屏幕上有一條剛剛發送出去的簡訊,那是一條代碼。

秦墨熟悉世界上各種代碼,一下子便解開了。

「慕初笛與地下醫院有很深的關係。」

代碼里就是這個意思,只是不知道,他是發給誰的。

秦墨把手機帶走,徑直跟上陸延。

直升飛機里,秦墨把一個代碼直入手機,很快便查到M所在的位置。

秦墨把方位跟機師說了一下,直升飛機便往M所在的地方飛去。

霍驍的事情有了眉目,秦墨把手機里的一個代碼遞向陸延。

「莫奈臨死之前發了這通簡訊,我已經命人去調查這號碼的人,你有沒有什麼想法?」

畢竟事關慕初笛,就算秦墨把一切都安排好,都需要跟陸延彙報。

畢竟有些時候,陸延的敏銳性比他要強。

陸延目光落在手機屏幕上,掃了一眼,也不知道有沒有看清,伸過去的手並沒有拿走手機,而是包住手機握上秦墨的手。

身子微微向前傾,瀲灧的桃花眼裡帶著一絲笑意。

「寶貝兒,你的媳婦在哪裡?」

很顯然,陸延是聽到他剛才的話了。

所以現在來打趣他。

秦墨反手,把手機塞入陸延手裡,面若冰霜的臉微沉,「什麼時候開始這麼八卦?」

「只有我媳婦才能追問我的事,你確定要問?」 陸延勾了勾唇角,邪氣到不行,卻並沒有追問下去,「小氣!」

他很清楚,賤撩歸賤撩,秦墨是個有底線的人,總是看重一些莫名其妙的規則,所以,並不打算在這種事上與他糾纏。

「古曼的密碼,還真有點意思。」

「可就算把整個古曼部隊叫過來,也不知誰怕誰呢。臨時還那麼無知。」

陸延再也沒看手機一眼,那個古曼密碼已經深深的記在他的腦海里。

微微閉上眼睛,休憩一小會。

自從救下慕初笛后,陸延便沒有停過下來。

秦墨收回手機,坐直身子,好讓對方把頭枕在他的肩膀上。

肩膀傳來了熟悉的重量,坐在前方的手下轉過身來,正欲問些什麼,看到那熟悉一幕,便轉過身去。

……

荒廢的拘留室內

那些前來偷襲慕初笛的人被單獨關起來,每一個都進行了嚴格拷問。

「有結果沒有?」

慕初笛焦急地問道。

陸延派過來的人微微低頭,「沒有。」

「不管怎樣威逼利誘,連藥物都用上了,都沒有用,他們死咬著就是不說。」

「還有幾個趁機想自殺的,都被我們的人發現,攔了下來。」

「我們需要更多的時間,擊垮對方的精神層面,才能問出大小姐你想要的。」

這些人都是經過相關訓練的,竟然各種酷刑都能咬緊牙關,他們需要回地下醫院,拿一些殺手鐧藥劑過來才行。

還要更多時間?

慕初笛現在哪裡還有什麼時間。

「對不起,大小姐。」

為首的人低頭向慕初笛道歉。

「不,你們已經很厲害,至少知道他們是暗梟的人。」

暗梟,霍驍的敵對組織。

簡直就是百足之蟲,死而不僵。

之前霍驍前往對方老本營進行殲滅,原以為已經一舉遷滅,卻沒想到,他們竟然還能捲土重來。

如此去想,當初可能只是對方一個煙幕彈。

可能就是想麻痹他們,然後再進行反擊。

如果這樣,霍驍落在他們手上,生命危在旦夕。

這讓慕初笛怎麼等得了呢?

「開門,我進去問。」

「可是……」

為首的人記得秦墨當初交代,不能讓慕初笛有一丁點的操勞。

不知道拷問算不算操勞呢?

