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他就判斷出,這八株守木果,的確符合他的要求。

呂光看到陸征的舉動,也是覺得新奇,在他們這買葯的人不少,不懂裝懂的人也不少,可是像陸征這樣,拿起來隔著包裝盒看上一眼就放下,偏偏還每個都要看上一遍的,倒是新奇。

不過客人如何,那是客人的事,呂光自然不會多說什麼。

耐心等待陸征一一看了一邊,見陸征露出滿意的笑意,呂光心中這才放鬆不少,伸手拿起計算機,噼里啪啦的按了個數字:「陸先生,這四株十年份的守木果每一株收你一萬元,另外四株十三年份的,一株收你一萬六,總價十萬零四千,我個人再幫你申請四千的優惠,總價十萬,你看如何?」

「不錯!」陸征點了點頭,拿出銀行卡:「刷卡吧!」

「好咧!」第一單生意如此痛快的交易完成,呂光也覺得心情大好,當即拿了卡跑去前台結賬。

孫珊珊則是趁機拿起其中一盒,好奇的問道:「陸征,你買這些都是給豆豆準備的?」

「嗯,沒錯!」陸征點了點頭,倒是沒有隱瞞。

守木果配合其它幾種藥材,可以煉製出一種藥力偏陰的丹藥,回靈丹。

這回靈丹的藥效倒是沒什麼特別,吃了之後有助眠凝神的功效,老古董那個時代的人,在施展術法,恢復能力的時候,喜歡含著一顆,能夠助修鍊者快速入定,寧靜心神,免受外魔侵擾。

