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爾的聲音剛落,剛才他所指的方向就傳來了一聲巨響,地面好像都在顫抖。

……

「刺客可是黑暗中優雅的行者,怎麼可能如同粗鄙的武夫一樣……」

感受著周圍魔獸的動靜,半精靈老者自得的摸了摸精緻的白鬍子,然後抬手一揮,長袍之下飛出了一隻明雀。

「等他們死了之後就回來告訴我。」

放飛明雀,半精靈老者從收納型靈具里掏出一把藤椅,坐在上面貌似優雅的等候起來,甚至還拿出了一壺冒著熱氣的花茶品嘗。

呼……

倒出一杯花茶,半精靈老者吹了吹其上冒起的熱氣,正要品嘗之時卻突然皺起了眉頭,因為杯中的熱茶泛起了漣漪。

緊接著,半精靈老者感受到了身下傳來的震動。

「什麼……」

轟隆!

還不等半精靈老者反應過來,他身下的地面突然被什麼東西給拱了起來,將他給頂到了天上。

「怎麼會?」

半精靈老者還是有些本事的,他瞬間扔掉手中的茶具,身上長袍散發出青色的微光,一股微風憑空出現延緩了他下降的速度,也讓他看清了從地下拱出來的是個什麼玩意。

那是一張黑黝黝的巨口,直徑起碼有五米左右,其中布滿了一圈圈尖銳的三角形牙齒,地面上的土石落入其中瞬間就被攪成了粉末。

巨口後面是一截稍小一圈的身軀,土黃色,肉乎乎的,泛著一種詭異的油光。

「!!!!」

看清巨口的模樣,從空中緩緩下落的半精靈老者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大呼起來:「怎麼會?原始森林深處的吞噬土蟲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驚呼過後,半精靈老者臉上露出了絕望的表情。

「不……」

就見吞噬土蟲一張嘴,一股強勁的吸力將半精靈老者吸了進去。

砰砰砰……

那一瞬間,半精靈老者身上出現了好幾面能量護盾,但隨後就被吞噬土蟲的無數利齒攪碎,緊接著就是半精靈老者的身體,沒有意外的被攪成了血沫。

真.出師未捷身先死!

之後,吞噬土蟲一扭頭沖向了林間水潭的方向,它長達幾十米的身體完全從地下鑽出,一竄一竄的撞碎碾壓了不知多少樹木,還有擋路的魔獸。

轟隆隆……

……

今夜無月,陰沉的天空下原始森林被黑暗籠罩。

嗷……吼……嘎……

被特殊魔葯刺激到發狂的魔獸們,終於衝到了林間水潭邊上,它們冒著紅光的雙眼看向帕爾等人,沒有絲毫猶豫的發動了攻擊。

刷!

一道劍光閃過,打頭衝來的十幾隻魔獸瞬間一分為二,帕爾手中的黑色短劍上面還冒著黑色火焰狀的戰氣,顯然是他使用了殘月劍術:離刃。

嗷……吼……嘎……

前面十幾隻魔獸的死亡,並沒有讓後面衝來的魔獸感到害怕,甚至因為鮮血的刺激越發瘋狂,奔跑速度都提升了一個檔次。

「我來!」

阿汪不甘示弱的走到了前面,矮小的身體略微低俯,兩隻小拳頭緊緊的攥著。

「嗚……」

呲了呲牙,阿汪的耳朵豎起,尾巴低垂,喉嚨里發出危險的聲音,隨後她的身上湧出了一股蒼茫古樸的氣息。

嗷……

帕爾和卡瑞娜的耳邊,好像傳來了一聲悠長的狼嚎,腦海中不由得浮現出這樣一副畫面:

廣闊無垠的平原上,一隻青色巨狼正仰頭長嚎,隨即一圈狂風以它為中心擴散開來,所到之處萬物無不低頭臣服。

王者!

帕爾心中出現了這個詞語,回過神來后就感覺手中的黑色短劍顫動起來,一抹青光閃過。

轟!

