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烈的勁風響起,多路暴龍獸及時揚起的金屬龍翼上放出轟鳴巨響。

如旋風般切入戰場的黑獸人加魯魯救下了祭師獸!

「你是誰?」李連杰皺眉看向出現在牧野留姬身後的陸峰。


「你惹不起的人!」這橋段發展下去就要成踩人打臉的庸俗段落了。陸峰心底暗自琢磨,他只記得李建良有個妹妹叫李小春,後來有隻玉兔獸做搭檔,對這個有著「李連杰」這樣偷工減料的哥哥還真是一點印象也無。更何況居然有多路暴龍獸這樣一看就很厲害的數碼獸搭檔。

「惹不起!?」李連杰眼中冷芒閃過。

李建良本就不想喝牧野留姬起衝突,過來勸道:「不要打了,哥哥,我們回家去吧!媽媽恐怕等的急了。」

李連杰卻沒有聽從弟弟的勸告,雖然面向老實,卻是個熱愛運動,心思跳脫的個性。這從李鎮宇給四個孩子的禮物就可以看出來,李建良得到了美國新上市的數碼寶貝遊戲,李嘉玲是nbb球星的隊服,李小春是洋娃娃的衣服,李連杰則是一雙限量版運動鞋。

「區區完全體,就想英雄救美!?」李連杰的話讓牧野留姬兩頰飛紅,不自主地瞄了陸峰一眼。但之後出現在李連杰身後的數碼獸卻讓她血色盡去。

毀滅龍獸!

青綠色的大麾迎風招展,鋥亮的銀白龍凱反射出淡紫色的神秘光澤。

「究極……體?」看完弧光機給出的資料,牧野留姬暗吸一口氣。但她知道,陸峰的黑獸人加魯魯也是可以進化為究極體的,還不算慌亂。

反倒是陸峰皺緊了眉頭,面沉似水。毀滅龍獸出現在李連杰身後,與多路暴龍獸進化為究極體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概念。後者說明李連杰只是個擁有弧光機的好運小子,而前者則表明在李連杰身後有一股勢力在扶持他。

李連杰不是孤身一人!

「和我比勢力是嗎?」陸峰冷笑,伸手打了一個響指。在他身後,同樣有一個身影出現——貝露斯塔獸!

身姿妖嬈的貝露絲塔獸甫一出現,就吸引了在場所有人的目光。但在這一眾嫉妒、愛慕的目光中,小妖獸的表現卻十分反常,它小心地一步一步往後挪著,似乎不願意和貝露絲塔獸碰面。

都是一完全體,一究極體。李連杰這方算是還多出古拉獸和加魯哥獸兩隻成熟期。雙方實力基本平衡。

「這次就先放過你們!」李連杰臉色泛青,雙手往衣兜一插,轉身離去,「下次見面,一定讓你們賠罪!」

「賠罪?」陸峰譏諷地一笑,還不知誰給誰賠罪呢!「小丑皇,跟上它們~!」

「是,我的陛下!」黑暗中,一個聲音回應了陸峰。

君子不立危牆之下,失去轉移進化的能力后,陸峰對自己的生命安全可是看得很重的。不過自身實力的衰弱不可抑制地會造成手下的離心,這是數碼獸的特質所決定的。希望能找到方法加快恢復速度吧……

「呀累呀累~我這個保鏢乾的還不錯吧?」混沌小丑皇離開后,貝露絲塔獸興緻勃勃地和陸峰講述著她對人類世界的看法。牧野留姬也過來認真表達感謝之意。祭師獸卻神色扭曲地對陸峰敬而遠之,可惜臉上的白狐面具遮擋了她的所有情緒。

「留姬,那個『陸峰』,還是遠離他比較好~!」回去的路上,妖狐獸貌似漫不經心地說道。

牧野留姬皺眉,想到在陸峰身後出現得兩隻究極體數碼獸,如同墜入迷霧。「他太神秘了!但是,如果可以的話,他應該能幫助我把媽媽救回來!」說到這裡,牧野留姬神色頗有些糾結,當初是她自己說要一個人把牧野留美子救出來的,現在卻……搖了搖頭,把雜亂的心思都甩開去。


另一邊,毀滅龍獸發現了混沌小丑皇的跟蹤。同為究極體,通過「四大龍之試煉」的毀滅龍獸乃是最強之龍戰士。混沌小丑皇被其突襲,差點兒被龍斬劍第一式天龍斬破(daysdragonchopbreak)切成兩半。所幸混沌小丑皇頗有些移形換位的本事,突然消失再突然出現,躲過這一劍后,自覺沒有在毀滅龍獸面前實戰的可能,主動退走。

