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國強:「我看宋多金像是認真的。」

「那要不咱們明天去找房子搬出去吧!等過一段時間,咱們再跟秋怡提搬回來就行了。」杜美華思索說。

「爸媽,我覺得沒這麼嚴重,沒必要搬出去,哪怕是宋多金想要跟秋怡離婚,那唐小芯肯定也會阻止的,再說了,秋怡還給宋家生了一個大胖小子呢,宋多金不會跟秋怡離婚的。」

「你說不會,那要是萬一呢?」杜美華眉頭一皺,覺得他的話,忒不負責了,想當初她都是認定了席國強不會跟自己離婚,結果呢,在席建立的干擾下,還不是跟她離婚了,過後還是她極力想跟席國強復婚,現在他們才會在一起。「宋家可不止只有你妹妹一個兒子,一離婚保不準就是宋多金讓你妹妹帶著兒子離開,到那時,你說你妹怎麼辦?還上哪去找一個像宋多金這麼有潛力有錢的男人?」

如果離開找不到更好的,那又何必離開呢?

更何況宋多金現在對秋怡還算不錯。

「那……那不是還有唐小芯在嗎?」席錦榮仍然不死心,急忙中又把唐小芯給推了出去。

「你說唐小芯?」杜美華臉上蓄滿了不屑,嘴巴嫌棄地撅起,「哼,現在是看著她跟你妹妹關係還不錯,誰知道唐小芯會不會臨時變卦什麼的,你妹妹跟宋多金離不離婚,都跟她半點關係都沒有,她店裡頭那麼多漂亮年輕的女孩子,她又跟宋多金有合作,說不定你妹妹這邊一離婚,她回頭就給宋多金介紹一個呢,」

「她唐小芯要是敢幹出這樣的事,大哥肯定會跟她離婚的。」 魅狐的住所,黃然和魅狐激烈的親吻著,多日不見的兩個人,猶如乾柴烈火一樣,一發不可收拾,粉紅色的房間裡面充滿了曖昧,喘息聲夾雜著呻吟聲,讓氣氛達到了極度羞澀程度,魅狐的衣服早就不知道飛到哪裡去了,黃然和全身*的……

「小寶貝,我愛你……」魅狐緊緊的抱著黃然的肩膀,配合的回應著,用充滿誘惑的聲音勾魂的說著,語氣裡面充滿了甜蜜,但是更多的確實迷亂和迷醉,那種聲音猶如一杯最烈的白酒,讓黃然渾身都醉了……

「我也愛你寶貝……」黃然用一隻手抱著魅狐的頭,然後輕輕的說,沒回抬起頭,看著黃然,然後兩個人的嘴唇又吻到了一切……

瘋狂而又放縱的夜,這個夜晚,沒有任何事情可以讓著兩個人分開,忘情、墮落、放縱、曖昧……一切的一切,都表明了兩個人的內心。

早日的陽光照進山洞,讓山洞裡面也亮了起來,黃然和魅狐都睜開眼睛,一個晚上的激情,讓兩個人都心滿意足,魅狐乖巧的躺在黃然的懷抱裡面,兩隻手緊緊的摟著黃然,小腦袋枕著黃然的胳膊,臉上布滿了幸福的微笑,黃然也緊緊的摟著沒回,臉上掛滿了笑容,然後另一隻手輕輕的撫摸了一下魅狐的額頭,然後順著額頭撫摸了一下魅狐那飄逸的秀髮……

「小寶貝,我和和你永遠在一起……」魅狐這個時候輕輕的說,但是語氣裡面卻帶著一股淡淡的悲哀。

「好啊!我們永遠在一起,但是我有件事情要告訴你……」黃然輕輕的說,低著頭看著懷抱裡面的魅狐。

「你說吧!我聽著……」魅狐的小腦袋輕輕的動了動,幸福的說。

「我有很多女人,我不可能離開她們的,她們和你一樣,都是我生命的一部分,我的生命,不管少了誰,都不會完整……」黃然輕輕的說。

「呵呵,就這事情啊!我還以為多大的事情呢,我早就已經猜到了,男人三妻四妾很正常啊!特別是像你這樣的男人,應該弄一個三宮六院七十二嬪妃……」魅狐這個時候抬起頭,對著黃然笑了笑,然後輕輕的說。

