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誠:「總之是,沒有說實話,這四個年輕人,其實也是拿著一份古地圖來的,一路直奔這裡,處處透著古怪。」

凱瑟琳:「那我們怎麼辦。」

張誠:「凱蒂,開門,閃人。」

那對尋找孩子的父母不懷好意,張誠一早就知道了,就是想看看,這裡到底有什麼,不過現在看來,那是非常之詭異的狂歡。有手有腳的,還不會自己走嗎。有沒被捆著什麼的,現在看來,待在那裡狂歡也是四個年輕人自己的意願。

這樣的事情,不好去打擾吧,自己又不是他爸爸。再說了,他爸爸媽媽就在後面,過上一個小時就會到了。要管也輪不到自己,自己雖然拿了錢,但是責任呢,不過是找人,現在人找了還有不到一個小時就要父子團圓,功成身退吧。

就帶著這樣的想法,在附近裝了一個隱蔽的攝像機之後,讓凱蒂開了空間門,回到上海灘休息。

第二天早上,在上海灘數百僕人的伺候下吃完早飯,三個人又回到這邊的山谷。能有這麼豪華的旅行經驗,也不是一般人能體驗到的,反正夜夜七星級酒店待遇就是了。

到了山谷,三個人繼續拿出望遠鏡看著,對面的溪邊,居然又開始狂歡跳舞了,也不知道有完沒完。幾乎和昨天如出一轍,但也有不一樣的地方。

凱瑟琳:「人多了,男的多了九個,女的多了一個,衣服都是新的,很容易看出來。」

張誠一看,果然也是。那應該就是昨天跟著自己的那對夫婦,以及他們攜帶的八個保鏢了。

怎麼說呢,美國人似乎太喜歡狂歡了,你先辦了正事不好嗎。

從樹上,取下小型攝像機,張誠和凱蒂以及凱瑟琳開始看昨天的視頻。

昨天三個人走後,過了很久,大約三四個小時的樣子,那對白人夫婦和八個保鏢才出現在畫面上。看來也是觀察了很久,說不定還找了一下張誠等人。

十個人到了河邊就停下了,因為沒找到替死鬼,所以,先過河的是男主人和四個保鏢,大約是過河后沒看到什麼危險,只有遍地熟睡的人群。所以,過了很久,大約半個小時的樣子,女主人和四個保鏢也過河了。

十個人在營地里,沒有著急找他們的兒子,而是在搜尋某種東西一樣,就差掘地三尺了。

就在他們找東西的時候,畫面上已經在飯後就熄滅的篝火突然火光一閃,又開始燃燒起來。本來已經熟睡的人們,又突然都醒了過來,開始跳舞狂歡,最最最詭異的事情也發生了,十個人彷彿楞了一下之後,也加入了跳舞狂嗨的人群系列中。

就是那個女主人,也跟著跳了一會後,在一個穿臟衣服的女人的帶領下,開始準備烤肉和肉湯。問題是,也沒見他們狩獵啊,哪來的那麼多肉食儲備。要是食物是幻覺的話,這裡的人不包括今天進去的十個,早一點的已經進去了十幾天小二十天,更早的估計已經加入有些年頭了。

甚至可能還有一些真的是西部開發時代,逃進這裡的印第安人。哪裡的能量支持他們天天狂歡呢。雖然不可思議的事情,也見過很多,但是,眼前這一件事,似乎是最難以理解的。

根據錄像記載,這裡的人一直就,跳舞狂嗨,然後大吃大喝,然後睡覺休息,起來後繼續跳舞狂歡。這樣循環著,雖然有篝火,但是從不需要添加木柴,到了狂歡開始之前到時候篝火自己就會點燃。

每天吃的烤肉和肉湯,也好像是從瓦罐里埋憑空變出來的一樣——空間技術的話,那凱瑟琳也有,不稀奇,不過,誰給補充的呢。空間技術也不是無中生有吧。

還有那些人,怎麼就隨便加入了這個行列,然後再也不肯退出了。這是中了哪門子邪?

