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連宋娉婷跟童珂,都是滿臉驚訝,旋即齊齊望向陳寧。

陳寧望著傻眼了的葉文彪跟丁青,微笑的道:「呵呵,這新聞,確實挺有趣的。」

葉文彪又驚又怒,瞪著陳寧:「你乾的?」

陳寧不置可否,抽了口香煙,淡然道:「污衊我妻子的人,都要付出代價。」

「黎愛民等人是從犯,他們僅僅是會獲得牢獄之災的教訓而已。」

「相比之下,你這個始作俑者,下場就沒有這麼好運了。」

葉文彪唰的站起來,怒道:「你說什麼?」

陳寧拍拍手!

立即,八虎衛,分別抬著兩口黑色重棺,從外面進來。

現場眾人都驚呆了!

轟隆!

兩口重棺,被擺在了葉文彪跟丁青面前。

陳寧平靜的道:「我說今天是個黃道吉日,活該是你倆死期。」 「往哪親?」

唐影一歪嘴,有些不情願地問道。

「我也不佔你便宜,就往臉上親一下吧!你要是想親其他地方也可以啊!全部接受!」

沈勇得意地道。

「親一下夠嗎?」

唐影繼續問。

「如果你想多親我幾下也可以啊!來者不拒!多多益善!」

沈勇感覺到唐影這是答應了,更加得意地道。

「行!給我一分鐘的準備時間!你也提前做好被我強吻的準備!」唐影道。

「我不需要準備!我就喜歡被女生肆意強吻的感覺!那感覺一定很美妙!」沈勇道。

唐影笑了笑,不再答話,背對著沈勇,拿出了隨身小挎包里的補妝盒。

片刻后,唐影突然轉過身,朝著沈勇就撲了過去。

「大寶貝,來了!讓我盡情地強吻你吧!」

唐影喊道。

「快點吧!我都等不及了!」

沈勇閉著眼睛,迫不及待地道。

就當唐影撲到沈勇身上,馬上就要親上沈勇臉頰的時候,沈勇下意識地稍微睜開了一下眼睛,想要看看唐影強吻自己的時候,會是什麼樣的表情。

可是,不看不知道!

一看嚇死人啊!

眼看唐影嘟起的嘴唇就要貼到沈勇的臉上了,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沈勇立刻向後躲開,同時用右手點在了唐影的額頭上,不讓她往前靠近。

可是,唐影竟然還在往前不停地掙扎。

「唐影!停!不用親了!你可以嘴下留情了!」

沈勇連忙求饒道。

「不!我就要親!快點啊!你不是已經等不及了嗎?還等什麼呢?」

唐影雙手緊緊地抓住沈勇的胳膊,想要把他的胳膊弄開。

原來,剛才,聰明的唐影明知道沈勇想要佔她便宜,她卻絲毫不慌,更沒有像有些無腦的女人,生氣地大喊流氓。

而是,偷摸地,悄不吱聲地,拿出自己補妝盒裡姨媽色的口紅,將自己的嘴唇塗得如同吸血鬼剛喝過血一樣,紅丟丟的,相當嚇人。

唐影要是這幅模樣親吻沈勇臉頰的話,沈勇的臉就會變成滿是嘴唇印的畫紙!

「你把自己的嘴唇塗成這幅鬼樣子,誰還敢讓你親啊!」

沈勇道。

「你不是說來者不拒,多多益善嗎?來吧!這樣才好記錄我親了你多少下!」

唐影還不肯罷休。

「好了!我不要了!是我剛才說錯話了!我給你道歉!我幫你拎包!我陪你逛商場!你趕緊收起你那邪惡的嘴,饒了我這張清純臉吧!」

沈勇誠心實意地道。

聞言,唐影這才肯罷休。

「行吧!饒了你了!錯過這次,以後本美女可不會再想不開,強吻你了!浪費我這麼好的口紅!這支口紅可是不掉色款的,塗上之後,不用卸妝水,顏色幾乎是不會掉的。」

唐影用自己的手背在嘴唇上擦了擦,讓沈勇看,果然一點紅色都沒有掉。

沈勇這才意識到,自己被唐影給「騙」了!

追悔莫及啊!

「可以反悔不?」

沈勇問道。

「你要是承認自己不是一個男人,那你就反悔吧!我剛才已經拼了命的強吻你了,你都不讓!現在想要反悔,太晚了!」

說著,唐影從挎包里拿出一片濕巾卸妝紙,把自己嘴上那姨媽色的口紅擦了凈光。

女人!

就是讓男人捉摸不透!

