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連六尊神王都感應到一股壓力。

「好強的龍威!」

離秦天最近的邢焰,對這股龍威的感應最為清晰和直接,在這股龍威之下,他居然產生了一種跪地膜拜之感,就好似面對老祖一般。

「怎麼可能?」

忽然,邢焰忍不住發出驚呼,老祖乃神王十重的超級強者,可戰神皇,龍威自然強大到了極致,而秦天,連神王都不是,他的龍威居然能與老祖相比,豈不是說,他的潛力比老祖還要大?

想到這裡,他都忍不住嫉妒起來,這小子運道怎麼就那麼好,碰上了那位大人!

要知道老祖當年能被那位大人賞賜,可是因為他立下了驚世奇功。

對於邢焰等人的想法,秦天是不知曉的,此刻,他正在感受著龍身的奧妙,這一刻,他感覺他是一頭真正的龍,龍身比人身還要舒服。

而且,龍身的實力實在太強,至少比人身強大了二十倍,還有,隨著血脈之力的完全激發,他也領悟了兩個技能,這兩個技能不知道該算天神秘術還是神王技,總之,給他的感覺異常的強大。

忽然,秦天心中一動,沒有急於恢復人形,因為,在龍身狀態下,就連神魂都強大了許多倍。

用龍身修行會更快。

果然不出他所料,龍身狀態下,他只用了一個月,就將本源金丹給打磨到圓滿程度。

「碎丹!」

「咔咔咔!」

本源金丹上出現了數十條裂縫,顯得異常的輕鬆。

這讓秦天頗感意外。

很快,本源金丹就完全碎裂,然後,一股極其恐怖的衝擊力就朝他的神魂而來。

但在這時,他體內騰起一股血霧,並瞬間護住了他的神魂,這些衝擊力落在神魂之上,根本就無法撼動血霧形成的防禦。

很快,碎丹的衝擊就結束。

但秦天卻毫髮無損。

接著,秦天就繼續凝聚本源金丹。

不到三月,一顆本源金丹成型,但這次的本源金丹卻和以前的不一樣,因為在金丹成型的瞬間,秦天就感應到,本源金丹內在孕育著一個全新的生命。

探入本源金丹內,秦天才發現,那是一枚極小的元嬰。

當元嬰衝出金丹后,就是神王劫降臨的那一刻。

用一年多的時間進行培養后,本源元嬰已經達到了破丹而出的程度。

心念一動,本源元嬰揮動粉嫩的右臂,咔嚓一聲,本源金丹就被轟出一個窟窿。

「咔嚓!」

第二道聲響接連響起,第二個窟窿出現。

接著,本源元嬰輕鬆的打破了本源金丹的禁錮,出現在秦天的體內,接著,一股強大而澎湃的生命精氣散發開來,飛快的改變著秦天的神體形態和神魂形態。

他知道,這是天神到神王的自然演變。

而隨著他體內的變化,龍島上空也出現了急劇的變幻。

烏雲翻滾,電閃雷鳴,一股恐怖的壓力將整座龍島都籠罩了起來,讓所有人都倍感壓力。

「這麼快?」

暗中護道的邢焰神王滿臉詫異,沒想到秦天這麼快就已經凝聚出本源元嬰,成就神王。

「刷!」

人影一閃,血紅龍王陡然出現在秦天的練功房內。

「小子,你渡神王劫可不能在龍島渡,否則,整座龍島將毀於一旦,不要抵擋,我帶你去第九重神域!」

話音一落,他就抓攝出秦天,破開虛空,遁入了第九重神域。

其他神王也跟著緊隨而至。

隨著秦天的離去,龍島上空的景象也跟著消失不見。

第九重神域。

血紅龍王將秦天放在一座小型山峰上就撤離而去。

接著,秦天頭頂的天空馬上劇變,烏雲蓋頂,電閃雷鳴,恐怖的威壓輻射四周,壓得方圓數百萬里內的生靈都瑟瑟發抖。

渾天學宮內。

數位神王老師齊齊抬頭,盯著秦天所在的方向,暗自疑惑:「是誰在渡神王劫!」

下一刻,他們紛紛破開虛空,踏步而出。 神界,已經許多年沒有出現新的神王了,所以,感應到有人渡神王劫,不管是神王還是神皇,心中都出現了好奇之心:渡劫之人是誰?

