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軍囂張地拍了拍腰間的槍,道:「邪門有什麼用?他再能打,打得過槍嗎?」

平頭立馬閉上嘴,張軍要真用槍的話,那胖子和瘦子就根本不是事兒了。

另一邊,葉青已經跟周炳林一起趕到了他母親以前住的舊房子。這裡有段時間沒有住人了,裡面很多地方都落滿了灰塵。不過還好,這屋裡也沒有什麼值錢的東西,也沒人進來盜竊什麼的,周炳林很容易地便找到了那封血書。

葉青拿過血書看了一眼,上面寫的便是周桂婷的身份,而最吸引葉青注意的是,最終落款處的陳雪茹三個字。

看到這裡,葉青只感覺身體一震,他最希望的事情,終於發生了。周桂婷,竟然真的是劉昌平的女兒,這下可真的太好了!

看葉青站在原地半晌不動,周炳林在旁邊奇道:「怎麼樣?能證明了吧,周桂婷根本不是我們的孩子,這下不用我們出錢了吧!」


「不用了,不用了,絕對不用了!」葉青瞥了周炳林一眼,道:「周先生,記住你說過的話。從今往後,周桂婷跟你們周家,再沒有任何關係,對吧?」

「沒錯,就是這樣!」周炳林很乾脆地道:「她是死是活,都跟我們周家沒有關係!」

葉青道:「那她以後一旦發達了呢?」

周炳林愣了一下,而後譏笑道:「就她?發達?做夢吧!她憑什麼發達,書都沒念過幾天,就會種地,發什麼達?發瘋我看倒有可能!」

葉青道:「我就是問問,以後如果她發達了,跟你們是不是還沒有關係?」

「不管她是富是窮,跟我們都沒有關係,沒有關係!」周炳林說著,還揮了揮手,態度非常堅決。

「那就好!」葉青將血書裝起來,徑直走出了這箇舊房子。

「發達?」 豪門第一長媳 ,道:「這掃把星想發達?除非她是皇帝的女兒,不然發個屁吧!」

葉青走到路邊,直接找了一個沒人的地方,給劉昌平打了電話過去。

電話響了不到一聲便被接通,看樣子這幾天劉昌平基本都在電話邊守著啊。

「劉叔叔,是我!」葉青道。


那邊劉昌平明顯呼吸有些急促了一些:「怎麼樣了?有消息了嗎?」

「有了!」葉青道:「我找到了一些證人,證明當年陳雪茹真的生下了一個女兒。而且,我還找到了這個孩子,還有當年陳雪茹親手寫的血書!」

劉昌平那邊沉默了好一會,看樣子這個消息讓他還是有些激動和震撼。

「她……她現在怎麼樣?」劉昌平的聲音明顯有些哆嗦,他的心情應該是極度激動了。

「不好!」葉青道:「現在正在醫院裡搶救,受傷很重。最關鍵的是,她現在還有生命危險,她老公夥同警察和黑社會,想要置她於死地!」

「誰敢!」劉昌平一聲大喝,聲音當中帶著無限威嚴。縱然是隔著電話,葉青也能感覺到他聲音當中的憤怒,以及那種說一不二的威勢!


葉青道:「劉叔叔,如果有什麼辦法的話,盡量出面幫忙處理一下這件事。還有,最好不要聯繫警察,西汕市這邊的警察都信不過。對付她的那個警察,就是市局副局長的女婿!」

劉昌平問道:「她現在在哪個醫院?」

「市第三醫院!」葉青回道。

「幫我照顧一下她,我現在立刻過去!」劉昌平頓了一下,道:「葉青,不管她是不是我女兒。幫我護著她,我都欠你一個人情!」

「我希望她真的是你女兒,人情不人情,對我來說不重要。能給她找一個可以依靠的人,能讓她們母女倆不再擔憂以後的生活,這才是最關鍵的!」葉青道:「你放心,不管怎麼樣,我都不會讓她們出事的!」

「謝謝你了!」劉昌平說完,直接掛了電話,轉頭看著坐在旁邊的一個中年美婦,正是她的妻子謝晚晴。

「找到了?」謝晚晴面上也有些激動。

劉昌平點了點頭,而後嘆了口氣,道:「晚晴,我有直覺,她就是我的女兒。對不起,當年的事情,我一直到最近才跟你說!」

「該說對不起的人是我!」謝晚晴輕輕搖了搖頭,道:「她才應該是你的妻子,我只是一個後來者。而且,我一直沒能給你生個孩子。不管這個孩子是你跟誰生的,我都會把她當成親生的來看待!」