「你不怪我*啊……」黃然笑了笑。

「呵呵,*代表我的小寶貝有本事,我的小寶貝這麼有本事我應該感到驕傲才是啊!等到了那個家裡,估計我的年齡最大,所以我就是大姐了,大姐總不能和下面的姐們爭吧!」魅狐笑著說。

重生之藥醫 「謝謝你媚兒……」黃然輕輕的在魅狐的臉上親了一口,慢慢的說。

「呵呵,但是我現在不能跟你走,我突破不了,就跟你走不了……」魅狐這個時候有點悲哀的說。

「呵呵,這個容易,你現在已經能體會到那種境界了,差的只是打通全身經脈,這件事情要是放在別人的身上,除非他突破了宗師境界,不然的話跟本幫不上忙,但是你有我就不一樣了,我的精神力完全可以幫助你,但是你要吃點苦頭……」黃然輕輕的笑著說。

「真的啊!如果能早點和你在一起,我吃再多的苦頭都不怕……」魅狐這個時候興奮的說,臉上充滿了期待。

「呵呵,有我的幫助,你幾天的時間就能打通全身經脈……」黃然這個時候笑了笑。

「太好了,我終於能和我的小寶貝在一起了,我好幸福……」這個時候魅狐緊緊的抱著黃然,眼淚悄悄的流了下來。

「呵呵,好了,我們以後再也不分開……」黃然緊緊的摟著魅狐。

「我們現在就開始吧……」魅狐這個時候看著黃然,期待的說。

「你不需要休息休息啊……」黃然看了看魅狐,笑了笑。

「哎呀,不需要了,我精神很好啊……」魅狐這個時候笑了笑,用小拳頭輕輕的打著黃然的胸膛,他們兩個雖然晚上很激烈,但是卻有著神奇的雙修能力,所以現在的他們不僅不疲勞,而且精神特別的好。

「呵呵,好,那我們就開始……」黃然和魅狐坐了起來,兩個人互相笑了笑,然後兩個人的手緊緊的握在了一切……

「調集所有的真氣,對著一條經脈衝過去,不要害怕經脈破裂,我的精神力會包裹住你的經脈,會隨時修復的,你只要全力去沖經脈就行了……」黃然輕輕的說,魅狐輕輕的點了點頭。

「好,我們開始……」黃然坐了一個深呼吸,然後調集自己的精神力進入到魅狐的體內,魅狐這個時候也閉上了眼睛,調集所有的真氣,對著黃然精神力包裹的那條經脈衝了過去……

「恩……」魅狐悶哼了一聲,巨大的疼痛差點讓她喊出來,經脈破裂所帶來的痛苦,是常人不能體會的,黃然的精神力飛快的修復著魅狐破裂的經脈,魅狐的真氣根本就不能突破黃然精神力層,開始一直向前衝去,魅狐此刻的臉色有點蒼白,但是魅狐的神情卻很平靜,這些年她什麼苦沒有吃過啊,這點苦痛對於她來說就是家常便飯……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魅狐突然輕輕的舒了一口氣,雖然只有短短的幾分鐘,但是卻讓兩個人都感到了一點疲勞,兩個人輕輕的睜開眼睛……

「休息一會兒吧!我去做早餐,我們吃晚飯再繼續,估計師父們這個時候也在衝擊經脈……」黃然輕輕的笑了笑。黃然的猜測完全正確,其實他的那些師父們,從昨天晚上就開始一點點的衝擊經脈,但是速度緩慢,好像一個火把要融化一座冰山一樣,一點點的進行,不能有一絲的著急。按照這樣的速度,這些老人打通全身經脈要需要幾年的時間,但是他們已經沒滿足了。他們就好像是一個在大海里飄蕩了很久的落水者,突然看見很遠的地方出現了大陸,那種心情是多麼興奮,雖然大陸和自己很遠很遠,但是最起碼自己有了希望……

黃然穿上衣服,魅狐看著黃然的背影,心裡充滿了幸福,這樣的極品男人,自己能遇上是自己的福氣。自己還能奢求什麼呢,雖然知道他有很多女人,但是他心裡有自己的一片天地不就行了嗎?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了,整個基地裡面顯得異常的平靜,這裡的工作人員也發現了異常,平時里最活躍的猴老頭這幾天竟然沒有出來,所有人都顯得很神秘很神秘,不知道在幹什麼……