第六重神域,軍司內。

軒轅神王上次將秦天送回紫金神龍族,獲得了他們的友誼不說,還贈送了他不少好東西,使得他有希望在未來更進一步,成就神王九重。

忽然,他眉心一跳,目光似乎穿透了虛空,出現在第九重神域,喃喃道:「是誰在渡神王劫,難不成是那小子,這速度也太快了吧?」

話音一落,軒轅神王雙手一劃,虛空裂開,他長身而起,踏入其中。

渾天學宮內,拓跋無畏正在閉關打磨本源金丹,苦修多年,他終於凝聚出本源金丹。

就在這時,練功房的虛空突然裂開,一隻大手從中探出,朝他抓攝而來。

「爾敢!」

拓跋無畏發出一聲爆喝,剛想反抗,一個聲音響起:「我是你爹!」

頓時,拓跋無畏爆發的氣息陡然收斂了起來,任由那隻大手將他拉入虛空。

半晌后,他出現在高空中,然後朝前方的中年男子拜下:「孩兒參見父王。」

「行了!」

拓跋神王擺擺手,能量涌動化為一方小舟,將拓跋無畏拉入其中,就朝某個方向飛馳而去。

「父王,我們去哪裡?」

拓跋無畏好奇的問道。

「有人渡神王劫,為父帶你去觀摩,好為你日後渡劫積累經驗!」拓跋神王道。

「是誰?」

拓跋無畏臉色變了變。

「你認識的,秦天!」拓跋神王道。

「怎麼可能是他?」

拓跋無畏一臉的不可置信,對方怎麼可能走在他前面成就神王,雖說,在斗天台上他擊敗了流蘇,但在前一刻,他依舊認為秦天不可能是他對手,但萬萬沒有想到,父王卻帶他去觀摩秦天渡神王劫。

「怎麼,是不是有些不服氣?」

拓跋神王哪裡看不出自家兒子的心思,笑道:「當初在斗天台之上,他隱瞞了不少的實力,不然,那流蘇連他一招都接不住!」

「不會吧?」

拓跋無畏依舊感到難以置信。

拓跋神王有些感嘆:「那小子隱藏得太深,他自身是十星天神不說,還是紫金神龍族出身,更有意思的是,東冥神皇居然兩次暗算他無果,還讓對方反殺了他手下十多尊九星天神,最後還被血紅龍王殺上門,連屁都沒有放一個,果然不愧是最為窩囊的神皇!」

不錯,拓跋神王也看不起東冥神皇,或許其他人不知道,但他卻知道,東冥神皇能成就神皇不過是走了狗屎運,正好遇到一尊神皇隕落,他撿到了對方的大道,不然,以他的資質哪有資格成就神皇,但他即使成了神皇,也因為底蘊不足,無法完全掌控那條大道,更鬧出了差點被一尊神王斬了的笑話。

聽到自家父王道出的隱秘,拓跋無畏怎麼也無法將這件事與秦天聯繫起來。

忽然,他心中一動,問道:「東冥神皇為何要派人暗殺秦天?」

拓跋神王怪笑道:「嘿嘿,這又涉及到另外一樁隱秘,告訴你也無妨,當年,禁忌神王打算斬了東冥神皇奪取他的大道!」

至尊妖嬈:邪妃扛上腹黑王 玄龍戰神 「什麼,神王斬神皇,怎麼可能?」

「別插嘴,聽我說!」

拓跋神王瞪了眼拓跋無畏,繼續道:「禁忌神王乃是巔峰神王中的頂級強者,已經達到神王十重天,一身戰力無雙,更有陣道輔助,就算為父也不是她的對手!」

「那後來呢?」拓跋無畏大感興趣。

「後來,禁忌神王差點就斬了東冥神皇,如果不是其他神皇插手,東冥神皇就成為了神界有史以來第一個被神王斬掉的神皇,雖說他保住了一命,但卻淪為了大家的笑談,甚至就算一些巔峰神王都不將他放在眼裡,因此,東冥神皇對禁忌神王是恨到了骨子裡!」

