彌塵得意笑道:「怎麼樣,月兒,可是合你的眼?」

彌月臉上震驚神情未減,四星禁法,還是功法類型的,這是她此刻最缺少的東西。至於靈技,她有一本步法以及靈技共存的三星禁法——雷爆神步!雷爆神步,足夠她修鍊的了,彌月也不是貪心之人,好高鶩遠。

修行一途謹慎,萬物有度,彌月從不會接觸自己沒有用的東西。

但是,這三霄神御雷訣卻是猶如一個天大恩惠,降臨到她頭上。四星禁法,就是她師尊彌無戒也是不可能有的,可見這三霄神御雷訣是何等厲害。

而且裡面還附有三五個禁法級靈技,攻殺方面,就是雷爆神步也比之不如。這等功法,當真是靈獄大陸頂級功法!

她原來修鍊的只是一部天階高級的雷屬xing功法,雖然威力不錯,不過和三霄神御雷訣比起來,那就連渣都不是了。

有了此功法相助,彌月的修鍊速度以及戰力,上升幾個小境界都不成問題。彌族第一天才之名,非她莫屬!

可是,逐漸冷靜下來的彌月,臉上卻是驚疑不定起來,看向一臉傻呵呵的彌塵,眼裡皆是莫名意味,忍不住問道:「哥哥,這功法真是彌鳩給你的?」

彌塵此刻還不知彌月心裡的疑慮,笑道:「當然,我幫他做了點事,這是他給我的報酬。」

彌月心裡暗道一聲果然如此,臉上不動聲sè問道:「拿出一卷四星禁法當報酬,彌鳩讓哥哥做的事,只怕不簡單吧?」

「呃?」彌塵噎住了,彌鳩要他做的事確實不容易,這條命差點搭上去,如果不是彌絕突然暴出天神的實力,怕是他這輩子都要和自己妹妹說聲永別了。想到這裡,本來還不覺得害怕的彌塵,此時臉上肌肉一綳,背後一片冷汗直冒。

彌塵抹了下臉上的冷汗,尷尬道:「小事小事,你哥哥我一出馬,天大的事都是小菜一碟。」

彌月嘆了口氣,道「算了,就是月兒問了,哥哥也不會說什麼。只是,今後,月兒不會再讓哥哥單獨一人出去了,以後哥哥要出門,月兒會讓超過十位靈聖境界的侍衛跟著你。」

聽到彌月的話,彌塵眼皮一抖,一張嘴張的老大,十位靈聖侍衛?有沒有搞錯?

彌鳩的侍衛他見過,靈聖級別的只有四個,這已經讓彌塵感到驚訝了。

而彌月說什麼,十位靈聖侍衛,還只是跟著他的,饒是彌塵也是狠狠吞了下口水,忍不住問道:「月兒,你告訴我,你手上到底有多少靈聖級別的侍衛?」

彌月辦了辦手指,道:「大概有三十來個吧。」

「…………」彌塵直接石化,三十來個?全是靈聖境界的,這到底是什麼情況?

看到彌鳩與彌涯的全部侍衛,頂死了七八個靈聖,而自己妹妹竟然有三十來個,這差距也太恐怖點了吧?

彌塵感到頭皮發麻,第一次覺得自己妹妹原來是真的很強大,就這侍衛中的高手,都是別人加起來總和的三五倍。

這要是打起來,彌塵可不敢想象下去了……

不愧是彌族第一jing英組織【九冥】,果然強大無比!

彌月這時道:「哥哥,你不會怪月兒多事吧?」

彌塵慌忙搖了搖頭,多事?開玩笑,就算彌塵覺得多事,他也不敢直接說出來呀,他可不想腦袋上長出個大包來。

現在彌塵總結出一個規律出來,就是妹妹決定的事絕不能反對,妹妹讓他做他不喜歡的事,就算心裡再不情願也要在臉上裝出一副很愉快的樣子!總之一句話,絕對服從妹妹的命令!

