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魔從岩漿深處冒了出來,推翻了岩漿湖表面的滄淵,將滄淵的整個身體都沉入了深不見底的岩漿湖。

滄淵最後發出一絲恐怖的慘叫,“楊九天,你記住,我還會回來,今生今世,你我之仇不共戴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

隨着滄淵聲音的落下,楊九天驚醒過來。

而這時候,他才發現,他的背上已經多了三道拇指寬的劍疤。

他的脖子上,也多了一柄鋒利的大劍。

博懷歸的出手快得驚人。

這是他第一次看到博懷歸出手,卻是連動作都沒有看清,聲音都沒有聽到,就已經被博懷歸重創,而且牢牢制住。

他突然覺得自己還是輕敵了。

而與此同時,原本被鎮壓得巨魔已經完全脫離了岩漿湖的控制。

在它爬出岩漿湖的那一刻,楊九天終於看到了它的全貌。

原來,所謂巨魔,就是一頭三倍大的公牛。

這頭公牛是雙腿站立,而且上肢是人類的關節,看起來強健有力。

具體通體都帶着火焰,走出來的時候,可以感受到周圍的一切都被火焰吞噬。

楊九天和博懷歸被火焰包裹,卻沒有被灼傷。

巨魔可以用人類的語言跟他們交談,它用那雙火紅的牛眼瞪着楊九天,問道:“九天修羅,你可知道,只要我跟亂神大人聯手,你根本沒有還手的餘力。現在我只問你一個問題,你願不願意跟我們合作,共享全新的萬界江山。”

楊九天背上中了三劍,每一劍之上都關注了亂神封印。

此刻,他體內的力量已經被封印了十之八九,唯一能夠對亂神和巨魔形成威脅的,恐怕也只有他手中的終極修羅斬了。

他暗暗用靈壓感受自己此刻的實力,無奈地發現,他的實力已經被將至了武尊巔峯的層次。

這可真是一件不妙的事情。

在這種時候整出這麼大的失誤,真是該死!

可是滄淵到底怎麼樣了!

他心裏仍然對滄淵無比關切,希望可以窮盡所能救出被淹沒在岩漿湖內的滄淵。

此念稍動,亂神似乎已經看穿了他的心思,淡淡說道:“其實只要你願意跟我們合作,我能從這裏救出巨魔,自然也可以有能力救出那柄殘劍。”

楊九天又要面臨選擇。

一邊是正義的天平,一邊是有恩於他的恩人。

他到底該如何抉擇。

他的心很亂,短時間內,他竟無法作答。

面對楊九天的沉默,亂神博懷歸卻是顯得很沒有耐心。

他拍了拍迷彩服上的灰塵,悠悠說道:“當然,你也可以選擇你們所謂的正義,但請你搞清楚現在的局面,如果你選擇了正義,那麼你這顆人頭,恐怕也就不保了。”

也就是說,正義即死亡。


楊九天緊握着手中的終極修羅斬,心有不甘,卻是仍然不知如何作答。

博懷歸終於有些不耐煩了。

而正是此間,巨魔也催促說道:“亂神大人,依我看,他這種人根本就是冥頑不靈,不如趁早解決了他,我們也省事不少。”

此言落定,博懷歸竟是勃然大怒,“巨魔,你懂什麼,這個世界上只有九天修羅可以使用終極修羅斬,也只有終極修羅斬可以殺死神帝,我們需要他的幫忙,也只有他才能真的顛覆萬界的秩序。”

聽到了這句話,楊九天懸着的一顆心,也算是沉了下來。

這麼說來,在亂神的整個計劃當中,其實楊九天一直都佔據着重要地位。

如果按照正常邏輯推理,博懷歸根本不會殺害楊九天。

而正當他有了這樣的交心心理之時,博懷歸說出來的話,也是完全打消了他所有的念頭。

“但是如果你不合作,我們完全可以自己製造出一個新的九天修羅。想知道那個人是誰麼?”

楊九天想了想,整個萬界,能夠有資格接替他地位的人,恐怕也只有修羅界的異修羅了。


想當年,異修羅親口跟他說過,他們都是異修羅,也只有異修羅可能得到修羅界的至尊神力。

九天修羅選擇了楊九天,放棄了異修羅,那是九天修羅的選擇。

而如果讓亂神來作出選擇,又會做出怎樣的抉擇呢?

正當他有此猜測。

博懷歸也說出了心中真切的想法,“當然,我並不希望結果是那樣的。異修羅喜好殺伐,誰知道他會不會跟我反目成仇。我相信你是一個識時務的人,其實你也不需要急着作決定。之前你也看到了,你的朋友們都對你不認可。你想知道真正的原因是什麼嗎?”

