弦外之音,只要我敢答錯了,他會立馬殺了我。

我看了他一眼,只是那一眼,見他幽暗如深淵的眼底,暗藏了層層殺機。

我知道他終是會動了殺心。

可,那又如何?

現在他殺我會死,結了冥婚的後果,我還是會死。現在我死或許能救下鳳子煜,能救他也算死得其所。

我自嘲的撇了撇嘴皮子:“解除冥婚把,你當初和契約冥婚是逼迫我的,不是在我情願下的,所以解除把……”

他聽了我的話,臉色漆白,大眼瀰漫紅色血淚,拼命的忍住不讓淚流下,可又一顆血淚滴落,滿目傷心的後退了一步。

醫妻嫁到:飼養傲嬌老公 寒劍哐噹一聲跌落在地,手覆蓋上胸口的位置,雙眼絕望悲泣的望着我。

“小幽,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

我面無表情的看着他,殘忍道:“解除冥婚。”

突地,我胸口一陣刺痛。

我覆蓋在胸口上,那種感覺又來了,我已經是第幾次痛了,回去得好好做個檢查。

鳳子煜看見我的不適,扶着我:“怎麼了小幽。”

“胸口疼,很疼很疼。”

wωw. тTk ān. ¢ O

鳳子煜手想覆上我的胸口,還沒觸碰到,被鬼氣一掌拂開。

“把你的骯髒的手拿來,我告訴你鳳子煜,不管你對她做過什麼,讓她忘記我,否認我們之間的感情,總有一天她會想起一切,會加倍的恨你。” 鳳子煜朝他淺笑,低頭在我額頭上一吻,問我:“小幽,我讓你解除冥婚,你會恨我嗎?”

我扶着胸口搖頭:“不會,就算你不說我也要解除的,這事和你無關,是我自己的意思。”

“聽見了嗎,君無邪,她選擇的是我不是你,一千五百年前小幽本該是我的未婚妻,都是你劫持了她,如今,她在次選擇我,所以你放手把,放開她,成全我們。”

“閉嘴!”叫君無邪的男人怒吼。

他雙眼似血妖嬈,眼眶呈紅色,血淚沿着眼角流下:“你告訴我,你愛上他了嗎?你選擇他嗎?”

我看着他,如此高傲不可一世的男人,現在居然爲了我流下血淚。

我心中某個地方似被人攪亂,亂成一片。

我隱隱的感覺,我和他之間一定會有故事。

可是我想不起來了,我一點都想不起來。

鳳子煜在我的耳邊溫柔道:“小幽,你告訴他,讓他早些死心也要,以後就不會在纏着你了。”

我轉頭看鳳子煜,他嘴角還滲着血,觸目驚心的紅刺激着我,我擡手把他嘴角血絲擦掉,對上他空靈清透的眼:“好。”

我殘忍的告訴眼前的男人,冥界鬼王,叫君無邪的男人。

“我喜歡鳳子煜,請你成全我們!”

他眼中除了滴落的血淚,沒有說話,沒有任何表情,冷凝面容似千年寒冰,一動不動的望着我。

跌落在地上的劍,飛回他手中。

突地,他用劍指着我,指着我的喉嚨,冷冷道:“你在說一次,信不信我殺了你,龍小幽!”

鳳子煜想把我拉到他身後,我咬牙不肯,堅毅訣別的對上他,對上這個號稱鬼王的男人。

“我喜歡的是鳳子煜!”我波瀾不驚的重複剛纔的話。

他走進一步,我警覺防備的後退一步。

他流着血淚,陰鬱沉冷的聲音道:“你們之間必須死一個,是你還是他?”

鳳子煜站在我身前,護着我道:“夠了,君無邪,你真的能下的了手殺她麼?”

“呵……”

君無邪朝鳳子煜冷笑道:“本尊是下不了手殺她,可是本尊能殺了你,鳳子煜,拿命來。”

他手執寒劍朝着鳳子煜劈去。

我大肆尖叫,將鳳子煜擋在身後。

眼見劍光朝我頭上劈來,我閉上眼睛咬牙做了決死的承受。

許久不見寒劍落下,我全身顫抖,半睜開眼睛窺視君無邪。

他手中寒劍落到地上,插在泥土裏左右搖晃。

噗的一聲,嘴裏噴出一大口血水,眼睛裏瀰漫死寂,似世界末日般,沒有生機,沒有生存的慾望。

他已經絕望了!