彌月呵呵笑道:「這次的事月兒就原諒哥哥了,雖然月兒不知道彌鳩和你有什麼交易,但想來也不是件容易的事,難道與彌涯有關?」

「月兒,你怎麼知……」彌塵一驚,這才發覺自己已經說漏了嘴,但是已經太晚了,看著彌月那緩緩沉下去的臉sè,彌塵暗叫一聲完蛋了!

彌塵暗自縮了縮脖子,害怕的不敢和彌月對視,同時心裡恨透了自己的這張嘴,沒事亂說什麼呀,這下好了,徹底玩完了!

彌月沉著臉,一步一步走過來,伸出一根手指,正對著彌塵的腦袋。這一幕看得彌塵不禁又想起當初的情景,彌月彈指未到,彌塵就已是感到腦袋上疼得厲害!

彌塵嚇得連忙閉上眼睛,聽著越來越近的腳步聲,心也跟著砰砰的跳,幾乎跳到嗓子眼處,要從口裡蹦出來一樣。


可是,過了良久,腦袋上也沒迎接到那一個彈指,而是一個濕濕的柔軟物體輕輕印上了彌塵的唇,一股清香撲入鼻中,觸動的他心弦突然一顫,身子猛的一僵。

彌塵睜開眼,看到眼前這一場景,腦中頓時一陣轟鳴,空白一片!

少女似有所感,也同時睜開了眼,兩個人唇部還緊緊印在一起,以至於少女臉上多了幾分誘人的緋紅,隨後分開。

少女紅唇輕啟,溫婉笑道:「哥哥,以後可不要做出那樣危險的事了哦,還有,哥哥送的禮物,月兒很喜歡!」

彌塵張了張嘴,木訥望著彌月,腦中仍是一片空白,想到剛才那一幅震撼人心的畫景,彌塵突然間感到在那一瞬間他彷彿抓到了什麼重要的東西。可是,隨著唇分,那種感覺突然沒了,留下的只有悵然若失。

「月兒……」彌塵伸手,可是到了半路,他不知道為何停了下來,木然道。

「嗯,哥哥,怎麼了嗎?」彌月天真看著彌塵的眼睛,蛾首微翹,現出純美笑容。

彌塵看得一陣痴迷,突然覺得自己妹妹竟然是這樣的美麗,天上地下,眼裡只有這一道倩影。

彌塵努了努嘴,最終一句話也沒有說出來,似乎還沉浸在剛才的場景之中。

彌月這時臉蛋兒也是「噗」一下紅了,眼裡桃花盛開,含著柔情媚意,咬著銀牙道:「哥哥。」

彌塵呆了一下,回過神,一臉茫然。

彌月看自家哥哥這般傻乎乎神情,又好氣又好笑,然後,咬著唇,臉上愈加柔媚,低聲道:「哥哥,月兒喜歡你呢!」

……………… 「哥哥,月兒喜歡你呢!」

回想起昨天下午少女輕柔的話語,那xing感的紅唇里吐出的字,彌塵感覺他的心都要酥麻了。

彌塵浸泡在寬大的浴桶里,身上冒著熱氣,把手巾疊起鋪在腦袋上,頭仰著,看著天花板,怔怔出神。

隨後陷入一陣苦笑之中,無奈的搖搖頭,他覺得他這個妹妹越來越讓他搞不懂了,他們是兄妹,本來就是互相喜歡的,何必要重申一次呢?

在彌塵看來,彌月對他的喜歡,只是兄妹間正常的喜愛,並沒有聯想到更深層次的情感。

摸了摸嘴唇,彌塵似還能捕捉到少女昨ri殘留在此處的唇香,讓他心神迷醉。

直到此刻,彌塵還不能釋然,這讓他從昨天下午開始,一直到剛才,都是一副魂不守舍的狀態。

在彌塵心裡,對於這種親吻,尤其還是兄妹間的,他是十分忌諱的。雖然靈獄大陸並沒有明文規定親兄妹間不能結姻,但是這種禁忌之戀,彌塵是一向敬而遠之的。

當然,他也不覺得他和自己妹妹彌月間有這種非正常兄妹感情。

只是,每當回味起那個柔軟的紅唇,彌塵就覺得有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悸動,那種感覺很奇妙,但也讓彌塵感到很舒服。