李連杰眉頭緊鎖,思索了許久才開口道:「不要再招惹那個女孩了,她背後的那個男人很麻煩!」

「很麻煩?」李建良有些不明白,「哥哥你是指?」

李連杰用眼神示意毀滅龍獸,它剛才似乎就有話要說。「剛才那隻數碼獸我知道,是夢幻馬戲團的團長,混沌小丑皇。」

「馬戲團!?」李建良和松田啟人都愣住了,不知道馬戲團有什麼麻煩的。

「夢幻馬戲團只是搏人一樂的戲班子,但混沌小丑皇背後卻是暴君國度!」

又一個沒聽說過的名詞,世界上有這個國家嗎?松田啟人和李建良面面相覷。

「暴君國度!?」李連杰表情終於鬆動,「就是佔領東京的那個『暴君國度』?」

毀滅龍獸點頭:「是的,暴君國度是『傳說中的救世暴君』所建立的國度,是數碼世界中最強大的勢力!」

「連龍之領域也比不上嗎?」李連杰好奇道。

毀滅龍獸搖頭:「通過『四大龍之試煉』后,我得知了一些神話時代的秘聞,有記載,這位救世暴君現身的年代急早,甚至曾與那位存在對戰過!」

「那位存在?」李連杰三人都好奇了。

「我也不太了解,只知道在禁地中存放在那位存在的一根頭角,而這根頭角散發的威壓,我在數十公裡外都無法抗衡……」

嘶嘶——

毀滅龍獸號稱最強的龍戰士,居然連一根頭角的威壓都承受不了。那「傳說中的救世暴君」豈不是……。 合約新娘:綁定惡魔總裁 ,然後緊接著就說道,神話時代的事情畢竟相隔太過久遠,觀那位暴君陛下的崛起歷程,並不像是秘聞中的那個暴君。或許只是重名……哈哈哈~~~~

網路管理局,巨大的屏幕跟隨李連杰、李建良兩兄弟的身影沒入街巷。山木滿雄按下遙控:「看到了嗎?你做這些,並不只是為了國家,為了人類,也是為了你的兩個孩子!」

李鎮宇低著頭:「我明白了~我會儘力的。」

「不是儘力!」山木滿雄大聲道,「而是必須完成!用物理的方法支配網路,用網路的力量壓制數碼世界,不斷削減它們的數量,惡化數碼世界的環境……用強大的自律程式鎖住數碼寶貝的膨脹……這是,我想要完成的目標!你們當初種下的惡果,會由我來糾正它。」

「……我知道了。」

接下來的幾天,李建良都會偷偷觀察自己的哥哥,他發現李連杰真的變了。銳意進取,煥然一新,無論做什麼事都信心十足,就如一輪即將升起的旭日朝陽。只是……偶爾,他也會發現李連杰在偷偷作著一些什麼。

李連杰從多路獸那裡知道了許多數碼世界的事情,然後又轉述了一部分給李建良。由此李建良知道了大耳獸是人工卵;數碼寶貝網路遊戲並不是真的遊戲,而是與數碼世界密切聯繫;數碼獸進化的實質,為什麼加魯哥獸會不聽指揮……

了解得越多,李建良心中就越是忐忑,尤其是在哥哥越來越神秘的情況下,他很擔心平靜的家庭生活會一去不復返——實際上,已經是一去不復返了。

終於,李建良鼓起勇氣詢問李連杰這段時間到底在做什麼。經過權衡,李連杰決定告訴弟弟,數碼寶貝對人類世界的影響並不僅僅是如大耳獸和基爾獸這樣的。

「今天晚上,你跟著我出來吧。」

社區的夜晚很安靜,公寓管理員早就在值班室里呼呼大睡,根本沒有察覺到有住戶離開。李建良看到,深夜出行的住戶並不只是他們兄弟倆。「我們這是~去什麼地方?」

「跟著來就好了。」

一路無話,李建良跟著哥哥進入了一間教堂。泥轟國主要的宗教是神道教和佛教,基督教堂可不多。

一個個身穿斗篷的信徒進入教堂,隨著李連杰的講述,李建良才知道在這裡傳教的並不是傳統意義上的宗教,而是數碼寶貝建立起來的「拜女神教」!

李連杰是被拜女神教主動找上門的,因為龍之領域的淵源,李連杰很快就成為拜女神教的高層——神龍使!

