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劍門,實在太強大了!

可誰知道,宋家的危機,卻被宋家起初並不看重的一個客人解決掉了!

望著陳天龍傲然而立的身影,宋尋藝眼中逐漸流露出激動之色!

宋家,真的挺過去了!

她本來也只是想著試試看,將陳天龍邀請回宋家,沒想到,陳天龍真的幫宋家存活了下來!

「人花境……殺掉了地花境巔峰強者?」

此刻,周圍眾人也逐漸回過神來。

那些觀戰的客人們,以及參戰的幾個勢力武者,臉上滿是震驚之色!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他們無論如何都不會相信,人花境武者,能夠殺掉星級強者!

而且這個星級強者的實力,已經無限接近月級了,只要一個契機,隨時就能夠邁入月級境界!

鐵扇公主和酒劍狂,本身都是心高氣傲之輩,所以哪怕面對死亡,他們也沒有後退,堅定不移地選擇幫助宋家。

可現在,他們被折服了。

因為陳天龍展現出來的天賦和實力,實在太恐怖了!

尤其是酒劍狂,當他從陳天龍的馬踏飛燕中感覺到了醉劍的意境時,還有些詫異,等他發現陳天龍掌握了劍勢,就徹底服氣了。

這就是天賦啊!

這樣的人才,不擔任副閣主,什麼樣的人才配擔任龍組副閣主?

「陳先生!」

這時,宋正平也終於回過神來,連忙面露激動之色,快步來到陳天龍身前,拉起陳天龍的雙手,激動得語無倫次,道:「今天多虧了陳副閣主,否則我們宋家將遭滅頂之災!你們愣著幹什麼呢!」

宋正平連忙沖著周圍的宋家人揮手,大聲喊道:「還不快將宋家收拾收拾,再去準備一桌上等的佳肴款待陳先生!」

「這就不必了,我是真的吃飽了。」

陳天龍微笑著搖了搖頭,道:「只是剛才鬧出的動靜太大,周圍街坊鄰里,還有即將趕到的警察,你們恐怕要安撫應付一下。另外,很抱歉的是,你們宋家的傳承寶劍,在我手裡折斷了……」

「嗨,區區一把劍,和整個宋家比起來,算得了什麼?」

宋正平連忙擺手道:「陳副閣主,從今以後,您就是我們宋家的恩人!只要你一句話,宋家上上下下,赴湯蹈火,萬死不辭!」

…… 走入健身房內,龍舌蘭很大方的給科恩辦了張卡,然後好像有些不太情願的給富江也辦了張。

這讓人不禁懷疑究竟誰才是他的搭檔。

幸好健身房裏人很少,科恩看起來還算自在,至少比在大街上自在。

「鍛煉前先做個熱身操,來呀,你們跟着我做。」

龍舌蘭把外衣掛在一邊,露出了黑色的背心。

「科恩,你把帽子摘掉呀,還有你格拉巴,帽子怎麼和粘在頭上一樣呀?」

科恩摘下棒球帽后,頭壓的更低了。

富江則是死死的按著矮禮帽,兩眼瞪着龍舌蘭,好像在防止他強行把自己帽子扒下來。

他,酒廠殺手,可怖的富江,怎麼可以有呆毛呢?

即便有,也只能他自己知道,好吧,加個成實….再加個小蘭吧…宮野姐妹也加上吧…

「行呀,你隨意唄。」龍舌蘭無可奈何。

熱身結束后,龍舌蘭教科恩怎麼做臂舉,檢查了一遍他姿勢是否標準后,他轉頭接近富江。

「呼,多虧你了呀。」龍舌蘭用悄悄話的嗓音說道。

「沒事。」富江知道他在說什麼,瞥了一眼背對他們的科恩。

「你怎麼會想着帶他來健身房?」

「我尋思他也不能總這樣呀,想着帶他出來見見生人,多認識點同事說不定有助於他恢復。」

龍舌蘭撓了撓頭,「你也知道呀,組織里一般是兩名成員一組行動,但他那組都三人哩。」

富江點了點頭,「組織沒想辦法解決他的問題?」

「想了呀,琴酒給他找了一個叫什麼風什麼的心理醫生,那位先生和朗姆也知道科恩的情況,批了一筆經費給琴酒。」

龍舌蘭理所當然的回答道。

富江意味不明的瞥了龍舌蘭一眼,讓他有些丈二和尚摸不到頭腦。

這個組織好像不太冷。

不是吧不是吧?科恩居然是團寵?未曾設想過的身份。

他原先還以為團寵肯定是伏特加的。

「咳不說了。」龍舌蘭怕科恩注意到富江和他說悄悄話后亂想。

他左右扭頭,看了看地上的啞鈴,打算找個合適富江的。

「就這個。」他提起一個看着就很沉,鈴頭幾乎有人腦袋大的啞鈴放在富江腳前。

富江彎腰伸手,握住柄,往上一提,啞鈴沒動。

富江:?

