒火牽連到自己身上,連忙擯棄互相間的競爭關係,連忙出聲幫助說:「魔神陛下,事實確實如此,這些逆賊在鬧事,雷修長老在帶人捉拿。」

另一邊疾罡大魔王也幫腔說道:「我們三人的孩子,正是撞見這些無法無天的逆賊,想要阻止,卻沒想到遭到這些逆賊的武力抵抗,無奈之下雷修長老這才不得不帶人前來捉拿。現在令陛下的神都街區毀壞,還請陛下贖罪。」

「對,事情就是這樣,事情皆因這些逆賊而起,屬下這就帶人將他們拿下!」

得到同僚的支持,雷修大魔王眼露寒光,暗忖勝券在握,連忙起身向四周軍隊下令道:「還不趕緊將這些逆賊拿下處死!」

然而,他話音未落,高高在上的魔神撒旦驀然暴怒,「混賬!你要將誰處死?」

「他,他們呀?」雷修大魔王抬起手,有些愣愣的指向了王焱。

「轟!」

魔神撒旦二話沒說,揮起一掌就將他拍了過去:「混賬東西!」

巨大的掌勁兇悍無比,彷彿帶著開天闢地的澎湃之力,瞬間就將雷修大魔王轟飛了上百米。

雷修大魔王大吐了一口鮮血,護身罡氣應聲破碎,整個人像一隻皮球一樣,貼在地面跌跌撞撞,一路撞碎了好激動樓的殘骸,這才仰面躺倒在地,整個人凄慘不已。

「魔神陛下贖罪……」

「您卑微的僕人,不知道您的意思……」

熾嘯與疾罡大魔王心知大事不妙,連忙恭敬討好,妄圖解釋什麼,可就在剎那,魔神撒旦怒目一瞪,兩團強悍無比的重力場,瞬間降臨在熾嘯與疾罡大魔王的身上。

只聽「轟隆」一聲巨響!

熾嘯與疾罡大魔王周身的護身罡氣,就跟紙糊的一樣,瞬間爆碎。兩人四周地面,也在這一剎那間,順勢凹陷。

就在這恐怖的重力中心,熾嘯與疾罡兩位大魔王,死死的趴在地上,彷彿承受了萬鈞之力,一個個被巨力壓的口鼻噴血,慘不忍睹。

三位半神級魔王,瞬間就被擊潰,這副場景是在太過震撼,瞬間就令現場所有人靜若寒蟬,整個神都都因此變得一片靜默。

開玩笑,憤怒的魔神能有多大的威勢,遠遠超出在場所有人的想象。雷修,熾嘯以及疾罡這三位大魔王,面對魔神的攻擊,雖說不敢抵抗,可就算抵抗了,又能抵擋得了幾招?結局恐怕只會更慘。

要知道魔神與半神魔王,在生命的層次上,存在質的差別。在一位真正超脫生命極限的魔神面前,平日里不可一世的半神魔王,實際上根本不堪一擊,沒有任何能夠抵擋的能力。

「魔神陛下饒命!饒命啊!」

雷修,熾嘯以及三大魔王瞬間被秒,嚇得他們三個兒子,以及一眾家丁手下,連忙磕頭求饒。

魔神撒旦冷目掃視,見他們三人狼狽如狗,這才收起能力怒聲罵道:「你們這些混賬東西,睜大你們狗眼看看!」

「他就是本神的親生兒子,魔焰!」說話間,魔神撒旦抬手就指向了下方的王焱。

「轟!」

現場頓時一片嘩然,現場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死死的盯向了王焱,最後全部充滿同情的看向三大魔王以及他們三個兒子。

這些撒旦議會的大長老,平時還真是橫行霸道慣了,現在居然連魔神之子都想殺,嘖嘖,這何止是膽大包天?簡直膽子大到要爆天啊!

活該!真是活該!

四周的圍觀者,一個個被眼前這一幕驚悚到顱內高潮,內心更是幸災樂禍的暗罵撒旦議會這些大長老與世子活該,他們誰沒受過這些大長老與世子的禍害?這回他們還真是要把自己做到死了。

「什,什麼?」

「他,他是魔神陛下的親兒子?」

「雷修他們幾個,怎,怎麼敢對神之子下殺手?」

四周老老實實跪伏在地的十名撒旦議會長老,一個個驚駭交加,目光偷偷朝王焱,以及怒意滔天的魔神撒旦方向看了一眼,隨後連忙低下了腦袋,嚇得大氣都不敢多出一下。有幾個膽子小的,甚至已經在此時,慌忙與雷修等人撇開關係,生怕自己因為在現場觀望而被連累。

開玩笑!自從上一代神之子沒能成功晉陞成神,最終年邁過世之後,至高無上的魔神陛下,想要一個天資卓越的繼承人,已經想了上萬年了!這份執念之深,早已銘刻在每一個撒旦議會眾多長老的心中。

要知道任何一位立於頂點之人,在年歲日漸增加,身邊充滿內憂外患之時,誰不會想要一個出色的骨肉,為自己分擔,成為自己的繼承者?