「好吧!算我倒霉!不過,你得幫我一件事!」

沈勇悻悻地道。

「啥事?」唐影問道。

「我想要給小娜買一雙高跟涼鞋呢!但是我身上沒有錢,你得幫我結賬啊!」沈勇道。

「沒問題!走吧!」唐影道。

可是,令沈勇沒有想到的是,唐影在坐上跑摩之前,趁沈勇不注意,偷偷地在沈勇的臉上親了一下。

這讓沈勇的心中一喜,臉上瞬間掛上了美滋滋的笑容。

很快,兩人來到了溫情商場。

溫情商場,是雲河縣最大的購物商場,是「四王三霸」中陳家的產業。

唐影和沈勇手拉手來到了女裝樓層。

這裡的女裝,雖然比不上大都市裡的國際大品牌,但是也有好幾萬元一件的。

普通老百姓買衣服都是到集市或者路邊攤上,幾乎沒有人會來溫情商場里消費。

能來溫情商場消費的,基本上都是縣城裡家庭條件比較好的有錢人。

所以,唐影和沈勇一到這裡,那些女導購的眼神中便流露出了鄙視的目光。

因為,唐影穿的是李小娜的衣服,全身加起來不到一百塊錢,雖然在沈勇看來地攤貨穿起來一樣很漂亮,但是在那些女導購的眼中卻是垃圾。

更別說,沈勇的身上穿的是一件軍大衣了,更是又垃圾又奇葩!

這時,有些嘴賤的女導購,便對沈勇和唐影一通的惡語相加。

「又來了兩個鄉下人啊!大家都注意點,別讓他們摸髒了你們的衣服!」

「把垃圾穿在身上沒有錯,但是出來玷污別人的眼睛就不對了!」

「是啊!出現在自己不該出現的場所,雖然不違法,但是也不提倡啊!」

這些話,聽在沈勇的耳朵里,倒是沒啥感覺。

但是讓唐影聽到了,卻是那麼的刺耳。

他們既然來到這裡,就是來買衣服了,就有可能成為這些女導購的客戶。

這些女導購對待自己的潛在客戶,不上前好言拉客也就罷了,竟然還用這樣惡毒的話來轟客戶。

簡直不能理解啊!

難道現在的女裝已經稀缺成「賣方市場」了嗎?

「你們這些嘴賤的老娘們,最好乖乖閉上你們的臭嘴!否則的話,別怪本美女對你們動粗!」

唐影忍不住懟了回去。

「呦!這是從哪來的村姑啊!這麼的暴躁!這裡是溫情商場,不是你們村的街道,由不得你在這撒潑!這裡就不是你們農村婦女該來的地方!趁早乖乖地滾蛋,別在這裡自取其辱!」

一個男人的聲音由遠而近地傳來。

幾位女導購見到那個男人,紛紛點頭打招呼道:「陳公子好!謝謝陳公子幫我們清理這些垃圾客戶!」

「好!你們儘管在我的商場里做生意!我絕對不允許這些鄉下的阿貓阿狗來我的商場,拉低溫情商場的檔次!」那位男人道。

這位男人正是雲河縣「四王三霸」中的陳家二公子,陳凱。

溫情商場是陳家的產業,陳凱是溫情商場的總經理,商場裡面的每一個租戶的租金和回款,都要經過他的手,所以整個商場的商家老闆和導購都對他畢恭畢敬。

沈勇看到了陳凱,但是並不認識他,直接忽略。

不過,陳凱旁邊跟著的女人,沈勇卻是一眼就認出來了,正是之前在手機大賣場中,賣給沈勇手機的三個女銷售中的一個,黃色捲髮女。 蘇七少怒極反笑,「你以為本世子稀罕你的喜歡?你不喜歡我最好了,你可千萬不要反悔!」

「放心,我絕對不會反悔!行了,我還忙着找男人呢!我可沒時間和你廢話,我要走了!你請自便!」長公主說着,倨傲的揚起頭,霸氣側漏的朝春暖閣走去。

她走路的步伐雄赳赳氣昂昂,是一副愛誰誰的樣子,簡直走出了君臨天下的氣勢,那頭也快仰到天上去,看得蘇七少咬牙切齒。

這女人一旦決定要離婚,還真是拽呀,簡直是六親不認!

「世子,不好了,外面來了一堆女人!」這天,蘇七少正在房裏喝悶酒的時候,外面傳來蘇青的聲音。

他放下酒杯,立即起身,「怎麼了蘇青?什麼女人?」

蘇青一臉緊張的跑進來,「是公主給你找的,公主說你那天不是同意納妾了么,她就在外頭給你找了好多姑娘回來,她要給你納妾!」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