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人這麼一鬧,頓時讓江明等人瞪大了眼睛。

正當他們期待著下一刻能夠大飽眼福的時候,陳墨出手了。

他伸出指頭在王小茹的腋下一點,王小茹那抱住安清雅的雙手就下意識的鬆開了。

隨後陳墨順勢摟住安清雅的蠻腰,一把就將她拉到自己身邊。

「小雅沒騙你們! 廚娘悍婦有點田 她是我朋友,也算是我妹妹,不是你們想象中的那種關係!」陳墨老老實實的解釋道。

目前他和安清雅的關係,確實就是朋友關係!

至於以後,以後的事情誰知道呢!

王小茹和郭洋兩人驚疑不定道:「陳大帥哥,你真不是老幺的男朋友,沒騙我們?」

「真不是,沒騙你們!」陳墨肯定的點了點頭。

王小茹和郭洋對視一眼,將信將疑。

這不大對啊!

老幺的脾性她們是知道的,對於那些男生,她一向都是不假以顏色。

可在面對陳墨的時候,安清雅卻是一副對他言聽計從的樣子。

這兩人要不是情侶,難道還能真的是純潔的朋友關係?

王小茹和郭洋齊齊轉頭看向安清雅,卻發現這妮子此刻目光黯然,臉色也不大好看,再沒有之前那副嬌羞的模樣。

不會吧,這個老幺,該不會是單相思吧?

沒等她們多想,陳墨就招呼道:「吃飯吧,大家都吃飯吧!下午還有訓練課程呢!」

「陳同學,不給我們介紹一下嗎?」江明眼巴巴的看著安清雅,忍不住道。

「吃完飯再說吧!」陳墨哪裡會將安清雅等人介紹給江明這種德性的人認識,剛才之所以喊安清雅等人,只是為了吸引江明幾人的注意力,好讓他掉包飯菜而已。

所以這互相介紹的環節,乾脆就免了。

反正吃完了飯,江明這幾人可就要蹲廁所了。

瞧見陳墨這麼敷衍,江明心中暗惱,不過卻沒有發作。

吃吧,吃完之後就讓你感受一下什麼叫做『一瀉千里』!

江明幾人憤憤的想著,一邊各自端著飯碗吃了起來。

當一頓飯吃到一半,江明幾人就止不住疑惑。

打開微信,江明在微信群里打字道:「向東,你這瀉藥不是三分鐘見效的嗎?現在都十分鐘了。」

替嫁神醫:腹黑世子,甩不掉 向東也掏出手機,回復道:「不可能啊!那藥店老頭再三跟我保證效力強勁的,這陳墨怎麼到現在一點事都沒有!」

劉強插了一句,「會不會是搞錯了,這壓根就不是瀉藥?」

向東道:「不可能,這東西我之前整人的時候買過幾次,不會有錯的!」

「那怎麼到現在還沒有發作,他都快吃完了。」

「再等等看吧,反正這飯菜我全都撒了瀉藥,他吃了這麼多,我就不信他沒事!」

……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很快一頓飯就吃完了。

陳墨餐盤上的飯菜吃得一乾二淨,一點兒也沒有浪費。

可他臉上的表情卻沒有任何異樣,這藥效根本就沒有發揮!

江明有些浮躁,難道這葯失效了嗎?應該不可能啊,向東這次的瀉藥,依舊是在那間藥店里買的,都整過好幾個不開眼的傢伙了,怎麼會出錯?

不僅僅江明浮躁,向東幾人也很浮躁。

他們都等著看陳墨出洋相,好報上次在課堂上的『一箭之仇』,可現在這瀉藥怎麼還沒有發揮效力?

這不科學啊!

「呃……」劉強忽然捂著肚子站了起來,兩道濃眉緊緊的皺在一起。

「阿強,你怎麼了?」向東疑問道。

「我肚子疼……」

劉強說完,肚子就咕嚕咕嚕的叫了起來,緊跟著噗噗噗幾聲屁響,一股惡臭頓時瀰漫開來。

「卧槽,阿強,你這屁也太臭了!」江明捂著鼻子,迅速跟劉強拉開了距離。

向東和另一個夥伴也是捂著鼻子,紛紛逃離臭屁的範圍。

陳墨早就有所防備,在劉強站起來的時候,他就拉著已經吃好了飯的安清雅和王小茹郭洋三個,遠離江明等人。

「我去上個廁所!」劉強說完這話,就一手捂著肚子,一手捂著屁股,連忙朝廁所方向跑去。

向東罵了一句,「懶人屎尿多!」

可話剛說完,他也突然捂起了肚子,隨後也響起了一陣噗噗聲。

惡臭,再次來襲!

