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這個時候,老牛突然在一旁說道:

“各位,快來看!我找到寶貝了!!”

衆人聽到老牛的話後,忙圍了過去,只見老牛從這些石頭裏面挖出了一塊拳頭大小的黃色玉石,此刻他正在手裏不停的把玩。

我過去接過來一看,雖然知道石塊玉石,但是限於對玉石沒有研究,準備還給老牛的時候,在我身後的明哥聲音激動的說道:

“這麼大的戈……戈壁玉!張老弟給我看看!”

我聽了明哥的話後,忙遞給了他,他碰在手裏後,忙從隨身帶的揹包中拿出放大鏡仔細觀察了起來,就連雷子和陶燕也湊了過來,看着這塊玉石面露喜色。

異種騎士團 “老野,這不會真的石塊寶貝吧?”老牛看着明哥他們三個專業研究石頭的人看到這塊玉石後激動的神色,對我問道。

我聽了老牛的話後,一聳肩:

“問我跟問你自己有什麼區別?你等他們看完問他們,我這又不懂。”

倒是韓穎在一旁說道:

“若是這塊石頭真的是戈壁玉的話,倒是能值不少錢呢。”

老牛一聽韓穎的話後,頓時雙腳就發飄了,忙湊到明哥他們的近前問道:

“你們看我這石頭值多少錢?”

明哥擡頭對老牛激動的說道:

“現在還不好估價,但是我能確定這就是戈壁玉,而且顏色很淡,質地非常乾淨,摸起來很細膩,脂份也很好,最重要的是通常的戈壁玉表面都會經過風沙吹蝕,會有坑坑窪窪的痕跡,這是一個比較明顯的特徵,而兄弟你所找到的這塊戈壁玉躲在石頭下面躲過了風沙的吹蝕,面表光滑,所以這價格肯定要翻好幾倍!”

“我說明哥,你就說這塊什麼玉能值多少錢吧?你說了半天我這一句沒弄明白,這到底能值多少錢?”老牛此刻只關心他撿的玉石的價格,至於其它的跟他有毛線關係!

明哥聽了老牛的話後,沉吟了一會兒說道:

“我保守估計至少二百萬!!”

老牛聽到這個價格後差點一個沒站穩摔地上,趕忙扶住了身旁的石牆,說話有些磕磕巴巴的繼續問道:

“你……你剛纔說這塊石頭能值多……多少錢?”

明哥繼續說道:

“保守估計至少兩百萬!”

這次我都站不住了,忙走過去問道:

“明哥,你可看清楚了,老牛他隨便撿塊破石頭值這麼多錢?”

明哥聽了我的話後,笑着說道:

“張老弟,別的我不如你,要是說起鑑定玉石,我這一輩子還真買看錯過,這個價格我還是保守估計,若是拿回去拍賣的話,估計會更多。”

老牛聽到明哥的話後,忙說道:

“這石頭你要不?你要的話我兩百萬賣你給了。”這老牛現在就開始做生意了。

明哥聽了老牛的話後,笑着說道:

“說實話,你這塊石頭我真的想買,若是能買回去,我肯定能賺不少,即使不賣,放在我店裏做鎮店之寶,也能吸引不少人來,但是我現在帶的現金遠遠不夠啊。”

鬼將軍的冷夫人 老牛聽了明哥的話後,一擺手。

“沒事,不夠回去再說,石頭你就先拿着吧。”

明哥聽到老牛的話後說道:

“行,回去再說,不過這石頭兄弟你先拿着,回去我給你錢了,你再給我。”

老牛說道:

“沒事,你拿着就行,這石頭比我都貴,放在我身上我怕把我腰給壓彎了。”

我見明哥還要說什麼,就上前說道:

“明哥你就先拿着吧,回去的時候你在做個權威的鑑定,看看到底值多少,咱再談買賣的事情。”

明哥聽了我的話後點了點頭:

“行,那我就先拿着了。”說着他從揹包裏拿出一塊綢緞把這塊戈壁玉給包了起來,小心翼翼的剛在揹包的夾層裏面,看得出明哥對這塊戈壁玉石愛不擇手。

就在這時候,老牛自己朝着樓下走了下去,我忙問道:

“老牛,你幹啥去?”