很多事情,張誠是想破頭也想不明白,但是自己去試試,有過於危險。所以乾脆開始做試驗,先從大上海的監獄里,提出一個死刑犯來。然後張誠控制了他的精神之後,帶到山谷來,然後趁著狂歡時間走過河去。

結果就是,過了河還沒有十秒鐘,就和張誠的精神鏈接失去了聯繫。很快,這個死刑犯也就地加入了狂歡的行列。張誠很快冷汗就下來了。 這裡在發生什麼,張誠完全搞不明白,狂歡是很好,非常好。但是也不用天天狂歡不是。去了小溪對岸的人,簡直像是種了狂歡魔的詛咒一樣。

想不明白就繼續想,在這個山谷張誠等人停留了三天——當然是白天抽出一點時間做觀察員剩下的大把時間在1932上海灘度過,但最終張誠還是敗了。這些人狂歡起來,沒完沒了的一樣。

最後張誠想了下,給小型攝像機換了新的儲存卡后又裝了太陽能電板電池之後,還是離開了這個山谷。自己去探索的話,也變成那樣的狂歡魔人一樣怎麼辦。

滿足好奇心解密固然重要,但最重要的還是自己的人身安全。這就是張誠的觀點,為了三瓜兩棗或者一點不值錢的好奇心,將自己送入險境丟了性命那才不值得。

認識到危險之後,張誠就做好了撤離準備,最後又觀察了三天,完全是不死心罷了。或許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張誠在1932各國定製的各類艦船這段時間一一回到上海灘,國家海軍變大變強,這是好消息。大軍閥張誠在1932位面,擁有了排水量總噸位和綜合戰鬥力紙面上世界第一的海軍。

又用了兩天時間,張誠回到加州舊金山,然後包飛機回到內華達。

一人計短,眾人計長。張誠已經錄了幾天的資料,不如拿給學園都市中的老師們看看,這些人,以前都是各行各業中的翹楚——不計算超能力智商也都不低,三個臭皮匠還能頂個一個諸葛亮呢不是,人多了,也能互相啟發。

這總比自己傻乎乎的跳進那個詭異的狂歡陷井強得多。

回到了學校的第二天,張誠就召集各級老師到學校大禮堂來。然後,開始用快進給大家播放這幾天錄下的狂歡錄像。

幾個小時看完幾天的錄像之後,張誠說:「這就是我這幾天不在學校期間碰到的最詭異的事情。大家說說,有什麼想法。」

下面開始嗡嗡嗡的各種討論聲,大屏幕畫面上又開始繼續播放那些人的狂歡畫面。過了好一會,討論的聲音小了,其中一位歷史老師,以前是美國某知名大學考古教授的傢伙叫做史密斯約翰遜的男人站起來:「要我說,這個地方,可以命名為人間天堂。」

張誠:「你繼續說。」

史密斯約翰遜:「以前的人類呢,能夠每天吃到肉啊,喝到肉湯,圍著篝火取暖跳舞,就覺得很幸福了。」

張誠:「這個情況我知道,中國以前也有食肉者是貴族的說法。」

史密斯約翰遜:「這些人呢,顯然是被某種神秘的力量催眠了,我想主因是那團篝火。你們注意到沒有,上面那十個人一夥的,是在篝火自己點然後,才開始失去自己的意識的。

我認為這篝火放出了催眠的氣息,然後就像撲蠅草捉蒼蠅一樣,從神智上捉住了這些人。狂歡,吃肉,這都是人類最原始的慾望,她們的慾望得到了滿足之後,也就生不出反抗的心理了。

你們注意沒有,這裡不少強壯的或者年輕的男人,女人中也有幾個身材不錯的。可是他們每天除了跳舞吃喝就是睡覺休息,並沒有繁衍下一代。這雖然有些奇怪,但是因為更多的資料,很難理解這一塊。畢竟在動物學中有時候繁衍是比生存更重要的一件事。尤其是成熟之後。

我覺得這裡應該叫做人間天堂的原因呢,也是因為至少在聖經裡面,天堂雖然有不少人都過著幸福地生活,但是似乎沒有小孩子出生。亞當和夏娃也是貶落人間後生的孩子。

以現在的資料,我能想到的,就這麼多了。說這裡是一處陷井呢,也不是不可以,但我覺得這裡很能滿足古代人對於天堂的幻想。每天吃喝玩睡。什麼也不用做,有著充足的食物。雖然並非附和物理定律,但是,世界上不科學的事情多了,也不多這一件。」