可是,事後他的背後都會出現大片冷汗,不能自抑。

彌塵抽了抽鼻子,說道:「看樣子,ri后得注意點才是,這可不是什麼好兆頭。」

正說著,忽的一陣香風襲來,耳邊響起悅耳的聲音:

「什麼注意點,難道彌塵哥哥又在想什麼壞壞的事情了嗎?」

「啊!你、你、你、你,你怎麼在這裡?」看清來人之後,彌塵彷彿看到鬼一樣,驚叫起來。

這來人不是別人,正是彌塵的紅顏知己——彌心然!

彌心然無辜轉了個身,笑道:「怎麼,彌塵哥哥不歡迎嗎?心然可會生氣的哦!」

彌塵差點沒把浴桶打翻,彌心然出現的太突然了,彌塵一點防備都沒有。

好不容易定下心神,彌塵緩緩喘了口粗氣,道:「心然,你怎麼來了?還有,你是怎麼進來的?」

的確,這個院子可是有著大量侍衛守護,一般人根本進不來,彌心然的實力他大概知道點,但若想偷偷進來,再練十年差不多。


彌心然笑道:「自然是絕老帶我進來的,你覺得這裡的侍衛以及禁制對絕老來說有用嗎?」

彌塵覺得自己問了一個非常蠢的問題,是啊,心然的師尊是那位前輩,是個真真實實的天神強者,這些侍衛在他眼裡,連塞牙縫都不夠。

彌塵尷尬看了下自己現在的狀況,訕笑道:「那,那個,可不可以先轉過身去。」

彌心然玩味望著呆在浴桶里的彌塵,看得彌塵不禁背後冒冷汗,這丫頭不會做出什麼怪事情吧?

彌心然咯咯一笑,隨後在彌塵不敢相信的目光中,身體一躍而起,「撲通」一聲正好落入浴桶里,濺起一浪水花,與彌塵四目相對。

彌心然恍然未覺旁邊還有個正值血氣方剛的少年,撩了撩水,嬉笑道:「彌塵哥哥,這裡的水溫剛好合適呢。」

彌塵臉黑了:「………………」

他知道彌心然從不按規矩出牌,可是也沒想到她會這麼大膽,竟然直接跳到浴桶里,與一個少年擠在一處。難道她就不怕他會做出什麼出格的事?

彌塵忘了,就算他想做出格的事,只要彌心然不同意,他也做不了。因為彌心然的實力比他強!

「彌塵哥哥怎麼了,心然惹你不高興了嗎?」彌心然淚眼迷離,彷彿彌塵只要斥候她一句,就要落淚下來。

彌塵尷尬摸了摸頭,看著少女此刻濕漉漉的紫sè衣裙緊附在嬌軀上,由於水溫,少女的脖頸也出現了誘惑人心的粉紅,而且少女的嘴唇離他僅僅隔了一丁點兒距離,只要他輕輕往前把頭一勾,就可以品嘗到少女柔嫩的紅唇。