老牛頭也沒回的說道:

“我再去找找,看看能不能再找到一塊。”

我聽到老牛我的話後,不由的一陣汗顏,他以爲這值幾百萬的戈壁玉就跟白菜一樣,隨隨便便就能找到?不過看到老牛那副興沖沖要去發財的樣子,我也不好意思給他潑涼水,這涼水還是由他自己來潑吧。

我們五個人則在這裏把這些石塊的上面刻畫的場景都看了個遍,韓穎則是用相機把每塊石頭每個面都一個不少的拍了下來。

這時天已經發暗了,老牛也垂頭喪氣的走了回來。

“牛總,您又找到幾百萬?”我看着老牛那副沒精神的樣子問道。 ?

“去他個兔子的!一塊沒找到,明天我再去四周找找,我還不信了我。,最新章節訪問:шшш.sнūнана.сом。”老牛一副誓不找到不罷休的樣子。

衆人眼看天就黑了下來,開始在這個城樓下面搭建帳篷,點起篝火,吃飽喝足,晚上睡覺之前,老牛值第一夜,因爲最近幾天實在太累,我一躺在羽絨帳篷裏後,眼皮就發沉,接着就睡了過去。

‘迷’‘迷’糊糊中,我聽到了老牛在低聲的叫我:

“老野,老野,你趕緊起來看看……”

我聽了老牛的話後,躺在睡袋裏睜開眼,看着老牛問道:

“怎麼了?”

老牛一指外面對我說道:

“老野,剛纔陶燕從睡袋裏爬了出來,朝着外面走了出去,我叫她她也不理我。”

我順着老牛所指的方向看了過去,發現陶燕剛剛從我們所在的城樓裏走了出去,朝着東邊走去。

我四下看了看,除了我和老牛外,其他的人都沒有醒過來,估計是都累壞了,所以我也不準備把他們給叫醒。

我穿上外套後,從睡袋裏出來,對老牛說道:

“走,咱跟上去看看。”

和老牛穿上衣服後,我帶上龍紋劍,老牛拿上他的弓箭一起走了出去,外面月光明亮,倒也不需要帶手電筒。

剛走出這個城樓,我們便發現陶燕走在前面,走路的樣子很是怪異,也很慢,一步一步的,如同夢遊一般。

“老野,她是不是在夢遊了?”老牛看着陶燕的樣子問我道。

“你自己聚氣看看,她身上此刻圍繞着黑氣,怎麼可能是夢遊,這樓蘭古國遺蹟裏面不乾淨,剛來這裏的時候,我就看到一個穿着紅衣服的‘女’鬼在四處晃悠。”我對老牛說道。

老牛聽了我的話後,聚氣看了一會兒後,又對我問道:

“老野,那她這是準備去哪?”

我聽了老牛的話後說道:

“我怎麼知道,跟着。”

說實話,自從陶燕發現那個‘女’鬼後我就覺得奇怪,鬼之體,如幻影,平常人若是不借助外力怎麼能看得到?除非陶燕是天生的‘陰’眼,但是這個解釋明顯也不成立,若是陶燕天生‘陰’眼的話,看到那個紅衣‘女’人的時候絕對不會那麼大驚小怪,因爲她已經習慣看到這些不乾不淨的東西了。

還有就是藉助外力,也就是用牛的眼淚滴在雙眼之中,或是用清晨的‘露’水泡出的柳樹葉放在眼皮上,這兩種方法都能在一定的時間內讓人看到鬼,不過很明顯,陶燕並沒有接觸過這些東西。

這麼說來陶燕能看到那個紅衣‘女’鬼就只剩下一種可能了,那就是那個‘女’鬼故意現身讓陶燕看到她,至於那個‘女’鬼爲什麼這麼做,我就不得而知了。

我和老牛一路跟在陶燕後面,她此刻好像換了一個人一樣,似乎對這個已經消失上千年的古國的地形瞭如指掌,帶着我和老牛七拐八拐來到了一個大路上,然後順着這個大路繼續往東走。

看到這裏我心裏就納悶了,難道陶燕被這裏上千年的冤魂給上身了?

老牛此刻也是想不明白,一直想問我什麼,但是被我止住了,因爲我怕我們繼續說話,驚擾到附在陶燕身上的‘冤魂’。

陶燕帶着我和老牛兩人,在這個筆直而寬闊的大路上走了能有二十分鐘,走到了這個大路的盡頭,而這個大路的盡頭則是一個規模非常巨大的城樓,估計是以前樓蘭古國統治者所居住的地方。

陶燕走上那已經風化的臺階,朝着眼前的城樓大‘門’走了進去。

她來這裏做什麼?難道這裏面還隱藏着什麼祕密?