張誠聽完分析,點點頭:「有些道理。其他人呢?」

另一個哲學課的老師馬科斯站起來:「其實,能看出來,我們並非第一個發現這個地方的人。根據校長說,前面四個人,似乎是有地圖的幾乎以最佳路線就到了這裡,後面的十個人,更像是知道危險一般,都帶了武器並且花了大價錢請出校長出山找人,似乎是想拿校長頂雷的。雖然這一點存疑,不過,因為開始並沒有走在一起,反而後來帶著人和武器悄悄跟著,所以可能性還是很大的。

對方大約覺得這裡可能是有什麼寶貝,其實在篝火燃盡沒有自己從新點燃之前這一段時間,好像小溪對面是安全的。

不過呢,這麼危險的地方,我覺得自己去探索,有些過於危險了。不如稍稍放出一點風聲,或者畫一個藏寶圖之類的做舊。讓別人給我們去探路。最後我們只要知道是什麼寶貝在裡面就行了。

買我們有的是錢,搶的話,武力咱們也是有的。校長你覺得呢。」

張誠點頭:「有道理,子曰:別人家的孩子死不完。」

很快,老師們各自領了人物,大部分呢,是去放消息,說某地有一件寶物,價值千萬,有一張藏寶圖,直指那裡,但是藏寶圖現在呢,正在尋找買家或者是合作者。這個千萬呢,也是張誠的心理價格,要是真有什麼寶物需要花錢買的話,幾千萬美金,張誠還是不在乎的。

另一部分人,在考古學家史密斯約翰遜的帶領下,開始繪製藏寶圖,並且進行做舊處理。美國建國時間比較短,只是做舊幾十年的話,就是碳十四也是沒辦法驗證出來的。

至於用來專業繪製藏寶圖的羊皮紙,肯花錢的話舊貨店還是有一些存貨的。

兩步計劃很快都收到了效果,黑市和暗網上面,已經有人高價求購藏寶圖。史密斯約翰遜為了能夠最大限度的讓冒險者們發揮出最大價值,甚至還寫了一份幾十年前的老爺爺日記。

日記中的這位探險者,在一個叫人間天堂的地方失去了兩個夥伴,然後因為三人出門自己獨活下來的關係,老爺爺冒險家雖然畫了地圖,但是終其一生並沒有將這件事透露出去。因為此地對於老爺爺來說,過於詭異恐怖,老爺爺終其一生,也沒有膽量再去那裡。 下面的故事,就很容易展開了。這位老冒險者死後,他的侄子繼承了他的遺產,並從遺產中的日記中發現了這個秘密以及一份塵封幾十年的藏寶圖。

這位侄子呢,並非是一個探險家,只是想把這份日記連同藏寶圖賣個好價錢就可以了。於是,通過朋友,將風聲放了出去。

因為買家很多,史密斯約翰遜也可以從容挑選,最後從中選出了信用最好的一夥冒險家或者是說尋寶人,這個領頭的傢伙,外號叫做瓊斯。

印第安納·瓊斯是《奪寶奇兵》系列電影的主角,斯皮爾伯格同喬治·盧卡斯合作拍攝三部《印第安納瓊斯》,又譯《奪寶奇兵》系列電影,這三部電影也被認為是斯皮爾伯格商業片色彩最濃的電影。

尋寶人這個職業,其實和探險家又不一樣,探險家是為了探索一切未知。而尋寶人每次都是在準備好之後,確定了寶藏的地點以及價值,然後出動將其挖出來之後據為己有。

因為很多東西,並非在自己的土地上挖出的——所以歸屬權並非他們這些尋寶者,所以,尋寶者這行幾乎是走在犯罪邊緣的道路上。一旦挖到寶藏之後遇到條子或者梁子,那就要火併了。