「我也去上個廁所……」向東跟剛才的劉強差不多,捂前捂后的小跑著離開。

江明隱約好像明白了什麼!

直到身旁最後一個小夥伴在放了一通響屁,也跟著去了廁所,他就徹底明悟了。

「陳墨,是你搞的鬼!」江明指著陳墨,怒聲說道。

「江同學,葯可以隨便吃,話不能隨便講。我搞什麼鬼了!」陳墨笑呵呵道。

江明額頭青筋暴起,大眼瞪著陳墨,「你在我們的飯菜裡面下了葯!」

陳墨聳了聳肩,無辜道:「這飯菜是你們打的,我怎麼能在你們的飯菜裡面下了葯呢!」

江明終於恍然過來,「是你,好你個陳墨,竟然把那下了瀉藥的飯菜掉包給我們!」

「喲呵,提示了這麼久,你終於開竅了!」陳墨掏出隨身帶著的針盒,抽出一根銀針,跨前一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往江明的肚子扎了一針。

「你還敢動手,老子弄死你!」

江明抓起飯碗,就要朝陳墨砸過去,可才剛剛使勁,一股強烈的腹脹感油然而生,菊花陣陣發緊。 江明只感覺腹部翻江倒海,宛若掀起驚濤駭浪,洶湧的波濤一陣接著一陣,猛烈無比。

他緊緊咬著牙關,緊緊夾著大腿,縮腹提肛,然後以扭曲的姿勢朝廁所方向走去。

可剛剛邁開步伐,菊花就是一松,那洶湧的巨浪頓時突破閥門,一瀉千里!

噗噗噗!!!

江明感覺自己的褲襠里多了一灘黏糊糊又沉甸甸的東西。

惡臭!

一陣比之前向東等人放的屁還要猛烈好幾倍的惡臭從江明的襠部傳出來,向周遭瀰漫。

周圍正在吃飯的同學聞到這股氣味,差點沒把剛剛吃下去的東西全都給吐出來。

「卧槽,化糞池爆炸了嗎?好臭啊!」

「哪位仁兄放屁了,我這飯還沒有吃完呢!」

「這哪裡是屁!你們看,那邊那個哥們兒整個褲襠都黃了!」

「媽蛋,這飯還怎麼吃啊!熏死人了!」

「什麼人吶這是,隨地大便這種事情也做得出來,而且還是在食堂裡頭放毒,簡直喪心病狂!」

食堂裡頭,怨聲哀哉,所有人都用比軍訓結束解散時還要快的速度,罵罵咧咧的遠離江明。

「陳墨,我跟你沒完!」

江明面紅耳赤,在眾人謾罵聲中,狼狽的往廁所跑去,在地上留下一道長長的痕迹。

眾人深深的呼了一口氣。

這個屎神終於走了,只要等氣味散了,勉勉強強還能開飯!

畢竟人是鐵,飯是鋼,一頓不吃餓得慌。

何況下午還有高強度的訓練,要吃不飽,那可就難捱了。

可沒等眾人換幾口氣呢,江明就又回來了。

臭氣,再次熏天!

一些剛才沒有離開,打算等臭味消散之後再吃一點兒飯的同學頓時就炸了。

「同學,你到底有沒有公德心啊!隨地大便就算了,你不趕緊去廁所,還在食堂裡頭轉悠什麼!下午還有軍訓,大家都要吃飯的好不好!」

「好不容易鼓起勇氣,想再吃點兒東西。媽個蛋蛋,現在別說給我燒鴨腿紅燒肉,就是給我山珍海味,我也吃不下去了。」

「同學,求你了,趕緊走吧,別影響大家吃東西。」

……

江明臉色難看到了極點,眼角還有淚花閃爍,一副死了爹媽的樣子。

他之所以回來,是因為這食堂里的男廁所裡頭幾個馬桶都被向東幾人給佔了。

想上廁所,他必須到樓下去找。

想下樓,那就要經過食堂,所以他才會折返回來。

聽著眾人那絲毫不客氣的謾罵,江明沒臉反駁,只恨不得挖個地縫,鑽到地下去。

咕嚕咕嚕咕嚕!

