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這一瞬間,連連出招。

武器碰撞在一起,散發出一些餘波,就連這空氣似乎也在嗡嗡作響,讓人有一些不舒服,讓人感覺到十分的難受。

「嗯,你居然也是鍛神期三重?」

豹子頭李玉帶著憤怒吼道,似乎有些不敢置信,這嬌滴滴的小女子,看上去其貌不揚,可居然實力有這麼恐怖。

經歷了這麼多年的修行,豹子頭李玉自然是知道想要晉陞到鍛神期有多麼難。

這裡並不是什麼資源豐富的大修行門派所在的地方,自然也不可能有那麼多的資源來幫助修行,所以這裡才會如此的嚴苛,普通的煉神期都會被劃為奴隸,本身就是為了給上層的修鍊者擠出更多的資源。

「你是誰?我為什麼從來沒有聽過你的名字?」

豹子頭李玉死死地盯住了小嬌,對著小嬌大聲的憤怒的說道。

「那隻不過是你孤陋寡聞罷了。」

小嬌冷冷的說著,整個人都是那麼的英姿颯爽,往前面跨出了一步,眼眸之中帶著冷意,更帶著一股殺氣。

「是么?」

豹子頭李玉只是冷笑了一聲,似乎也不打算拖延下去,一時間長長的吸了一口氣,一時間渾身帶著一股強大的氣勢,就這樣一下子盯在了小嬌的身上。

「天雷~」

就在這一瞬間,豹子后李玉一下子就換成了一個閃電人一般上接天下接地,渾身瀰漫著強大而又恐怖的閃電,就在這一瞬間,已經衝到了小嬌的面前。

「給我去死吧。」

說到這裡,一雙眼睛隱隱發紅,渾身都是瀰漫著電閃雷光。

「轟!」

「發生什麼事了?」

隨著巨大的閃電瀰漫,許多的人都驚奇,在這電閃雷光之中,小嬌的臉上帶著凝重,似乎是沒有想到豹子頭領域居然如此的可怕,甚至還可以操控天雷。

「看到沒有?這是我的攻擊,你能在我的攻擊之下堅持下去嗎?」

豹子頭李玉哈哈大笑了起來,對著小嬌用力的一砸,就在這一瞬間,已經來到了小嬌的面前。

「死!」

可就在這一瞬間,小嬌也不甘示就弱,額頭之上長出了一個小角。

這一個小角上面帶著一種五彩斑斕的顏色,就在這一瞬間發出了一道五彩光芒,瞬間就是擋住了這天雷。

「你的法術對我沒用。」

小嬌冷哼了一聲,往前面跨出了一步。

兩者之間發生了碰撞,就在這碰撞之中似乎湧現出了一股恐怖的力量。

「哼!」

陸方冷哼了一聲,往前面跨出了一步。

「斬!」陸方壓制住自己體內的氣血波動,直接從這背後偷襲著豹子頭李玉,在這裡可不能夠拖延下去,這些人所要找的寶物,這是陸方和小嬌,只是這些人並不清楚兩人的價值到底有多高?廚藝太好了「偷襲我,你以為你能夠偷襲到我嗎?」

豹子頭李玉感受到自己身後出現的人影,頓時發出了一聲冷笑。

在豹子頭李玉看來,陸方不過是一個煉神期,最多只有三四重的境界,根本就不足掛齒,只要出手就能斬殺。

正是因為如此,所以這個世界的煉神期並不被看重,大多數的人都被當成奴隸。

感受到陸方如此膽大妄為偷襲自己,眼眸之中的殺意也就越來越重。

「死!」

只聽豹子頭淋雨,發出了一聲冷笑,背後有著一道閃電,迅速的向著陸方刺過去,這閃電在豹子頭李玉的手下就像是一種恐怖的攻擊力,眨眼之間,就已經來到了陸方的面前。

豹子頭李玉並沒有太看重陸方,目光大多集中在小嬌的面前,在想著辦法幹掉小嬌,或者擒拿住。

「這身材,這皮膚,這誘人的眼神,身上散發著那股香味兒,還有這女人也是個處子,正好可以吸取元陰。」

豹子頭李玉正要施展絕招,將自己的力量全部都爆發出來,可就在下一刻,卻感覺到自己的背後突然傳來了一陣涼意,胸口前面傳來了一陣劇痛,低下頭去看的時候,這才發現自己的胸口前面居然有著一把劍。

「這是怎麼回事?我怎麼會?」豹子頭李玉轉過了頭,向著身後看了過去,這才發現陸方站在他的身後。

「你根本就不可能躲過我的絕招,可你為什麼會在我的身後?」

豹子頭李玉嘴角流下了鮮血,帶著不敢置信的神色問道。

「哈哈哈!」

可就在下一刻,卻聽到了陸方的話:「你個蠢貨,以為你的那閃電就能夠殺掉我了嗎?」陸方冷冷的說道。

原本豹子頭李玉對陸方出手,陸方還感覺到十分的凝重,甚至還讓天老幫忙看著,避免自己躲避不及,可沒想到的是,豹子頭李玉居然只用了一道閃電出手,就不再看陸方,這讓陸方輕易的躲避開來了。