想到這裏,我和老牛也一頭跟了進去。

剛走進這個巨大的城樓裏面後,一種身子立刻縮小數倍的感覺傳來,這城樓裏面也太大了!如同宮殿一般,城樓裏面整個大廳爲四方形,四周圍着一排排的石柱,而城樓頂上則是圓形的,符合了古人天圓地方的思想。

此刻陶燕走到大廳中間的一個石頭雕刻出的石像前停了下來,那石像能有兩米多高,是一個男子的雕像,看穿着和氣質應該是這樓蘭王國以前的國王。

我和老牛躲在柱子後面,想看看陶燕身體裏的那個‘鬼魂’到底想幹什麼。

陶燕此刻面對面的盯着這個人形的石像,雙拳緊緊的握了起來,也就在這個時候,陶燕突然圍着的這個石像轉了起來,這次我看得清楚,陶燕緊盯着石像的雙眼中,充滿了怨恨!

轉了幾圈停下後,陶燕走到那個石像的面前,突然身子跳起,如同會浮空術一般,慢慢的從地上飄落到那個石像的正上方,雙腳落下後踩在了石像的頭頂上。

陶燕這一連串動作,可把我和老牛給嚇了一跳,這個石頭的高度最少爲兩米,陶燕又不會御氣,怎麼能跳那麼高?若是她身體裏的‘鬼魂’‘操’控着陶燕的身體跳起的話,這‘鬼魂’的法力絕對不淺,我御氣隔空取物才只能勉強拿動一公斤之內的東西,這個陶燕體內的‘鬼魂’竟然就控制一個體重上百斤的人騰空而起,就這一點,我和老牛就已經輸了,這根本不是一個檔次!

此刻我和老牛隻能靜靜的在一旁看着陶燕,此時的陶燕看着踩在自己雙腳下的石像發出了一陣陣冷笑:

“哈哈哈哈哈哈……”

聲音刺耳而且狂妄,雙眼中也滿是怨毒和輕虐之‘色’,不過聽着笑聲根本就不是陶燕的聲音,而且另外一個‘女’人的聲音!

“大王,我已爲君尋得長生不死‘藥’,何以當置於我死地?!” 異世邪妃 陶燕的口中突然說出了這麼一句話,聲音冰涼,涼透人心。

我聽了就是一愣,果然猜的沒錯,陶燕多數是被那個紅衣‘女’鬼給上身了,而從那個‘女’鬼口中的稱呼來分辨,這個雕像就是樓蘭古國曾經的國王!

不過這個‘女’鬼又和這樓蘭國的國王有什麼關係?難道她是爲樓蘭國王尋找長生不死‘藥’的術士不成?

“老野,剛纔陶燕說的話是什麼意思?什麼長生不老‘藥’?”老牛沒聽明白陶燕所說的話,低聲湊到我跟前說道。“先別說話。”我對老牛說道。“什麼人?!”那個‘女’鬼聽覺異常靈敏,朝着我和老牛藏身的柱子後面望了過來,眼神犀利,如同一個嗜血的魔鬼。 ?

我見已經被她發現了,也就沒有躲閃的的必要了,想到這,便和老牛一起從柱子後面走了出去。

“鬼師?”陶燕看着我和老牛吃驚的問道。

我聽了陶燕的話後,說道:

“對,我們的確是鬼師,你附在我朋友身上想幹什麼?”

誰知我話音剛落,附在陶燕身上的那個‘女’鬼竟然自行從陶燕的身上飛了出去,朝着城樓外面飛去,陶燕的身子一晃,從石像上掉了下來。

我見狀忙一跨步跑了過去,接住了差點摔在地上的陶燕。

“老牛,你看着陶燕。”我把陶燕‘交’給老牛,御氣身子一躍躥出了大廳,朝着那個‘女’鬼所逃的方向追了過去,本來這個‘女’鬼死去千年之久我不想與她爲敵,畢竟人家有千年道行,不過她現在已經對我們的人下手了,無論她又什麼目的,都已經越過我的底線了。