史密斯約翰遜覺得這個叫做瓊斯的傢伙信用還好,也只是相對而言。在這個行當里瓊斯這個人還算是講道理的人,能用金錢解決的,也不會立刻付諸於暴力。

而且瓊斯大學畢業沒多久就開始出道作了尋寶人,到現在有十年時間了,的的確確是挖到了不少寶貝。想來,手頭也是比較寬鬆的。

你去和那些黑社會交易,說不定人家真的就用賭品、假鈔和子彈來付賬了。到時候,故事拍攝幾個電影都夠了。

史密斯約翰遜和瓊斯用電話聯絡了兩次之後,大家商定在拉斯維加斯見面。拉斯維加斯並非沒有黑社會,不過呢,為了利潤,黑社會也是努力的維持著拉斯維加斯的安定的。

道理很簡單,就算索馬利亞和剛果開設了全世界第一流的賭城,想來也不會有多少外來客人想要去那裡玩的把。安定和繁榮,其實是相輔相成的,沒有遊客喜歡一個遍地犯罪的城市——這也是拉斯維加斯為什麼在城內禁止妓女出售自己的原因。

因為在一些比較保守的國家出來的人看來,妓女出售自己也是犯罪——當然,荷蘭人和德國人以及大半歐洲人肯定不會這麼想。

民間如此,官方也是如此,拉斯維加斯街上,巡警還是蠻勤的,而且,一旦有事發生,持有重武器和武裝直升機的特警轉瞬即至。拉斯維加斯是一個建在沙漠的城市,這附近空曠的很,你就是開著跑車,也是跑不過飛機的——就算能跑過特警的直升機,別忘了,這裡附近還有五十一區的軍用機場呢。

史密斯約翰遜將交易地點定在這裡,就是看重這裡易進難出——至少是持槍犯罪后,是很難跑出去的。相對就比較安全。

這次交易,瓊斯肯定不是一個人來,所以,史密斯約翰遜也帶上了負責放出風聲的馬科斯以及張誠,還有兩個學校的保安。明面上呢,是帶幾個朋友防止瓊斯黑吃白。畢竟尋寶人要經常盜寶、銷贓、洗錢,火拚也是常有的事情肯定算不上是白道的。

雙方在一家冷飲店碰面,不過呢,雖然叫了冷飲,但是大家喝得都是自己帶來的水。可以說,雙方都很小心。

瓊斯一方,來了八個人。稍稍多於張誠這邊的五人。見面坐下后,瓊斯就要求驗貨。而史密斯約翰遜要先談價格。

雙方都不肯退步,一下就這麼僵住了。最後,史密斯約翰遜提議,明天繼續談,到時候,他可以先提供日記的部分照片。讓瓊斯先驗一下,照片沒問題后,再開始談價格。談好價格之後,先交出日記本,然後瓊斯給一半錢,然後驗證藏寶圖沒有問題,再給另一半錢。

瓊斯一伙人商量了一下,同意了史密斯約翰遜這個要求。

雙方都在拉斯維加斯訂了酒店,回到套間后,張誠說:「沒想到一個交易,弄得這麼麻煩。」

史密斯約翰遜:「這年頭,上過藏寶圖的當的人,不知道有多少,瓊斯又不是剛出道的雛。要是藏寶圖交易得手的過程太容易了,瓊斯肯定會懷疑。真的藏寶圖哪是那麼容易到手的。」

「這也是。」張誠想想自己這邊,其實也是賣的假造的藏寶圖,只是那個地點,真的有東西罷了。

張誠:「我以前聽人說過,賣假古董呢,就是賣故事,你的故事好,這假古董就能當作真的賣出去。沒想到,美國人早就明白這個道理了。」

至於工地上挖出了寶貝這種故事,在古董圈已經比較落伍了。

史密斯約翰遜笑道:「世界上賣假貨的道理,都是相通的。」

晚上,大家在酒店叫了按摩服務,才輪流沉沉睡去。

瓊斯一伙人,也在另一家酒店的房間內討論這事。不過現在線索不多,能討論的也少,甚至派出三個人,輪流對張誠一伙人負責盯梢的。

第二天一早,吃過飯後,這次換了一家咖啡廳談判。這個時間,剛剛開始營業的咖啡店也沒幾個人的。

雙方派人盯著咖啡磨出來,到端到桌子上為止——這次就不浪費了。

史密斯約翰遜先拿出了十幾張日記的照片,給瓊斯看,瓊斯這邊也不乏鑒定的好手。瓊斯自己也是這方面的人才,不過,看照片能看出假來,那功夫就可以做職業鑒寶師了,還去做哪門子尋寶人。