「哼!」

陸方冷笑了一聲:「你太過於小瞧我了。」用力的一扭刀子,就在下一個瞬間,豹子頭李玉,心臟直接就被扭碎了,只是豹子頭,李玉的功力修為十分的渾厚,心臟受到了重創,也依舊能夠反應過來。

「你找死!」

一時間只來得及發出一聲怒吼,轉身就向陸方殺了過來。

那眼睛赤紅帶著濃烈的殺意,要發出憤怒的最後一擊,可就在這時,小嬌也已經貼身上了,雙掌打成了豹子頭李玉的胸前,只見豹子頭李玉就在這一瞬間,背股強大的元氣直接沖入了五臟六腑,破壞了渾身上下所有的器官。

整個人就像是一個布偶一般直接飛了出去,又狠狠的摔在了地面上,四肢都在顫抖著,再一次噴出了鮮血。

「我!」 豹子頭李玉渾身都在顫抖,眼眸之中帶著怒意,想要說些什麼,但最後什麼話都沒來得及說出來,脖子一扭就死掉了。

這可是鍛神期,可這時卻依舊在陸方的手下死掉了。

「公子快走。」

小嬌一把拉住了陸方的手,對著陸方說的。

「咳咳!」

空間神舍 陸方卻咳嗽了兩聲,就感覺到自己的嘴角流下來的鮮血,看著面前的豹子頭李玉,陸方的眼角露出了一縷笑。

「這傢伙還真以為自己是誰呢?要知道連已經鍛神期大成的黃管家也都被我弄死了,何況你這個傢伙。」陸方冷笑了一聲說道。

「公子你真是威武,要不是公子里突然出手偷襲,我和這傢伙恐怕還要大戰三百回合呢。」小嬌這樣說道。

聽到這裡,陸方拉住了小嬌的手。

「趕緊走。」

陸方環繞四周看了一圈,這才發現不遠處四面八方似乎都有爭鬥發生了大戰,而遠處小鎮之中的警衛隊卻沒有出動,似乎早已經知道這邊可能發生的戰鬥,俄沒有出來制止這一場戰鬥。

「看來除了女王不知道這些事情,其他人都知道這邊要發生大戰了呢。」

陸方咳嗽了兩聲,臉上露出了笑容。

「公子,在這個世界修為的境界就代表著可以分潤到的收入,這些人又怎麼可能會不動心?就在我化成蛟之時,不也有人想要來抓捕我嗎?」小嬌這樣說著,就這樣長長的嘆息了一聲。

「嗯,這世界這是弱肉強食的世界。」

陸方長長的嘆息了一聲,說道,現在已經解決了這裡的問題,接下來就是要逃出這個小鎮以及這些人的包圍圈,只有逃出這些人的範圍,才能夠真正的活下去。

想到這裡,陸方不由得一聲長長的嘆息。

解決了豹子頭李玉,兩個人很快就從這裡逃了出去,這是一路上都沒有什麼人,似乎都已經躲起來了。

陸方覺得十分的幸運,居然在這一路上都沒有碰到什麼危險,似乎眾人都已經躲了起來。

「看來我很幸運,我們成功的逃出來了。」

「是的,公子。」

小嬌伸出了自己的手,輕輕的抓住了陸方的手,對著陸方小聲的說道。

「哈哈,綠眼女王,你往哪裡跑呢?你以為你能夠跑掉嗎?我們可是為了抓住你,設下了這麼多的陷阱,你跑不了啦。」

只見天空之上傳來了哈哈大笑的聲音,正在追逐著綠眼女王。

聽到這個聲音,小嬌連忙抓住我的手,我們兩個人直接躲入了這森林之中,小嬌用自己的天賦神通,讓我們兩個人隱匿的身形。

「現在我們已經逃出了這小鎮,自然是龍入大海,現在有沒有什麼可以阻擋的。」陸方在自己的心中想到。

可就在這時,綠眼女王卻接了這四人一招。

就在這一瞬間,綠眼女王從天空之上就被擊打了一掌,一下子就從這天空之上狠狠的摔了下來,砸在了陸方和小嬌躲藏的旁邊,砸出了一個巨坑。

此時的綠眼女王,嘴角還流下來的鮮血,看上去十分的凄慘。

看著面前凄慘的綠眼女王,小嬌似乎一下子變得緊張了起來,緊緊的抓住了我的手掌,我拍了拍小嬌的背部。

就是這個時候,卻好像是看到了綠營女王的眼神。

綠眼女王似乎是向這邊看了一眼,不過卻又很快的收回了自己的眼神。

「難道綠眼女王發現了?」

一想到這裡,陸方就覺得異常緊張。

「咕嚕」

狠狠的咽了咽自己的口水,可在接下來的戰鬥之中,綠眼女王在這四個妖的圍攻之下,一時間連連後退。

「綠眼女王,你就老老實實的交代不就好了?只要交出那一樣可以增長我們功力的寶物,我們就放過你。」貓王一雙眼眸打量著綠眼女王,這樣的對著綠眼女王說道,微微的眯著眼睛笑著。

