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男人轉身的一瞬間,我一下子撲倒在地撿起唐靈掉落的手槍,一發子彈毫不猶豫地帶着風聲呼嘯而去,直逼男人的胸口。

男人儘管眼神並不朝我的方向,但身手卻是極好。我撿起手槍的那一剎那,他已經回過了頭。一瞬間,臉上的表情迅速變爲陰狠,面露兇光,身體一側,險險地避開那發子彈,迅速向我走來。

我怎麼可能給他機會。他剛邁開步伐,另外兩發子彈立刻再次直逼他而去,每一發都瞄準眉心,透着死神索命的前兆。

只是手槍射出的一剎那,男人就地一滾,精確地避開了每一發子彈。只是一轉眼的功夫,就站到我的面前,一把奪過手槍,臉色惱怒且眼神毒辣:“莫魂,要不是老大不讓我殺你,你早就下地獄了。”

“這不就是地獄麼?”我做好了拼死一搏的準備,毫不畏懼地迎着他的目光,嘴角輕輕上揚着:“那你不也在地獄裏麼?”

男人一愣,顯然被這些話刺激到了,隨即一拳朝我臉上奔來。儘管有所防備,這一拳卻還是重重地打在我的左耳位置。頓時,耳朵一陣火辣辣的疼,撕心裂肺。

男人沒有解氣,正打算再次下手,手掌卻突然停在了半空。——一個人影正從他身後死死地絞住他的脖子,可以看出人影非常痛苦,臉上青筋突起,皺着眉頭。

這是,唐靈。

這一招,正是格鬥中的血絞。如果用力適當,對方將在短時間內暈厥。

可唐靈顯然不是男人的對手。還沒等她使上多少力,只見男人臉色一冷,頭迅速左偏,屈起手肘狠狠地朝自己身後擊去。只一下,唐靈就慘叫一聲,直直地倒在地上,失去了聲息。

“現在讓我完成任務吧。”男人滿意地看着倒地的唐靈,緩緩舉起自己的右手。

我清楚地看到,此時他的手中正捏着一隻散發着白光的蟲子。蟲子通體透白,四肢掙扎着,兩根細細的觸鬚毫髮畢現,與科拉鑽孔之下李錚背上的那隻一模一樣。

強烈推薦: 蘇雨菲臉色變得難看,凄然道:「你就那麼喜歡她,連碰我不敢碰我了。」

「不是,我可絕沒那個意思。」林不凡忙說:「我是真心喜歡你的。」

「那舒老師呢,你們是不是已經在一起了?」蘇雨菲問,眼中依然有著一絲期待,一絲希望。

她希望之前聽到的看到的都是假的。

林不凡好一陣沉默。

「你不用說了,我都知道了。」蘇雨菲幽幽道,她剛剛那樣說,不只是因為生氣,更確實有這種分手念頭。

她想過老媽的話!

老媽說的對,自己不能太任性了,想怎樣就怎樣。若只是自己沒關係,但很可能會給自己的親人愛人帶來危難。

對於林不凡跟舒雅的事情,她當時確實崩潰憤怒。但也不是完全無法接受,因為她早察覺到林不凡跟舒雅的眉來眼去。

「林不凡,既然已經到了這一步,我們就此算了吧。你可以放心跟舒老師在一起。我也能安心嫁入公孫家,家庭和睦。」蘇雨菲臉如死灰地說。

林不凡心疼極了,搖頭道:「菲菲,你要跟我分手,那是以後的事情。但是公孫家,我知道你絕不願意嫁入,我不會允許的。」

「你不允許有什麼用,你知道公孫家是什麼家族嗎,知道他們到底有多厲害,知道他們有多恐怖嗎?」蘇雨菲帶著哭腔地說。

這幾日聽公孫家耳朵都聽出老繭了,而且也被他們的強大壓迫的絕望了。

林不凡正了正色,沉聲道:「我或許不知道,但是你喜歡的男人比你想象中強大太多。只要給我一點時間,我會讓公孫家主動來退婚的。」

若是好說話,就讓他們退個婚算了。若是敢蠻橫,他就滅了公孫家,讓公孫昊跪著來退婚。

也讓劉嵐睜大眼睛看清楚,公孫家在他眼中什麼都不是。

這一刻,林不凡眼中有著一種瘋狂的火焰。不管公孫家是什麼樣的存在,哪怕是燕京的家族,他都一定要怒懟對方。

更別說,根據上次電話,公孫家應該只是天海市的一個大家族。

蘇雨菲絕望的臉上露出了些許希望,聽著林不凡充滿霸氣的語氣,再看到那一雙柔情似水,布滿憐惜的眼神,一下子再次被融化了,激動道:「為什麼,你為什麼總是要對我這麼好?」