慕初笛很是堅持,他也沒有辦法拒絕,只能讓慕初笛進去了。

拘留單間內,迎面而來血腥的味道。

這味道讓慕初笛有點不適。

柳眉微微蹙起,只是很快,便調整過來。

「說不說?再不說就讓你嘗嘗這個厲害了。」

那是一根沾著毒物的長針。

「讓我來。」

倏然,一陣清脆的女人聲音在室內響起,正在拷問的男人馬上停了下來。

轉身看到進來的慕初笛,他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後腦勺,「這,不好吧。」

「這種粗活怎麼可以讓大小姐來呢?」

慕初笛快步走過去,越過了拷問的男人,並沒有接過他手裡的長針。

誤被男配叼回窩 「放棄吧,不管你們用什麼酷刑,我都不會說的。」

被綁著的手腳的男人以為慕初笛也是用酷刑對付他。

慕初笛訕笑,「酷刑?」

「我從來不依賴任何人。」 「不管是拷問,還是其他。」

「只要我想,我就親自去找答案。」

人這輩子,靠天,天會塌,靠山,山會崩,靠人,人會變,能靠的只有自己。

所以,慕初笛依賴的只有她自己。

烏黑靈動的眸子在男人身上掃視了片刻,「把他的鞋子,衣服脫掉。」

手下怔住了,弱弱地問了一句,「大小姐,這,用的是什麼拷問方式?」

「怎麼我們都沒見過。」

「難道是要赤身能夠放大疼痛的毒物或是利器?」

手下好學,不懂就問。

然而很快,就被為首的大佬一錘打了下去,「大小姐叫你做什麼就做什麼,問問問,哪有這麼多問題。」

「等下耽誤了時間怎麼辦?」

為首的知道慕初笛有多急,他們這些人沒能幫上忙,至少也不要耽誤她的時間。

見大佬都這樣說,小手下便不敢再蹉跎。

於是連忙把人的鞋子,上衣和褲子都脫掉。

為了避免慕初笛看到不適宜看的,還用一塊長布遮住了男人的下半身。

鞋子被翻轉,上面沾著一些泥土。

慕初笛手指捏了捏上面的泥土,泥土帶著點紅色,是紅泥。

「給我查,容城哪裡有紅泥,還是靠湖泊的,最近這幾天下過雨。」

「嗯,周圍還種著夾竹桃。」

慕初笛一邊挑著男人的衣物在看,一邊細細地說道,「他們要藏著人,必須遠離人群,附近馬路的監控最近應該處於維修狀態。」

慕初笛隱隱的聞到了消毒水的味道,「不是廢棄的醫院就是廢棄的診所,或者是有著單獨醫療室的別墅,如果是別墅,那肯定是鬧出過人命,沒人敢靠近的。」

隨著慕初笛越說越多,被銬著的男人臉色越來越難看。

慕初笛知道,自己猜的沒有錯。

「找到沒有?」

為首的男人查了一下,很快便查到了,「查到了,可是符合的有三個地方。」

三個地方,並不算多。

可是……

「大小姐,我們全都要留在你身邊保護你。」

那就是說,就算找到這三個地方,也不能分批去尋找。

慕初笛怎麼可能再耗費時間呢。

倏然,大腦閃過什麼。

「水電,查一下,哪一個水電用的多。」

大量的設備,肯定要用不少的水電。

那幾個地方都是比較偏僻,不是工業園沒有工廠,所用的水電基本是穩定的。

「找到了,城西一個鬧鬼的別墅。」

「呵呵,我還以為有多厲害呢,原來只是這樣。」

「你們以為就這樣就能夠找到我們藏的地方?水電?這麼顯眼的事,難道我們會不知道?」

是的,他們不知道。

他們甚至沒有想過這方面。

所以,城西那個別墅就是他們所在的地方。

可是,他不能讓慕初笛他們現在過去,至少拖延點時間。

畢竟他們這次任務失敗,隊長肯定會轉移地方的。

他務必要給隊長他們爭取多點時間。

慕初笛抬眸輕笑,「不是的話,你開口乾什麼?」

「剛才不是說什麼都撬不開你的嘴,現在怎麼這麼主動?」

「我從來不懷疑我的判斷。」 一路上,轎車快速馳騁。

為首的男人馬上給秦墨打電話,彙報他們現在的動向。

慕初笛卻是給霍錚打了通電話,可霍錚的電話遲遲沒人接聽,無奈,慕初笛只能給他發簡訊,本想讓喬安娜去找霍錚,卻想到喬安娜正在處理霍氏集團的事情,莫董那邊已經交給警察,他們需要提供證據。慕初笛能夠想到的值得信任的人,只有夏冉冉,於是她給夏冉冉打了電話,讓夏冉冉去找霍錚。

她就是擔心,霍錚沒有看到她的簡訊。

很快,經過偏僻的地帶,電話信號開始不好。

棄婚媽咪:天才兒子小小媽 也不知道是原本就這樣,還是被人破壞掉的。

越是靠近目的地,信號越不好,直到最後,完全沒有信號。

「大小姐,目的地肯定沒有錯了,BOSS他們現在也正趕著過去。」

剛才他打電話給秦墨的時候,秦墨說他們已經在趕過去的路上。

所以,他能夠確定目的地的準確性。

現在,他看著慕初笛的目光都是充滿了崇拜。

「大小姐,你怎麼可以這麼厲害,你這本事,能不能教教我們,讓我們以後不用這麼被動。」

要知道拷問這玩意兒,若是碰到一些硬石頭,還真的怎麼都撬不開對方的嘴。

他們可不想再有像今天這樣,畢竟讓他們太沒面子了。

一堆大男人,連個女人都比不過。

而且大小姐明明是他們要護著的人,怎麼可以讓她干這種粗活呢。

「嗯,以後再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