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人,被秦蒼穹隨手,扔在了地上。

「交換條件,便是這三人,換秦小蛟離開。」

而,此刻。

真龍看都沒看人質一眼。

他盯着秦蒼穹,探出了手,「軍火呢?我要的直升機,炮彈呢…?」

「老子是沒告訴你么…?!」

「啊?!」

他的臉上,陡然浮現出暴怒!

恐怖的氣勢,瞬間爆發!

全場,一片死寂。

若是尋常人,被這麼猛然一嗓子,早就嚇得面如土色了。

但,此刻。

秦蒼穹的神色,依然淡漠。

「只此三人。」

「放,還是不放?」

聞言。

真龍怒極反笑起來!

還沒人,敢在他面前打馬虎眼…!

「放個屁!」

說着。

他怒氣沖沖,就要朝着秦蒼穹走來。

但,就在這時。

秦蒼穹吞吐著煙捲,緩緩點頭。

「也好。」

「交易作廢。」

轟……!!

恐怖氣勢,剎那間爆發橫掃!

面前的三名毐販,距離最近,幾乎是瞬間浮現出了驚恐神色!

而,此刻。

秦蒼穹手中。

罡氣,剎那間爆發!

砰!

彷彿有一雙大手,從天而降…!

直接,將毐販老大,和兩名手下,狠狠凌空拍進了地面…!!

轟!

地面,如蛛網龜裂!

漫天塵土爆開!

三人的凄厲慘嚎聲,響起!

赫然…

直接,被拍進了地底!!

深不可見底!

很快。

裏面,就徹底失去了動靜。

「嘶…」

即便是毐販,都很少,能看到這等恐怖的一幕…!

將人,硬生生拍進地面?!

這,簡直…

聞所未聞啊!!

眼看着,是活不下去了!

唰…!

真龍的腳步,陡然止住。

他看着這一幕,臉上一點一點浮現出暴怒,指着地面…!

「你他嗎……敢殺了老子的人?!」

「老子告訴你,就算是陸成雙來了,都別想改變這件事!!」

真龍,還真不怕陸成雙。

大不了。

就算被逼急了。

往後一跑,逃進緬洲疆域,帶着家業一起過去。

陸成雙,還能拿他有什麼辦法?

此刻。

真龍,是真的怒了…!!

這幾個人,他倒是不怎麼在乎。

而在乎的……

是臉面啊!

這,秦蒼穹是讓他,當眾丟盡了臉面,下都下不來台…!!

這簡直…

就是在找死!!

「今天,你給老子納命來償還吧…!!」

此刻。

真龍面色猙獰冷戾。

赫然,已經暴怒到了極點…!

「boss,我來!」

有毐販猛然衝出,拔出熱械武器,朝着秦蒼穹瘋狂掃射! 薛通面臨兩難,賞金獵人虎視眈眈,蕭玉兒三人又不得不找;一個需躲藏暗處,一個得在明面上讓蕭玉兒發現。

「玉兒她們應已聽說了我和常家的仇怨,必亦躲了起來,撇清關係,否則極易被人當作餌扣押。」

「聰明的話最好鬧出點貌似無關的動靜,暗示提醒於我。」

……

薛通至松汶,偷回了紫羅蘭翡翠玉燈,按約定時間聯繫上裴家兄妹、溫廣茂。

「道長,聽說你剿滅了海梟幫。」

「嗯,這幾月可聽到過其他傳聞」薛通問道。

「遭劫的崇光武者落荒而逃,再無蹤影,如今道長滅了海梟幫,酒館里都在議論,說那幾人找的是道長,發現崇光人行蹤便能大賺一筆。」溫廣茂說道。

薛通心中不悅,「崇光三人叫苗峯、費冉、蕭玉兒,確為薛某才來的萬嶼。」

薛通扼要說了遍海梟幫的經歷。

「道長,咱們該怎麼辦」裴耀信問道。

「船行松汶途中遭劫,蕭玉兒幾個不知在哪,但若聽到傳聞,大抵會來松汶,或去百樂島附近的大島看看。」

「你兄妹留在松汶,廣茂去淶坊島,相互間用海隼聯絡。」

薛通將靈寵袋內的翠目海隼取了出來,教會三人味劑的使用方法。

「這是苗峯等的畫像,你們留著。」

「待我辦完事再回松汶。」

「你們注意一下新開的煉器鋪,蕭玉兒擅長煉器。」

薛通安排妥當,與裴家兄妹約定二至四月後再見。

……

內陸,鴻昌島。

薛通一路風塵,趁夜色飛越濱晏城牆。

子夜時分,整座城籠罩在茫茫黑暗。

常家三千年的修武世家,常府之大超乎想象,古木參天,軒館堂舍點綴其間,分割成一座座內園。

「常萬青的院子!」

薛通枝間縱躍,靠近了居中最大的那座院子。

堂檐下兩盞昏暗的光石燈,院內靜籟無聲。

「常萬青還在常府那才稀奇了,極可能僅留了幾個下人守宅。」

薛通連打聽常府況的興趣都提不起來,直接入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