她邊說邊忍不住地捶著林不凡的胸口:「你對我這樣好,又不能娶我,讓我怎麼辦,讓我怎麼辦啊?」

「菲菲!」

林不凡雙手一下子抱緊了蘇雨菲,緊緊地把她擁入懷中,呢喃道:「對不起,我無法給你所有的愛。」

「但是,我會給你一個自由選擇的權利,一個誰也無法干涉的權利,哪怕是你父母都不行。至於公孫家,就更休想有這權利。」

蘇雨菲獃獃了,只覺眼前的男人竟然變得如此霸道,如此瘋狂。可這樣的他,卻讓自己感到特別舒心,特別安全。

好像有了他,就什麼都有了,什麼都不用去管。

「不凡,公孫家…」

「你不用說,也不用擔心。」林不凡輕輕抹了蘇雨菲的淚珠:「你現在要做的不是對抗。你媽說什麼,暫時依著就是。剩下的,交給我,我會給你一片朗朗乾坤。」

「嗯!」在蘇雨菲心中,公孫家依然強大的無從對抗,但不知為什麼,就是不由自主地相信林不凡。

一小會之後,蘇雨菲整個人狀態好了很多,紅紅的眼眶中也沒有了淚滴。

半個多小時后,林不凡離開了蘇雨菲房間。他走的時候,蘇雨菲臉色已經好了不少,整個人心情都好上許多。

出來之後,他正想打個電話給陳雄。沒想到就在這時,陳雄主動打了過來。

「喂!」

「凡哥!」陳雄笑著說:「店面我這邊基本布置差不多,而且味道基本清除。加上處理了一些時日,應該可以準備開始營業了。」

「這麼快啊,那你讓人好好準備下。等我跟家裡商量好,咱們定個時間開業。」林不凡說。

「行,那我等您消息。」

「等等,我還有一個重要事情交給你。」

「嗯,什麼事啊?」

「你知道天海市公孫家嗎?」林不凡問。

「公孫家?」陳雄臉色微變,驚道:「凡哥,你不會是招惹到公孫家族吧?」

「算是吧,聽你意思好像很怕他們?」

陳雄苦笑道:「公孫家可不一般,他們可是以武立家,家族中有著不少的厲害好手。而且,生意也做的非常大,就連天海市的領導對公孫家都非常客氣。」

「具體的呢?」

「我不太清楚,如果凡哥一定需要了解的話,給我一些時間仔細查查。」陳雄說。

「好,但是要記住注意安全,畢竟人家家族會武的不少。你呢,主要了解公孫家的成員情況,了解他們都幹了什麼,尤其是公孫昊等直系成員。」林不凡提醒說。

「嗯,我會注意的。」

「小心點,最好不要被他們盯上。」

「放心吧,我們的人打探消息還是很厲害的。而且公孫家強勢這麼久,估計也不太會注意到我們。」

林不凡掛了電話,突然之間發現自己還是太過勢單力薄。在小小的縣城或許能通吃一切。但出了縣城,就差不少。

或許,他需要培養一些更強大的力量。否則的話,就算自己有再多的好東西,都不一定能守護住。

現在他最關心的是公孫家厲害高手到底有多強,自己能不能應對。

他敢對蘇雨菲誇下海口,不是覺得自己實力現在多牛逼。而是因為自己有系統,堅信可以對付公孫家。

就在這時,系統傳來聲音,發布了好些時日未出現的任務。

「叮,請宿主在三天之內征服公孫家。並讓公孫家族跪求退婚,以此撫慰心愛之人的內心創傷。」

「任務若是未完成,說明宿主沒資格得到美女的愛,特懲罰宿主失去男人的姓能力一年。」

我擦?

這什麼讓人無語的懲罰?

