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的是,楮墨不在元華宗里。

幾個長老又愁的荒了,這可真是,哎喲喲,這可怎麼好,他們寄幾實在是不想往火氣上撞,但是,算了,要不就上吧!

大不了,挨個仔仔細細的盯著罷了。

雖然是六個人,但是不是兩個小團體么。

他們四個人,兩個人盯一夥足夠了!

得,這是要比人多?

對方表示他們人手足足噠,你們想要阻止他們及時行樂這是不可能噠!

你們都老成這樣了,還想搞他們的事情,這也是不存在噠!

一個防一個攻,看似平衡,但是一個是肆無忌憚的攻,另外一個是有所顧忌的守,這有什麼用?

這還沒到小比呢,元華宗就被禍禍了。

不過,參加小比的人選出來了。

慕君玥,秦遠航,蕭默,陌上軒,蓮芷,林殊,西門雲杉。

為什麼是七個人呢?

因為對方還有一個大姐頭,有多大呢?

大姐頭嫌棄這六個人拉低她的逼格,都不願意和他們一起來,只想等到小比的時候來炫一把,還能增加自己的神秘感!

這七個人,慕君玥失聯中,秦遠航和蕭默外出任務中,陌上軒沒事人似的,蓮芷閉不出戶,林殊是匹黑馬,算是脫穎而出的,西門雲杉,妥妥的就是走後門的,全程嗑藥砸上來的。

這幾個人都很安全,別人就水深火熱了。

就這麼的,一個月的時間過去了。

元華宗表示這特么的還不如讓他們去結界邊緣和魔界的打一場。

一峰里,擮花從粉嫩嫩的變的灰白,林老乾脆晝夜不分的守在一邊,時不時的還往擮花的根部澆灑著什麼。

老頑童也知道就是最近了,也很重視,不再下山去喝酒。

那邊的小比如火如荼的開始了,還沒開始,元華宗的小廣場就已經圍滿了人,他們可不光是來看熱鬧的,更多的是想在氣勢上壓倒鳳舞大陸的人。

為什麼?

他們實在太欺人太甚!這特么的是色魔轉世吧?每天都是睡睡睡,睡完這個睡那個,沒完沒了,他們有的不是不露面就是直接出去接任務。

所以,鳳舞大陸的人才非常的氣憤,這麼多人,為什麼自己最近找不到人睡了!

他們很生氣!

現在是一對一,贏了的直接到下一輪,這就是直接淘汰一半了。

每個人都抽了簽,慕君玥不在,沁羙上去抽的,正好也是對方一直沒露面的那個大姐大。

其餘的人都已經看到了自己的對手,巧的是,對方的大姐大一直到現在也還是沒有露面。

鳳舞大陸的人不緊不慢,元華宗的人也不著急,都缺了一個,可以噠!

接下來的第一場蓮芷對戰「女」大色魔。

也就是喜歡漂亮妹子的金丹六層,柳丹。

雖然蓮芷不是高冷類型,但是奈何人家顏值高啊,嗯,柳丹很滿意。 相比較這邊的吵吵鬧鬧,鳳舞大陸這邊大動作沒有,小聲嘰嘰喳喳還是有的。

光夢遊和草上飛兩個人眼珠子都快掉下來了,手上哆哆嗦嗦的碰著對方,示意對方往前看。

順著視線看過去,儼然就是一身紅袍騷包的楮墨。

如果說帝君霖是他們心上的白月光,那麼楮墨就是他們心上的硃砂痣了。

他們只感覺自己的畢生所愛就在這碧川大陸了,一個白月光,一個硃砂痣,這對於一個男人說,算是圓滿了。

更何況他們還有那麼的藍顏知己,他們又再次的在彼此的眼中看到了灼熱,這兩個人,他們都想要!