可那個雷修三人,以及他們的三個不孝子,居然還想在魔神撒旦的腳下,幹掉魔神之子?這簡直就是將找死這種事情,做到了極致。

反正他們這些在場的撒旦議會成員,是一個都不敢出頭,否則那就是誅滅九族的慘劇。

現場最驚悚的人,當屬雷修,熾嘯,疾罡這三位大魔王本人。

他們三人此刻魂都快飛了,特別是魔神撒旦指著王焱,大聲怒罵出的那一句「他就是本神的親兒子」,簡直就如天雷滾滾,在他們三人的腦仁中翻江倒海,轟鳴不止。

通常情況下,魔神撒旦不會降臨這座城市,因為真正的魔神宮,並不在這座平凡的城市中,魔神撒旦也不關心這座城市裡的大小瑣事。因此如果有什麼問題,只要他們能儘快解決,就不會引起什麼麻煩。這幾千年來,他們都是這麼做的。

可壞就壞在,那個鄉下來的小子,居然是魔神之子!他們怎麼就這麼倒霉?居然能遇上了流言中的魔神之子!

雷修,熾嘯,疾罡這三位大魔王,一個個瞠目結舌,盯著王焱仔細看了又看。此時王焱彷彿故意配合他們似得,解除了斂息術,一身純正蓬勃的王者之氣,全部毫無保留的釋放了出來。

現場立即傳出一片驚呼,雷修,熾嘯以及疾罡這三位大魔王,差點就哭了出來。

這種氣質,這種意蘊,還有這種來源於血脈的精純氣息,不是來源於魔神撒旦,還能來源自哪裡?這一點,他們這些終身侍奉魔神撒旦的議會長老,再清楚不過。

一想到這裡,涼涼的悲慟感,開始在他們心頭緩緩飄過。謀害魔神之子,那絕對是誅滅九族,挫骨揚灰,永世不得超生的罪過。

情況緊急之下,雷修大魔王慌忙掙扎爬起,吐了一口嘴巴里的血水,指著自己的兒子雷多,就呵斥道:「逆子!都是這個逆子幹得,都是他的錯!屬下真的一概不知,這才遭到那逆子的蒙蔽,魔神陛下明鑒吶!」

什,什麼?

縮在一旁的雷多世子,頓時雙眸圓瞪,聽到雷修大魔王的這句話,他下巴都快掉到地上了。

這,這什麼情況?這可是他親爹啊!

…… ……

「逆,逆子!你居然敢向魔神之子殿下動手,還不快快跪下受死!」

另一邊,生性陰狠的熾嘯大魔王更加直接,從深坑裡爬起來就讓熾羅世子跪下受死。

「混賬東西,老子白白培養你這麼大,沒想到你居然如此無法無天!今日你闖下大禍,我疾罡要當著魔神之下殿下的面,還神子殿下一個公道!」

疾罡大魔王更是直接將背後大劍拔了出來,直指他的兒子疾印世子。

開什麼玩笑,在魔神腳下,居然妄圖殺死魔神的親兒子,這種罪名誰能擔待得起?別說親兒子,就是親老子,他們三位大魔王,也要把罪責往他們身上推啊。

而且地獄世界競爭激烈,自古父子相殘,手足相爭,這些例子多到數不勝數。不單單是地獄,實際上地球世界也一個樣。一旦關係到利益與生死,彼此之間掙到你死我活的例子,實在太多太多。

眼下三大魔王齊齊都將罪責推卸到他們兒子身上,一個個都要大義滅親,並且向魔神撒旦大聲疾呼,說什麼他們都很無辜,他們都是太過寵溺那三個世子,結果遭受了他們蒙蔽等等。

如此顛覆形的轉變,引得現場圍觀者驚呼不止,暗嘆轉變太快。

張衛道,五不戒等人,發現事情燒不到他們身上,漸漸的也不再緊張了,反而饒有興緻的跟在王焱身後,看起了戲來。

「不,不是這樣的!胡言,都是一派胡言!」

「我,我們不知道那位鄉下,不不不,那位尊貴的領主大人,就是尊貴的魔神之子殿下。」

「誤會,都,都是誤會!魔神陛下明鑒吶!」

被親爸爸扣了這種帽子,他們三個當兒子的,差點就給嚇尿了,當下就掙扎著趴了起來,慌慌張張指著他們的父親,就開始了反駁。

「老,老賊!你,你居然睜著眼睛說瞎話,我,我沒你這個爸爸!」

雷多世子此時再也不見絲毫的公子模樣,他一手指著跪在一邊的雷修大魔王,一邊氣急敗壞的控訴道,「魔神陛下,小人不知道那位就是尊貴的魔神之下殿下,確實是小人有錯在先,可小人只是眼紅神之子殿下的奴隸,絲毫沒有謀害神之子的想法啊!」

