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一夜過去了。

南天爸爸的傷勢一下子就復原了,並且精力大漲,身體素質增強了很多。

南天的媽媽喜極而泣,南天拉着媽媽和爸爸的手,柔聲地道:“從此以後,我南天不會再讓你們受任何的委屈!我會讓你們幸福快樂!”

南天立下一個鄭重的誓言。

南天要在科幻機甲時代奮鬥出一個幸福大道,朗朗乾坤,爲親友,也爲自己努力着!

同時,這一天,一些小報的記者,也報道出關於夜氏家族二當家二爺夜二在罪夜賭場,敗於一個神祕人之手。

那神祕人賭術超絕,夜二都被深深折服,拜那個神祕的人物爲尊師!

一時間,關於那個神祕人物的身份和來歷,成了東陽市一些大人物口中的談資。

那些大人物對於地下勢力的權貴夜二可是瞭解的清清楚楚,不僅本身機甲修爲位列一品機甲戰士,一身賭術更是達到了賭尊級別!

什麼時候,東陽市出現了比夜二還要牛逼的賭徒了?

能讓夜二都拜於師長的人物,肯定非常了不起!

“查!一定要給我查清楚,那個神祕人物到底是誰!我們一定要拉攏他!”

東陽市中許多大勢力都發出了這樣的聲音。

但是,夜二何等梟雄,早就命令老管家抹去了南天的行蹤痕跡,僅僅是向一些小報透露出了自己拜師這個事情。

夜二不想讓尊師被打擾,夜二清楚,真正的大人物,也是討厭被人跟蹤調查的。

那些大勢力根本無從查起!

南天繼續過着他平淡的生活。

南天也是難得陪家人多待了一週。

雖然,學校那邊的事務繁多,南天覺得自己還是要抽空多多陪家人。

血濃於水的親情,讓南天感到無比的溫暖。

南天精神得到了極大的舒心,機甲融合度再次得到了提升,達到了40%,正式成爲了四等機甲兵!

南天的《九天神龍決》也是一舉突破,達到了第一境界六重天,南天也成了四級武徒!

南天的機武修爲都是一片飄紅!

南天躊躇滿志,對於百校機甲聯賽也是充滿了信心!

就在南天一家人,其樂融融地時候,南天的家來了一個熟悉的人。

南天打了個哈欠,漫不經心地道:“李大班長,你怎麼來了?”

李樂音身後還跟着李長金。

李樂音面色有些緊張與憂愁。

李長金則是沉穩了許多,直接上前,遞給南天一個帖子。

“恩公,這是百草聖者座下首席真傳大弟子平之越給您下的戰貼!”

李長金一臉凝重地說道。 “戰貼?”

南天接過戰貼,仔細地看了一遍。

戰貼的內容大致是這樣的。

這個百草聖者的首席真傳大弟子平之越聽聞自己師弟受辱,便要約南天於五日後,在第99直轄區政府中心的廣場上,來一場醫術大比拼!

爲了強迫南天必須來比試,平之越已經在各大新聞媒體上放出了消息。

現在,整個東陽市第99直轄區的人,幾乎都知道南天要和平之越比拼醫術了!

甚至由於網絡的發達,整個東陽市其它直轄區的居民,也知道了這會事兒!

南天要麼去,要麼就放棄,主動承認失敗!

南天將戰貼揉成一團,隨手就丟進了垃圾桶。

“這個平之越,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盤,逼我和他比試!我若不去的話,就會在整個東陽市都名聲惡劣!”

南天有些厭惡這個素未謀面的平之越!

下戰貼就下戰貼唄,何需要威脅人?

李樂音見南天面色難堪,便道:“喂,你是不是沒有把握呀!沒有把握的話,我和我爸爸會想辦法,花錢壓制住那些新聞媒體的報道!”