林不凡微微發獃,而且他確實想要收拾公孫家,但現在什麼情況都還不清楚,竟然還只短短三天時間,實在太緊迫了。 林不凡無奈,只好趕緊電話詢問,他先是問了一下熊文清,熊文清了解的貌似也不太多。

無奈之下,他只好再打了個電話給雲夢。主要是想到楚老,還有雲夢所在層次不同,或許知道些。

雲夢聽完驚訝地問:「你說公孫家,怎麼突然對他們感興趣了?」

「這些以後再說,你先告訴我公孫家情況吧。聽說他們是以武立家,其中實力如何?」林不凡問。

「告訴你也無妨,但是我提醒你。你雖然功夫不錯,但千萬別妄想跟公孫家作對。」雲夢聽出了一點特別,提醒說。

林不凡不想跟她說太多,敷衍道:「這個你放心,我有自知之明的。」

「那就好。天海市一共有五大厲害世家。其中兩家是以武立家,公孫家是其中之一。他們不但生意做的很大,更有不少強橫高手守護。因為這樣,很多人都非常忌諱他們。」

「具體是什麼實力,最強高手是什麼境界?」

雲夢楞了一下,說道:「看來你果真是修鍊者。」上次自己車子撞到他,再看到他安然無恙就猜到一點。

林不凡聽侯永泰說過,也是知道一點,默認了沒吭聲。

雲夢倒沒追問,接著說:「據我所知,公孫家實力最強者是公孫易,聽說他是一名貨真價實的先天高手,甚至可能達到先天二品。他這份實力,放眼華夏,都算是挺強的。」

「先天二品?」林不凡微微一震,沒想到只是一個公孫易都如此的厲害,更別說公孫家還有其他高手。

先天跟後天的差距是極其巨大的。以自己如今堪比後天巔峰的實力,就算面對先天一品都完全沒多少勝算,更別說先天二品了。

除非自己突破進入鍊氣四層,那樣就擁有媲美先天一品的力量,再加上他越級戰鬥的強大戰鬥力,應付先天二品是沒問題的。

「沒錯,而且公孫易的兩個兒子都是後天九品巔峰。他的孫子公孫昊更是天縱奇才,小小年紀就達到了後天八品。」

「還有什麼厲害的人?」

「這些還不夠嗎?」雲夢沒好氣道:「就你那三腳貓功夫,這些人隨便一個出手都能輕鬆解決你。」

「額,我就是想了解清楚他們的具體實力。」

「跟你說說也無妨,公孫家族雖然不少好手。但真正核心厲害的,就是他們自己家族人。」

「當然,這不是因為他們資質多麼好。而是公孫家核心的修鍊心法不傳外人,甚至連女兒都不傳。

尤其是他們的絕學摧心掌,特別厲害。」

聽到這些,林不凡稍微鬆了口氣。若是這樣的話。對付公孫家雖然有些難度,但也不是無法應付。

只是要他三天征服公孫家,這實在太難了。

「夢姐,謝謝你告知這些。還有一個,你能不能再給我一些信息。」林不凡猶豫下還是問問,靠自己查太慢了。

「什麼信息?」

「我想知道這公孫易是好人還是壞人?」因為林不凡想到了一個辦法,若公孫易有問題,他可以利用傀儡術控制,並從而控制整個公孫家族。

畢竟聽剛剛雲夢意思很明顯,公孫易是先天高手,又是族長的父親,絕對是公孫家族的掌控者。

「你到底想幹什麼,林不凡,你是不是跟公孫家有什麼過節?」雲夢問。

「沒的,就是…」

「你別跟我打馬虎眼,如果有的話,我可以出面,幫你把這事壓下去。畢竟憑你如今的實力,根本鬥不過公孫家的。」雲夢還真是為林不凡著急。

「不用的,我只是了解下。」林不凡心中還是暗暗感動的。

「好吧,其實這算起來可是絕密消息。」雲夢說:「根據我所知,公孫家族雖然有違規地方,但不算太嚴重。」

「真正的問題是他們出手殺害了一些普通人,比如公孫立巧取豪奪人家資產。還有公孫昊,平日里風流倜儻,但暗地裡極其暴虐,虐殺過幾個女子。」

「公孫昊竟然是這樣的人。」林不凡語氣中都有震驚憤怒,要是菲菲落入他手中,後果簡直不敢想象。

「是啊,怎麼了?」雲夢突然神色一動,問道:「你不會是跟公孫昊在搶女人吧?」

「當然不是!」林不凡突然想到之前的話,不解地問:「為什麼要特意強調殺普通人?」

「你不知道,你師傅沒跟你說過嗎?」

「我師傅教了一些本事,人就跑了。」林不凡只好說。

「你這師傅,真是有些不負責任,竟然連規矩都不告知。要知道所有修鍊者,可都必須遵守一個規矩。」

「什麼規矩?」林不凡忙問。

「就是身為修鍊者,不能因為自己武功高強就欺負普通人。當然,如果是普通人主動招惹除外。」

「但就算還手教訓,也絕對不能輕易殺人。而且不得違法亂紀,不可仗著武功高強抵抗警察之類的盤查。」

「否則的話,會招來龍魂衛隊出手。他們一旦出手,嚴重者死,問題不大者也會被抓進去接受嚴厲懲罰,以彰顯龍魂衛隊威嚴。同時也是震懾其他人,避免亂了社會紀律。」雲夢大哥雲青就是龍魂衛隊的一個小隊長,所以正好知道公孫家已經被盯上。

林不凡真是完全不知道這一切,驚訝道:「這龍魂衛隊的人這麼厲害?」

「廢話,這可是華夏最強大的特殊部門。好了,這個不能跟你說太多。回到公孫家的問題,你千萬不要跟公孫家硬碰硬。就算跟他們有仇,現在公孫家被龍魂衛隊盯上了,遲早完蛋。」雲夢又不傻,豈會完全相信林不凡的話,再次叮囑。

「放心吧,不會的。就這樣,我還有事忙!」林不凡了解的差不多,直接掛了電話。

系統都發布任務了,不管公孫家未來會怎樣,都絕對等不下去。

必須出手!