蓄力完畢的阿汪一拳打出,無盡的狂風凝聚於此,呼嘯聲中一隻青色的虛影巨狼狂奔而出,衝進了湧來的魔獸之中。

嗷……

狼嚎聲中,阿汪面前出現了幾百米的空當,眼前一切俱被狂風摧毀。

「我我我我……」

阿汪長大了嘴巴,不可思議的看著眼前的一切,而後又低頭看了看自己的小拳頭:「這是我打的?」

顯然,阿汪對眼前發生的一切並沒有預料,她都不相信自己能打出如此強勁的攻擊。

「不愧是公主殿下……」

卡瑞娜也被震驚的瞠目結舌,隨即卻覺得理所當然,風狼王國的公主殿下有如此實力,並不稀奇。

在場之人,只有帕爾若有所思的低頭看了看黑色短劍,笑著低語了一聲:「你是耐不住寂寞了嗎?大青。」

「只是指點一下後輩罷了。」

下一秒,青色巨狼平緩的聲音在帕爾腦海中響起,之後就沒了聲息。

嗷嗷嗷……

縱然進入了瘋狂狀態,那些魔獸也被阿汪這超超……超常發揮的一拳嚇住了。

魔獸們不約而同的夾起尾巴,轉身逃竄離開這裡。

只剩下那條吞噬土蟲,還在朝著帕爾等人衝來。

轟隆隆……

帕爾等人看到了吞噬土蟲,紛紛驚訝於它身軀的龐大,隨即想到的就是如何對付它。

「我來!」

此時的阿汪自信心爆棚,她攥著小拳頭擋在了吞噬土蟲前進的道路上,然後如同剛才那樣打出了一拳。

轟!

狂風匯聚成拳影,直直的擊向了吞噬土蟲,卻沒有剛才的那種威勢。

砰!

拳影打在了吞噬土蟲身上,卻直接被彈飛了出去,吞噬土蟲那層光滑的皮膚一點損傷都沒有。

「怎麼這樣?」

阿汪看著自己的小拳頭,再次陷入了自我懷疑之中。

「那是什麼?」

帕爾眯眼看了看吞噬土蟲,發現其身上的能量波動並不高,只有中級白銀的程度,但它的皮膚很奇特,竟然可以排斥絕大多數的元素能量,這也是阿汪的攻擊被彈飛的原因。

「吞噬土蟲。」

卡瑞娜給出了答案,她聽說過這種居於原始森林深處的蟲子,那些關於吞噬土蟲的傳言無一例外都在說它的危險,還有值錢。

沒錯!就是值錢!

吞噬土蟲渾身是寶,它的皮膚可以製成最高檔的皮甲,它的牙齒可以製成非常鋒利的武器,它的血肉可以製成強健體魄的魔葯……

綜合一下,獵殺到一隻吞噬土蟲可以獲得上百萬金幣的收益,只是吞噬土蟲住在原始森林的深處,除了危險之外就是神出鬼沒,蹤跡難尋。

所以想要獵殺到一隻吞噬土蟲,那難度不亞於獵殺一隻白銀巔峰的魔獸,甚至是黃金級魔獸。

……

「很形象。」

帕爾看了眼吞噬土蟲,覺得它的名字很形象,然後舉起黑色短劍就要開啟大寶劍模式將其斬殺。

「等一下喵!」

就在這時,一直在大帳篷里呼呼大睡的阿喵跑了出來,手持小木劍擋在了帕爾面前。

…… 船艇上面已經被武器丟失和任務失敗的氣氛渲染的悲傷不已。

一船人根本就連回去復命的勇氣都沒有。

當看到姚小姐形單影隻時,大家紛紛注意了起來。

姚窕跳去來不停地揮手大喊,終於將站在小型郵輪上的董培吸引住了。

只見董培示意鍾奇看過來跟着一起揮手,然後趕緊停了船艇。

姚窕欣喜若狂,她終於攔住了他們!