李建良驚異的看到,那些所謂「女神的戰士」,其實就是手持數碼暴龍機,與數碼寶貝結成夥伴,和他沒什麼分別。

「哇!~好多數碼寶貝哦~」大耳獸坐在李建良肩上,眺望教堂中心的那些灰袍人。

「幼龍獸、單角龍獸、海豹龍獸……全都是龍型數碼寶貝。真是難以想象……」李建良喃喃自語。一下子見到這麼多數碼獸讓他十分驚訝,但驚訝的背後也差生了濃烈的不安。

信徒們在教堂聚集,首先是例行的祈禱時間。當所有人雙手合十,虔誠禱告之時,李建良敏銳地發現有什麼東西不同了,這些信徒在這一刻彷彿失去了自我,進入那種物我兩忘的境界——蒸騰的信仰之力由此進入女神的口袋。

祈禱之後,就是主持教堂的神龍使講話的時間,這裡,自然就是李連杰上台演講。聽著李連杰的報告,李建良這才知道,如拜女神教這樣的組織在大阪都居然還不止一處,梅克斯真理教、暮色莊園、永恆樂園、神道天堂……總之,大阪都的地下世界簡直亂成一鍋粥。一到深夜,到處都是魑魅魍魎,彷彿一下子回到了妖怪橫行的戰國時代。

又有名為「網路管理局」的政府部門在嚴厲打擊,大家只能在暗地裡爭鬥,少不了血雨腥風。而這次,李連杰已經說到,拜女神教與梅克斯真理教在招收信徒時發生衝突,好幾個人因此受傷,李連杰準備帶隊去找回場子……


「啊啊……這日本到底是怎麼回事啊?一到機場就有人跟著我們,要我們加入什麼什麼教,我還以為是個邪~~~教呢,沒想到會和數碼寶貝有關~」酒店柔軟的大床上,織本泉伸著懶腰。「後面來的那撥人又是怎麼回事?居然在機場外就動手,他們就不怕上報紙頭條?」

「抱歉~他們恐怕是發現了維納斯獸才會跟蹤我們……」彩羽麗歉意道。

「不關你的事,你就不要自責了。」織本泉搖頭道。

「不能大意~!」彩羽麗的v-02暴龍機里傳出維納斯獸的聲音,「那個敵人,很強大。」

織本泉點頭,身為鬥士武裝的繼承者,她的戰鬥素養要遠遠高於那些魚數碼獸結為搭檔的馴獸師。更能了解到那個忽然出現在機場的血色身影的實力。

砰砰~嘩啦啦——

突然暴起的碎裂聲預示著窗戶玻璃碎了一地。從窗外灌進的強風將織本泉的柔順金髮吹得飄起……

「是那個人~!」武裝暴龍機已經在手,織本泉出色的戰鬥直覺讓她的反應極為迅速。這半年來,他可是沒有絲毫鬆懈的!「武裝~進化!風神獸!」

這可不是風水雷三神里的那個風神獸,而是風系鬥士精神的獸型進化而成。能夠美索布達米亞秘傳的咒文操縱風的鳥人型數碼獸。

只有貴族才能穿的隨風飄逸的紅色系服飾刷地一聲飛進房間,鬥牛士獸張狂而又瀟洒地落地轉身,以誇張的身段舞動著名為「武舞獨繰(虎頭狗)」的舞蹈。此必殺技名為「蝶絕喇叭蹴(chouzetsurappashuu)」,算是一種相當高明的武技(舞技?)。尤其難產的是,在鬥牛士獸舞動之時,會從手臂上那獨特的花環之中射出暗藏的斷箭,十分陰險。

風神獸是靠著極度輕靈的身姿,以及遠超一般數碼獸的敏捷才能在鬥牛士獸那天馬行空般的鐵爪風暴中安然脫身。

「嗷嗚——」幾聲狼吼破門而入,是能夠進行瞬間移動的血狼獸!

屠殺尖刀(stickerblade)!

數以千計的小型飛刀將房間鋪滿,危急時刻,彩羽麗抓住莉莉娜的手,兩個女孩徑直從破損的落地窗跳下酒店大樓!

