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時她哪能

看到這個樣子的季玉澤!

不過現在讓自己遺憾的就是沒有把金手指隨身攜帶。

而且這兩天小坑也不在身邊,所以紅肚兜暫時放在林雪初自己的公寓。

原來這就是一心忙工作的後果嗎?忙到把主要的任務都忘了?

林雪初此時無比想念自己的紅肚兜。

此情此景,直接把紅肚兜一拿起來就套在季玉澤的脖子上多好!

然後自己功成身退就完事了!

不過更重要的是,自己內心中亂七八糟的感情蔓延也可以停止了。

林雪初用手捂著嘴,不用任何人提醒,她知道她現在的臉肯定非常紅!

不過季玉澤只是做了幾個動作,然後笑了。

「你早點睡吧。」

林雪初:「什麼?」

「你現在的這個反應,是還想來一下?」

林雪初的眼神終於有了一絲迷茫。

反常,這還是季玉澤嗎!

震驚!季總竟會在深夜做出這種事!

這個時候,季玉澤直接轉身朝門口走去,沒有留下一點點色彩。

林雪初:「……」

所以,季玉澤這算是把她親了以後,潛逃了?

這才是季總的風格?

(本章完) 今天又是久久不能入眠的一天。

林雪初躺在床上,兩腿一蹬,睜大眼睛望著天花板。

季玉澤剛剛對自己的所作所為,在林雪初心裏面可謂是投下了一顆核彈。

林雪初一直以來判定的季玉澤,都是內斂而又強大的。

像如剛才自己所經歷的跟季玉澤那樣的相處,是林雪初從來沒有想過的。

現在林雪初的腦子裡面反覆的回想著,剛剛跟季玉澤跟「接吻」時候的感受。

什麼時候自己也變得這麼焦慮了?

但是現在的這個氛圍又讓林雪初不得不這麼想。

林雪初覺得,這完全就是她的腦子讓她這樣想,自己根本就是受到了慣性的控制。

林雪初欲哭無淚,不知道這種應該怎樣緩解?此時在林雪初的腦子裡面已經閃過了關於季玉澤的無數畫面,快速慢速定格都有。

最讓林雪初感覺到驚奇的,是自己的心頭還會浮上一曲詭異的《甜蜜蜜》,作為她回想季玉澤跟自己剛才互動時的BGM。

「真的想的太深了!」林雪初用力拍了拍自己的頭。

但是現在的情況讓林雪初不得不這麼糾結。

即使林雪初也想過,要不要把自己對季玉澤的一些真實的想法表達出來。

但是後面她退縮了,本來她就不屬於這裡,也不屬於這個位面。

林雪初對自己的認知是很清楚的,她僅僅是這個位面的一個過客。

等任務完成以後,林雪初確信自己不會有機會再回到這裡。

所以如果自己在這裡跟季玉澤有了什麼真正意義上的感情的話,林雪初害怕到最後,季玉澤會吃不消。

其實這麼想想,還是挺傷感的。

但這就是兩個人之間的結局,在這一點上,林雪初想的比較清楚。

等自己離開了這裡,季玉澤過一段時間以後應該就會慢慢忘掉兩人之間的這些經歷。

緊接著就是兩個人都會認識新的人,然後再去開啟一段新的感情。

甚至在最後,會完全忘了對方的臉。

林雪初覺得跟季玉澤在一起的所有瞬間,在現在回想起來都是美好的。

她不忍心破壞這份美好,所以就不想任自己的感情這樣發展下去。

第二天一睜開眼,林雪初就看到了季玉澤的身影。

昨天晚上想了一個晚上的季玉澤,所以林雪初分不清到底眼前的季玉澤是現實還是夢境里存在的。

肚子的叫聲讓林雪初瞬間回到了現實。

「季總,你怎麼在這裡?」林雪初問。

季玉澤回:「來給你送早餐。」

林雪初慢慢直起身子,而且她現在衣冠不整,頭髮凌亂。

季玉澤笑了笑。

林雪初:「下次……」

「我不介意。」

林雪初把被子掀開

,問道:「昨晚休息的怎麼樣?」

由於林雪初不知道應該怎麼接季玉澤的話,只能強硬的轉移話題。

不過季玉澤聽了以後也沒有別的反應,只是依舊淡淡的笑著開口:「還不錯。」

現在季玉澤這個如沐春風的樣子,讓林雪初覺得自己以前認識的季玉澤完全就是一個假人。

他明明可以這麼親和的跟自己相處,為什麼之前還要擺出一副苦大仇深的樣子?!

回想起之前跟季玉澤經歷的點點滴滴,以及各種對話。

林雪初覺得此時此刻,她有一種媳婦終於熬成婆的感覺。

「季總。」林雪初突然叫了一聲。

「嗯?」

「你確定你這樣正常?」

季玉澤:「我沒有喝醉。」

吃完早飯後,林雪初按往常一樣去「巡場」。

唯一跟平日區別的就是,現在自己的後面多了一個季玉澤。

所以群眾好不容易對林雪初壓下來的目光,在看到季玉澤的那一刻,又都變成了以前最初見到林姐時候的架勢,甚至比那個時候更甚。

林雪初不經看了一眼季玉澤。

所以季總才是不需要任何偽裝都足夠令全場折服的人!