巨大的太陽散射著橙紅的光亮在海面之上,將姚窕身上的紅色連衣裙還有清麗曼妙的身姿勾勒出鮮明的輪廓。

鍾奇身上穿着泳衣,看見姚窕在求救的模樣,立刻換上了腳蹼,面精和呼吸管,他一下竄進了海中,

董培擔心他有危險也一同遊了過來。

三個人在沙灘上面惺惺相惜。

「我拜託你們千萬不要把我和金唯的事情說出去。千萬不要。雖然我是被他霸佔了,但是我絕對不會跟他在一起的,你們能不能再想想辦法救救我?」

姚窕懇求着,看着面前的鐘奇和董培,兩人的臉色紛紛都不太好看。

「這個有點困難……」董培說道。

姚窕立刻反駁:「管他什麼大魔王,我就不行只要咱們齊心協力一定可以制服他的!」

看到姚小姐離開的態度堅決,董培誠懇的說道:「姚小姐,之前在酒店裏,我們還以為你跟少爺是兩情相悅的,現在看來並不是這樣,這種情況比我們原想的要好出太多。」

姚窕紅著臉頰,金唯這個死混蛋,竟然讓他們兩個在浴室外面聽全過程,真是太氣人了太噁心了!

「我真的不喜歡他,拜託你們想想對策,救救我。而且我們兩個只是睡了一覺啦?又不是什麼驚天動地的大事,不耽誤你們霍家和金家聯姻的,大不了從今以後我消失!這樣總行吧?反正我只要有個搞機器研究的地方就行了。」

「大少爺,大少爺小心手。」喬牧看見大少爺聽見夫人的話,已經快將椰子樹上的樹皮扣下來了。

「我的窕窕可真是傻得可愛。」嘴角僵硬的向上揚起,金唯眸子中的陰冷重現於世。

「是……是嗎?」喬牧看見大少爺明明是生氣還嘴硬的樣子,已經不知道要怎麼安慰了。

金唯凜冽的眸子透過椰樹,繼續看着姚窕的一舉一動,冷酷的眸子一眨,掏了根煙出來咬在口中:「這麼傻這麼可愛,那我就玩死你。」

沙灘上面,姚窕莫名開始哆哆嗦嗦,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

「你們回去替我跟霍天說出實情,我是被強迫的,我還可以在研究領域為霍家做貢獻,一定要救我,一定!」姚窕認真的看着鍾奇。雙眸無限赤誠。

「好姚小姐,我一定回去將這件事情稟報給霍總。姚小姐你放心,霍總一定會幫你的。不就是睡一么,該定的婚一定會補上,就算是他金唯,也別想逃出我們霍總的手段。」鍾奇看着姚小姐說道。

鍾奇繼續信誓旦旦:「我們霍總手段高明,看見姚小姐水深火熱一定會出手相救的,更何況姚小姐是這帝都有名的機械類人才,放心吧!」

「那我就放心了。」姚窕的心總算是落地了。

「姚小姐,我有一個計策!」這時候董培突然靈機一現。

「你說。」雖然上次董培的計策出現了嚴重的失誤,害得她失去了第一次,但是這回必須要司馬當做活馬醫了。

「那個島主還有他女兒。」董培振振有詞的跟姚窕分析著:「他的女兒波雅對大少爺非常感興趣,剛才還來問我大少爺的真實背景。不如你利用波雅,一起來對方付大少爺!」

很快董培和鍾奇離開了。

姚窕坐回椅子上面捂著肚子,準備以病人的形象迎接金唯,他走之前不是挺着急的嗎,那應該是很快就會回來給她送葯了。

可是時間一點點過去,只見太陽從橙紅色,變成了火紅色,天邊的雲霞都已經被染紅了半邊天,這個金唯竟然還沒有回來?

要是她真的肚子疼,那早就疼死了!

早知道要等這麼長時間她還不如直接跟着董培和鍾奇直接乘船離開呢!

又等了一會兒,

終於在大老遠處,看見了金唯修長的身影。

喬牧在他前面走着,他一個老人家都比他走的快!

腳步慢慢悠悠,不慌不忙,怪不得現在才回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