他看了一眼啞鈴側面的數字。

40KG

龍舌蘭你TM….

忍住沒吐出罵人的話,富江再次摸向柄部,牙齒一咬將啞鈴提了起來。

這個重量他還可以承受,比人要輕一些。

看着富江輕鬆的動作,龍舌蘭眉頭皺起。

然後他將一個柄部很長,兩頭巨大的啞鈴提了過來,哐當一聲放在富江腳前。

「仔細想想,你練這個才對呀。」

這是這個健身房裏他能找到的最大最重的啞鈴。

富江看了眼數字,能承受,區區一人的重量。

提他和提人能TM一樣嗎?人被提起時會下意識的改變重心,啞鈴會特么改變重心嗎?

富江坐在椅子上不動,他雖然能勉強提一兩下,但是會很費力,展露出丟人的樣子。

「你覺得我的體型適合練這個?」

「不然咧?練30KG的?小丫頭都不會去練哩。」龍舌蘭理所當然道。

說完他一把將啞鈴提起來,輕鬆且快速的做着彎舉,一秒兩個,舞出風聲。

「這是很適合你的重量呀,不沉的。」

「我…這個,是不是….輕了?」科恩拿着五公斤的啞鈴走了過來。

他看了一眼富江的啞鈴,低下了頭。

他想提和富江一樣的。

「不呀,那個適合你,一點一點來唄,別着急呀。」龍舌蘭臉上寫滿了差別待遇。

格拉巴輕鬆地鍛煉,不行。

科恩輕鬆地鍛煉,行。

富江不說話了,兩眼直勾勾的看着龍舌蘭。

這時,女人的聲音傳來。

「你看你看,我說過這裏有很多健身帥哥的吧,我沒騙你吧?蘭。」

戴着發箍的女孩拉着不情願的獨角女孩走進了健身房。

那個被她指著的健壯青年立刻揚頭,推著杠鈴的胳膊活動速度越來越快了。

杠鈴與卧推架不斷發出鋼鐵碰撞聲。

「咦?富江?」小蘭卻先注意到了富江的身影。

「什麼?富江大帥哥?在哪裏在哪裏?」園子抹了下嘴巴。

注意形象啊你,小蘭無奈的看了眼園子,用下巴指了指左前方。

「我迴避一下。」龍舌蘭低着腦袋靠近了科恩,裝作和富江只是擦身而過。

「不用,你又沒穿黑衣服。」富江毫不在意小蘭看到自己和組織的人在一起。

他很清楚,他可以永遠信任小蘭,天使光環絕對不會背叛他。

要問為什麼的話,當然是因為他是好人啊,天使會傷害好人嗎?

「富江,他們是你的朋友?」小蘭走了過來,「沒打擾到你們吧?」

科恩低着頭不說話,龍舌蘭見富江沒什麼表示就應了一句,「我是他教練。」

小蘭表情恍然的點了點頭,看富江體型就能大致猜到他應該有個很專業的健身教練。

「你呢?」富江瞥了眼她和園子,「來健身房找帥哥?」

「不是不是!」小蘭紅著臉連忙搖頭。

「是啊是啊,啊!不是不是!」園子先是點頭然後立馬搖頭。

「不是來找帥哥,我們是來找你的!」

龍舌蘭下意識的和富江拉近幾步距離。

真是似曾相識呀,和那任被情婦割掉腦袋的格拉巴簡直一模一樣呀。

他得防備富江被那個頂着兇器的女孩刺穿腦袋。

「我,我,我是說想鍛煉一下身體,然後園子就把我拉到這來了。」小蘭的臉從接近紅蘋果到超越紅蘋果。

龍舌蘭一愣,下意識就開口道:「那你可來錯地方哩,這個健身房的強度,可是全東京最高的呀。」

這種明顯只是為了塑身的女孩根本不該來這!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