剛追出城樓,我身子一躍跳到城樓頂上,打開龍紋紅眼,往四周望去,哪裏還有那紅衣‘女’鬼的影子。

我只好作罷,從城樓上跳了下來,然後回去看看陶燕的身體有沒有什麼問題。

跑回城樓裏面後,我發現陶燕已經醒了過來,只是身子有些虛弱,站不起來,沒辦法我只好讓老牛背起陶燕趕回去。

當我和老牛把陶燕揹回我們睡覺的那個小城樓裏面時,天已經‘蒙’‘蒙’發亮了,此刻韓穎等人也都醒了過來,收拾好東西,正在四周找我們三個。

“你們去哪了?陶燕她怎麼了?”韓穎看到我和老牛揹着陶燕回來後,忙上前問道。

“沒什麼事,她自己夢遊走出去了,怎麼叫都叫不回來。”我對衆人解釋道,若是讓陶燕知道她自己被‘女’鬼附身,本來就虛弱的身子恐怕非得嚇出什麼‘毛’病來不可。

老牛把陶燕放在睡袋裏後,韓穎給她餵了點水吃了‘藥’,然後陶燕便昏睡了過去。

“燕子她沒事吧?”雷子在一旁着急的冒汗,見韓穎給她吃過‘藥’後,忙問道。

韓穎搖了搖頭說道:

“沒什麼事,就是着涼了,睡一覺就好了。”

雷子聽到韓穎的話後才鬆了一口氣,我看得出雷子對陶燕很上心,非常上心。

雖然發生了這種事情,但是探索這樓蘭古國的任務不能丟下,所以衆人吃過早飯,留下雷子照看陶燕,我和老牛還有韓穎、明哥四人一起朝着樓蘭古城的最中間的地方走去,看看在那裏能不能找到跟韓穎的夢有線索的發現。

其實樓蘭古城的最中間的那個城樓我和老牛昨天晚上便已經來過了,但侷限於晚上四周也看不清楚,而且那個城樓裏面空間太大,所以值得去探索。

走到城樓下後,衆人走了進去,城樓裏面除了滿地的沙石,就是破碎透風的石牆,偶爾可見地上有些破碎的瓦罐,不過在這大廳中間的那個石像還是聳立在那裏,衆人朝着那個石像走了過去,等我們走進一看,這才發現那個石像其實是空心的,兩個人輕輕一用力便能把它給擡起來。

老牛看了這個石像半天后說道:

“老野,咱們要是把這個石像給搬回去的話,能賣不少錢吧?”

我聽了老牛的話後,立刻給他潑了一盆涼水:

“這裏是什麼地方?別說扛着這個石像,就算是人想出去都得費番功夫,再說了就算你能把這石像給搬出去也賣不了,到時候把你當文物販子給槍斃了。”

我雖然這麼說,但是我也是看着這個石像疑‘惑’的很,其一,這來樓蘭古國探險的人並不少,這石像並沒有一點人爲的損壞,還有這關於樓蘭的記載中也並沒有提到這裏面有一個樓蘭國王的石像,難道就只有我們看到了?就好像……就好像這個石像爲了我們的到來纔出現的……

其二,這個石像是用什麼材料做成的?雖是空心但是經歷上千年一點都沒有損壞的跡象,而且用手觸‘摸’冰涼,觸‘摸’在上面的感覺像是石頭,但是用手指敲擊得到的迴音卻是鋼鐵的迴音……

“哎,你們看這是什麼?”明哥走到那個石像後面,指着那個石像後背的一塊凸起的小石塊問道。

還沒等我們反映過來,明哥便一伸手把那塊凸起的石塊給按了下去,就在那塊石塊被按下去的同時,雕像上面的頭顱突然掉了下來,摔在了地上,碎成了數塊。

看到這一幕後,衆人都是嚇了一跳,老牛第一個張嘴開玩笑道:

“明哥,你這下厲害了,國寶都讓你給整報廢了。”

老牛的話音剛落,從那個石像的的脖頸斷口之處猛的往外鑽出一片黑壓壓的螞蟻,個頭都不小,最少能有普通螞蟻的三四倍大小,我看到這些螞蟻后,馬上就認了出來:

“這些是子彈蟻!快跑,千萬別讓它們咬到。”

衆人聽了我話的後,都同時往外跑去,在跑的過程中,韓穎突然被什麼東西給絆倒了,摔在了地上。

我見狀,忙跑過去,把韓穎攔腰抱了起來,朝着外面跑去。

跑到外面的時候,我才發現老牛和明哥正爬到一個破土牆上面對我招手。

我抱着韓穎跑了過去,跑到牆下,縱身一躍,跳到了土牆上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