魅狐的住所,黃然和魅狐這個時候神情非常認真,這是最後一條經脈了,打通這條經脈,就是另一片天地。

「媚兒,一會兒千萬不能分心,不能有一絲的雜念,要不然走火入魔就麻煩了……」黃然認真的說。

「恩,我知道了……」魅狐也知道事情的嚴重性,坐了一個深呼吸,然後點點頭。兩個人的手又握在了一起,魅狐此刻的真氣已經增加了很多很多,黃然的精神力在最後一條經脈上包裹了厚厚的一層,魅狐調集精神力開始可衝刺……

真氣好像一個巨大的鑽頭,在經脈裡面快速的前進,黃然的精神力就是天下最好的良藥,快速的修復著破裂的精神力……

一步、兩步……真氣慢慢的向前走著,目標越來越近,魅狐此刻不敢有一絲的雜念,全力控制真氣去衝刺……

「轟……」終於打通了全身經脈,魅狐身體里的真氣這個時候終於連在了一起,黃然的精神力此刻突然與魅狐的精神力纏繞在一切,魅狐體內的真氣運行速度越來越快,真氣的濃度也越來越大,好像是真氣被無限壓縮一樣,真氣越來越濃,最後竟然產生了顏色,魅狐體內的精神力和黃然體內的精神力纏繞在一起,這個時候兩股精神力竟然飛快的增長著,最後兩股精神力竟然融合在一切,從魅狐的大腦出發,精神力沿著一個奇怪的路線,通過兩人的雙手進入黃然的體內,然後轉了一圈進入黃然的大腦……

精神力在黃然的大腦裡面快速的運轉著,黃然的大腦這個時候竟然快速的開發著,那種速度是前所未有的……

魅狐輕輕地閉著眼睛,此刻她的心裡一陣空明,忘記了一切,此刻的她能清晰的記起小時候的事情,從小到大,一點一滴,所有的事情都一點點的放了一遍……

不知道過了多久,黃然和魅狐同時睜開眼睛,兩個人的精神力也分開回到了各自的體內,但是這個時候兩個人卻已經感覺自己再也離不開對方了,兩個人好像成為了一體,對方的一個動作,一個眼神,或者一個心聲,自己都能明白……

魅狐此刻的精神力已經增加了很多倍,更為神氣的是體內的真氣竟然好像清水一樣,緩緩的在體內流動,真氣竟然有了淡淡的藍色,魅狐知道這是水屬性的光芒。此刻的魅狐能感覺到自己的強大,臉上浮現出淡淡的微笑。

黃然也感覺到自己的精神力增加了很多,更為重要的是自己的大腦精神開發了很多,緊緊差一點點就要突破了,這樣的速度真的太嚇人了……

「小寶貝,謝謝你,我們以後再也不分開了……」魅狐這個時候看著黃然,幸福的說著,眼淚忍不住流了下來……

「恩,再也不分開……」此刻的黃然發現自己真的離不開魅狐了,那種心有靈犀的感覺是無法言語的。

魅狐此刻抬起頭,看著黃然,輕輕的用手摸了摸黃然那張俊俏的臉蛋,然後輕輕地吻了上去,黃然也猛烈的回應著,不一會兒房間裡面又展開了一場驚天動地的戰鬥……

(鮮花雙倍最後一天了,笑笑都覺得不好意思了,每天更新的有點少,但是這幾天事情確實有點多,計劃趕不上變化啊!但是還想點花花,嘿嘿……支持一下吧!) 「你大哥現在已經被唐小芯迷得團團轉,什麼話都聽唐小芯的,你覺得你哥有可能會跟唐小芯離婚嗎?」

「那……那我們真的就要從宋家搬出去嗎?」

「現在唯一只有這個辦法了。」漸漸的,杜美華心裡也有了主意。

「可是咱們哪有這麼多錢租房子?而且我也覺得哪怕是宋多金跟秋怡離婚,那秋怡也會拿到不少錢,到時養孩子或再嫁人也應該不是什麼難事了。」

「我看你是瘋了!你自己離婚就算了,還盼望著你親妹妹離婚,你腦子是不是進水了?」杜美華一聽他說這話,圓睜怒目,把席錦榮給罵了一頓,「我怎麼養了你這麼一個王八蛋兒子?」

席國強摟著杜美華的肩,「行了,你也別他罵了,他就是想著占點小便宜。」

「哼,還佔便宜呢!我看他做鬼連雞蛋殼都沒得吃,當初讓他不要跟陶紅雲離婚,非要跟陶紅雲離了,好了,一離,啥錢都沒了,他現在還好意思來占自己親妹妹的便宜,他還真是有出息了!」