維納斯獸瞬間從數碼終端機中實體化,接住兩個女孩。

「真是誘人的味道~!」酒店遠處,一團罩著血色面具的陰影呢喃道,「奧林匹斯十二神的血液一定與眾不同……」


「需要我幫你拿下她嗎?」陰影身旁,擎著雙頭巨槍的黑暗騎士獸冷漠道。

「當然……不用!」陰影拒絕了,它深知想要與身旁的人合作,就必須表現出與之匹敵的實力,而眼前的維納斯獸就是個不錯的選擇,這才是織本泉一行在機場就受到襲擊的原因。

風神獸很快脫離鬥牛士獸的糾纏飛出酒店。

「好大的霧氣!?」風神獸感嘆道,她還沒有認出這其實是數碼寶貝戰鬥場!只是從沒有見過範圍這麼大的數碼寶貝戰鬥場。

「小心,前面一定還有更可怕的敵人。」維納斯獸沒有放鬆警惕。

彩羽麗點點頭:「鬥牛士獸和血狼獸沒有跟上來,這大霧也很反常。」

咚~~~~~咚~~~~~~咚~~~~~~~~~~

沉重的悶響和異樣的震動感讓三女越發不安,直到飛得很近了,才能透過霧氣看到那巨大的血色身軀——究極吸血魔獸!而且是兩隻!

龐大的數碼寶貝戰鬥場之外,城崎慎一郎罵罵咧咧地在一眾滿是崇拜目光的工作人員幫助下穿上特製的戰鬥服,旁邊同時有三台攝像機在拍攝記錄。身為拯救日本的大英雄,這大半年來,他可是好好地過了一把萬眾矚目的癮。只是大阪都是日本的新都,政府不允許這些暗地裡的波濤暴露在世人面前,或者說在找到新的足夠檔次的遮羞布之前,不允許。


這讓城崎慎一郎很不滿,因為這意味著他這個英雄必須沉寂下去。所以他一直在尋找機會,尋找一個能讓自己再次曝光的機會。

「華村,怎麼樣?有膽子跟我一起進去嗎?」城崎慎一郎挑釁地看了一眼下首的男人。

華村彌音,被陸峰用記憶清除器精確清除了關於藤枝淑乃和數碼獸的記憶后也沒有得到真正的安寧。為了研究數碼寶貝,城崎慎一郎把華村彌音從政府手中要了過來,城崎電子工學研究所的實力不是吹的,花了幾個月時間就差不多解除了記憶清除器的影響。雖然不是全部,加上搜集到的一些資料,讓華村彌音加入他們實在是太容易了。更何況,華村彌音手上還有一隻……哈哈獸。 第四十二章漩渦

華村禰音原本的那隻哈哈獸被陸峰一劍劈散之後化作無數水母獸逃散,並未身死,也許是舊主召喚,也或許是其他原因,總之這些水母獸似乎又重新匯聚到華村禰音手下。

「有什麼不敢的?以前那個華村禰音早在一年前就已經死了!」華村禰音冷冽道。

「好~!我們進去!」城崎慎一郎揮手,與手下的特戰隊一道沖入迷霧中。特製的電子攝像頭幫助他們看清了大霧中的戰鬥。

「他們進去了嗎?」山木滿雄玩弄著手裡的打火機,冷淡地問道。

「是的。」鳳麗花說道。

「超大容量,模寫器跟不上。」小野寺惠不斷調整著屏幕的監視模塊,「無法檢測實體化地點異常。」

「還真是猖獗!」山木滿雄冷哼一聲,「把大阪都當成想來就來的地方了嗎?讓優果思程序出動,定點消除!」

鳳麗花停下手裡的動作:「可是對實現的影響……」

「難道我們什麼都不做對現實就沒有影響了嗎?」山木滿雄臉上滿是不忿,「政府那些囊蟲的腦袋裡只有馬糞,以為裝作不知道,數碼獸就不會出現?居然限制我們調集軍隊!一群混賬~!」

超大型數碼寶貝戰鬥場內,維納斯獸正艱難地躲避著兩隻究極吸血魔獸的狂轟濫炸。這樣的龐然大物,又具有湮滅屬性的技能,對地形的破壞相當之大,這一小片區域幾乎重現了東京之戰時的慘烈。

維納斯獸本是以安撫心靈的戰鬥方式來應對各種對手,卻偏偏拿究極吸血魔獸這樣腦殘到只剩下吞吃本能的數碼獸沒轍。好不容易見縫插針,讓禽鳥「橄欖」撞在究極吸血魔獸身上,發動和平幻想曲(peacefantasia)的能力,將其凶暴的性格導向和平時,就會有一個極具魅惑的聲音將究極吸血魔獸喚醒,顯然敵人也有精通精神技能的存在。

「怎麼樣,數碼合體的力量還好用吧!」暗黑騎士獸露出陰險的笑容。

「的確很好用,大德拉庫獸的能力幾乎都被我繼承了。」貝利亞吸血魔獸,或者叫做「大德拉庫吸血魔獸」, 電競特戰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