這一幕,看得彌塵口乾舌燥,喉嚨干滾,不禁吞咽下口水,訕訕道:「那個,可以先出去一下嗎?我沒穿衣服。」

彌心然撅著嘴,朝彌塵下面視線一移,然後回頭,甜甜笑道:「可是,彌塵哥哥不是穿了件大褲衩嗎?怎麼能說是沒穿衣服呢?」

彌塵苦笑道:「可你在這兒,我怕我忍不住,你這丫頭太能害人了。」

彌心然甩了個大白眼,哼聲道:「那還不是因為彌塵哥哥太sè了,不過,心然是不會介意的,彌塵再對心然sèsè一點也可以哦。」

彌塵抽了下鼻子,感覺裡面似有滾燙的液體要噴薄出來,連忙掐住,不讓它冒出來。

少女抖了抖胸前的衣衫,自顧自道:「好熱啊,真想把衣服脫掉。」

說著,把胸前的衣領直接拉開一小截,就露出胸前白嫩嫩的雪膚。因為水汽的沾濕,衣裙早已附在身體上,少女胸前初具規模的小山丘微微挺起,露出兩團滾圓。


彌塵臉上一緊,努力讓自己目光不朝彌心然胸前望去,可是,就是這麼不注意一瞥,頓時讓他全身上下血液翻滾不停。

彌心然把身體漸漸向彌塵移去,那呼出的香氣直竄入彌塵口腔里,再加上身體的接觸,彌塵明顯感到身子不自然一抖。

彌心然呵呵一笑,問道:「彌塵哥哥怎麼不說話,是不喜歡心然了嗎?」又換作一副傷心yu要滴眼淚的樣子,看得彌塵無語之極,這換的也太快了吧?

「嗯,彌塵哥哥不喜歡洗鴛鴦浴嗎?機會可就只有這一次呢!」彌心然吐了吐香舌,身子一傾,就是直接撲到彌塵身上。

兩人身體緊緊靠在一起,不分距離,彌塵都能清晰感到少女柔軟的嬌軀,與自己的身體糾纏起來。胸前兩團鼓脹的軟軟肉球,一經觸碰,彌塵就突然覺得全身抽不出一絲力氣,像被電麻了一般,真比修鍊時晉階還要舒暢!

嬌喘入微的鼻息,柔軟的紅唇,嫩滑如玉的肌膚,這一切,彷彿讓彌塵著迷了一樣,一雙眼正是看直了,眨也不眨。

秀sè可餐,彌塵終於理解此話何意了。

彌塵摸摸臉巴,問道:「丫頭,你來不會就是誘惑我的吧?」

彌心然點了點頭,哀聲道:「是啊,人家夜裡可是寂寞空虛的緊呢,你這壞蛋也不來陪陪人家,人家自然要來這裡找你嘍!」

彌塵乾咳一聲,這才發覺彌心然的膽子真夠大的,竟然說出這樣的話來,如果彌塵再不付出實踐活動的話,彌塵都覺得自己是不是有生理缺陷。

「你這小妖jing簡直害死人了,若不是我還有點定力,怕是早就撲上去了。」彌塵苦著臉道。

彌心然嘻嘻笑道:「那還不是彌塵哥哥憐惜心然,沒到成婚之前,心然可要一直保持凈身。不過呢,彌塵哥哥要是實在忍不住的話,只要不破了心然的身子,sèsè的事情還是可以做的。」

彌塵一聽,鼻血差點噴發飆出,sèsè的事情,這丫頭還真敢說。

不過,看著眼前杏眼迷情的少女,彌塵確實心動了,再咋說,他也是男人不是,人家女孩子都這麼主動了,他要是不實際點,就直接可以打著光棍的旗號了。

而且,作為彌族當代無數男人兩大夢中女神,彌心然確實有著如此大的魅力,這樣的女人若是不好好珍惜,那腦子肯定被門板夾過。

一種堪稱邪惡的念頭在彌塵腦海里悄悄生出芽,面對這樣傾國傾城且又已經衣衫半開的如水佳人,彌塵也不能擋住這誘惑。

前兩次只是淺嘗禁果,彌塵覺得甚是可惜。第一次,兩人剛確立戀情關係,那一次雖然有過過分之舉,但不盡興。第二次,旁邊有個天神強者,打死彌塵也不敢在那時胡作非為。

現在不同了,兩人處於愛河的熱戀中,又沒有那個啥天神強者在一邊,現在的彌心然還不任他宰割?

一想到某些旖旎畫面,彌塵再也承受不住,只要不破了彌心然的身,稍微品嘗一下禁果,也可緩解一下兩人的苦苦相思之情。

少年少女都是感xing的,一個眼神,便可知道對方心裡在想什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