「我是想佔便宜,可爸媽你們不也占宋家的便宜嗎?一直都在住這裡,人家宋大媽好吃好喝的對你們,你們還不是舒服得不想走了嗎?」不然早在有工作時,就會主動搬出宋家,到外頭住了。

「你……」杜美華的心思就這麼被席錦榮挑破了,又是當著張文玲的面上,猝然間覺得自己特別糗,特別丟臉。

食指指著席錦榮,卻又想不出用什麼樣的詞語來謾罵他好了。

席國強連忙勸道:「算了,不氣了,咱們去睡覺吧!明天還要上班,大不了下班之後,咱們再收拾東西,到外頭住一個晚上,後天咱們請假去找房子。」

「現在也只有這樣了。」

杜美華和席國強一同回房,不過在回房之際,杜美華兇狠狠地瞪了席錦榮一眼。

席錦榮覺得自己特別無辜,自己又沒說錯話。

張文玲一直默默地看著席錦榮,覺得席錦榮無用到了極至,如果當初早知道席錦榮這麼沒用的話,她就在席錦榮身上多賺一點錢,然後走人得了,現在還要跟著席錦榮在外面租房子住,估計又會恢復之前在永和鎮的日子,唉,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是頭。

不過,她要是待在席錦榮身邊的話,多多少少應該還是可以想辦法接近宋多金的。

一個偷過腥的男人,第二次肯定也會再偷腥。

……

席秋怡一回到主卧,宋多金就在等著她,然後小聲追問他走了之後的情況。

她一一都告訴了宋多金。

「我也有被席錦榮給氣到了。」現在乾脆都不想喊席錦榮為二哥了。

「算了,你爸媽他們一走之後,咱們的日子也清凈一些。」

「我就是有點擔心,我爸媽要是真的看著我跟你離婚,那接下來咱們該怎麼辦?難道就真的要離婚嗎?」

「你說什麼呢!」宋多金的臉色陰沉,剜了她一眼,「你明知道咱們的計劃就是把你爸媽送走,說離婚,那都是說假的,你怎麼還當真了?」

「我……」是,當初他們是說好了,故意在杜美華他們面前大吵一架,甚至還故意借用離婚來嚇唬他們,想把她爸媽以及席錦榮、張文玲他們送走。

「抱歉,我說錯話了。」

見她道歉了,宋多金臉色也才漸漸好了一些,「你啊,別多想了,如果他們真想看到我們離婚,那他們就真的不配當你的父母,咱們以後少跟他們來往,該給的贍養費,咱們就給,其他的,咱們就不管了。」