李長金沉吟了一聲:“平之越不是一個好人,此人刁鑽刻薄,在海藍星各個地方都是聲名狼藉!只不過是仗着他師尊百草聖者的名頭,在能夠如魚得水的混到現在。”

“不過,不得不說的是,這個平之越的醫術也的確了得,和古爭輝是兩個檔次!據說,平之越已經繼承了百草聖者三四成的本事!恩公若是確實沒有把握的話,我李氏軍火公司定會不留餘地壓制住那些新聞報道!畢竟,若真正去和平之越那種人品不好的人比試,搞不好會惹得一身麻煩!”

“另外恩公你好像和楚鐵生先生比較熟悉!楚鐵生先生在整個東陽市都是舉足輕重的大人物,您可以找一下,只要楚鐵生先生髮話了,一些新聞媒體肯定會把那些報道縮減到最小!”

李長金給南天提建議道。

南天呵呵一笑:“不打緊!平之越,竟然是個潑皮無賴,我就要讓他嚐嚐厲害!縱然是他師尊百草聖者,親至,我也不怕!因爲,我說過了,我是妙手神醫!”

李樂音美目一翻,吐了吐舌頭:“南天,我真的搞不懂,你怎麼這麼喜歡裝.逼呀!你的醫術雖然高超,但是我絕不相信,你年紀輕輕就是神醫了!”

南天一攤手,無奈地道:“那就沒辦法了,既然班長大人,不相信,我也是有口難辯了!”

李樂音微微搖了搖頭:“好了,我也和你討論這些了!總之,你那天一定要加油哦!”

“對了,我還要問你一個問題,就是那天你和楚先生的那個浪.蕩女祕書,有沒有發生什麼特殊的關係呀?”

李樂音突然靦腆地小聲問道。【零↑九△小↓說△網】

南天壞壞一笑:“呵呵,特殊的關係?哦,好像有一點,也好沒有呀!我南天是個單純的人,不知道那個特殊的關係,到底具體指什麼?不知班長大人,能不能給我詳細地說明一下呢?譬如,有哪些具體的過程呢?”

李樂音俏臉一紅,對着南天的胸口是輕捶了兩拳。

“你這個小壞蛋!”

南天臉皮奇厚,還要繼續調.戲着李樂音:“嘿嘿,有道是,要不恥下問嘛!不懂就要問嘛!班長學識學博,通曉很多事情,我南天當然要虛心求教了!”

李樂音小臉紅得跟熟透地蘋果一樣。

作爲李氏軍火公司的千金大小姐,加上天生麗質,從小身邊就不缺追隨者!

但是,每一個追隨者,都對李樂音畢恭畢敬。

李樂音長這麼大,還真沒有被一個年輕男人這麼調笑過。

南天絕對是頭一個!

但是,偏偏奇怪的是,李樂音就是生不起氣來!

正所謂是,男人不壞女人不愛!

男人越壞,女人越愛!

南天又和李長金,李樂音說了一些話後,便將她們送走了。

李長金,李樂音兩人剛走不久。

瓜嬸又敲門過來了。

瓜嬸一進門就大喊道:“南天他媽,你今天看新聞了嗎?新聞上說,你兒子要和在哪買海藍星赫赫有名的百草聖者的首席真傳弟子平之越大人,比拼醫術!”

“南天他媽,你一定要好好管教一下,你的兒子呀!平之越大人,是何等人物!把他觸怒了,我們說不定都要受到牽連!你說說吧,你兒子一個學會計,非要人家比醫術,這不是自取其辱嘛?”

“我真是搞不懂,你咱生了南天這樣的笨蛋小孩呢?”

瓜嬸嘴巴噼裏啪啦地說個不停!

南天他媽都是眉頭一皺。

南天臉色一黑,上前一步,一把揪起了瓜嬸那肥胖的身軀。

“我再說一遍,你可以說些我的壞話,但是絕不遜於,對我媽媽有任何的出言不遜!”

說着,南天重重地將瓜嬸一甩,丟出了門外。

瓜嬸一身肥肉直顫抖,頓時大喊大叫了起來。

“打人啦,殺人啦!”