又搶先掛了自己電話,而且他語氣中明顯有些敷衍,真是讓人鬱悶又有些生氣。

該死的林不凡,實在太不知死活了。

自己都特意透露了如此絕密的消息,這可是連江海省一把手都不可能知道的消息,他卻依然要不聽自己話的意思。 男人冷笑着,一步步地朝我走來。蟲子隨着他手指的收緊而掙扎得更加厲害。我條件反射地向後退去,腦海中拼命思考着對策。唐靈受過長時間訓練,身手顯然在我之上。而如今連她都被這個男人放倒,我根本是入地無門,無路可逃。“你到底是誰?既然想要控制我,在我失去自主意識之前,至少要讓我知道些什麼吧。”我對男人喊道,儘量讓自己保持冷靜,試圖拖延時間。甚至幻想着屠蘇或李錚會立即出現在面前。“我是狼。”男人臉上透着波瀾不驚,冷冷地盯着我:“我只有一個代號而已。”“你是不是也被控制了?”一瞬間,一個想法劃過腦海,使得我脫口而出。男人一愣,突然停住腳步,皺起眉頭。莫非被我猜中了?可既然他被控制,又怎麼會知道自己在他人的掌握之下?難道也和唐靈一樣,獲得了暫時擺脫埃布蟲的方法?“快醒醒吧! 史上最強王妃 控制你們的人目的是毀滅世界,你也聽天由命?”我見有戲,馬上補充道。——天真地以爲自己可以說服面前的男人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呵。”沒想到,男人只是微微一愣,隨即又開始冷笑,面帶嘲弄:“我是自願跟着老大幹的。”“那屠蘇呢?”我很快地反駁:“他到底有沒有被控制?”“你問的夠多了。”男人臉色一冷:“等我完成任務,再開口也不遲。”說着,男人突然向前一步,一把掐住我的脖子。這一下用的力道和方位恰到好處,我馬上就感覺到呼吸困難,大腦似乎也停止了血液流動。四肢不受控制起來,根本無力掙脫。下一秒,男人伸出右手,迅速繞到我的脊椎位置。頓時感到背部一涼,好像被什麼銳器劃破了皮膚。我想喊,卻發不出一點聲音。只能眼睜睜地看着男人一點點地把埃布蟲由背部的缺口植入自己體內。其實並沒有什麼疼痛,但心裏清楚的明白,這一步之後,自己將再無靈魂。取而代之的是被人差遣與言不由衷。然而,就在蟲子快要完全進入脊椎位置時,忽然傳來一聲詭異的聲音。這聲音是如此的清晰,嘹亮,恐怖。以至於事後想起當時的情形,依舊令我毛骨悚然,不能自已。這是一個低沉的男聲,在反覆地說着同一句話:“一嗑首。二磕首。三磕首。送行——”聲音異常冗長而悲慼,從地下宮殿的四面八方傳來,回聲空靈地四處遊蕩,直叫人有跌入萬丈深淵般地驚懼。男人顯然也是一愣,停下手裏的動作,疑惑地擡起頭。而這個恐怖的男聲說了四次之後,只聽得一陣沉悶的關門聲傳來,好像是我們進來的那個石門所發出的動靜。腦海中猛然再一次回想起地底洞室時那個手機內傳來的女聲:“出不去了!我們出不去了!”一瞬間,突然明白了什麼。這聲音,像極了那些古墓封口時,把殉葬人和工匠全部關在墓室裏那最後的場景。莫非….這又是一場幻覺?陰陽對衝導致的情景再現?其實聲音所帶來的作用不能忽視。聲波會在一定的情況下控制人體的大腦,使人產生各種各樣的幻覺和感受。這項研究是有大量的科學實驗來驗證的。