腹部又傳來一陣陣急意,一小股一小股溫熱的東西從閥門泄露出來,臭味無時不刻都在持續發散,讓人直欲作嘔。

這個陳墨,到底對他做了什麼手腳,怎麼這股便意連憋一下下也憋不住!

江明屈辱的朝食堂門口走去,所過之處,人人惶恐逃離,如同遭遇洪水猛獸。

陳墨和安清雅幾個女孩就站在門口,看到江明過來,陳墨頓時擺出一副嫌棄至極的模樣,拉著安清雅,嘴裡還大聲道:「走走走,我們趕緊走。那個隨地大便的同學走過來了,真噁心吶!」

這一刻,江明真的想殺人!

見過羞辱人的,他媽還真的沒有見過這麼羞辱人的!

如果可以,江明真的想一刀將陳墨給殺了。

可是現在他的手裡沒有刀,即便有,他也無瑕動手。

因為他的腹部還在咕嚕咕嚕的響著,陣陣便意接連而來,絲毫沒有停歇的意思,彷彿要把大腸里所有的穢物都給排泄出來。

陳墨拉著幾個女孩,先江明一步,下了樓梯。

……

在一樓大廳角落,陳墨和幾個女孩聚在一起。

寵妃撩人:攝政王爺欺上門 「陳大帥哥,你的同學這一個個都什麼情況,集體吃了瀉藥嗎?」王小茹深深的換了幾口氣,這才有空問道。

陳墨道:「那些人我也是今天第一次見,連名字也還沒認全,跟他們不熟,管他們去死!」

「他們這是怎麼了,拉肚子也不會這麼巧合的湊到一塊兒吧!」郭洋疑惑的看著陳墨道:「陳帥哥,你剛剛拿銀針扎了那個二愣子,該不會他當眾拉肚子就是你做的手腳吧?」

王小茹捂住了嘴巴,訝然道:「陳大帥哥,這人跟你什麼仇什麼怨,你竟然讓人當眾拉稀,丟盡顏面,這太可怕了!」

郭洋介面道:「簡直喪心病狂!」

相比較王小茹和郭洋,安清雅是比較冷靜的,更知道陳墨的為人。

她這個陳哥,一般情況下,是很好說話的。

可要是有人招惹他,找他的麻煩,那他就很不好說話了。

說白了,陳墨就是個打死不吃虧的人。

你要跟他做朋友,他敞開懷抱歡迎。

可你要跟他做敵人,那就準備好受辱吧!

陳墨之前掉包飯菜的事情,安清雅可全都看在眼裡,王小茹和郭洋一時沒有想那麼多,她卻是一下子就想明白了前因後果。

江明那些人,是吃了陳哥的飯菜,才統統腹瀉的。

也就是說,陳哥的飯菜裡頭加了瀉藥等一類的東西。

以陳哥的能耐,真要對付這些人,一般不會用這麼下作的手段。

即便要用,他也不會多此一舉的先下在自己的飯菜里再掉包啊!

直接把葯下在對方的飯菜里豈不是更省事?

安清雅沒有去猜測事情的原委,而是直接小聲問道:「陳哥……這事真是你乾的?」

陳墨沒有隱瞞,點了點頭,「嗯,確實是我做的!」

「陳大帥哥,你怎麼能這樣!」

「天吶,太殘忍了。那位同學被搞成這樣,以後哪裡還有臉見人吶!」

王小茹和郭洋連連為江明等人哀嘆,並強烈譴責陳墨的這種喪盡天良的行為。

「拜託,請你們把事情的經過都給了解清楚了再來說我好嗎?」陳墨無語的看著王小茹和郭洋兩人,解釋道:「這頓飯是他們請我的,這飯菜也是他們去打的,這瀉藥當然不可能是我下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