史密斯約翰遜的用意,就是用偽造的日記中的內容,勾起這一伙人的貪心來。史密斯約翰遜,對人心理研究的很深,只要人的貪心一起,任何不合理的都會變成合理。一個看不到摸不著的虛擬貨幣還能賣好幾萬呢,大千世界還有什麼奇怪的事情沒有呢。

「現在,我們可以開始談談日記和藏寶圖的價格了。」瓊斯一伙人看完日記的照片之後,果然不在要求先看藏寶圖,而是開始商談價格。

史密斯約翰遜一張手:「五百萬美金。只要不連號的現金或者不記名國債。」

瓊斯一拍桌子:「你要瘋啊,我們要是有五百萬美金,那還做什麼尋寶人,直接分了錢作富翁去不就好了。」

其實,瓊斯一夥,還真有過身價千萬的時候,不過呢,美國人嘛,大部分是有錢就花的主,一伙人有了錢之後很快用在女人和奢侈品的車房上面。

幸好瓊斯一夥的規矩,每次出貨后公中有一份錢,是用來做下次的啟動資金的——或者用來撈人甚至是不小心殘疾以後的生活費,這行的危險性還是很大的。不然瓊斯等人,還真就談不起這個藏寶圖的價格。 有道是漫天要價,就地還錢。瓊斯也是這麼做的,反正五百萬美金肯定是沒有,瓊斯一夥雖然留有一份公中的錢,可也沒這麼多,而且,這筆錢也不是不花的,買消息買裝備,如今公中這份錢剩下的剛剛過了百萬美金罷了。

瓊斯也是一張手:「五萬美金。多了沒有。」

史密斯約翰遜搖搖頭:「那不可能,你也看過日記的內容了。上面記載的地方,是當真有寶物的,多了不說,遇到喜歡的藏家,值個幾千萬美金還是有的。」

瓊斯:「且不說那地方有沒有寶物,就是有寶物,幾十年了,被人拿走了也是有可能的。幾千萬美金,那都是沒影的事情呢,我給這五萬美金,是藏寶圖和日記本身的價格。」

史密斯約翰遜:「那肯定不能賣。這個價格,我不如自己組個探險隊,到時候不論是不是找到寶物,這日記和藏寶圖都賣你。三萬美金我就賣。」

瓊斯:「我怎麼知道你沒有去找過寶物呢?夥計,藏寶圖不值這麼多錢。」

史密斯約翰遜:「我要是身上有了價值幾千萬的寶物,還在這裡賣什麼藏寶圖。直接找賣家不就好了。要是這個藏寶圖是假的,或者裡面沒有寶物,最後你會放過我嗎?瓊斯。」

說到這裡史密斯約翰遜搖了搖頭:「你的名聲,我在道上也找人打聽過,似乎不是這種人呢!」

瓊斯:「我瓊斯還是講道理的。」

史密斯約翰遜:「我知道,正是因為知道這一點,我才準備賣給你,而不是準備拿賭品、假鈔和子彈來結賬的傢伙們。」

話說到這裡了,瓊斯只好漲價:「十萬。」

史密斯約翰遜:「你這個價格,一點誠意都沒有。我都說了,如果達不到我的心裡預期價格,我寧肯自己找人組織一支探險隊。」

瓊斯:「尋寶,探險,其中的危險和難度。不是像你這樣的外人能夠理解的,我看你,最多也就是有野外宿營的經驗,但是,這和探險尋寶是兩碼事。還有團隊管理,你怎麼就知道,隊伍中的人不會見財起意呢。我的團隊就因為這種事情,換過好幾次血,有兩次,我的小命都差點沒了。」