“街坊鄰居們,都來看看呀!南天他家人,要打死我了!這還有沒有天理呀!”

瓜嬸嘶聲力竭地叫道。

或許,街坊領居們都對瓜嬸的爲人有所瞭解,見怪不怪了,對瓜嬸也是愛理不理的。

見到沒人出來爲自己說話。

瓜嬸眼珠子一轉,立馬是話鋒一變!

“哎呀,我的全身骨頭都斷了!不能幹活了,你要養我一輩子了!哎呀,疼呀,我現在渾身都疼呀!”

“南天他媽,這事情,你可是看得清清楚楚呀!你們必須要賠償鉅額的醫藥費!否則,我就和你們沒完!”

瓜嬸兇惡地吼叫道。

南天對瓜嬸更加地厭惡了。

wωw ●ttκΛ n ●C〇

好,你這個死八婆,要錢是吧!

那我就來好好的玩玩你!

南天給媽媽一個放心的眼神,便大步來到瓜嬸面前,又狠狠地給了瓜嬸幾腳。

“叫你亂叫!”

南天說着,又是幾巴掌狠狠地扇在瓜嬸臉上。

南天想起來,這些年來,瓜嬸仗勢欺人,欺負自己媽媽的場景,南天憤怒至極!

南天每一拳都要爲那個“南天”解恨!

“啪!”

“啪!”

南天拳腳相加,很快將瓜嬸打成了豬頭臉。

南天下手很有分寸,每一拳每一腳,都給瓜嬸造成很大的痛感,卻不傷及瓜嬸的根本和性命。

瓜嬸猙獰地吼了一句:“你把我打成這樣,我會告你的!你和你媽媽,都跑不掉!我要生生世世糾纏你們,讓你們不得安生!”

“告我?”

南天邪邪一笑,從兜裏掏出了一大疊百元銀河幣面鈔,向地上一撒!

瓜嬸頓時眼睛放光,也顧不上疼痛了,就去撿錢。 “錢,好多錢!”

瓜嬸雙眼放光,拼了命地把鈔票塞進自己的衣兜裏頭。

南天現在身價好幾十個億,再也不是那個窮小子了!

雖然不少錢都在股市中,還沒有提取出來,系統也沒有正式計入南天的資產。

但是,現在南天隨身攜帶個幾十萬銀河幣現金還是正常的。

南天沒有具體清點,剛纔撒在地上的有多少錢,但是最少不會低於三十萬銀河幣!

“還疼嗎,瓜嬸?”

南天厭惡地揮了揮手道。

瓜嬸撿了這麼多錢,臉上的肥肉都笑歪了。

“南天,你這個孩子!真的沒有想到,你這麼多錢呀!早和我說呀,我耐打的很呢,你剛纔出手一點不重的!你還可以再打我的!”

瓜嬸屁顛屁顛地說道。

“這是你說的!”

南天也不客氣!

甩手就是幾大巴掌扇在了瓜嬸的臉上,再來幾記連環踢,直接把瓜嬸踢飛了出去。

“滾!”

南天最後冷厲地呵斥了一聲!

旋即,南天重重地關上了家門。

像瓜嬸這種賤人,南天實在是懶得和她多呆一刻鐘!

南天的媽媽則是一臉擔心:“兒呀,瓜嬸不會有事情吧!她畢竟是我們的街坊鄰居,打倒她的話,會有很多麻煩的。”

南天給媽媽一個堅定而又自信的眼神:“媽媽,放心吧!你的兒子已經不是從前那般了!請您相信我,我所做的事情,都是有理由和分寸的。”

南天媽媽欣慰一笑:“嗯,我的好兒子!媽媽,相信你!媽媽,永遠支持你!”

……

又在家裏頭呆了幾天後,南天便去學校了。

一回學校,南天正好遇到班上的一個同學,鄭敏敏。

鄭敏敏雖然不在班上擔任班幹,但是卻是一個名副其實的交際花,在審計學院裏頭也算是小有名氣。

鄭敏敏認識很多人,其中有很多人都是外校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