但是一個比一個難搞,也是因為這個,才讓他們更加的念念不忘,欲罷不能。

真是好久沒有見過這樣的場面了,元華宗士氣高漲。

可不是,元華宗的兩大男神啊,怎麼看都是賞心悅目的一幕。

慕君玥在座位上,其他的人陸續的到場。

只那麼不經意的一眼,慕君玥的眼神犀利,冷冽的看著面前的陌上軒。

陌上軒淡淡一笑,沒有諂媚討好的虛偽,也沒有高冷的回過頭,兩個人就這麼對視。

一旁的西門雲杉只感覺這陌師兄是不是太溫潤了。

忽的,慕君玥裂開嘴角,疏離一笑,算是回應。

看到這一幕的帝君霖皺起了眉頭,這算什麼?

嗯,我們一向自信的霖男神絕不承認他是吃醋了。

慕君玥低下頭,把玩著手指上的戒指,遮掩了身上的不自在。

那個笑,眼神,舉止,習慣,是夜黎。

對,就是那個背叛了她的夜黎,一抹冷笑,為了這枚戒指,受不住R國誘惑的夜黎給自己下了自己最熟悉的毒。

自己是多麼的信任他,所以一點猶豫都沒有就喝下了那一杯紅酒。

甚至,那個時候,是她剛剛的接受了他的求婚。

多麼的諷刺啊,上一刻她是多麼的甜蜜幸福,下一秒就有多麼的痛恨,渾身的冷,猶如墜入萬丈深淵,無法相信。

但是,她此刻坐在這裡,她就不得不信。

現在,他竟然來了,在陌上軒的身上,他來了,他來了。

再次的抬起頭,恢復了原先的樣子,視線和帝君霖對上,綻放出一抹只屬於他們兩個人的笑。

兩個人心照不宣,慕君玥的手卻緊緊的攥著,指尖泛白,嬌嫩的手掌泛著紅色。

陌上軒背對著兩個人,可是身為眾人焦點的帝君霖一舉一動都牽引著眾人的視線。

通過那些人,陌上軒怎麼會不知道兩個人之間的互動,不由得落寞一笑,隨即無所謂的看著別處。

鸞縈再怎麼安慰自己,也受不了帝君霖這麼和別的女人恩恩愛愛的樣子,不等開始,就已經上了戰鬥圈裡。

挑釁的眼光看著慕君玥,慕君玥風輕雲淡的聳聳肩,不為所動。

所以,挑仇恨值這種事,慕君玥做的那叫一個得心應手。

心淡如水,愛如潮 不過,就算慕君玥什麼都不做,帝君霖的心上人就已經給她拉了滿滿的仇恨值了。 一個兩個的都不是什麼好得罪的,只得自然的,不得罪人的儘快開始。

這完全就是兩個風格啊。

比起之前的那些,眾人對慕君玥的這一場還是很期待的。

不是說對慕君玥很有信心,而是抱著看好戲的心情來看的。

反正已經輸了四場了,開心就好,開心就好。

「慕師姐現在是築基九層啊?!」

「真的是!」

「對面的鸞縈可是元嬰級別的啊!」

「那還比什麼了啊!」

話雖這麼說,但是眾人都沒有說什麼過激的話,實力上,他們也不想說什麼了,但是帝導師不是還在么,他們主要是想看看還有沒有什麼比較勁爆有意思的事情。

元華宗的這些人每天的事都很單一,難得出現個什麼事都可以八卦個好幾個月,這也算是他們修習路上唯一的樂子了。

鸞縈看著對麵粉嫩的小姑娘,剛剛沒仔細看,現在一瞧,比自己還要矮上半頭,這修為,吸了一口氣,「我不比了。」

這一句話出來,更是又掀起了一陣風波。

幾個長老是不知道為什麼慕君玥的修為是築基,沒工夫去想這是為什麼,因為鳳舞大陸那邊來人了。

一世紅妝 眾人看著長老和鳳舞大陸的管事談話,談了什麼他們就不知道了。

「你們派一個築基時期的和我們鸞縈小姐打,這不是故意的下我們的面子么?」

「難道你們是知道打不過我們了,所以故意的給我們難堪?噁心我們?」

正常的人遇到這種事,這麼想很對啊。

除了楮墨兩耳不聞窗外事和老頑童拌兩句嘴,其餘的長老那是有苦說不出,他們哪知道啊!