呆呆望着我,看了許久,絕望眼眸中似生死離別。

“龍小幽,你居然能爲了他去死?想和鳳子煜雙宿雙飛,想逃離本尊,想擺脫我?”67.356

他染滿鮮血的嘴脣朝我笑,眼睛血紅似黃泉地獄的曼陀羅花,璀璨離迷。

他清淡的口吻,訴着刻骨的疼,錐心的恨:“你,生是本尊的人,死是本尊的鬼,今生今世,休想逃離本尊身邊。”

我手指着他,咬牙切齒:“你,真是頑固不冥,有意思嗎?我根本不喜歡你。”

“本尊不會讓你們在一起!”

我憤恨的把手放下,腳踩大地,被他氣到了。

鳳子煜挽着我的腰道,脣角似炫耀笑意:“走把,我們走把,老傢伙剛纔趁混亂把他孫子給弄走了。不用擔心,短時間內他們不會在來作惡,程家古宅的鬼已經死絕了,襄南鎮以後在也不會鬧鬼了。你可以放心了。”

我點頭,扶着他轉身,我們朝這門口離去,沒有在看背後的君無邪一眼。

當我前腳跨出門檻時,突然聽到吐血聲。

我停下腳步,轉頭。

暗夜下,破敗院子正中。身後君無邪閉上眼睛,突然大吐一口血。

面容生如死灰,血淚從眼角落下,頃長身軀直直的往下倒。

倒在地上!

我心突然被利刃刺中一般,很疼很疼,疼出了淚。

“小幽。”鳳子煜掐着我細腰喊我。

我擡頭看他一眼:“嗯,怎麼了?”

鳳子煜生氣了,口氣瀰漫濃濃醋味:“你不忍心嗎?難道你還對他有舊情。”

我搖頭:“沒有。我們之間就從來沒開始過,怎麼會有舊情。”

鳳子煜鬆了一口氣,我知道他很擔心我,很在意我。

他說:“你是我的女朋友,你看着其他男人的時候,我心裏會難受的,就如同別的女人纏着我,你一定也不好受。”

我,我低着頭,隨他跨出門檻。

當我在想回頭時,鳳子煜已經把我快速拉進小巷子中。

跨出拐角口,雯雯蹲在地上哭,啓風一臉的無奈,想進來卻發現不能撇下她,左右爲難。

見到我們從裏面出來,鳳子煜一身的血跡,快速奔上前扶住他,驚訝道:“主子,怎麼會成這個樣子。”

“沒事。”

鳳子煜咳嗽幾聲:“遇到厲害的了,沒死已經不錯了。”

啓風不相信:“怎麼可能,這世間豈會有人能將你打傷,除了……”

啓風臉色一變,目光在我和鳳子煜之間穿梭:“真的是他,怎麼尋來了?”

“沒什麼,我們走把。”

雯雯見到鳳子煜滿身是血也嚇了一跳,哭腫了眼睛把淚水擦乾,跑過來扶住鳳子煜朝來時的路走。

我對雯雯說:“程家古宅的鬼清理乾淨了。”

雯雯驚訝道:“這麼快就清理乾淨了?最厲害的那隻呢?”

“讓他跑了,不過沒關係,他受了重傷,以後不敢在回襄南鎮了,回去告訴你奶奶,襄南鎮以後能住人了。”

鳳子煜扶着胸口咳嗽幾聲,我心疼的想幫他順氣,結果雯雯快一步,手迅速的幫他順着胸口,我尷尬的把手收回。

鳳子煜卻皺眉把她推開,說道:“雯雯,一會我讓啓風把你送回去。”

“那你們呢?”雯雯紅着臉,立在半道上。

鳳子煜皺眉道:“我們連夜離開,小幽陪我去醫院,我現在全身是血,別嚇着你家裏人。”

“可是……”

鳳子煜手搭在我的肩上,走出小巷子,沒在理她。

我看的出,鳳子煜的溫柔只對我一個人的。

對別的女人,哪怕是我的好朋友,他永遠一副生人勿進,冷漠疏離。

走到車子旁,我才知道啓風沒有跟着我們出來,許久後我等的不耐煩了。

朝鳳子煜道:“我在進去看看。” “別去,他居然敢擅作主張尋那人麻煩,他怎麼可能是那人對手。先上車把,小幽你有駕照?”

我把鳳子煜扶上車,等了一會,啓風過來黑着一張臉回來了,我上下打量一圈,幸好他沒有受傷。

他也太沉不住氣了,怎麼可能是君無邪的對手呢!

鳳子煜冷冷對他發號施令:“開車,送雯雯回去,我們連夜趕回?”