而對於養鬼的修士來說,這種東西還有著特殊的用途,那就是拿來吸引捕捉鬼魂時候的誘餌,有點類似於小貓小狗喜歡吃的小零食,小魚乾。

雖然拿它當主食來喂鬼,有些奢侈,不過對於陸征來說,從合州回平山縣之前,就只能拿它湊合了。

總好過每天都要江曉,拿血來餵食。

有了這八株守木果,再加一些其他的藥材,幸運的話,足夠陸征煉製出來三十顆回靈丹,足夠豆豆一個月的用量。

「十年份的守木果?」就在三人閑聊間,一個略顯沙啞的聲音響起:「運氣不錯,給我包起來吧,我全都要了!」

不等陸征抬頭,就聞道一股濃烈的血腥氣,撲面而來。

定睛一看,卻是一個大夏天還穿著風衣,在屋子裡還要帶著墨鏡的男人。

他這身裝扮,恨不得把「我有問題」四個字刻在臉上。

讓人看到他,就有一種敬而遠之的想法。

「對不起先生,這是其他客人的貨物,你要守木果的話,我這就去幫你清點庫存!」工作人員一看,連忙出言勸阻。

這時呂光也正好趕來,拿著收款憑證和銀行卡恭敬的遞還給陸征。

聽到剛剛工作人員的說話后,立刻說道:「十年份以上的守木果已經賣完了,如果先生你需要的話,只需要三天的時間,我們就能從合州總部調貨……」

「你找死?」呂光話還未講完,已經被怪人一把揪住衣領:「守木果,我現在就要!」

「對不起先生,我們這是在沒有守木果了!」呂光將近一米八的身材,比那個怪人還魁梧不少,可此刻被怪人拎著衣領,硬生生的舉了起來,雙腳亂蹬,就是掙脫不開。

下一刻,怪人隨手一甩,就把呂光甩倒在地,幾步走到陸征面前:「守木果,賣給我,我出雙倍的價格!」

「哦?」陸征冷笑一聲:「這麼有錢,就是不知道,你用的是華幣呢……」

說到這裡,陸征眼中寒光一閃:「還是冥幣呢!」

「你找死!」怪人一聽,舉拳就朝陸征捶了過來,孫珊珊立刻就想出手幫忙。

可惜陸征比她更快,一隻手按住孫珊珊的手,另外一隻手屈指一彈。

就見陸征指尖,一滴鮮血彈射而出,正點在那人的拳頭上。

讓人意想不到的一幕發生,就在陸征的血沾上那人的拳頭后,本來來勢洶洶的怪人,竟然發出一聲慘叫,緊接著瘋狂向後退去,也不知道究竟撞倒了多少木架。

而後雙手胡亂掄動,不知道又砸毀了多少東西,這才大叫著從古方堂里沖了出去。 大長老低聲自語嘆息:「內憂外患。」

龐沂南也點了點頭,不過他並沒有發表什麼看法,只是繼續說著自己此行的目的。

「我這次奉老祖與師父的命令,將所有弟子帶回玄劍宗。」

「好。」

既然是老祖與掌門的命令,大長老幾人自然不會有任何異議。而且他們也已經知曉了其中代表的意思,更不會有什麼反對的言辭。

五長老出聲問道:「那我們幾個老傢伙呢?」

龐沂南溫聲回道:「諸位長老還要在此暫住一段時日,畢竟這處大世界還需要你們守護。」

「而且……」龐沂南說到這裡,突然聲音變低:「這次老祖好像要有什麼大動作,而這裡便是最重要的地方。」

一聽這話,五長老直拍胸脯:「放心!我拼了命也會守好這裡!絕對不會拖了老祖的後腿!」

大長老無奈的嘆息了一聲,這個相處了千年之久的老夥計,脾性依然不改,亦如年少之時。

「一切遵照老祖吩咐而做。」大長老定聲說道。

龐沂南點點頭,然後說道:「那我就先回去復命了,其餘弟子,讓他們在一天之內撤出麟火境就可以,最好要隱秘行蹤,莫要被其他宗門的人發現。」

話音一落,龐沂南取出一塊半透明的白色獸皮:「這是由秘獸毛皮為主材料製作而成的,隱匿效果不凡,師父特意讓我帶來,給撤退的弟子使用。」

大長老伸手接過:「知道了。」

龐沂南事情已經說完,與幾位長老以及鶴無雲閑聊了兩句,最後看了一眼大世界的入口,感受著其中強烈的波動。

隨後不再猶豫,直接離開了這處密室,回歸玄劍宗。

龐沂南清晨從玄劍宗出發前往麟火境,時至傍晚之時,已經進入了天玄境之內。

半柱香后,龐沂南已經出現在通明殿之中。

無源子眾人並未離開,一直等在這裡,見龐沂南回來,無源子招手:「沂南,情況如何?」

龐沂南先是對無源子行了一禮,而後又對眾位掌門微微頷首,這才開口:「回稟師父,麟火境出現了不知名的變故。」

這話一出口,頓時將除了無源子之外的眾人吸引過來。

「龐道友,還請詳細說說。」趙志營率先開口詢問。

因為麟火境的任何事情,都關係著他的計劃,以及他水雲宗能得到的切實利益。

龐沂南點點頭,將此前與無源子商量好的言辭說出。

「麟火境之內的妖獸,不知為何全部消失不見,妖王齊琳也並沒有現身。」

「我冒險深入其中,也只看到了幾隻零零散散的妖獸而已,並且修為不高,連靈智都未開啟。」

一聽龐沂南這話,所有人都疑惑不解。

「這是為何?」趙志營思索了片刻,詢問道。

龐沂南搖了搖頭:「我也不知。」

這也是這對師徒與晏縝商量好的,一問三不知。若是想有得到什麼有用的消息,那就自己親自去打探。

就在這時,晏縝的聲音突然在通明殿之中響起:「沂南與洛羽,來落日峰尋我。」

龐沂南與洛羽對視一眼,無源子點點頭,這對師姐弟對四周拱了拱手,而後並肩走出通明殿,前往落日峰。

無源子則是笑呵呵的對其餘人說道:「我家老祖有事相召,諸位見諒。」

晏縝親自開口召喚,三位渡劫期的掌門能有什麼想法?就算有滿肚子的疑問沒有發問,也只能說無事。

另一邊,龐沂南與洛羽也不知道晏縝召喚二人有什麼事。

落日峰前的空地,二人剛到這裡,便被一道劍意籠罩,而後出現在落日峰的密室之中。

晏縝負手站立在白伊的床前,看著旬陽真人的畫像凝神不語。

龐沂南與洛羽躬身施禮:「見過老祖。」

晏縝答應一聲,迴轉身形,臉上掛著溫和的笑容:「不用多禮。我之所以現在叫你們前來,是因為我馬上要離開宗門一趟,白伊就勞煩你們照顧了。」

龐沂南急忙回道:「老祖客氣,我與師姐義不容辭。」

洛羽也點頭稱是。

龐沂南繼續問道:「老祖這是打算去見那幾位仙人了嗎?」

晏縝聞言點頭:「沒錯,早點去,也好早些解決。」

龐沂南聞言猶豫了一下,這才說道:「晚輩有一事不知當問不當問。」

晏縝擺擺手:「但說無妨。」

「老祖此前曾說,給另外幾家宗門一個吞併我玄劍宗的理由,是為何?」

龐沂南聞言,也不再猶豫,直接問道。

「呵呵。」

聽到龐沂南的話,晏縝先是笑了一聲,這才回道:「字面意思嘍。」

龐沂南:「……」

洛羽:「……」

晏縝挑了挑眉,說道:「好了,我要走了。」

話音剛落,晏縝消失不見。

龐沂南與洛羽對視一眼,無奈的嘆了一口氣,而後將目光放在白伊的身上。

一襲白色長裙,如一朵待放的白蓮一般,有一種輕靈的美。

平時總有酒窩浮現的可愛臉蛋,此時看起來,竟然還有一種冷艷的感覺。

「十年……」龐沂南看著昏迷不醒的白伊,輕聲自語。

洛羽此時的臉上也不見了冷漠,而是帶上了一絲溫情。看著躺在床上的白伊,輕聲開口:「白伊姐姐一定會醒的,對嗎?」

也不知這句話是在對自己說,還是在對龐沂南說。

龐沂南溫聲回道:「沒錯,既然鍾靈前輩說過,那就一定可以。開天闢地之時的靈寶,其神秘之處,必定非凡。」

洛羽輕輕點頭,師姐弟二人就這般看著昏迷的白伊,不在說話。

密室之中,頓時寂靜下來。

…………

晏縝出了落日峰,前去會叫另外三家的仙人老祖。

此前晏縝曾與龐沂南說過,那幾人也如同他一般,並非上古遺留下來的仙人,而是戰爭過後才進階的仙位。

並且他們沒有渡過成仙天劫,自身法則殘缺不全,只能算作偽仙。

但是就在數十年前,晏縝隱隱約約感受到幾次強烈的天劫波動。

但是他也不確定是否為成仙天劫,所以今日,也算是親自確認一下。

………… 徐世約這樣不顧顏面地賺錢的目的,其實同蕭文明的想法也有相似之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