你說,你們倆平時護犢子跟個老母雞似的,這個時候你們怎麼不說話了?怎麼不嗷嗷了?怎麼不上手了?

九星聖主 就知道欺負他們這些孤寡老人,不要臉!

幾個長老轉移話題的說了,「這個不是我們正常的選拔選手,所以我們也不是很清楚啊。」

這話很微妙啊,管事的一想,那這個就是走後門的了唄。

這種比賽,還能走後門的,再一看那邊的帝君霖,打了個冷顫,瞭然。

但是,那這場不是憋屈死了,要是接了,回去之後鸞縈小姐不把自己的皮給拔了!

但是,這麼多人呢!

「不管怎麼著,鸞縈小姐不會和她打的,你們看著辦吧!」

得,鳳舞大陸的管事也是個人精,把這球又給踢了回來。

清穿之四爺側福晉 慕君玥回到原位,老神在在,絲毫不在意對方是什麼態度。

「這半年不見,慕師姐的修為怎麼倒退了,難道以後還會退成……」西門雲杉後面的話沒說出來。

但是,誰都很清楚,不就是廢材么!

「那你豈不是連廢材都不如?」

慕君玥不在乎廢材的這個稱號,但是有人想噁心她,也得看看自己夠不夠格。

論懟人,慕君玥就沒慫過,西門雲杉裝作沒聽見,這點倒是長進了,知道再說下去難堪的還是她。

另一邊,長老團和管事的商量好了,管事回去問了鸞縈。 鸞縈第一反應就是不行!

直接進入第二場,這不是便宜了那個女人?

管事苦哈哈的在下面分析著,「鸞縈小姐,您看,這是個走後門的,那邊還有帝裁判看著呢!」

「您心地善良,不願意為難對方,可是對方順著杆子往上爬不知好歹,那您就乾脆委屈一下,好歹的他們心裡門清,都明白著呢。」

「您就讓他們自己看著辦吧。」

鸞縈心地一想,自己是元嬰,對面是築基,誰勝誰負這不是一眼就能看出來的?

自己就是不打,一起晉級就晉級吧,那個女人也得不了什麼好果子!

「嗯。」

這就算答應了!

管事的興高采烈的去跟長老們說了,長老們也說了。

但是這是赤裸裸的打臉啊!

帝導師能忍?大長老能忍?楮墨長老能忍?再不濟秦師兄能忍?

慕君玥?

她就是個炮灰,有什麼忍不忍得了的!

不過,一個忍不了的都沒有,那不是邪門了么!

不打了啊?!

眾人失望了,但是難得人這麼齊,不打,有別的什麼事讓我們樂呵樂呵也是可以的!

鸞縈倒是想搞事情呢,可是她想搞事情的當事人直接牽著慕君玥走了。

不清楚帝君霖和慕君玥想搞什麼幺蛾子的幾人也跟在身後,弄的元華宗的眾人也覺得他們有些高深莫測,對於鳳舞大陸的那些,他們覺得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鸞縈明明是想壓慕君玥一頭,畫風就這麼被慕君玥和帝君霖給帶偏了。

甚至,有的人想的更是奇特。

都說客隨主便,你看你們鳳舞大陸的真是不客氣,但是我們碧川大陸大度,不和你們一般計較。

你們不想打那就不打唄,滿足你們,又不是什麼大事!

但是有的人莫名的覺得這一幕莫名的熟悉,但是又記不起是哪裡熟悉。

一直到了一峰,眾人被擋,他們都覺得莫名其妙,被擋在外面他們更是莫名其妙,就這樣?

這不是他們的風格啊!

幾個人的心裡跟猴子似的,好奇的不得了,但是帝君霖竟然把他們擋在了外面,這真的是,鬱悶死他們了。

一刻鐘后,結界消失,裡面的人已經不見了,留下無比心塞的眾人風中凌亂。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