「哈哈哈!」

只是聽到貓王的話,綠眼女王卻抬起自己的頭,哈哈大笑了起來,似乎是聽到了什麼好笑的事情。

「貓王,你還是真夠無恥的,你是我見過最無恥的妖。」

綠眼女王冷冷的說著,嘴唇之上卻露出了兩顆毒牙,看上去是那麼的妖異,帶著一種邪魅的味道,帶著一種劇毒,美麗吸引著人,劇毒讓人感覺到恐懼。

「那兩個寶物已經被我吃了,你們就算是殺了,我也不可能得到那樣寶物了。」

綠眼女王笑著說道,笑的十分的燦爛。

貓妖為首的四妖一個個臉色大變,眼眸之中露出了震驚,死死地盯住了綠眼女王,似乎有些不敢置信。

「什麼?不可能,你的修為怎麼可能只有這麼低?」

貓王這四妖臉色頓時大變,貓妖冷冷的說道:「你既然不肯說出來,那我就只好把你給拿下,再對你進行拷問了。」

就在這一瞬間,四個人立刻出現在了四方,直接結成了陣勢,就要對綠營女王下手。

「不好。」

只是陸方臉色也是一變,沒有想到這些事情居然這麼巧合,這四個人正好將陸方和小嬌所隱藏的地方也給圈在了一起,讓陸方和小嬌都陷入了危險之中。

「該死的,我們就不應該躲到這裡來。」

小嬌這樣說的,輕輕的扭動著自己的屁股,眼眸之中帶著不安,更帶著一種恐懼的神色。

「絕對有辦法。」

陸方這樣說道,抓住了小嬌的手。

「我想想辦法。」

只是陸方的話還沒有說完,就只感覺到一股炎熱瞬間升了上來,周圍的這些樹木瞬間就變得枯萎。

「該死的。」

陸方的臉色一時間大變,似乎是沒有想到這些攻擊是沒有任何的限制,將所有人全部都籠罩在了其中。

「轟!」

可就在下一刻,卻突然傳來了爆炸,隨著爆炸碰撞到了一起,空氣之中瀰漫著一股巨大的灰塵的味道。

陸方只感覺到自己渾身骨頭都在噼里啪啦作響,似乎就在這一瞬間被壓碎了一般,可這一下的攻擊並沒有結束,空氣之中傳來了接二連三的攻擊,這一股巨大的力量是靈神期頂級的碰撞。

就在這一瞬間,陸方整個人都飛了出去,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天老,快出手吧。」

陸方這樣說道,可是天老卻搖了搖頭,拒絕了陸方的話:「現在還沒有到最危險的時候,如果真的到了最危險的時候,我會出手的,現在你必須想辦法活下來。」天老這樣說道,搖了搖頭,拒絕了陸方出手的要求。

「天老,你要是再不出手,我就死定了。」

陸方大聲的說道。

「可是我出手,那你才是真正的死無葬身之地。」天老這樣說著,似乎是對某些事情十分的忌憚。

「公子。」

就在陸方和天老爭執的時候,卻突然有著一個身影向著陸方撲了過去,一下子就撲在了路飛的身上,將陸方就這樣撲倒在地,用自己的身子遮擋住了這些傷害,看到這個身影的那一瞬間,陸方一下子愣住了。

「小嬌,不要!」

陸方還沒有反應過來,就是見小嬌受到了又一波攻擊的餘波,一口鮮血直接噴在了陸方的臉上。

小家的背後有著五彩光芒,遮擋住了大部分攻擊。

靈神期的交手,卻是讓陸方和小嬌陷入了生死的危機,這種感覺深深的刺痛著陸方的心。

「公子,你放心好了,我是絕對不會死的。」

小嬌捂住了自己的嘴,狠狠的咳嗽了兩聲,再次吐出了一口鮮血,臉上露出了一些笑容:「公子,在這一段時間裡,和你在一起,我真的很開心。」小嬌這樣對著陸方說道。

「不要!」

陸方只來得及發出這樣的一聲怒吼,就只感受到一股巨大的衝擊力,從這天空之上直接落了下來,狠狠的砸在了兩個人的身上。

此時的陸方直接就暈了過去,什麼意識都沒有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