謝晚晴說著,輕輕拍了拍劉昌平的手,道:「去,把孩子接回來。從今天開始,咱們家,不再是只有咱們兩個人了。咱們有女兒,還有一個外孫女!」

劉昌平眼眶有些濕潤,站起身,道:「我一定會把她們接回來的!」

劉昌平穿好外套,直接打了電話給自己的司機,讓他備車,準備去西汕市。

「開哪輛車?」司機問道。

劉昌平沉思了片刻,道:「一號車!」

… 打完這個電話,劉昌平便又直接打了第二個電話,這個是打給周伯龍的。

兩個電話打完,劉昌平換好衣服,走到門口的時候,司機已經開車停在這裡等他了。

「老闆!」一個二三十歲的男子走了過來,道:「要不要先打電話通知一下西汕市那邊?」

「不用!」劉昌平很乾脆地回道。

男子沒有再說話,打開車門讓劉昌平進去,自己則從另一邊坐了進去。雖然外表看起來很平靜,但他的內心卻已經翻騰起滔天巨浪了。身為劉昌平的秘書,他最清楚這位領導的思想了。

劉昌平這個人屬於外柔內剛的類型,平時看起來比較溫和,跟人說話也慢悠悠的,彷彿一個老好人似的。但是,一旦他決定的事情,或者是什麼事讓他重視起來,那他就會立刻換個態度。

比如說這次的情況,大晚上的去西汕市,本來就屬於罕見了。而且,他還出動了一號車,這是什麼概念?一號車出動,那就是領導下去視察的信號。也就是說,劉昌平這次是為了公事過去的。可是,西汕市那邊究竟發生了什麼事,能引得劉昌平大晚上親自殺過去?

其實,到了劉昌平這個級別,一般去哪個地方視察,都會有提前的日程安排,那個地方也會提前做好準備。而這一次,劉昌平一聲招呼都不打,直接殺過去,說話還這麼乾脆。秘書心裡很清楚,這次西汕市警察部門,肯定要來一次翻天覆地的大清洗了!

車輛駛出住宅區,前後立刻有四輛警車出動,劉昌平的車便在中間。前面兩輛警車開道,後面兩輛警車護著,徑直朝高速而去。

一號車出巡,警車開道,正是很正常的事情!

劉昌平坐在車裡,表情異常的凝重,這讓坐在前面的秘書也跟著心裡緊張,心裡不斷揣測著劉昌平這究竟是想做什麼。


「開快點!」上高速之後,劉昌平終於說了一句話,卻讓秘書心裡更是震撼。

劉昌平親自讓司機開快點,到底是什麼事,讓他這麼著急呢?

這個時候,醫院這邊,張軍帶了一群警察徑直趕到了病房門口。

病房裡面,那些醫生早就嚇跑了,他們誰見過這麼血腥的場面啊。現在病房裡只剩下王老八和那胖瘦二人,以及病床上剛動了一半手術的周桂婷。

王老八緊皺眉頭,他知道,自己的代價還未付出去,這件事不算結束。果然,正在此時,張軍帶人出現在了病房門口。

「就是他們!」平頭指著屋內胖瘦二人便大聲嚷嚷起來。

「原來就是這兩個畸形啊!」張軍嗤之以鼻,道:「這倆廢物,還能把你們那麼多人都打傷了?操,你們吃屎長大的嗎?」

平頭鬱悶至極,道:「張隊長,你可千萬不要小看他們了,這倆人很能打的!」

「能打個屁!」張軍不耐煩地一擺手,道:「把他們兩個先給我抓出來!」

旁邊幾個警察直接走了進去,伸手便要去抓胖瘦二人。但是,這兩人又豈會讓他們抓住。那瘦子直接伸手一劃,手裡的彎刀直接將一個警察的胳膊劃了個口子,這警察頓時抱著胳膊慘叫起來。

另一個警察稍微好了一些,被胖子抓住衣服摔到了一邊,兩人明顯是那種不會跟警察配合的類型。

看到如此情況,張軍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而旁邊的平頭卻是一臉的興奮,連聲道:「你看,我就說吧,我就說吧,這倆人很邪門,下手太狠了啊!」

「王八蛋,敢襲警!」張軍順手從腰間拔出槍,抬手便要瞄準那胖子。

胖瘦二人面色一變,眼看張軍的手抬了起來,瘦子用力將手中的彎刀甩了過來,直接刺在了張軍的手臂上。

傾世盛寵:冷帝的新妻 ,手臂頓時破了個口子,鮮血直流。

「老公!老公!你怎麼樣了?」盧曉麗立馬關心地問道。

「疼死我了!疼死我了!」張軍抱著手臂大聲慘叫不斷,只聽得盧曉麗心疼至極。

盧曉麗轉頭看著胖瘦二人,大喊道:「你們兩個,竟然敢傷害我老公,我絕對不會放過你們的!」

張軍捂著胳膊大聲道:「你還廢什麼話,給爸打電話,讓他派人來幫忙啊!」

盧曉麗此時方才想起這一點,連忙拿出手機跑過去給盧建功打電話了。而此時,剩下兩個警察,也都被胖瘦二人撂倒了。

胖子踩著一個警察,轉頭詫異地看著王老八,道:「八爺,您這次到底做什麼事啊,怎麼連條子都牽扯上了?」

「大事!」王老八皺眉,看了兩人一眼,沉聲道:「你們兩個氣色都不太好,今晚要小心了,很危險!」

兩人互視一眼,面色都有些難看。對於王老八的話,他們是深信不疑!