暗戀成歡,女人休想逃 雯雯道:“小幽,你們先在我們家住幾天把。”

我皺着眉頭道:“不了,鳳子煜傷的挺重的,我要先帶他去醫院看看,做個檢查。開車把啓風。”

我和鳳子煜都不願意留下,雯雯沒有在強求。

把她送回家時,一口是凌晨兩點了,他們全家都沒睡覺,在院子外面守着。見我們想走,

說服我們留下,無奈鳳子煜不肯,只得繼續上路。

臨走時,奶奶給我摘了一籃石榴和柿子當上車,說是路上吃。

在襄南鎮沒有什麼大的旅店,只得開車一個多小時往別鎮去,在陳鎮我讓鳳子煜去醫院。

鳳子煜卻拒絕:“這傷怎麼好和醫生說,如果讓記者知道,明天估計見報了。爸媽知道,以後不會讓我出來。”

我雖覺得也是這個理,但是還想讓他去醫院看看。

鳳子煜笑着說:“洗洗包紮一下就好了,不礙事的,都是一些皮外傷。”

我看着挺嚴重的,都吐血了,臉色都白了,怎麼能說是皮外傷呢。

啓風像是鳳子煜肚子裏的蛔蟲,在四點的時候,找到一家還不錯的旅店,當晚我們就住下。

我開的是單間,啓風卻進來跟我搶房間:“你去給主子上藥,我一個大老爺們手粗,做不來細活。”

我侷促了:“可是我也不會上啊,我從來沒有給人包紮過。”

一元新娘vs全球首席 他揪了我一眼,不管我答不答應,把揹包往沙發上一放,開始脫外套了。

我看着架勢,嚇的趕緊往鳳子煜房間跑,啓風這個人也太不注意形象了,我還在房間裏呢,他怎麼能這麼做呢。

不得已,我只得去隔壁鳳子煜房間裏,還好他房間沒鎖門。

這個酒店恐怕是小鎮上最好的,鳳子煜的房間比我寬敞,牆上貼着精緻壁紙,水晶壁燈打開了,空間寬敞明亮。

一進他的房間涼絲絲的,我把空調溫度調高。

洗手間裏水流聲嘩嘩響着,鳳子煜在裏面洗澡,我有點尷尬了。陌生酒店房間裏,孤男寡女共處一室,還是男女關係,很難讓人不往那方面去想。

我甩了甩頭,拼命令自己鎮定下來,把鳳子煜的行禮打開,我知道那裏面他裝着醫藥箱,等他洗完澡後得給他上藥。

行李包裏,他東西摺疊的很整齊,突地有幾張照片跌落到地上,我把照片撿起。

照片裏全部是我,各種各樣的我,有趴在桌子上昏昏欲睡的,有走在路上的側面,有坐在學校里長椅上打着哈欠的,還有我住院時躺在病牀上的。

每一張角度不同,每一張都顯得極不精神,青春肆意的我愣是拍的醜不垃圾的。

我邊看照片撇嘴吐槽:“拍的也太難堪了,真人比照片好看一百倍。”鳳子煜的拍照技術還有待提高。

浴室的門打開,鳳子煜赤粿身體出來了。

毛巾擦頭站在浴室門口,看見我翻他行李箱的照片,當即愣在那。

我擡頭,見他赤粿的身體,目光從他完美的臉龐移到赤裸滴着水珠的上身,完美比例的身材,皮膚光潔如玉,映着水晶燈瑩瑩淡光,水珠緩緩從胸膛流到下面,下面幸好圍了毛巾。67.356

我突然轉頭,臉色紅的滴血,鳳子煜身材完美的不像話,我原本以爲他會很瘦,沒想他居然有胸肌和腹肌,人魚線很明顯。

肩寬腰窄,倒三角的身形堪比任何一個男模,穿衣顯瘦,脫衣有料。

“小幽。”他聲音充滿戲謔之色,踩着拖鞋走過來。

我紅着臉不敢去看他,結結巴巴的說:“那個……啓風叫我幫你上藥,他說他一個大老爺們,手糙怕弄疼你。”

“嗯,好,你幫我上藥,醫藥箱在右面。”他帶着笑意站在我面前蹲下,把醫藥箱拿出來。

我轉過頭,把手中照片揚了揚:“什麼時候拍的?”

“有的是最近,有的是你剛來時候拍的,不過每次拍都不盡人意,所以不停的拍,想拍一張最像你的洗出來,掛在我的房間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