一定條件下,一定的聲音可以讓人產生不同的反應,有些甚至匪夷所思。而隨着關門聲的響起,更加恐怖的事發生了。整個地下宮殿內的長明燈突然熄滅,周圍陷入了一片黑暗。尖叫和嚎叫不斷地在身邊響起。依稀還能夠聽到有人在說:“爲什麼把我們關在這裏?”“救救我的孩子!我沒有被感染!”呼喊聲雜亂無章,驚心動魄。幾分鐘後,尖叫聲慢慢減弱,取而代之的是此起彼伏的喪屍吼聲。我心裏一顫,這感覺是如此逼真,令我忍不住反手打去,以爲自己身邊真的有一具行屍走肉正狠狠撲來。這出手的一下,突然感到背上一鬆,男人的手好像已經鬆開了,蟲子也隨即掉落在地。我一喜,也不管這場景有多麼不可思議,現在是逃脫的絕佳時機。男人顯然發現了我的意圖,在黑暗中摸索着,伸手再次向我抓來。只是這一次我學乖了。腦海中迅速地回憶了一遍周圍的擺設和逃跑路線,腳步立刻極輕地朝後退去,同時警惕地繞開地上散落的人頭,避免摔跤。而這時,詭異的嚎叫和哭喊已經停止了。可仍舊一片黑暗,看不見彼此。這一招果然有用。男人一下並沒有抓到我。通過呼吸聲完全可以聽出他此時的氣急敗壞。心裏暗自慶幸,繼續小心地後退開去,估摸着走到王座後面。因爲之前似乎瞥見那裏有個門的陰影。之所以稱之爲“門的陰影”,是因爲剛進入宮殿時,我好像望見王座背後的地上有一小塊隱隱約約的長方形黑色區域,看起來像一扇門。只是這門究竟是開在地上還是牆上門的投影,當時並未仔細觀察。現在後悔已經來不及了。幾步之後,我已經退到了王座後方。腳下感覺果然有些異樣,似乎凸起了一塊,像是個出口。由於一片漆黑,我分辨不清男人的位置,只得屏住呼吸,儘量避免被發現。同時輕輕蹲下身去,手指在地上摸索起來。很快,就摸到了一個把手狀的東西。 意外贈品 我暗暗地捏了把汗,心裏一喜。看來很快就能離開這鬼地方了!可正當我打算拉開把手的時候,黑暗中突然傳來一聲慘叫。聽語氣,好像是唐靈。她喊的是:“莫魂,快走,去找屠蘇!”而緊接着,是手槍被撿起的聲音。拉扯和打鬥聲也隨即傳入耳膜,激烈萬分。不用想也知道,是唐靈和那個男人。我皺起眉頭,猛地停住手裏的動作。——究竟要不要回去救她? 君子聚義堂小說閱讀網

強烈推薦: 林不凡掛了電話,大腦立刻快速地轉動起來。

聽雲夢剛剛所說分析,公孫易應該不是好人,否則的話兒子孫子怎麼會變成這樣。所以,他決定了,這一次要動用傀儡術。

正好自己還有第二個傀儡一直沒用上。

只不過公孫易實力太強,先天二品啊,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控制,他只好召喚仙女姐姐出來。

「這回知道急了,以前該努力的時候都去哪了。」仙女姐姐一開口竟然是挖苦。

「不是吧,我可是很努力。自從得到系統,我一直夜夜苦修長生經的。」

「苦修有什麼用,腦子不靈活還不是白搭。」

林不凡苦笑,我有那麼不堪嗎

「別一臉無辜樣子,上次那個表姐,還有蘇雨菲,柳依依。人家都送到嘴邊了,你要是都推倒,不知會有多豐厚的聲望獎勵。」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