同一時間,市警察局,盧建功正焦急地在自己的辦公室里踱來踱去。他派去的人在機械廠那邊沒有找到葉青,這讓他一時間失去了目標,情況很是麻煩。如果找不到葉青,那這件事可就大了!

突然,辦公室房門被人推開,盧建功一個親信匆忙跑了進來,道:「盧局長,查到了!」

「找到那個王八蛋了?」盧建功精神一震。


「不是!」親信連忙搖頭,道:「林艷已經跑了,別墅里很多值錢東西都被她帶走了,看樣子這些東西真的是她泄露出去的!」

這個林艷,正是盧建功的那個情人。

「廢話,這我當然知道了!」盧建功咬牙,道:「我他媽是要知道,拿著證據的那幾個人究竟去哪了!」

「這個我們暫時也查到了一些……」親通道:「我們查過這幾天林艷見過的人,其中有一個人很面生,不是咱們西汕市的人。而且,今天上午,林艷還在市裡一個咖啡館里交給他了一個檔案袋,這個人有最大的嫌疑!」

盧建功眼中閃過一道寒光,大喝道:「立馬給我追查這個人!」

「我們也查過這個人,他不是咱們西汕市的人,應該是從深川市那邊過來的。而且,跟他一起過來的,還有一個人,好像是他父親。」親信看著盧建功,道:「我們現在基本已經掌握了他父親的行蹤,隨時都可以抓他了!」

「是嗎?」盧建功精神大振,道:「那還等什麼,抓人!」

「局長,我覺得,咱們還是不要太著急了!」親信頓了一下,低聲道:「這個時候抓了他父親,那小子肯定不敢露面了,說不定魚死網破直接把那些東西送到省城了。」

盧建功眉頭一皺,他這個手下想的是非常周全。他沉默了一會兒,道:「你覺得這件事應該怎麼辦?」

親信心裡清楚,只要這次他把這件事辦好了,那肯定就是大功一件了。他心裡也是一陣激動,道:「我查到,這小子跟咱們西汕市有幾個人關係好像不錯。想要讓他露面,咱們這邊,最好要先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讓他不來提防咱們。不過,可以利用他這個幾個朋友,想辦法把他引出來!」

「這件事交給你去做!」盧建功一擺手,道:「不管付出什麼代價,無論如何,都要把這個人給我抓回來,明白嗎?」

「是!」親信頓了一下,看著盧建功,低聲道:「局長,可以開槍嗎?」

「廢話!」盧建功一瞪眼,道:「誰敢反抗,格殺勿論!」

親信面色不由一變,他看得出,盧建功是真的火了。否則,身為市局副局長,他又怎麼可能說出格殺勿論這種話呢?

盧曉麗的電話是很管用的,不到十分鐘,就有二十多個荷槍實彈的警察沖了過來。看到如此場面,屋內三人面色皆變。

胖子和瘦子身手雖然不錯,但是,跟二十多個赤手空拳的人打還沒問題。可是,現在面對的是二十多把槍,那情況就不一樣了。更何況,他們全部被堵在這病房裡,病房空間狹小,連躲閃都成問題,更是直接變成了瓮中之鱉!

「你們兩個走吧!」王老八皺緊眉頭,沉聲道:「你們已經幫過我的忙了,這裡交給我就可以了!」

「八爺,我們既然來了,就沒想過要活著回去!」胖子依然是那幅笑呵呵的樣子,道:「八爺,您先讓開,這些條子,交給我們吧!」

王老八看了旁邊瘦子一眼,瘦子根本不說話,卻直接走到門口站定,態度已經是非常的堅決了。

看到這些警察過來,原本已經躲起來的盧曉麗立馬沖了出來,指著病房裡三人-大聲道:「就是他們,把他們全部給我抓回去!」

齜牙咧嘴捂著手腕的張軍跑出來,咬牙切齒地道:「還抓什麼,直接打。媽的,敢襲警,直接斃了!」

這些警察當然不會聽張軍的了,但他們也非常凝重,十幾把槍直接瞄準了胖瘦二人。

「不許動,放下武器!」帶頭的隊長大聲喝道,同時指揮著自己身邊幾個人過去抓捕胖瘦二人。

胖子和瘦子很聽話地把手裡的武器放在了地上,舉起雙手看著走過來的那幾個警察。便在這幾個警察走到他們身邊,準備給他們戴手銬的時候,兩人同時出手,一人抓了一個警察,直接把他們擋在了自己的面前,擋住了那邊的十幾把槍!

… 這些警察見胖子和瘦子舉手投降,還以為已經盡在掌握,根本沒想到,這兩人在十幾個槍口的瞄準下竟然還敢做出這麼大的動作。待他們反應過來,已經是晚了,那兩個警察被胖子和瘦子控制著,擋住了他們的身體。剩下這些警察投鼠忌器,手裡拿了槍,也根本不敢開槍了啊!

「你們想幹什麼?快點放了他們?你們可知道,劫持警察是多大的罪名嗎?」帶隊的警察大聲嚷嚷,還想用罪名這些東西來嚇唬這兩人。只可惜,這兩人本來就是亡命之徒,又怎麼會害怕那什麼罪名之類的事情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