史密斯約翰遜:「一百萬美金。不能再少了。」

瓊斯:「二十萬美金。沒有再多了,這已經遠超出市面上寶藏消息和藏寶圖的價格了。」

史密斯約翰遜:「那是因為他們的寶藏價值不夠。我的寶藏可不止這個價。」

瓊斯:「二十萬美金。最後報價,再多的,我們也沒有帶。」

史密斯約翰遜咬牙切齒的想了下:「二十萬美金,再加上寶藏賣價的一成,還有,同等價格下,我聯繫的買主,擁有優先購買權。這也是我的最後報價。」

瓊斯一伙人暫時停了談判,聚成一個小圈子,用最低的聲音和眼神交換了一下意見后,瓊斯回來和斯密斯約翰遜握了一下手,表示交易達成了。

對瓊斯一伙人來說,還沒到手的寶藏,本來就是五五開的事情,從這裡取出一成收益,當然沒問題,最後多個競價的買主,價格說不定會大幅飆升——可能遠超一成收益。總的來說,也不會吃虧。

商定好價格,史密斯約翰遜先拿出去了日記,交給瓊斯。瓊斯一夥看完日記之後,拿出十萬美金的現金,給了史密斯約翰遜。

史密斯約翰遜點清了現金之後,將十萬美金的現金分成一萬一份,然後交給身邊陪同他來的張誠、馬科斯等人每人一萬美金。剩下的自己收起來之後,又從另一個包裡面拿出被塑料袋封起的藏寶圖給了瓊斯。

瓊斯驗完藏寶圖之後,認為沒問題,剩下的十萬美金也給了史密斯約翰遜。

交易完成,雙方小心翼翼的,一起撤離咖啡館,史密斯約翰遜為了演繹一個暴富的美國人,很快在拉斯維加斯全款買下來一輛凱迪拉克加長轎車。

錢多燙手,指不定誰惦記著,還是花掉實在。至於史密斯約翰遜自己,也早就想買凱迪拉克了。

張誠這邊,把這個燙手的山芋總算是扔出去了。

至於瓊斯一伙人,到底是職業的尋寶人,準備了四天之後連租帶買弄了不少裝備后,瓊斯一夥就全員去了優勝美國家公園。

張誠算了下,就是瓊斯一伙人是運氣超人,大約也要五天才能出來。運氣不好,那隻好準備第二份日記和藏寶圖了。一回生二回熟嘛。

張誠等在學校這邊吃喝玩樂了一個星期,正琢磨著準備第二份日記地圖的時候。瓊斯給史密斯約翰遜來了視頻電話。

視頻上瓊斯看上去和十幾天之前沒什麼變化,大約是剛洗過臉。

瓊斯:「這一次算是栽了,損失了三個弟兄。」

史密斯約翰遜:「寶藏沒有找到嗎?」

瓊斯:「找到了。給你看看吧。我把這個東西叫做火焰寶石。是真正具有神奇力量的寶石。」

瓊斯說完,傳過一段視頻來。

史密斯約翰遜打開視頻,和張誠一起看。

視頻中,瓊斯把一個鉛盒子打開,然後帶著一層厚厚的手套從盒子裡面拿出一塊紅色的寶石來,寶石也就嬰兒的拳頭那麼大。但是外面似乎閃耀著一層紅黃色的光芒。瓊斯把寶石拿到桌子上之後,手上的厚厚手套很快燃起了火苗和煙。

瓊斯的一個助手出現在畫面中,很快拿著滅火器將瓊斯的手套上的火焰撲滅了。

而留在桌子上的紅色寶石,很快點燃了木頭製作的桌子。瓊斯的助手拿著滅火器奮力去滅火,但是桌子上的火焰寶石在乾粉滅火器停下后,仍然閃亮著,並且很快又把桌子引燃了。

而瓊斯又加了一個手套之後,將火焰寶石又放回到鉛盒子裡面封好。

然後瓊斯在視頻中說道:「這個火焰寶石,不只是有著五百度的高溫,而且還會影響人的思維。

我們剛見到這塊寶石的時候,一群人不分民族和種族,正在一起圍著她引燃的不滅篝火狂歡跳舞。

為了得到她,我們損失了三個弟兄。當她被挖掘出來之後,那三個不小心加入狂歡之中的弟兄和其他狂歡的幾十個人,都變成了灰土。沒錯,是灰土。我敢說,這是我一輩子見過的最恐怖的事情。」 視頻中的瓊斯:「如果注視這塊寶石的時間過長,人就會有一種去狂歡把去跳舞吧的衝動。個人建議是,凝視寶石時間一次不要超過三十分鐘,如果這期間火焰寶石引燃了可燃物,時間還會縮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