席秋怡定定看著他,也知道他不是在開玩笑的,「嗯!」

重生之小小農家女 第二天一大早杜美華和席國強去上班了,不過卻有讓宋大媽幫忙給席秋怡帶句話,就是他們明天出去找房子,再搬走。

席秋怡說知道了。

宋大媽對於他們一家子的事,她也不好發表什麼話,畢竟宋多金也有跟她交代過了。

席錦榮又拉著張文玲在大廳看電視。

宋多金出門時,席秋怡讓他捎她和孩子一程。

半個小時后,到了唐小芯的店裡后,席秋怡抱著孩子下了車,宋多金與唐小芯打了一聲招呼,再去公司。

柳小玉請幾天假,唐小芯擔心陳妹芝帶著另外兩位員工忙不過來,她今天就留在總店。

席秋怡拉著唐小芯說了一大堆的破事。

說完了后,她覺得心情好像沒之前那麼憋屈了,她就問唐小芯有沒有更好的辦法,能將事情轉變得對她和宋多金有利。

「那還不簡單,你直接……」

席秋怡也覺得這個辦法不錯,她帶著去辦也不行,於是她就把孩子交給唐小芯看著,自己再出去。

兩個小時后,席秋怡滿頭大汗地回來了,笑容燦爛,「嫂子,我事情已經辦好了。」

「辦好就行了。」

席秋怡帶著孩子又在唐小芯這邊待了一個多小時,她再回家。

晚飯時間到了,宋多金沒回來,由於之前有交代過了,席秋怡就讓宋大媽開飯,不等宋多金了。

但對杜美華、席國強、席錦榮、張文玲他們而言,並不知道宋多金是有事去忙了,而是以為宋多金還在跟席秋怡冷戰中,不願意見到他們,所以才還沒回家吃飯的。

這頓飯杜美華吃得心不在焉,宋大媽又在,她也不好當面跟席秋怡說什麼。

好不容易等到吃完飯,她再趁宋大媽去洗碗,她拉著席秋怡問,宋多金到底是去哪裡,要不要打電話問一下宋多金什麼時候回來。

席秋怡一看杜美華焦急的樣子,她心裡很清楚,她媽這是害怕宋多金會跟她離婚。

當然背後肯定就是牽扯到了以後能不能給贍養費,還能不能占點小便宜之類的。

但最起碼她知道了,她媽心裡還是有她的。

而她也願意給她媽養老送終。

可現在呢,她不能表露出點『沒事』的神情,不然事情就會前功盡棄了,略帶幾分置氣的語氣,說:「你們不正好巴不得我跟宋多金吵架,最好是離婚嗎?」 「你這孩子說什麼呢,我怎麼會想著你跟宋多金離婚,我巴不得你們兩個恩恩愛愛到老呢!」這樣一來,她到老了的日子也才會舒坦一些,她現在是指望不上二兒子了,只能把希望寄託到了女兒身上了。

席秋怡看著她,滿臉寫著『我才不信呢』。

「是真的,我跟你爸都已經商量好了,我們明天就出去找房子,然後搬出去。」

「你真想為我好?」

「當然,你是我女兒,我不盼望你好,我盼望誰好?」

「我也知道你們工作很忙,估計在短期之內很難找到合適的房子,正好我今天出去了,我就想著順便幫忙看一下房子,我見環境還算不錯,我就給了三個月的租金,你們搬與不搬,你們自己做決定。」

「搬,怎麼會不搬呢!你錢都已經給了,我和你爸還有你二哥沒理由不搬的。」不搬的話,那就相當於宋多金就要跟她女兒離婚了。

更何況現在秋怡也找到了房子,還給了房租,她就順著這個台階下,這不挺好的嗎?

「正好你和爸明天休息,我帶你們去認認路,今晚就先收拾東西吧!」

「行!」杜美華答應了。

張文玲是因為宋多金沒回來吃飯,著急想著知道這其中原因,她也是難得今天沒去幫宋大媽洗碗,而席秋怡和杜美華的對話,她是一字不漏聽到了,她就覺得杜美華忒爽快就答應搬出去了,等以後要是再想搬回宋家,那就是難上加難了。

不過,到底杜美華和席秋怡就是母女,要換作是她呀,非得要讓席秋怡給一筆錢,再搬出去住。

宋大媽洗完碗,帶著宋拾元,跟在席秋怡和宋繼福身後,一起去散步。

家裡就剩下席國強、杜美華、席錦榮、張文玲四人。

杜美華轉述了席秋怡的話后,她還說:「秋怡能做到這個份上已經很不錯了,咱們也別為難她了。」

席國強沒說話,但已經是認同了杜美華的話,明天就搬出去。

席錦榮翹著二郎腿,卻不以為然地說:「為難什麼,不過就是給三個月的房租,值幾個錢?說不定這就是宋多金給秋怡的零花錢而已,媽你都不知道,秋怡跟我和文玲出去,她就在陶紅雲店裡買了很多的衣服,花掉的錢,肯定都夠咱們交一年的房租了。」

杜美華不快看著他,「你妹妹跟陶紅雲買衣服,那還不是因為陶紅雲加盟了宋多金公司的品牌,這就相當於左手出右手進,肥水不流外人田。」

「哼,媽你會偏向她。」

「你愛怎麼說,就怎麼說,總之明天我跟你爸就要搬出宋家,而你,收拾收拾你的東西,願意跟我們一塊住,那就一起去,不願意,你愛上哪去就上哪去,我都隨便你。」說完,杜美華又再強調一次:「唯一就是不能再留宋家。」

「媽,我想再做生意,一點錢都沒有,你又讓我離開宋家,你也不跟秋怡借一點錢給我,你說我以後怎麼辦?」

「什麼怎麼辦?你自己不會找事做嗎?」

「我都說……」

「你少跟我說這些,你自己沒那個皇帝命,就不要擺皇帝的架子,你明白是什麼意思嗎?」杜美華還反問他。

「……」無非就是說他沒錢,就別做生意唄!

見他不說話,杜美華也就知道他已經明白自己說的是什麼意思了,長長地嘆了口氣,語重心長地對他說:「錦榮,無論是做人還是做事,都要腳踏實地,明白嗎?」反正她的錢是不可能會給他霍霍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