「反倒是我父親,雷修老賊,他擁兵自重,目無陛下,就是他想謀害神之子殿下,他連神之子表明自己身份的機會都沒有給,就下達了屠殺的命令!」

雷多世子這會兒心態也崩了,指著身旁的重裝衛兵與炎獄屠殺者,厲聲控訴道,「魔神陛下您看看,這些都是您的直屬衛隊,可我父親那老賊,完全當做自己的家丁使用,這就是他目無陛下,妄圖顛覆的證據!」

「你,你……噗!」

雷修大魔王急怒交加,加上又有傷在身,當即就被氣的噴出一口悶血。

他剛剛指責自己兒子謀害魔神之子,結果反過來就被他兒子控訴擁兵自重,妄圖謀反。這兩個大帽子,扣的那叫一個厲害,事態發展這種地步,雷修大魔王與雷多世子,兩人完全不顧形象,互相間都是一副魚死網破的控訴姿態。

「逆,逆子!」

「什麼逆子不逆子?我雷多沒你這個爸爸!」

為了逃過魔神撒旦的怒火,心態崩潰的還不止他們兩個。

幾乎在同一時間,熾羅世子與熾嘯大魔王,疾印世子與疾罡大魔王,這兩對父子也開始了互相控訴與甩鍋。

熾嘯與疾罡這兩位大魔王,將責任全部推卸到向來無法無天的兒子身上。熾羅與疾印這兩個做兒子的,反而過來也開始將他們父親違法亂紀,乃至私生活混亂的醜事,也在眾人面前,全都一個不留的抖了出來。

否則魔神撒旦的怒火一旦降臨,那將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恐怕連嘶吼靈魂都要遭受永世折磨,無法逃脫。

不過隨著三大世子與三大魔王,互相間毫無保留的控訴,整個神都的人民,乃至王焱的手下同伴,全都驚呆了。

這些一個個都在心中暗忖,這些有錢有勢有地位的權貴們,私下生活和癖好,還真是奇葩奔放啊!

三大世子與三大魔王,互相控訴的毫無顧忌,四周圍觀者聽得瞠目結舌,但地位崇高的魔神撒旦,卻感到了異常的憤怒。

他臉色鐵青,心中怒意翻騰,眼看著自己麾下的大臣,當著全城人的面,特別是當著第一次到來的兒子面,居然如此不堪,他身為這一方魔神,實在是感到丟臉。

「夠了!」

魔神撒旦一聲惱怒低吼,恐怖的威勢瞬間將眼前這場鬧劇震懾結束,現場再次變的一片寂靜,人人瑟瑟發抖。

「丟人現眼的東西!」

魔神撒旦一聲冷哼,此時他沒空去搭理這些惱人的傢伙,他看到王焱一臉不耐煩的樣子,內心一片焦急,連忙收斂氣勢,收縮身形,轉身就降臨到王焱的身邊,低聲巧語道:「兒子,你來神都,怎麼也不跟爸爸說一聲,爸爸也好親自迎你入城,為你舉辦一場盛大宴會啊?」

可魔神撒旦話音未落,王焱便一聲冷哼,「我不是你兒子,這什麼破神都,我現在還不想待了!」

「你!你……」魔神撒旦吃了一憋,臉色立馬漲紅。

現場無數圍觀者,也在同一時間傳出一聲驚呼。

煉獄魔神撒旦,可是煉獄魔族中的最高神靈,擁有無可比擬的力量與權勢,在他統治煉獄魔族的漫長歲月中,向來叱吒天下,無人敢忤逆。可眼下這個魔神之子魔焰,居然二話不說,直接甩了一個冷臉,著實令現場所有圍觀者,驚悚不已。

但很快這些圍觀者轉念一想,敢這樣跟魔神撒旦說話,那個魔焰絕對是親兒子無疑了。

「都是這些混賬東西!」

魔神撒旦憤恨的咬牙切齒,冷冷的瞪著三大世子與三大魔王,如果不是這些不知死活的廢物搞事,他與兒子之間剛剛緩和的父子關係,至於又一次僵到這種地步嗎?

被魔神撒旦冷冷盯著,雷修,熾嘯,疾罡這三大魔王,與雷多,熾羅以及疾印這三大世子,全都快哭了。一個個雙腳發軟的跪伏在地,心頭一個勁的發顫。

他們現在終於明白,那位看起來相當低調的外來領主,就是魔神之子魔焰無疑,可他們先前居然想將魔神之子謀害滅口?他們真是昏了頭了,到底哪來的膽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