「那又與秦天有什麼關聯!」

「聽說秦天獲得了禁忌神王的傳承!」

「原來如此!」拓跋無畏恍然大悟。

「記住,這件事不要外傳,雖然為父不懼那東冥神皇,但他好歹也是一尊神皇!」拓跋神王叮囑道。

「是,孩兒知道了!」

拓跋無畏點點頭。

另一邊,在拓跋神王帶走拓跋無畏時,一個女性神王陡然出現在流蘇的院落中。

「師尊,您怎麼來了?」

流蘇有些意外的道。

不錯,她拜了一尊女性神王為師。

「有人渡神王劫,為師帶你去觀摩!」心音神王淡淡道。

「是誰?難不成是拓跋無畏?不可能,他沒有那麼快!」

聽到有人渡神王劫,流蘇大驚,因為她師尊曾言,她是這一代最有可能成就神王的。

「他叫秦天!」

「是他!」

流蘇面上的表情變得極其複雜。

「走吧!」

一揮手,心音神王便帶著流蘇朝渡劫處趕去。

東冥神皇府。

「轟!」

恐怖的氣勁爆發,瞬息間,一座堅固無比的宮殿就化為粉末,露出了臉色陰沉的東冥神王,他的目光看透了虛空,恨恨道:「想不到啊,想不到,那小賊這麼快就要渡神王劫了!」

此地,第九重神域某地,小山峰上。

秦天閉目盤坐於峰頂,俊美的臉頰上平靜無波,完全沒有將頭頂虛空中飛速醞釀的神王劫放在眼裡。

他的心神正關注著體內的變化。

本源元嬰破丹而出,這就代表他跨入了神王境。

不止他的神魂和神體在蛻變,就連法則神元也在朝神王元力蛻變,此刻,周遭的神靈之氣,法則之力都瘋狂的朝他體內湧來,被轉化為他自身的能量。

因此,每時每刻,他的實力都在增長,而且還是大幅度提升。

在第十次凝聚出本源金丹,他就認為自身神力超越了神王一重,但在本源元嬰破丹而出的瞬間,他的實力就提升了數十倍。

而且,那只是個開始。

他沒有和神王交過手,但現在,他敢肯定,他的實力已經可以和神王三四重的較量。

時間慢慢過去。

秦天的提升還在繼續,頭頂虛空的神王劫散發出的氣息也越來越恐怖。

「刷!」

一方小舟飛來,落在數萬米之外,正是拓跋神王父子。

緊接著,心音神王也帶著流蘇帶來,懸浮在另外個方向,目光鎖定中心的那道身影,流蘇臉上的表情複雜到了極點。 虛空中,拓跋神王微笑著朝心音神王道:「心音道友,許久未見,近來可好!」

「與你何干?」

心音神王面色冷淡,甚至都沒有扭頭看一眼拓跋神王。

頓時,拓跋神王訕訕一笑,不再發言。

就在這時,不遠處的虛空裂開,軒轅神王從中走出。

接著,渾圓神王、東天神王、詹台神王等渾天學宮的老師們也相繼現身,默默關注著秦天。

「血紅龍王,你紫金神龍族真是好大的運道,居然又要出一尊神王了!」

東天神王開口道。

「哈哈,過譽!過譽,這還說不定,畢竟那小子還沒有渡過神王劫!」

血紅龍王謙虛道,但臉上的得意,任誰都能一眼看穿。

「轟!」

就在這時,一股霸絕無雙的氣息從虛空中傳來,然後虛空裂開,走出一個赤發赤眉的老者。

隨著他的到來,提前到來的神王都紛紛忍不住側目。

「參見老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