楊九天當然不知道。


博懷歸便是自主地解釋道:“其實這一切,都要歸結於滄淵對你的恨意。”

“滄淵,麼?”

楊九天如今的實力再次回到了武尊層次,以他現在的實力,甚至無法感應到滄淵的存在。

“正是滄淵,你知道麼,他是劍帝葉離恨意的化身,他一旦對一個人充滿了恨意,那麼這個人身邊的所有人,都將對他改變態度。即便是曾經深愛他的人,對他的愛也將不復存在…”

想起在萬界神堂的時候,就連丁琳和顏凝玉,都可以對他表現出極限冷漠的姿態,顏凝玉最後甚至還準備對他狠下殺手。

這的確讓人寒心。

但楊九天原本一直以爲這一切都跟亂神有關。

如此看來,好像是他錯了?

不過,亂神說的到底是真是假,也是無從求證了。

想了很久,楊九天終於還是做出了抉擇。 楊九天答應了跟亂神合作。

亂神放下了對楊九天的控制,但卻沒有解開他身上的亂神封印。

楊九天自身的力量僅停留在武尊巔峯,而這個層次原本是無法進入萬界神堂的。

但他手裏拿着終極修羅斬,結果自然會有些改變。

有終究修羅斬的保護,他可以自由出入萬界神堂。

亂神如約,將滄淵從究極大陸的地心岩漿湖裏救了出來。

但滄淵已經陷入昏迷,短時間內恐怕是難以恢復意識。

在楊九天點頭同意的情況下,亂神將滄淵一個人留在了究極大陸的安全區域。

遂即,楊九天跟隨亂神一起去了萬界神堂。

萬界神堂的空氣,對於僅僅是武尊巔峯層次的楊九天來說,還是太過壓抑了一些。

前一次來到這裏,他在這裏感受到的只是神界力量的充盈。

而這一切是難以透氣的壓抑,這就是實力的懸殊了吧!

亂神一臉泰然之色,顯然並沒有感受到這裏的壓抑。

也對,亂神畢竟也是超越武帝存在的老一輩天神了。

他們進入萬界神堂以後,直奔九重天上的金殿。

金殿宏偉,在旭日下綻放出耀眼的金光。

走上金殿的時候,那種壓抑的氣氛消失不見。

門口有穿着短旗袍的少女守衛,見有人前來,兩個少女守衛同步上前,伸手攔住他們的去路。

亂神博懷歸衝着兩個少女邪魅一笑,“怎麼,連本帝都不認識了?”

兩個少女面面相覷,一陣回想。其中一個人摸着自己的腦袋,傻呼呼地問:“你就是亂神吧。”

“恩哼。”

博懷歸笑着點頭承認身份。

意外的是,少女守衛畢恭畢敬地對他深鞠一躬,道:“神帝已經等候多時了。”

“好。”

在少女守衛的帶領之下,他們穿過金殿外的長廊,走入金殿大堂,便是看到了一個跟博懷歸長得一模一樣的青年男人。

都是大長臉,而且看起來正義凌然的。

神帝看到楊九天手中的終極修羅斬,一臉驚訝地問:“你竟是九天修羅麼?”

楊九天點頭承認,心裏同時有些詫異。

神帝的樣子,看起來很隨和,一點也沒有神帝該有的威嚴之感。

相反的,亂神博懷歸更像是一個神帝。

神帝還想跟楊九天說些什麼,卻被亂神打斷,冷冷說道:“神帝,你還有什麼遺言要說麼。”

“我。”

神帝在楊九天和博懷歸兩人的臉上來回掃視一眼,最後,將目光定格在楊九天的身上,道:“做你自己認爲最正確的事情,千萬不要爲虎作倀。”

一句話說完,神帝閉上了眼睛,似乎在等待着死神的降臨。

這時候,亂神博懷歸也示意了楊九天動手。

楊九天卻是遲疑問道:“神帝,難道你就沒打算反抗?”

神帝道:“終極修羅斬可殺萬物,就算我出手,同樣難擋它的驚天神力,來吧,我對這個世界早已沒什麼眷戀,或許這一天,我已經等了太久了。”

楊九天遲遲沒有動手,此刻,他的心裏無比的混亂。

他實在不知道,自己這麼做到底是對是錯。

萬界,或許真的需要一個新的格局。

可是亂神博懷歸過去也是劣跡斑斑,他真的有能構建一個完美的萬界麼?

更重要的是,萬界的發展真的是一個人可以掌控得了的麼。

看看眼前疲憊的神帝,他似乎早已對眼下的萬界極限失望了。

他高高在上,爲什麼看起來這麼沒有精神,爲什麼會對這個世界沒有絲毫的眷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