主持人看到這樣一幅新奇的畫面出現,臨危不懼,走了過來。

林雪初可以感覺到眾人都用膜拜的目光看著主持人。

「請問季總突然大駕光臨,是對劇組有什麼建議嗎?」主持人問。

季玉澤點了點頭,對著鏡頭淺淺笑了一下,開口:「有一個原因。」

主持人:「是什麼呢?」

季玉澤偏頭看了看林雪初:「我來看她。」

林雪初倒吸一口冷氣,不過這口冷氣只能是在心裏面吸,表面沒有任何的波瀾。

林雪初接上了季玉澤的話:「對,季總來看看我最近工作怎麼樣。」

主持人笑著點頭:「季總用心了。」

之後,季玉澤別有深意地看了林雪初一眼,但是被林雪初用笑臉掩過去了。

等季玉澤再一回神,就發現自己已經被林雪初拉出了鏡頭。

林雪初:「季總,我不知道你現在到底想要做什麼?」

季玉澤皺了皺眉:「我現在做的不明顯嗎?」

這還是季玉澤第一次對林雪初說這樣的話。

其實季玉澤有想過自己跟林雪初之間的關係到底何去何從,不過每次念頭一上來就會被自己深深的壓在心裡。

但是現在,季玉澤不想再把這段關係沉澱下去了,因為在沒有林雪初的這一個月里,季玉澤知道了什麼叫做想念。

「想念」這種情緒一上來就直至骨髓,讓自己每一天晚上都睡不著。

而每天只要一睜開眼睛,自己的腦子裡面自動就會浮現林雪初的臉。

以前季玉澤沒有過這種

念頭,所以他覺得就算自己喜歡林雪初,也是可以跟她打一場持久戰的。

對方不動,自己也不動,直到最後看誰能先行一步。

現在很多事情都能讓季玉澤深深的確信林雪初對自己是有真情實感的。

他等的是林雪初在某一刻的表露。

沒想到最後還是自己忍不住了。

「季總,我覺得我們現在應該靜靜,我還沒有想好。」林雪初道。

聽見這話,季玉澤覺得自己的心緊了緊。

「你沒有想好什麼?」季玉澤問。

林雪初沒有回答。

季玉澤像昨晚一樣,對林雪初步步緊逼,後面林雪初直接靠在了一顆樹上。

「你說你沒有想好什麼?是和我的關係?」

林雪初把頭偏向一邊,依舊沒有接季玉澤的話。

季玉澤就這麼盯著林雪初看了一會兒。

林雪初:「我有我的顧慮。」

「什麼顧慮?」季玉澤問。

林雪初搖頭:「說起來太複雜了。」

聞言,季玉澤慢慢往後退了幾步:「所以,就算是我主動也不行?」

林雪初:「這不是誰主不主動的問題。」

「沒關係。」轉身前,季玉澤深深看了一眼林雪初,「來日方長。」

浪漫總裁策劃愛 (本章完) 「今天我們要探班的是《錯顏》劇組,我剛剛會跟修筠有一段很美好的相遇,接下來大家就期待吧。」小巴採訪的主持人站在一棵桃樹下,對著鏡頭笑著道。

這是小巴雜誌對《錯顏》的一次探班,主要為了採訪一些主創人員的心路,這跟完全駐紮在這裡的《進組》劇組完全不一樣,屬於一個獨立的機制。

「哎你去哪兒?」主持人叫住從自己身邊走過去的杜修筠。

杜修筠略微驚訝看著鏡頭道:「現在是要拍我嗎? 惡魔總裁:寶貝的笨蛋小媽咪 我還沒有把衣服整理好。」

主持人:「那你先整理,我們的鏡頭會仔細記錄你整理衣服時候的神情。」

杜修筠笑著道:「這就算了吧。」

這個時候主持人讓攝像對著杜修筠的臉,給了他幾個特寫,杜修筠接過話筒,在鏡頭裡面笑了一下,然後開口。

「大家好,我是《錯顏》劇組的演員之一杜修筠,接下來有我帶領大家探訪我們的整個劇組。」杜修筠開始了邊走邊說的模式。

其實這是小巴跟杜修筠事先排練號的流程。

杜修筠當代班mc介紹劇組。

「在進組后的這一個月里,我收穫到了不僅僅是演技上的進步,還認識了很多新朋友。」此時的杜修筠經過一群人,那群人起來對著鏡頭打招呼。

最後,杜修筠把主持人直接帶到了山上的桃花小亭里,主持人環顧四周道:「這裡環境不錯。」

杜修筠點頭。

主持人拿過杜修筠的手中的話筒:「那我開始採訪了。」

杜修筠笑著對著鏡頭擺了擺手:「大家好我是修筠,在《錯顏》里飾演月達先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